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芳菲归子期

作者:傅清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取名好难

      没过几天,在外地跟男朋友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唐波回来了。
      “苍天啊!为什么你们俩总是挑我不在的时候吵架?!我觉得我在这段友情里一点参与感都没有。”在知道两人吵了个轰轰烈烈之后,她这么跟俞芳菲说。
      俞芳菲日常翻白眼,认识十年了,每次跟她说话都是克制不住地想翻白眼,以后要是得了白内障一定是因为白眼翻多了。
      “你想要什么参与感?咱仨吵一架?”
      “那可不,闺蜜撕逼可是友情必经阶段,没有撕过逼的姐妹儿都是塑料友谊。再说了,撕逼,和好,再撕逼,再和好多带感!”
      俞芳菲这下连白眼都不想翻了,跟脑子有坑的人没法儿交流。
      倒是在旁边默默吃瓜的纪柔恍然大悟地说了一句:“原来那天你们急着走是为了回家吵架啊!”
      俞芳菲:“……”
      谁他妈没事专门赶回家吵架?!这两个人脑子都有坑!
      但唐波一听这话就来劲了,戏精附体问天式咆哮:“为什么?!!为什么?!!连小柔柔都能在这场撕逼中拥有姓名,为什么我这个正牌闺蜜不能拥有!!!”
      俞芳菲这下彻底没脾气了,在心里深刻地反思,当初到底是怎么跟这个戏精成为朋友的?为什么能眼瞎成这样?
      至于被cue到的纪柔,依然在旁边默默吃瓜看戏,顺便给戏精再加点料。
      三人闹腾了一阵子,戏精的戏终于演够了,开始讨论正事了。
      俞芳菲长叹一口气,倒在沙发上,“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唐波倒在旁边,真心实意地发问:“你这几天没联系过她?”
      “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狗脾气。”俞芳菲说着还拍了两下抱枕,“你要现在跟她联系吧,她说不定心里还有气没消,面上还是跟你哥俩好的样子,但心里就会慢慢疏远了。要是你不跟她联系吧,她又觉得你不在乎她,又慢慢跟你疏远了。”
      “我真是造了什么孽,两个闺蜜,一个戏精一个作精。”
      唐波哼一声,“你既然知道她是小作精,那你还惹她?”
      完了,把这个也惹着了,赶紧哄吧!
      俞芳菲黏黏糊糊地靠过去,“那你也知道我的脾气啊,憋着气总要发泄出来的。哎呀,小波波,好波波,你最好了,你帮帮我嘛!”
      唐波勉强接受了这一波讨好,大佬一样搭着俞芳菲的肩膀说:“小作精作天作地的不就是要博关注嘛,你就给她来一波大的。约出来,给她来个爱的告白,保证她感动得稀里哗啦。”
      小鸟依人靠在大佬怀里的俞芳菲心存疑虑地问:“这能行吗?会不会太肉麻啊?”
      唐大佬挥挥手,“不会,作精不会嫌肉麻,越肉麻越好。”
      “那你跟我一起。”这种时候就是要叫上闺蜜一起,一起丢脸。
      “为什么?又不是我惹的!不行不行,你自己去。”既然是自己提的意见又怎么会让自己入坑。
      俞芳菲态度坚决,一定要拉唐波一起丢脸:“你不是说在自己参与感低吗?现在就给你提高点参与感。”
      “不用了不用了,在这种时候请忘记我。”
      俞芳菲从唐波怀里起来,准备再来一波黏糊糊地撒娇,务必让她答应一起丢脸的要求。
      很不凑巧,这时候门从外面被打开,大毛像火箭一样冲到沙发前坐下,摇着尾巴求摸摸。
      外出遛狗的钟子期同志回来了。
      往常一定要跟大毛一起冲过来第一时间要求顺毛的男人这次却没有跟过来,反而偷偷溜进了厨房。
      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心疼自己男朋友的俞芳菲也跟着进了厨房。
      钟子期偷偷摸摸从冰箱里拿出冰块准备往脸上怼,一转身差点没被自己女朋友吓死。
      但比他更加受惊的显然是我们俞芳菲同志。
      “你被打劫了?!!!”超级大的声音,吸引了坐在客厅撸狗的唐波和纪柔。
      钟子期连忙摇头开口想解释,必须趁吃瓜群众还没就位说清楚,不然要被嘲讽至死。
      显然俞芳菲不给他这个机会。
      “你别说这是不小心摔的!”说着还用手戳了一下他受伤变肿的嘴角,“你能把自己摔成这样,打死我也不信。”
      “对啊对啊,我也不信。”吃瓜一号唐波就位。
      “嗯嗯,我也不信。”吃瓜二号纪柔就位。
      这一波嘲讽看来是躲不过了,钟子期认命,吞吞吐吐地表示是被自己的表哥,江半夏的男朋友胖揍了一顿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唐波:“活该!”
      俞芳菲:“+1”
      纪柔:“+2”
      钟子期:我就知道。
      “等等,”俞芳菲突然想到点什么,“我的狗没有因为你被揍吧?”
      钟子期没有受伤的那边嘴角抽搐了一下,男人不如狗!
      
