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芳菲归子期

作者:傅清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会重新追你的

      第二天,俞芳菲是被尿憋醒的。一睁眼,感觉头都要炸了,浑身跟被车碾过一样,反正就是哪儿哪儿不舒服。虽然很不想下床,但是内急必须要解决。刚要下床,发现自己的腰被一条手臂搂着,动弹不得。转身一看,头更疼了。
      俞芳菲已经不知道到底是一个裸男躺在自己床上要命,还是前男友裸着躺在自己床上要命。用力地把腰上的手扒开,随便找了件衣服套起来。还是先解决生理问题,跟前男友睡了这种问题等清醒一点再想吧。
      等俞芳菲从卫生间里出来,床上的裸男早已经坐起来捂着被子哀怨地看着自己。看着他这被欺负的样子,俞芳菲忍不住头上冒十字。为什么一副我占了便宜的样子?难道不是我比较吃亏吗?(╯‵□′)╯︵┻━┻
      “你……”
      “昨天是你先下手的,你不记得了吗?”很好,还会先甩锅。
      俞芳菲感觉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但是的确是自己先动的手,只能含泪承认:“我记得。”
      钟子期一下子放下心来,“记得就好,我还以为你喝断片了,忘了。”
      俞芳菲:为什么说得我好像一个穿裤无情的渣女一样?!
      不想再纠结这么有的没的,俞芳菲催促着钟子期去穿衣洗漱,没想到对方一脸为难。
      “干嘛?今天想赖在我的床上啊?”
      钟子期指了指早上起来就心情不好的女人,“那个,我的衣服你穿着呢。”
      俞芳菲:……十分想打人了。
      一把扯过被子把自己捂住,单手把随便套在身上的上衣脱下来扔到钟子期身上,俞芳菲冲着他喊:“你去外面洗!”
      钟子期从床上下来,重要部位也不遮挡一下,大喇喇地从地上拿去剩下的衣物去外边的卫生间了。
      俞芳菲:……这种裸露的癖好是什么时候有的?
      不论洗漱的过程中俞芳菲有多少次后悔昨天的行为,但当看到钟子期在厨房做早餐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丢丢不后悔的。
      想起以前还住在一起的时候,如果自己有早课,他没有,他也依然会早起为自己做早餐。刚开始做得很不熟练,有时会把蛋煎糊,有时面煮得太软,可是自己也是很开心地吃掉那些看起来不是很好吃的早餐。不能否认,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也许……
      不行!怎么能睡一晚就动摇了!坚持住!坚持住!
      钟子期把煮好的面端上桌的时候,俞芳菲还傻傻地站在原地为自己巩固心理防线。
      “傻站着干嘛,快来吃吧!”
      巩固好心理防线的女人沉默落座,拿起筷子准备吃,那边又递来一杯水。
      “喝点蜂蜜水吧,你昨天喝了那么多今天肯定难受。”
      太犯规了!不能再这样下去!咬咬牙,俞芳菲还是把赶人的话说出口了:“一会儿吃完,你早点回去吧。”
      钟子期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由地愣了一下,“那我们……”
      俞芳菲偏过头,“都是成年人了,因为生理需求有过一个晚上,没什么。”意思是,都是成年人了,约个炮没什么的。
      话一出口,钟子期不说话,只是低头吃面,一种尴尬蔓延在两人之间。
      俞芳菲在心底呐喊:好尴尬啊!大毛快来解决一下这种尴尬!
      可惜大毛的狗盆里刚刚倒满了狗粮,它正在埋头苦吃无暇顾及。好在救星马上就到达战场了。
      江半夏推开门,看见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吃面,很是惊讶。
      “你们俩昨晚……?”省略的地方很是巧妙。
      “咳,”俞芳菲不自在地清清嗓,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X婷你有没有?妈X隆也行。”
      江半夏虎躯一震,呆呆地摇了摇头,现在要避孕药都这么直接吗?
      “啪”钟子期把筷子一放,“我去买。”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了。
      江半夏神色还是呆呆的,目送着钟子期出去,困惑地问俞芳菲:“他是生气了吗?”
      “大概吧。”俞芳菲也不是很确定。
      
