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出仕(士)

作者:黄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赵兄呢?”
      
      黎池说完后,见赵俭一时没开口,于是出声提醒。
      
      听黎池形容他心中的‘满园春色’,赵俭一时愣怔,直到黎池出声提醒才回过神来,“我心中的那一园春色啊,必然是……百花齐放,满园争春。”
      
      赵俭暗想,严琳琅可并不是体贴、大气且端庄的女子啊,难不成他从一开始就错了?
      
      严瑾摇摇头,惋惜道:“可惜了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啊,我那妹妹进不到池弟心中的一方花园啊,亏得今早出门时我妹妹还缠着我带她来,幸好没听她的。”
      
      “瑾兄,这话你也就到这里为止了。我们几个男子谈论良家女子本就不是君子行为,更何况还是瑾兄的妹妹,池弟我可不敢随意谈论。”黎池以不敢谈论兄弟的亲妹为借口,婉言表达出他无意严琳琅的意思。
      
      虽然他前世忙于工作,一直没有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可也还是知道自己喜欢的类型的。而且,在这个时代,找一个现下世俗认同的好女子,比找一个天真无邪、不拘俗礼的女子要更好,至少能帮他料理好家中琐事,而这些他不觉得严琳琅能做到。
      
      若娶个严琳琅那样的女子,那他在外面忙碌诸事之余还要为家中琐事操心,甚至为她本人的事操心,实在太过劳心劳力了。
      
      严瑾是一个粗枝大叶的男子,对于妹妹那些小女儿情思并不放在心上,而且黎池的言下之意他也听明白了。“哈哈!是好兄弟,我们口上花花、谈些满园‘春色’可以,的确是不能把兄弟的姐妹也带在嘴上,池弟真是再守礼不过的人了!”
      
      一旁的赵俭听了,心中思绪翻腾不止。看来两人已经见过面了,却并不是一见钟情。
      
      以前还以为或许是黎池因借住严家、而与严琳琅日久生情,可在与严瑾谈过后就明白根本就不存在,只借住了三日而已。三天时间,何来的朝夕相对、日久生情。
      
      既非一见钟情也不是日久生情,看来果真如黎池所言,他真的是对严琳琅无意。
      
      这显然是严琳琅一厢情愿了。以她那耐不住的性子,好像总要时不时地搅点风雨才能过下去,黎池无意于她、她却表现得念念不忘,以致于让他也如此以为了……
      
      只是她搅风搅雨得过于频繁了,又搅得过大,终于是连他的皇位都搅丢了。
      
      后来她为与他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而高兴,却不知他心底的无奈与失落。
      
      皇位争夺失败只能无奈地做一个逍遥王爷,与她畅游名城、看遍河川,看着大皇兄成为九五之尊,作为曾经名满士林却又霸道刚强的皇三子的他,一只曾经嗷啸山林的猛虎,最后却只能做一只猫咪,叫他如何不失落?
      
      赵俭在心里嗤笑着自己,终于明白了黎池最后和他决裂时说的那句话:
      
      ——‘你有一颗为国为民的雄心,且有与之相配的宽容和手段,奈何帝王之心不够坚硬,竟被一段自以为珍贵的儿女私情融化了心智,可惜了。’
      
      嗤笑过自己后,赵俭又加入了两人的谈话中去。不管如何,现在已经有所不同了。
      
      三人又胡天海地、随兴所至地谈了好一会儿,去安排大厨准备待客宴席的徐掌柜就回来了。又帮他们续过一道茶水,直聊到圆日当顶的时候,才在徐掌柜的提醒下去往赵俭暂时落脚的住宅用午饭。
      
      中午的宴席很是丰盛,也非常美味,是黎池这一世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饭菜。好吧,他这一世都还没吃过一次正经宴席呢,村子里红白喜事时摆的席面,都只求量多不求味美。
      
      用过午饭,三人又闲坐了一阵后,黎池才提出告辞。
      
      “今日幸得瑾兄引见,这才得以结识一位意趣相投的朋友,简直一见如故,真是不甚欢喜。只是天也不早了,小弟该告辞了。”
      
