人鱼传说(美战同人)

作者:Palla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海市蜃楼

      仲夏的太阳烤热了赛车练习场,跑道升起一层层汽油的雾汽。
      然而,一道红色闪电的速度丝毫没有降低。
      「恭喜你!又刷新最快的圈速了!天王小姐。」一名文质彬彬的黑发年轻男子手拿一部电子测速仪说道,「不过,赢得太多,有点没意思?」他一面递过来一条毛巾,一面望着身旁几名刚才一同练习的车手垂头丧气地往休息室走去。
      遥把头盔脱下来,甩了甩头发。灿烂的金发带着汗水在阳光下更加夺目。
      「可我只是和自己在比赛而已——谢谢!」她接过毛巾,毫不在乎地答道,随手把脖子上的拉链稍微拉了下来,露出一个耀眼的铂金十字架。
      「是吗?」男子笑了笑,「要是不熟悉天王小姐的话,一定会觉得你太傲慢了呢。」
      「哦,那你意思是很熟悉我咯?」遥摇了眉毛一扬,语气中略带挑衅。
      男子用笔点着手上的电子仪器,边笑了:「是我女朋友比较熟悉你而已。她告诉我,天王小姐外表看上去冰冷而不近人情,可实质上却是十分友善的人呢。」
      遥差点没笑出来。居然有人这样评价她?
      这个地场卫,的确是个机械工程专才。新加入车队不满半年,就成为了总技师山田先生最得意的弟子,任职助理技师。年仅24岁的他有着卓越的技术知识,见解独特,而且为人友善、工作极具魄力。虽然遥仅仅见过他两三次,却已经有颇深的印象——全凭办公室里那个面包头月野兔的不时「提醒」。
      有时候,遥觉得这个地场卫对女朋友的鉴赏力,有点不敢恭维。笨手笨脚、记性差还经常地走神。
      不过,除了这些,她倒还算是心地蛮不错的丫头。
      也许,别人的优点需要耐心才能发掘。
      就好像沙织,虽然有时候是任性一点,但其实也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她对自己越是依赖越是因为她太爱自己吧。
      看来自己最近对她实在太冷淡。为什么因为工作上的情绪发泄到她身上呢?遥心里忽然好像阴转晴的天气一般。她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呼出了一口气。
      「那、以现在的状态,下月富士站的F1赛事,冠军应该没问题。」地场卫回到了正题上,「说实话,我很荣幸能加入长谷川的团队。」
      「到时候还需要你的协助呢。」遥礼貌地回答道,正当她准备到屋里商讨一下赛车的细节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遥——」
      刚一转身,沙织就冲了过来,向卫稍稍点了点头,就热情地拉住遥的手。
      「沙织?我说了会去接你的呀。来这里来做什么?你不是不喜欢这又热又是汽油味的吗?」
      「人家不想无所事事地等啊。我不会打扰你的,你做你的事好了。」沙织的双目,略带哀求,却又写满了无限的依恋。
      遥按了按拉住自己的手,温柔地说道:「傻瓜,前段时间公司的事有点棘手,没好好陪你。我洗个澡换了衣服就走。到医院检查完,我们去逛街好吗?」
      「真的?你有空?」沙织抬起头,惊奇地问道。「当然,骗你干嘛?我们走吧。」遥拉着沙织的手,向休息室走去。
      「太好了!阿遥最好了!!」沙织甜蜜地靠在遥的臂弯上,两人笑着离开了。
      地场卫看着两人的背影,喃喃自语地说道:「真是温馨啊。好了,今晚和阿兔去看新上映的电影吧。」说罢也往休息间走去了。
      
      往后几天,遥都陪着沙织到处玩乐、购物。两人的心情都舒坦了不少。沙织没有再提宏二的计划,遥也闭口不谈。虽然沙织的脑部详细报告要过几天才能出,可医生初步检查,推断说情况并不严重,但要好好休息、放松心情就不会有问题。因此两人都没太在意。
      于是有一天,遥把星野邀请满作为嘉宾参加宣传会的安排告诉了沙织。
      「沙织、你不会介意吧?那是星野建议的,他觉得音乐和高级房车的格调比较符合……不过其实星野和满一起……」遥试探式地问道。
      沙织正把遥刚送她的一条项链边照着车上的化妆镜边比划。听了遥的话后动作稍稍顿了下,然后还是转过头笑着说:「不会。星野和她,也挺班配吧。」
      「真的?那就好。」遥稍稍松了口气,可还是有点担心。
      「哪里。遥,你工作上的事我不会过问了。只要你的决定,我都会支持的,真的。」看着沙织诚挚的目光,遥觉得心算是放了下来。
      可是,遥万万没有想到,表面的平静之后会演变成一场闹剧。
      如果知道的话,也许她一定会阻止满答应星野的邀请。
      可是有些事情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
      