      休养生息一整天,俞芳菲终于恢复了活力,和江半夏一起带着大毛到楼下进行日常活动。
      俞芳菲牵着大毛慢悠悠地走着,揶揄地对身边的人说:“哎哟,真是难得,大好的周末,我们脱单的老江不去约会,居然陪我在这儿遛狗。”
      也许是实践经验多了,江半夏现在非常老司机:“唉,我也想啊。可是吧,昨晚刚刚亲密接触过,次数太多伤身。为了以后能进行愉快健康的床上运动,还是稍微节制一点好。”
      俞芳菲:“……大毛还是我们单身狗一起愉快玩耍吧!”
      大毛:“汪汪汪”我不是单身狗,我有隔壁阿花。
      江半夏捅了捅专注遛狗的人:“看早上的样子,你跟钟子期还没有和好?”
      俞芳菲斜睨她一眼,“怎么,现在流行一睡泯恩仇?”
      “那可不,如果睡一觉不行,那就睡两觉。”
      “看我不打死你!还睡两觉!下次你再这样我放大毛咬死你男人。”如果现在还不知道昨天是几个人故意联合一起搞出来的事,那俞芳菲的博士也是白读了。
      两个人打打闹闹地遛完一圈,在单元门口准备上楼的时候遇到了早上从这里离开才几个小时的男人。
      钟子期开门见山地说:“我想和菲菲谈谈,老江你能不能先上楼?”
      江半夏非常善解人意地牵走了大毛,拿走了拾便器,临上楼前还朝俞芳菲眨眨眼睛:“我先上去了,你们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看着亲闺蜜毫无担忧地上楼,俞芳菲在心里翻个白眼,这个闺蜜肯定是假的。吐槽完一扭头,又想谈谈的男人把自己抱了个满怀。
      “你干嘛!别动手动脚的!快放开!”俞芳菲挣扎,可是挣扎不开,这男人铁了心不想放开。
      “不放!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而且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钟子期恰到好处地让她挣扎不开又不会弄疼她。
      俞芳菲无奈,“我早上说得不够清楚吗?我们只是……”
      钟子期接话:“我知道,我们目前只是约了一晚的关系。”还没等俞芳菲高兴高兴他对二人之间关系的清晰认识,他又说:“没关系,我们迟早会变成不只约一晚的关系,而且还是每晚都合法约的关系。”
      俞芳菲:“是上次我没说清楚,还是你理解错了?我不想……”
      钟子期又接话:“我知道,你说清楚了。你不想复合,没关系,我可以重新追你啊!”
      俞芳菲彻底没有话说了。这个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早上买了药回来,看着自己吃完以后还气冲冲地走了,怎么下午就换了一个画风?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现在能不能放开我了。”
      钟子期顺从地放开了她,然后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很郑重地说:“俞芳菲,我会重新追求你的。这次,没有其他任何原因。就是因为我,钟子期,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他还说:“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能清晨有人相伴而醒,日落有人相拥而眠。也希望你,快乐有我分享,难过有我共担。往后的许许多多岁月,我希望你在我的生命里。菲菲,给我这个机会可以吗?”
      俞芳菲怔怔地后退一步,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不知所措,满脑子都是可以吗可以吗。胸腔里的那颗心,不可抗拒地乱跳。最后,她只能慌乱地逃进单元楼,逃回楼上的家。
      可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还嫌不够乱,偏偏要在楼下大喊:“俞芳菲,我要重新开始追你了!”
      太棒了,这下全小区都知道你要追我了。(微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俞芳菲:我是穿裤无情的渣女吗?!!!
    钟子期弱弱地说:你是。
    俞芳菲(微笑):很好,看起来你不想复合了。
    钟子期:别,我错了TAT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