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将军守山河

作者:烟草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9章

      陶贵开到了之后满脸的不耐烦,他可不管护卫给他指的进入他自己的队伍中,径直地就走到刘方旁边,坐在了刘方给自己准备的位置上,顾及着陶贵开的身份,刘方只摸摸自己的胡子,笑笑,端的是一副体恤士兵的模样,但其本质如何,也是无甚遮掩的了。
      
      陶贵开坐在椅子上,本以为这些个人还会抓着自己不放,理论自己一番,他都想好要摆出怎样的不屑表情了,但是没想到他完全被忽略了。
      
      霍北站在训练台中间,看着下方的士兵,他朗声开口:“今天聚在这里,有功嘉奖,有过论处。最早赶来缓解了北江困境的是中路军,你们大声地回答我,你们觉得自己是该奖还是该罚?”
      
      这个问题直逼人心,各人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在中路援军最前方站着的一位营长开口了,“回将军,属下认为我们该罚,为北江而战是我们的职责,不算有功。无端迟来而导致守城军的覆灭是为大过,理当该罚。”
      
      他说完后,掀开盔甲跪了下去,面上带着的愧疚彰显着他是真心而说的,接着和他有一样想法的士兵们跟着他下跪,陆陆续续一半以上的士兵跪了下去,其中不乏营长之位。
      
      另一位也是营长的人开口:“回将军,属下认为我们不该受罚,但也不该受到嘉奖。两相事平,功过相抵。”
      
      这个想法就是剩下的其余士兵的想法了,或许其中还有别的想法,但在绝大多数人跪下之后,也没人再有勇气表达自己的观点了。
      
      霍北背手看着他们,“为北江而战是你们的职责,也是我们的职责。履行好了职责就该受到嘉奖;路上无故拖延,且拖延时日之久,是你们的大过。但此次,功过相抵,希望你们牢记今日的所思所想,从今以后,勿要再犯。”
      
      “谢将军!”
      
      “东西两路援军,你们来告诉我,你们又当如何?”
      
      还能如何?他们既没能赶上为北江解忧,又没能按时到达,三十位营长不约而同地跪下请罚,“请将军责罚!”
      
      跟随着他们的是三万士兵一齐的声音,“请将军责罚!”
      
      “所谓众错不错,难道霍小将军打算将所有士兵都惩罚个遍吗?”刘方可不能接受霍北就这样又把北江军营接手牢靠了,他就不信霍北真的敢把这几万人都罚了,不过是要做人情而已,他得揽个功劳。
      
      和刘方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张海、高福齐两人,二人立刻摆脱了护卫的搀扶,跪了下来,十
      分‘愧疚’地求情道:“将军,还请将军顾念这些士兵也是为了北江、为了北国,才不辞辛苦地赶了过来,他们也无大错啊,求将军大发仁慈,莫要罪责啊!”
      
      他们当然也是想要得到这些士兵们的拥戴的,这样他们以后才能好好行事啊!
      
      霍北笑笑,抬手开口:“赶紧把你们大人扶好。本将军何时说要责罚了?你们确实有错,但错不完全在你们,主要是带领你们的大人。张大人和高大人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过错,也接受了自己的责罚,你们自然也无需再受处罚,只是要记住以后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负各位大人。”
      
      “是!”三万士兵的声音让张海和高福齐没能思考更多,他们只是将重量都压在护卫身上,喘着粗气暗自感叹,自己这样做应该是可以在士兵们心里得到信服的。
      
      而刘方则不同,他心中惶惶,竟觉得自己额头渗出了冷汗。
      
      “上都五万士兵全部跪下!”这是霍北第一次以如此冷酷的声音发令,被叫到的人还没能思考,身体就先听话了,齐刷刷的一片瞬间矮了下去。
      
      “霍——”刘方的话被霍北的眼神逼退在了口中,再一回神,才发觉那个眼神不是对自己的,而是旁边的人,霍北冷眼瞧着,“洛十三!”
      
      “是,将军。”洛婉由着霍北的眼神,就知道霍北的意思,对于为何霍北会直接叫她行动,电光火石之间,她想起,她现在应该已经是霍北的亲兵了吧!?
      
      在大多数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洛婉已经动了,她迅速来带陶贵开旁边,不容他反抗地就压着他跪下,陶贵开气急,红了眼睛,“你知道我是谁吗?”
      
      “锵——”
      
      霍北将自己的佩剑丢给了洛婉,洛婉头也不抬地接过,剑不出鞘地抵在陶贵开脖间,压着动脉的沉重和洛婉冰冷的眼神,让陶贵开不敢再说话。
      
      底下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尤其是跪着的五万士兵,他们行走的路最是繁华,路上享受得也是最好的,来得又是最晚的,他们的大人又是绝对不会自己受罚的,他们一个个地低着头,心惊胆战地等待着自己沉重的责罚。
      
      “霍将军——”刘方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是战场上的人独有的气场,他感觉在他旁边的洛婉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黑气,感觉靠近她就会死一样,而眼前的霍北浑身就带着一种血气,是一种要他人血肉的气。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要和霍北周旋,他知道,霍北是一定要罚他的,但是他要好好想想,好好说,要最大程度地保全自己,同时又要不失人心,他需要多一点的时间。
      
      可惜,没人会、没人敢、没人能帮助他。
      
      霍北移开了视线,薄唇微启:“徐茅,你身为上都援军的督军,可有收到本将军送去的命帛?”
      
      “回将军,属下有收到,且第一时间告知了刘方大人。”
      
      “哦,是吗?那么刘大人可还记得巾帛之上,本将军的命令是什么?”霍北没有看刘方,自然也不用看见他死灰一般的脸上的忐忑。
      
      “霍将军,虽这一路上确实诸多耽误,但是也并非完全是无故的,上都与北江天壤之别,为防止士兵们水土不服,我自然得多加考量,但确有做得不当的地方,也愿意接受处罚,这些士兵们,将军还是轻罚吧?”
      
      刘方这样说,已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说辞了,即便是受罚也只能忍了,好在他一开始拖延的时候也有想过会被责罚,早早地就备好了良药。
      
      “看来刘方大人还是没把本将军看在眼里,徐茅,巾帛之上的内容。”霍北可不在意刘方说了些什么,现如下,谁都动摇不了他。
      
      “回将军,巾帛上书,‘尔等若不能在八日之内到,以帅印作保,必当军法处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