      ~~~~~~~~~~~~~~~~~~~~~~~~
      
      长谷川举办的汽车宣传会一周后如期举行。会上展示了多款新上市的车型、以及还在设计阶段的概念车。同时还有安排各种余兴节目,其中最受瞩目的当然是闻名音乐家海王满与长谷川集团董事长得力助手星野光的小提琴和钢琴表演。
      场内陆陆续续有贵宾、合作商和记者等等进场。离表演还有大概一小时,满早已准备好,在化妆间里和遥聊着天。
      「你不用在外面去吗?」满问道。今天她穿上一条紫色的露肩连衣裙,披着淡淡花纹的披肩,优雅而又不失活力。
      「我不喜欢应酬,况且有其他人懂得处理,不需要我操心。」遥无所事事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满再三检查她心爱的小提琴。「需要那么紧张吗?又不是很重要的表演,何况你不是已经和星野练习好几回了吗?」
      「习惯了,每次表演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都会认真对待的。尤其是——这次。」满把琴放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嗯……哦,我想星野也很重视吧。」遥不知所以,根本没有想到满的意思。「啊、那家伙怎么还没到啊?快开始了,不会有什么事吧?我打个电话给他吧。」说着便站起来掏出衣袋里的电话。
      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此时,东京某条主要车道上排起了长长的车龙。
      星野有点烦躁地不时打开窗探头张望。左边是同样烦躁的沙织。
      「肯定是前面出什么意外了,不然怎么堵成这个样子?!」星野焦急的声音响起,「唉沙织,你干嘛非要去看呢?要不是忽然说要我去接你,我早到会场了,遥已经催好几回了。」
      「你不满意可以不来啊?」沙织微带怒容,「还不是想去看你表演而已。」
      可是星野如此精明的人难道还看不出来沙织是为了谁吗?
      忽然间,他心底浮起了一丝苍凉。
      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沙织背后为她付出。小时候遥欺负了沙织,自己会怒气冲冲地跟遥打起架来;沙织参加中学的歌唱比赛,遥因为兴奋地去看赛车而把那忘得一干二净,是星野做啦啦队长去给沙织助威;大学沙织写论缺资料,是星野以遥的名义去帮她收集;外面有蜚语说及两人坏话的,星野想办法处理掉;还有沙织每和遥吵嘴,哪次不是星野帮忙劝和的?
      甚至最近他支持宏二采用宫本的引擎供应,很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知道宏二的想法。
      直到现在,自己所作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回报。星野苦笑了一下,其实自己有要求过回报吗?他偷偷望了望沙织焦躁的眼神,心想,什么时候这种眼神会属于自己?
      「不行了,即使现在换地铁也不可能了!我打个电话。」星野勉强把自己的目光转会车子的前方,刚拿起电话就听到电话在响。
      「星野——」遥的声音,「怎么还没到,差十分钟开始了!」
      「我这堵车很厉害,我看前面还有整整一公里的车龙。遥,这样吧,你顶替我好了!」
      「什么?!」星野两只耳朵听到遥和沙织同时喊了出来。
      星野打手势希望沙织静下来,一面对手机说道:「你不是也会弹钢琴吗?你去吧,我没办法赶回来了。节目已经公布,不能落笑话。」
      「我又有没有和满练习过。」遥努力想摆脱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
      「眼下没其它法子了!」
      「……好吧,只能如此了。」遥没有办法,挂下了电话。
      星野刚关掉电话,转脸发现沙织气鼓鼓地推开车门准备下车。星野连忙拉着她:「沙织!你上哪去,这是马路!」
      「放开!都是你!都是你给他们机会!」沙织脸色相当的难看,想要甩开抓住自己的手。
      星野不知道该笑还是哭,「你说什么『机会』啊?这都是为了公事,想哪里去了?这是马路中心,别闹了!」
      但沙织却什么都听不进去,用力甩开了星野的手。「不是公事、不是!我就知道、一定有事会发生!那个海王满逮住机会了,宣传?这下她是公开宣传、公开向我挑衅了!我一定要阻止他们!」说罢,沙织掉头就不顾四周的车辆、向前跑去了。
      「沙织——」星野急忙下车,还没有能追上去,前面的车龙略微移动了几米,后面的车便开始响起了喇叭。没办法,他只好钻回了车内。
      「啪」的一声,星野用力一拳打到了方向盘上,牙齿狠狠咬住下唇。
      