      黎池是真心如此认为的。起初来时,他的确抱有一丝功利之心,兴许现在那份功利也只是隐藏起来了。可经过一上午的交流,他是真的认为和赵俭这人能成为朋友。
      
      赵俭亦是笑着说:“为兄亦是如此感觉,今日与池弟真是一见如故!我明日一早就要离去,池弟县试得中后我都不能当面道一声恭喜,我就只好提前在此恭喜了。等池弟进京参加会试和殿试的时候,我们再把臂同欢。”
      
      “承赵兄吉言,小弟我就只是为了与赵兄再次相见,也会竭力读书以求能进京赶考的。”这个时代交通和信息不发达,有时一次分别后,有可能一生都无缘再见,但赵俭家住京城的话,他们还是可能再见的。
      
      严瑾交友广阔,早已习惯一见如故后就立马分别的事,对于即将到来的分别他倒是很豁达。“有缘总会再见的,要是池弟到时进京赶考,我就跟着他一起去,到时我们三人就又能聚首了。”
      
      “哈哈!是极是极!”对这个曾经的小舅子,赵俭算是不讨厌的,有缘再见的话,他也不排斥。
      
      叙过了有缘再会的话,黎池再次告辞:“父兄还在客栈,我也还有些事要做,小弟实在要告辞了。瑾兄是再多留一会儿,还是和我一道?”
      
      严瑾站起身来,“我和池弟一道走吧!那赵兄,我们就告辞了。”
      
      “好,我也不留你们,我把你们送出大门,再让仆人驾马车送你们回去。”赵俭没再挽留,跟着起身准备送他们出门。
      
      三人一起走出宅子的大门,门外竟已经停了一辆青蓬马车。
      
      上马车前,黎池对赵俭拱手道:“明日怕是不能为赵兄送行了,就此别过,若是有缘,来日在京城再会!赵兄请回。”
      
      “瑾弟在此预祝赵兄一路平安、前程似锦,待来日我们有缘再会了。”严瑾也拱手作别。
      
      “池弟,瑾弟,有缘再会。”赵俭随后吩咐驾车的仆人,“小心些驾车,务必将两位安全送到。”
      
      驾车的仆人恭敬地应下。
      
      黎池在严瑾的帮扶下,率先登上马车,和赵俭挥手作别后才钻进马车内,“劳烦,青云客栈。”
      
      随后严瑾也进来了,“劳驾,东衙坊。”
      
      知道目的地后,仆人一挥马鞭,马就哒哒地起步往前走了。可能是仆人驾车技术高超,拉车的马也温顺,黎池两人坐在马车里倒不怎么颠簸。
      
      青云客栈要近一些,马车率先到达了客栈。
      
      马车停稳后,黎池弯腰走出马车、跳到地上,对驾车的仆人道了一句‘劳烦’,又和正掀起车帘往外看的严瑾道别,“瑾兄,我先走一步,告辞。”
      
      “那好,我们改日再叙。”道完别,严瑾放下车帘,马车再次哒哒地往前走了。
      
      待目送马车走过一段路之后,黎池才转身进到客栈。
      
      黎池说是回来有事要做,倒不完全是托词,他准备过会儿出去逛逛街,给家里买些要用的东西回去,还要给家里人买些小礼物。
      
      明天就是县试放榜的日子了,到时结果一出来,要么是考中了没时间出去逛,要么是没考中没心情出去逛,总之是不能再好好地去逛街。
      
      黎池回到客栈,果然黎棋和黎江两人正百无聊赖地等着。黎池将出去逛街的想法一说,黎棋和黎江都连声说好。
      
      县试考了三天,他们就在县城里逛了三个半天,县城就这么大,哪里有什么东西卖他们都已经摸得一清二楚。
      
      首先,他们去了县城里唯一的一家金银首饰铺里。给奶奶袁氏和王氏、赵氏与苏氏几个女眷,一人买了一个银手圈――细细的一根银丝弯成的手环。
      
      选择买银手圈而不是银手镯,是因为省钱。虽然家中有黎池抄书挣的七八十两银子还没用,又有存下来的田地收入和造纸收入,加起来也有一百一二十两银子的家底了,但家里有三个读书人,那笔钱轻易是不敢动用的。
      
