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他从墓穴而来

作者:兔月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文学城首发

      楚淮盯着不远处冲自己笑嘻嘻的男孩很是头疼。
      
      那男孩年纪大概十七.八左右,五官秀气,弯眉杏眼,小鼻子小眼模样很是好看。
      
      身上穿着洗得发白还破了几个洞的老旧校服,因为衣服太过肥大显得本就瘦的少年更加瘦弱。
      
      对方背上还背了个装的鼓囊囊、脏兮兮的大背包,压着瘦弱的男孩像个可怜的流浪小乞丐。
      
      但楚淮敢保证,男孩绝对不可能是个可怜乞丐那么简单!
      
      就凭男孩刚才躲在他面前他都没发现这点,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这个男孩名叫虞柯,实际年龄十八岁,因为营养不良看起来很是瘦小,是他在枣儿沟碰见的。
      
      根据他从枣儿沟村民口中得知,对方身世倒是很可怜,从小没妈,父亲又出事故早死,被养在二叔家。
      
      男孩的二叔是个老实汉子,但二叔婆娘却是个吝啬泼辣的,对少年却并不怎么好,常常趁着丈夫外出打工不在家欺负打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被打的多了,少年脑子有点问题,痴痴傻傻的,是个可怜的孩子。
      
      可怜这点楚淮倒是承认,当时他在村里瞎逛碰见对方的时候,男孩的确正被他家的二婶欺负,拇指粗的棍条打得男孩浑身都是痕迹。
      
      瞧见那画面,向来冷心的他难得心软,开口帮了个忙。
      
      但随即对方就抱着他大腿叫他什么子房君,他等他好久了,子房君不守信巴啦啦的一长串他听不懂的话……
      
      开始他只以为对方认错了人,后来听村长说,他才知道这些少年是真的有点问题。
      
      男孩从小就痴傻,智力不高,说白了就是个冷暖不知的傻子。
      
      自从不久前一场大病之后,看着人好像是聪明了点儿,但痴傻症状更严重,整天喊着什么子房君的,疯言疯语大家听不懂……
      
      这些楚淮本不关心,对他来说少年不过是个陌生人。
      
      但是他没想到自那天开始,这男孩就缠上了他,跟在他屁股后面转,甩都甩不掉。
      
      也正是因为这个小麻烦,他才决定离开的,不然他还会多呆两天。
      
      此刻更没想到的是这男孩竟然还追了出来,跟在他身后,他刚才仔细检查周围环境的时候还没有发现!
      
      楚淮心中不得不慎重,这个名叫虞柯的男孩,绝对不简单。
      
      他目光凌厉严肃,警惕的盯着对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
      
      许是没有想到他会露出这般陌生警惕的表情,男孩秀气的脸上露出一丝受伤。
      
      对方从石头背后走出来,双手抓住肩膀上的背包带子,可怜巴巴的盯着他,再次喊,“子房君……”
      
      不得不说这少年的外表和声音都极具欺骗性。
      
      哪怕明知道对方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甚至深藏不露,但听到这般可怜的声音,楚淮心头还是忍不住生出心软疼惜。
      
      “虞柯,我再说一次,我不叫子房君,我叫楚淮,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行不行?”
      
      他十分搞不懂他什么时候这么容易心软了,别说在残酷的末世待了几年,就是没有末世的时候,他都是个非常冷情的人。
      
      要是换做其他人这样缠着他,还发现他的空间秘密,他很有可能直接上去把人宰了。
      
      可这少年着实让他无奈,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他连句重话都说不出来。
      
      偏偏看样子他现在好像还甩不掉对方了。
      
      “那,那我不唤你子房君了,我唤你现在的名字,你带我一起走好不好?你说会很快回来跟我的成亲的,可是我等了你好久,你说话不算话……”
      
      “楚淮君,你不带我走他们会把我送医院去的,听说那里很可怕,要把肚子脑袋切开治病的,可是我没病,这里的大夫好奇怪……”
      
      虞柯似乎对他的纠正称呼很难过,两只眼蓄满泪水,金豆子要掉不掉。
      
      委屈盯着楚淮的目光控诉,就像是他做了什么天大对不起的事情似的,见鬼似的让楚淮想扶额。
      
      又来了,又来了,这小家伙没完没了。
      
      还成亲,说话如此作古,这家伙难不成是哪里穿越来的?
      