      ~~~~~~~~~~~~~~~~~~~~~~~~
      
      当然沙织还没能跑到会场的时候,一场精彩的表演在另一边已经吸引了众多的人。
      中央一个大型圆形玻璃舞台在自动旋转,上面是一部闪亮的高级白色双门房车,与另一端的一台黑色钢琴相互辉映。
      贝多芬A大调小提琴和钢琴奏鸣曲第二乐章。
      黑白琴键上,灵巧的手在翩翩起舞。穿着白色西服的遥闭起双眼,完全融入了柔和的乐声中。而站在中央的满拉着她心爱的小提琴,熟悉的旋律,期待已久的氛围。
      两件乐器犹如代替各自的主人,在亲切对话、交流。四周的人与物,仿佛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两个在空气中飘浮、相遇最终化为一体的灵魂。
      在场的人无一不为这音乐的盛宴所倾倒。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两个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练习,居然能第一次的合作显出如此高的默契度。
      其实,就连舞台中央的两人也没有想到,不到七分钟的乐章,似乎让她们度过了人生一段如梦似真的经历。
      表演结束后,两人礼节性地在媒体的包围下拍了几张照片,便一同返回化妆室休息。
      可是两人都没发现,有人向她们背后投去厌恶的眼光。
      那正是宫本智大。
      『天王遥,看着吧。你会知道与我作对是没有好处的。』宫本自言自语地说道。
      「呼——很久没有弹琴了,满,希望没有破坏你的名声!」一回到休息室,遥就松开领带,坐到了刚才坐过的椅上。
      「我真没想到,遥居然会弹钢琴?!」满很认真地说道,「而且弹得那么出色。」
      「哈,你这样说我是受宠若惊啊。」遥的脸微微有点红了。
      满看在眼里,轻轻笑了笑继续说:「第一次就能这样合拍,你说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起表演啊?」
      「可是,本来和满演出的是星野才对吧。」遥挠了挠头,有点答非所问。
      满走到遥的身旁,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我觉得和你配合得比他更好哦。」
      「哈……也、也许吧…… 哈」遥胡乱地答道。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和满说话,自己总会不自觉地结巴起来。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遥,是我——土萌。」
      「噢——进来吧,门没锁。」门刚推开打开少许,就看到小萤照例闪电般地冲了进来,抱住遥的腿撒娇。「遥哥哥,今晚小萤去遥哥哥家里睡觉啦。」
      遥用询问的眼光望望土萌创一。「嗯,是的。我和几个大学教授有个课题要研究下,今晚不知道要到几点的,小萤明天还要回学校暑期活动。像往常一样,这孩子就拜托你咯。小萤你要听话,爸爸这就走了。Bye!」说完,土萌就向遥满两人摆摆手离开了。
      「哎——他可真放得下心啊。」遥真拿这个如自己大哥一般的土萌没办法。
      看到了遥身后的满,小萤马上跑到她的身边,摇着她的手亲昵地说道:「满姐姐!你琴拉得真好听啊!教小萤好不好?」遥发现,只要满在场的时候,自己绝对要被小萤打入冷宫的。
      「当然可以啊,小萤想学就行。」满永远都是那样地和气。
      「哇塞!满姐姐最好了!」小萤兴奋地拉起满的手腕在房间里瞎转。虽然房间是蛮大的,但小鬼跑起来就不长眼睛似的,一个不留神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脚下一滑,立刻站不稳往地上倒去。
      「啊——」满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也随着要向前跌下去。
      「小心!」遥见状一个箭步冲过去,左手抱住满,右手也同时拉住小萤,谁知道自己也失去了平衡,身体一歪,把满压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时间凝滞了。
      遥呆呆地望着那双离自己只有十公分距离的碧绿眼眸,长发上的香水味淡淡传入了遥的鼻腔中,中人欲醉。
      满泛起一阵红晕,同样的触动。记忆中这样的亲近,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忽然,满多么希望,此刻是在那时的海底世界之中。
      可是很快,两人同时回过神来。「对、对不起!」遥慌乱地、刚准备站直身体。房门却传来一句惊呼之声。
      「你们干什么?!」
      遥立时弹起来,惊讶地把视线转移到门口那边。「沙织?!」
      沙织此时已经涨红了脸,快步走进来,门也没关上。「你们两个——太过份了,你们在外面卿卿我我就算了,还着这里……当着小萤的面……」
      「不,不是你想像的。刚才满滑倒了……不、是小萤滑到了。」遥急忙解释道。
      满也已经站了起来,「沙织小姐,请你不要误会,我们……」
      「你给我闭嘴!海王满,我早该料到你另有目的。」
      「沙织、你胡说什么?」
      「什么交通意外、什么水管坏掉、嘉宾表演,都是你精心安排的,是不是?」沙织指着满的鼻子,恼羞成怒地叫到。「现在可好,在外面你已经抢尽风头了,还在这里……」