      一个星期之后的某一个下午,秦昭神神秘秘地把江半夏带到了一个餐厅,据说还是网红求婚圣地。
      虽然眼前没有鲜花和蜡烛,也没有其他求婚的装饰,但江半夏还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转头问秦昭:“你该不会是想向我求婚吧?一点氛围都没有我可是不会答应的。”
      秦昭笑而不语,拿起一个眼罩,顺手就把她眼睛蒙住了。
      江半夏也耐心配合,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等了大概一分钟,耳边传来了歌曲的前奏,是尤克里里温暖明亮的声音。
      江半夏心中暗想,花样还挺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学了尤克里里。
      但再往下听,这个歌好像跟自己心里想得不太一样。
      首先是一个女声唱了一句:“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接着另外一个女声也唱了一句:“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而且这两个声音都非常耳熟,江半夏立马摘下了眼罩。
      然后就是两个女声一起唱:
      “When the road looks rough ahead(道路坎坷困难多)
      And you’re miles and miles from your nice warm bed(要十万八千里才到家门口)
      You just remember what your old pal said(你只要想起我,我就在你左右)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You’ve got troubles and I’ve got’em too(有什么麻烦我做你的参谋)
      There isn’t anything I wouldn’t do for you(有天大的困难我们一起承受)
      We stick together and we see it through(我们手挽手一起向前走)
      Cause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 yeah(因为我是你的好朋友)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你什么也别愁)
      
      Some other folks might be a little bit s marter than I am(也许有些人比我能干比我聪明)
      Bigger and stronger too(比我强壮)
      But none of them will ever love you the way I do(但没有人能像我这么爱护你)
      It’s me and you(你知道我的)
      And as the years go by(多少年的岁月流逝)
      Our friendship will never die(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You’re gonna see it’s our destiny(我们的命运紧相连)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Yeah you’ve got a friend in me.(我是你的好朋友)”
      歌声刚落,在台上弹尤克里里的纪柔和不知道怎么被说服一起唱歌的唐波就溜到了台下,就剩俞芳菲一个人在台上。
      俞芳菲清了清嗓,“咳,那个我刚刚唱的是英文歌,可能你没听得太懂,所以我现在用中文再说一遍大概意思。”
      在美国读完了本科和研究生的江半夏:嗯,你说我听不懂,我就听不懂吧。
      “我们认识十年了,当了十年的好朋友。还记得有一次你问我,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要好。我仔细想了一下,好像是见第一面的时候就这么好了。一见如故,大概就是这样吧。”
      说到这,俞芳菲停下深吸了一口气,“但是夏夏,我也只是普通的女生,有时候我也会嫉妒你。情绪上来我也会控制不住说一些伤人的话,但你要知道那都不是我的真心话,吵架时说的话不能当真的。不过就像戏精波说的,撕逼再和好的友情会比较带感。所以,江半夏,我们和好,好吗?”
      江半夏面无表情看着俞芳菲,沉默不语。
      俞芳菲慢慢放下话筒,双手在身前不自觉地交叠在一起,心里愈发紧张。这死丫头还不说话,该不会玩真的吧?
      被勒令不准出现,躲在角落的钟子期忍不住想上台安慰那个一脸紧张等待结果的人,但是被唐波一把按住,继续塞回角落。
      就在唐波都快憋不住想说话的时候,江半夏终于开口了。
      “你都搞出一个像求婚一样的阵势,我还能不答应吗?”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俞芳菲唐波一起冲向江半夏,狠狠地抱住了她。
      俞芳菲:“死丫头,你是不是故意的?刚刚差点吓死我!”
      江半夏耸耸肩,“那你惹我伤心难过,我还不能吓吓你吗?”
      唐波:“喂,我又没惹你生气,你干嘛连我一起吓?!”
      江半夏:“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你就是池鱼吧!”
      唐波:“……”每次被殃及的都是我!
      嘻嘻哈哈一阵,俞芳菲终于说到了主题:“那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那个那个,”江半夏边吞吞吐吐,边往后撤离到安全地区,“我就不搬回去,我们都有男朋友了,也不太方便哈。”说完迅速往秦昭身后一躲。
      俞芳菲伸手抓她,“你说清楚,是不是吵架之前就想搬了?!”
      江半夏就是躲在秦昭身后不出来,“那什么,你冷静一点!我就是之前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正好就吵架了嘛,这样一说也不尴尬,嘿嘿。”
      俞芳菲:“我嘿你个死人头!”麻蛋,现在绝交还来得及吗?
      偏偏这时候终于能从角落里出来的钟子期要出来凑个热闹。
      “菲菲,我能搬到你那儿去了吗?”
      俞芳菲也正好把气都撒在了他身上:“滚蛋!谁跟你说复合就是继续之前的进度?你,进度清零,重新练级!”
      钟子期:我,好惨一男的!o(╥﹏╥)o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歌词是玩具总动员的歌,歌名就是《You've got a friend in m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