      作为一个重生者,楚淮对这个世界所有不可思议的离奇事情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都重生了呢。
      
      根据他的观察,这个虞柯根本不像村民说的痴傻,反而很聪明,而且颇有身手本事,说话又异常作古。
      
      如果他没有猜测,对方不是传说中的忽然开窍,就是肯定是穿越。
      
      因为种种迹象实在太像了,由不得他不这样猜。
      
      但不管这少年是从哪里来,是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陌生少年老是缠着他就非常麻烦。
      
      他不会将一个蹊跷的陌生人带着身边,这样太冒险。
      
      楚淮表情不耐的站在原地,内心懊恼坚定的想。
      
      而久得不到他回应的少年眼眶上的泪水再也蓄不住了,啪啪开始往下掉,继续用那种可怜巴巴的表情望着他……
      
      清晰可见的两条泪痕看得楚淮心脏揪起。
      
      又是这样!每次不让这少年跟着他,对方就用这种目光表情望着他,然后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他楚淮根本不吃装可怜这套,但这男孩的眼泪就像波涛般的洪水,可以瞬间冲毁他内心坚硬的堤防城墙。
      
      “把眼泪给我收起来,上车!”
      
      半晌,楚淮认命的般从空间拿出一辆山地越野,让人上车。
      
      .  
      
      终于得到他的允许跟上,虞柯破涕为笑跑过去,心中欢喜。
      
      他就知道子房君不会丢下他的!
      
      尽管背上鼓囊囊的大包很重,但脚步却仍旧飞快,多日来的惶恐迷茫消散得一干二净。
      
      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
      
      他只记得子房君出了远门,明明说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他等了好多天都不见人。
      
      之后地牢的守卫越来越严,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姜方士又来取他的血了,这次取了好多好多,他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地牢不见了、守卫没了、同伴也没了,变成了这个奇怪的世界。
      
      虽然一直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中,可是子房君偷偷带他出去过几次。
      
      他见过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这里跟他见过的不一样,至少他们那里的女人夏天是不会穿露着胳膊大腿的衣服…
      
      他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叔叔婶婶,那婶婶甚是凶悍。
      
      他睁开眼睛对方就劈头盖脸的骂他,后来还拿藤条抽他,抽得他疼死了,比地牢里的守卫们还凶。
      
      子房君说:做人当以牙还牙,以恩报恩。
      
      他当时是想教训那凶悍婶婶来着,子房君教过他功夫道术,连军营的骑都尉都战不过他,一个普通农妇根本不是他对手。
      
      可不知为何,他身体十分虚弱,体内的道术气功全都消失不见了。
      
      之后通过脑中多出来的陌生的模模糊糊记忆,他总算弄清楚了状况。
      
      他猜他应该是死了,然后又投胎了,可能地府忘记给他喝孟婆汤了吧,所以他还记得生前的事情。
      
      这般好,他不想忘记以前的事情。
      
      子房君说过会回来的,他还没有等到子房君呢,他相信他一定会等到子房君回来的。
      
      果不其然,子房君很快就出现了。
      
      虽然子房君的穿着打扮很奇怪,好像也不认识他似的,但他肯定那就是子房君,子房君的空间芥子都在对方身上呢。
      
      可是不管他怎么说,子房君都不承认,当他是个疯子。
      
      好吧,楚淮就楚淮,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那他以后唤他楚淮君就是了,他只要不再丢下他便好。
      
      虞柯坐在副驾驶,侧头盯着认真开车的楚淮,高兴又好奇。
      
      “楚淮君,你的头发呢?短短的好奇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呀?我瞧见村里有种法器可厉害了,竟然能把人装里面去,那是得道的神仙才能办到的事儿吧,他们说那叫电视鸡……”
      
      “对了对了,还有一种叫手鸡的东西,竟然比得上咱们的传音符,可这些鸡看着不像鸡啊,也一点鸡肉的味道都没有……”
      
      “楚淮君,外面的世界当真是光怪陆离,难以想象,不过也着实有趣,就像这车,不用马拉,不用道术驱使也能动,真厉害……”
      
      初到新世界的少年对什么都奇怪,满口古味。
      
      若不是楚淮对其来历所有猜测,又经历过重生这等奇事,肯定也会像枣儿沟的那些村民一样,当对方脑子有毛病,疯言疯语。
      
      但听着少年懵懂的唠叨,他心中越发好奇。
      
      这个虞柯比他猜测得还要不寻常,不简单,听其口气,对方似乎懂道术气功之类的玄乎本事。
      
      这种人将来在末世可都是基地藏起来的国宝般存在。
      
      将这少年带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楚淮开着车,偶尔侧头看身边东摸摸西看看,好奇研究车子的男孩,心中既有种莫名的安心,又万分疑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