      「沙织!你干嘛说这么难听?这些事情你都清楚,哪来什么安排?我跟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有发生?我都亲眼看见了——现在是,上次也是。你明明说公司事务忙、累了要休息、让我走,但转过头跑去看这个女人的演出!」沙织把埋藏已久的火气一次迸发出来,往前迈出一步,直视面前两人。
      「你跟踪我??!!」遥万万没想到沙织原来一直在背后盯着自己。「你怎么做出这种事来?」
      正当两人声音越来越大的时候,沙织背后忽然跳出两人,然后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是几下亮彻整个房间的闪光。
      「你们干什么?!」遥下意识地马上挡在了满和小萤的身前。
      沙织则愣了一下。
      「长谷川小姐请问……」
      「……天王小姐有新欢了吗?」
      「你们干什么?!」这下是星野的声音——「你们」不知道指的是谁。
      他果断地把两名还在试图举起相机和麦克风的记者推到门外,然后「砰」的一下关起门,回过头来看着房里的几人。「你们吵够了没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知不知道外面已经有记者听到了?」
      遥盯着沙织看,「这个你该问她。」
      「星野,你不需要赶走那些记者,就让他们来拍好了。看看这个外表高贵的低下女人做些什么?星野你不要被蒙蔽了!!」
      「你说什么,沙织?」星野没有看到遥和满刚才那一幕,可沙织通红的双眼,叫他的心脏像被揪住一般。
      遥身后的满,同样难受得不得了。她站出来,面对着沙织,「请你们不要吵了,都是误会的,都是因为我。」
      「根本与你无关,小满。」遥
      「已经叫得那么亲切了吗?天王遥,你还骗星野去讨好她。你根本就是利用星野做掩护,那背后就可以跟这个女人眉来眼去!」
      「够了!!」遥用尽力气喊道。「你看把小萤都吓着了!」
      的确如此,小萤躲在满的背后,使劲抓住满的手,红着眼怯生生地看着遥和沙织两人。
      「那、你刚才所作所为就不怕吓着她了?!」沙织毫不示弱。
      「我再说一遍,我刚才什么都没做过!你不信就算了。」遥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声音也提高了。
      「遥,你用得着那么大声吗?」星野夹在了中间,感到这次的□□味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浓。
      「星野你看清楚这两个人吧,你喜欢的这个女人、却是来勾引遥的狐狸精!」沙织鄙夷的嘴角轻轻上扬。
      「长谷川沙织!你嘴巴几时变得这么不干净了?你到底懂不懂尊重别人?」遥已经忍无可忍了,「我以为你以前只是不够了解我,原来你根本就是不可理喻!我不想纠缠下去,满、小萤,我们走!」
      「遥!」星野和满同时叫住遥。
      「你这样走了算什么,平心静气说清楚就好了!」星野走上前,补充一句,「你想外面怎么写你们?」
      「该平心静气的是她!还有他们爱怎么写怎么写去,我光明正大怕什么?」语毕,遥头也不回地带着满和小萤走了出去。
      「天王遥——你……」沙织看到遥拂袖而去急了,刚想拦住遥,忽然头「嗡」的一响,霎时间天旋地转,不是星野及时抱住她,她早就倒下去了。
      「沙织、你怎么了?」
      
      ~~~~~~~~~~~~~~~~~~~~~~~~
      
      离开会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遥闷不作声地打开跑车的车门让满抱着小萤坐了进去,然后自己黑着脸上了车,疾驰而去。
      两辆黑色的小车紧紧尾随而来,可是怎么可能跟上遥的速度呢?很快遥的车子就在几个记者的视线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路上,满和遥两人都没有说话。小萤更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她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的遥哥哥这样生气。
      当满发现车子行驶的方向并不是东京湾的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遥?」
      「我不想回家了。她的性格,今晚一定还会来闹的,我不想再让小萤看到了,她明天还要上学的。能不能今晚打搅你?」
      满看到遥眉头紧锁的样子,心都要快碎了。「可是,不怕沙织小姐误会更深?」
      「让她误会去吧!我不想管了。」一轮争吵后,遥像要虚脱的样子,「真的不想回去了,可我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满……」
      一向洒脱的天王遥此刻的语气变得如此无助,满的心彻底碎了。她忽然有一个冲动,好想抱着遥的头,让她有所依靠。
      「好吧,你们也需要安静一下,欢迎到我家做客。」
      「谢谢你,满。」遥挤出一个微笑。
      
      (To Be Continued)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