      然后,他们又去了一家价格比较实惠的杂货铺,给家中添置了一些小东小西,如盐巴和针线等。结账时到底又称了二两饴糖,等家中来客人时可以冲碗糖水待客,以及时不时给小溏子一粒含着解解馋。
      
      接着,他们走着走着,又走到四宝店,得到了徐掌柜的热情招待。给黎河和黎湖各添置了一套笔墨砚,尽管这两套‘文房三宝’只是不好不坏的那一类里的,也花了整整六两银子。虽然徐掌柜说免了结账,他们最后也还是坚持照价付了钱。
      
      这就是他们不敢大手大脚地花用银钱的原因啊,实在是读书太花钱了。
      
      最后,他们又去布庄里扯了半匹天青色烟雨图案的细麻布,可以回去给黎河和黎湖两兄弟都裁一身衣裳。他们也大了、或许明年这个时候就是他们在此来等县试结果了。平日在村子里可以穿自家织的麻布做的衣裳,可还是要准备一身见客或出门交际的行头的。
      
      天色将暗之前,三个人的手上都拿上一些买来的东西了,大大小小的一包一包的。回青云客栈的路上,黎棋一边走一边算刚才花用出去的银钱,算出来用了将近十两银子。不过因为每笔钱都花在刀刃上,没有浪费钱,虽心疼却也没后悔。
      
      第二天一早,黎池比身体中的生物钟还要醒得早,醒来时外面的天色还漆黑着。所以说,虽然他前世经过不少事,可真遇到影响重大的事了,比如前世时晋升的人事调令下来之前,又比如现下的县试成绩下来之前,他依旧紧张、依旧睡不着,以及醒得早。
      
      过不久,黎棋和黎江也醒了。
      
      三个人都很紧张,已经没心思为了省钱而去外面吃早饭,于是就点了客栈提供的早饭。吃过早饭之后,就只能坐立不安、神思不属地等着,坐立不安的是黎棋和黎江,神思不属的是黎池本人。
      
      终于,到了午时,黎池三人出了客栈往县衙方向走去。
      
      只走了约一刻钟,三人就来到了县衙前的大街上,大街上已有不少人等在那里。
      
      再过约两刻钟,县试榜单就要张贴出来了,这时也没有什么人还有心情去找别人攀谈。真要攀谈交际,也要等成绩落定之后再说,有没有价值被攀谈、需不需要去攀谈,到时看着榜单都一目了然。
      
      在度秒如年的错觉下,终于熬过去了两刻钟。
      
      锣响三声,衙役在前开道,县令手捧榜单、当先走出县衙大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赵俭就先放到一边了,等进京城考会试时再见。
    ——理一理‘霸道皇子娇蛮妃’的原本情节——
    严琳琅:飞上枝头变凤凰娇蛮妃女主,活泼娇蛮,敢爱敢恨,时常闯祸……
    赵俭:霸道皇子男主,文武双全,艳冠京城,为了与女主一生一世一双人而放弃皇位做了一个逍遥王爷
    黎池:温柔深情男二,温润如玉,款款深情,惊才绝艳……深情地守护在女主身边,等男女主终于在一起后,就自贬去了偏远府县做一个小官
    ————然而这里的事实是————
    ――黎池温柔地笑着,笑成了一双眯眯眼,听说我是温柔深情男二?
    作者:不不!小池子你是温柔腹黑、(真)冷心冷情的唯一主角!
    ――赵俭若一轮郎朗明日一般,睥睨众生.jpg
    作者:呵。你一个重生的小配角而已,还要靠我给你加戏份呢,我有主角我怕谁!
    ――天真无邪、不拘世俗严琳琅一脸懵逼
    作者:你就是一推动剧情的小NPC而已,没你的事儿。
    ——于是这里的搭配是——
    胎穿的男主黎池,重生的兄弟情赵俭,一脸懵逼的原本土女主现小NPC严琳琅。
    ——可是(划重点)——
    这文是一篇科举做官文,上面那些着墨占比不重!!全都是为了推动剧情服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