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记

作者:白骨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茶(五)

      脱口的一瞬间,阿曼是有些后悔的。只不过没等她想明白究竟为何后悔,孟元修已将折扇合上,掂在手心。
      
      他转过头,看着阿曼,郑重而温和回答:“八月十五,姑娘为我画扇时。”
      
      枝桠上的鸟啁啾着扑棱翅儿,桃枝软软弹跳一阵,它飞远了。愈飞愈高,似乎直上云霄。
      阿曼望着它远去,她想,孟元修就是只狐狸。
      
      而她是天上的一只飞鸟,任由狐狸蹲坐在地上,笑意盈盈地仰面,等她飞落。
      她不能落下,只得一个劲儿在天空盘旋周折。因为一旦落地,大概便要被那狐狸摁在爪下,咬断脖颈。
      
      日头渐落,阿曼想起她重新见到孟元修的那天。
      
      一场春雨将山路弄得泥泞不堪,白衣书生昏倒在路中央,脸上手上,处处都是污泥。
      雨还在下着,淋湿他的头发和衣裳。满目脏秽之中,却有一星明艳——
      
      是他怀中探出的一节桃枝。
      
      阿曼一直都想不通当时为何要救他。
      哪怕太平盛世也是人命如芥,各自为生,就算路中央卧着天皇老子,马鞭一扬,闭一闭眼,也就掠过去了。管他是死是活。
      
      后来她想明白些了。
      
      大概是因为那天的雨实在太大,书生面色苍白冻得直打哆嗦,像极了小时候无家可归的阿曼。
      
      或者是因为他怀中那截桃花太娇美,让她记起山野篱笆墙内款款立着的林落枝。
      
      又或许,是因为她寨中缺少这么一个能说会道的人物,盏儿也该有一位博古通今的先生。
      
      她在心里默默给出了那么多的理由,却不愿承认,一切只是因为,他是他。
      
      唤她回神的是孟元修的轻笑,阿曼扭过头,看见孟元修被落日的橙红勾勒一圈光晕。他说:“还未告诉姑娘小生的身世。”
      
      听来倒像是戏折子里的故事。
      
      穷苦书生潜心苦读高中状元,好容易入朝为官,却因才气横溢而惹人妒忌。被众官排挤尚可默不作声,直到他遭人陷害,卷入了洛阳城一桩惊天命案。
      
      身为朝臣而犯法,王上大怒,要将他斩首。临行刑却又不知为何改了主意,高高在上丢给他一幅画像:“东南山界贼寇的大当家,拿她的命,换你的命。”
      
      卷轴在面前滚动铺展开,书生跪伏抬眼,丝绢上是穿暗红衣裳的姑娘,纤腰一握,长发竖起,眉间有股野劲儿,可笑起来好看又端庄。
      
      落日即将入山,风凉起来了。
      半晌,阿曼说:“朝廷尚撼不动我。先生若怕死,可一直住在这儿,我保你平安。只是……”她顿一顿,没有看他,“别再替白渊做事了。”
      
      这样说着,转身去时她却在想,狐狸是不可信的。
      不论是他的故事,还是后来那句“姑娘救了我,我即便是违抗圣旨,也决不伤害姑娘”,都不可信。
      
      风将她暗红衣裳吹得猛烈摇摆,阿曼兀自向前走着,孟元修在身后喊道:“曼姑娘,等等我。”
      
      她不耐地皱眉回头,却一眼望见孟元修身后,山谷里最后一缕刺目的夕阳。
      触目所及被染成橙色,就好像她与他初遇的那天。
      
      阿曼想起什么,慢慢笑了。同时,向他招了招手:“先生快些。”
      
      日子眨眼过去,冬日里,山中下了一场大雪。
      无聊之时,盏儿偎在火炉前,缠着孟元修要吃烤野麻雀。书生无奈而笑,却揉揉她的脑袋,起身带着家伙入山去了。
      
      还未出寨门,身后便有脚步轻响。
      孟元修转身,阿曼拎着鸟笼,脸颊被雪映亮:“先生不识路,我陪你去。”
      
      积雪是弥漫千里的白,冬季日短,转眼入夜。二人归来已经很晚,头上肩上都落了雪。
      
      灯火昏暗处孟元修倚着门笑,盏儿视线探向他手中,笼里几只肥美的野麻雀挤在一处,取暖低鸣。
      
      阿目被小姑娘差使去生火烤麻雀,蹲在雪地里,搓着手瑟瑟发抖。
      屋内则暖意盎然,桌上一壶烫酒,阿曼拎起,为孟元修斟了一杯:“先生喝些,驱驱寒气。”
      
      孟元修双手仍是冰凉的,轻轻接过,却不沾唇:“小生不会。”
      阿曼哽了一下,扬扬眉,伸手拈过喝了一口,又重新搁在他面前:“半杯。”
      
      孟元修屏息静默,那只酒杯却转眼被捏着烤麻雀闯进屋的阿目拿起,将香脆扑鼻的麻雀摆在盏儿面前,又抽回手来,扳着孟元修的下颌,将酒狠狠灌了进去。
      
      孟元修被呛得眼眶脸颊都红起来,阿目奸计得逞,顽劣抚掌大笑。盏儿担忧问道:“先生,你没事吗?”
      
      面前人分明已有醉意,看了一眼阿曼,却偏过头去:“不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