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芳菲归子期

作者:傅清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敌

      之后的几天,虽然钟子期每天上门遛狗,但待遇还是跟第一天一样没水没杯子,有时候连登堂入室都不行,就在门□□接一下大毛。
      今天也跟前几天一样,下午五点半准时到菲菲家门口,按门铃,估计一会儿就来开门了。钟子期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还没数完,门刷地开了,门后不是预想的那个人,门后居然站着一个男人!
      钟子期第一反应去看看门牌号,没错啊,这孙子是哪儿冒出来了?
      两个男人都默默地打量着对方,都想从眼神地交汇中试探出对方的身份。打量了一会儿,钟子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这小子还真他么有点帅,即使自己从小帅到大,可是对方的剑眉星目跟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不由得有些危机感。想想以前菲菲总说自己的眉眼像染了江南的烟雨,比她这个女生都要温柔几分,虽然也是清新俊逸,但万一现在她换了品味不喜欢自己这个类型怎么办?
      卫生间里一阵冲水声,水声停了,俞芳菲一蹦一蹦地从卫生间里出来了,看见钟子期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大毛”,大毛就屁颠屁颠地叼着牵引绳去门口了。
      钟子期套好牵引绳从鞋柜抽屉里拿出拾便器,用眼神示意一下俞芳菲,就牵着大毛下楼了,也没什么语言交流一下,只是这一番动作下来两人透露出一点不同寻常的默契和亲昵。
      林深疑惑地问:“他是?”
      俞芳菲轻描淡写地说:“哦,他啊,是来遛狗的。”为了防止林深继续问下去,她只好转移话题,“师兄我觉得中庭部分还有些问题,你过来看看。”说完,又一蹦一蹦地跳到客厅里摊开的画稿前,作沉思状。
      林深直觉两人之间肯定不简单,但是俞芳菲不愿意说,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楼下,大毛拉完臭臭,又撒丫子跑了几圈,现在惬意地趴在草上吃火腿肠。
      钟子期坐在长凳上用脚尖轻轻地踢了踢大毛的屁股,“大毛,刚刚那小子什么来头?”
      大毛的尾巴扫了扫,别打扰我吃火腿肠。
      脚尖又踢了踢,“别只顾着吃啊,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你不说明天没得吃了。”
      大毛:……我说了你也听不懂。
      “算了,我问你也问不出什么来。”
      你知道就好。
      “吃好了吗?吃好了咱们就上去了,不能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emmmm,人家都单独相处一天了。
      
      楼上,俞芳菲和林深还在讨论中庭的设计,正是意见相左讨论得激烈的时候,门铃又响了,林深只好又停下手头的事情去开门了。林深开门以后立马走回客厅,喝了一口茶,然后两人又开始讨论设计图。
      钟子期把大毛的牵引绳解开,放进玄关让它自己进去,又把拾便器放回抽屉里,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
      俞芳菲一眼也没看遛狗回来的钟子期,但当大毛路过的时候还是撸了两把,即使是撸狗也没中断和林深的讨论。
      “我觉得中庭的假山还是用招财风水阵的摆设好,毕竟这个楼盘的目标客户是高收入人群。”
      林深思索了一会儿反驳道:“也不一定,这个楼盘不仅面对高收入人群,而且是面对高收入人群中比较有艺术涵养的人,所以不一定都会喜欢招财风水阵的摆设,我觉得还是普通的假山摆设比较安全。”
      两人自顾自地讨论着,谁也没分神去关心一下辛苦遛狗的人。
      钟子期看着林深坐在沙发上,手边有刚沏好的茶,还有一碟小点心。反观自己,遛了几天狗了,连口水都没喝上,不是说没水没杯子吗?怎么这小子就有水有杯子还有小点心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每天都要想借口进门,这小子居然什么都不做都有这么好的待遇。一时怒从心头起,越想越生气,把牵引绳一股脑地扔到鞋柜上,然后“砰”地一声,摔门走了。
      屋里的两人被这一声巨响吓得有点不知所措,无言对视几秒,尴尬沉默。
      为了打破沉默,俞芳菲拿起茶壶问:“师兄,要加点水吗?”
      林深点头同意,一杯水下肚,他觉得还是要问清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这个人不光是个遛狗的吧?能这么不客气地摔你家门,你们俩应该认识很久了。以前也没听你提过,难道有什么不可说的渊源?”
      俞芳菲避而不谈,轻描淡写地揭过:“没什么,高中同学而已。”
      林深见她不愿多谈,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到底是什么关系还可以问问她身边的人。于是便也不多说了,两人又开始讨论起图纸来。
      
      第二天,俞芳菲本来以为今天不会有人来,正苦恼请谁帮忙遛遛大毛的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门,是昨天那个摔门而去的人。
      “昨天摔门不是摔得很痛快吗?怎么今天又来了?还想摔摔我家的门吗?”
      钟子期神色自然地说:“昨天大姨夫来了,心情不好,今天不会了。”
      噗,这理由真是让人找不到一丝反驳的余地。还好现在没喝水不然肯定喷他一脸。
      偏偏眼前这个人神色自若,在门口喊了声大毛,拿上牵引绳和拾便器又下楼遛狗去了。
      等大毛解决了生理需求,追着隔壁阿花跑了几圈,吃完了今天份的火腿肠,钟子期就带着大毛上楼,解开牵引绳,放下拾便器,准备走人。
      可今天有点小惊喜,刚转身就让人叫住了。
      俞芳菲端出一杯水放在靠近玄关的餐桌上,说:“不进来喝点水吗?”
      今天有水有杯子了!钟子期内心有点小激动,一时没反应过来。
      看着人没动,俞芳菲又说:“怎么,夏夏不在就不进来吗?”
      “当然不是,我是来找你的,又不是找她。”说完钟子期立马进屋,生怕俞芳菲改变主意。
      钟子期拿起桌上的水杯一点一点地喝,喝一口看一下桌子,喝一口又看一下桌子。看得俞芳菲十分不解,桌子上难道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可是今天的桌子很正常啊!于是只能皱眉问道:
      “你看什么呢?”
      被发现了,索性就大方说出来。钟子期放下手里的杯子说:“今天有点饿,有没有小点心吃?”
      俞芳菲还是皱眉,“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
      “今天突然想吃点甜的。”
      “没有,只有水!”
      “那怎么昨天那小子就有得吃,我就没得吃?”钟子期小声嘀咕了一句。
      虽然声音很小,可是俞芳菲还是听见了,其实她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让她听见的。这个人真是得寸进尺,就不应该给他好脸色。
      “水喝完了吧,喝完就别在这儿呆着了,孤男寡女的影响不好。”
      这话一听又是怒从心头起,钟子期反驳道:“昨天和那小子不也是孤男寡女吗?怎么你和他就可以共处一室,和我就不行?”
      “你和他有什么可比性?他是我老板,你是吗?你充其量就是肇事者的上司,让你进门就很不错了。”
      此话一出,钟子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在你眼里我只有这个身份了吗?”
      俞芳菲翻了白眼,“不然呢?”
      钟子期:“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
      “朋友?你想多了,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钟子期又是一阵沉默,只是这次却不再开口,默默地把杯子洗干净放好就离开了。
      俞芳菲也不管他干了什么,一蹦一蹦地跳到阳台,拿起玩具逗大毛。看着漫不经心,好像不把这个人放在心上,可是等人走了,却抱着大毛发了很久的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撒娇钟:想要甜甜的小饼干
    大佬菲:没有一边凉快去
    撒娇钟:TAT
    感谢姑娘你踩着我尾巴了、团子家咩咩、嘞萌木木和.的地雷,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