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友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作者:覃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凌晨,林琅倏地醒来,她看到正在守夜的阿言,两人对视一眼,往左后方看去。两人本来就没有睡死,听到动静后立刻就醒了。
      
      “欣爱,你怎么样了,能听到我说话吗?”严立蹲在床前半搂住彭欣爱的身体,焦急地喊着。
      身侧站着两男一女,说话的这个人叫徐志成,是严立的大学舍友,皱眉说,“严立,你别摇她,她现在高烧不退,得先想办法,你这样一味的焦急根本就是在帮倒忙。”
      
      面前的彭欣爱双颊通红,额头不停地冒着虚汗,嘴唇干裂,瞳孔也开始扩散,再这样下去她会被活生生地烧死。严立捏紧拳头,眼珠都爆出了血红,咬着牙说,“妈的,那你说能怎么办?我一直在等,结果她还是发热了。”
      
      墙的另一面,林琅顿了顿,原来夜里和她们交谈的那个清风写意的严立是装出来了的。
      一旁的女人曾珍珍说,“她是伤口感染,必须要用抗生素。”
      说到这里,徐志成也红了眼睛,“没有了,白天的时候我去找过了!我们带的抗生素都被那些狗东西拿光了!”
      
      严立转头看他,一脸呆滞,“难怪,我就说你白天跑哪里去了,我还以为就连你都想着背叛。”
      徐志成见他神情不对,上前捏住他的肩膀,“严立,现在彭欣爱出事,你可别先垮了。”
      
      “你们说那些人虽然拿走了抗生素,但应该也有没用完的,毕竟大多数都是用在伤口上,哪有那么多受伤的人?就算有受伤的也是被感染致死无救的。”说话的人叫周豪,是当时严立几人在校内救下的校友,经过一个月相处,几人关系处的很铁。
      
      徐志成咬牙,“要不我们直接去找张巍吧,他不是早就盯着我们了吗?说不定抗生素就是他拿的。”
      片刻,严立问,“药是谁看管的?”一句话问出,无人回答。
      
      严立狠狠地盯着三人。
      半响,曾珍珍弱弱地说,“是我。”
      
      严立看着她,“你为什么没发现?为什么那些人小偷小摸的时候你没通知我们?”
      突如其来的质问压的曾珍珍一阵憋屈,泪意上涌,“我平时也要照顾病人,又不是时时刻刻都盯着那些药的,你干嘛全怪到我头上?!”
      
      周豪敛眉,“严立,行了,我知道现在的你比谁都紧张,但这不是曾珍珍的错,我觉得徐志成说的不错,但也不能直接找张巍要,你也说过这次行动张巍要害你,他是不可能把手里的药拿出来的。”
      
      严立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那你说找谁?”
      
      周豪微微一笑,“张琴。”
      严立一愣,慢慢地皱起了眉。
      
      周豪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只能你去做了。”
      严立转身看着彭欣爱,“知道了,我等一下就过去。”
      
      徐志成忘了眼手表,“现在两点钟,你动作轻点,应该能成。”
      墙后,阿言打手语,‘你想帮他?’
      
      林琅看着他,“这人虽然有时候很啰嗦,但也算重情重义,只是我想帮忙却不懂歧黄救命,至于这抗生素,我就更加没听说过了。”
      
      阿言,‘这个我也不懂,或许我们可以去问丁伟。’
      林琅想了想点头。
      
      借着月色,严立轻手轻脚的来到张琴居住的房间,避难所一共有三个房间,未婚的女人和独身的女人一间,夫妻小孩的群居一间,然后是身体受伤的人群居一间。每个屋里都烧着一种只有当地人知道的野草,味道很刺鼻,据说能赶虫蚊,不过现在虫子动物都变异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
      
      这个时间大家睡的都香,严立四处看了一眼,很快就找到了张琴。因为一屋子都是独身女人,严立没有乱看,他推了推张琴的肩膀,眼见她慢慢苏醒,严立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
      
      一条黑紫色的疤痕从太阳穴到嘴角,虽然月光暗淡,但这条疤痕依旧明显。张琴忽然看到面前站着的高大身影,外加嘴上陌生的触感,吓得她立刻清醒,刚要叫出声,严立压低声音说,“别叫,张琴,是我。”
      
      张琴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严立见她不再紧张,慢慢地松开了手。
      
      张琴痴迷地看着他,低声问,“你怎么在这里?”
      
      严立看着她面上的疤痕,垂下眼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能不能拜托你帮帮我?”
      
      在张琴的印象中,严立一直都是高大冷静的,眼前萎靡的严立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张琴微微一笑,“想要我帮忙不是你一句话嘛,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
      
      严立,“彭欣爱发热了,我需要抗生素,但抗生素都被避难所的人拿走了,我不知道你爸爸知不知情,而且避难所的人都是你们当地人,由你来问的话比我更合适,所以我只能麻烦你了。”
      张琴微愣,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小事,我来办就行,彭欣爱怎么样了?”
      
      严立皱眉,“不太好,高烧不退,没有抗生素的话最多半个小时。”
      
      张琴,“好,那我现在就去问村上的人有没有抗生素。”
      
      严立看着她,“谢谢。”
      
      张琴淡淡一笑,起身下床,“你先回去照顾彭欣爱,我一有结果就去找你。”
      
      严立离开时,挣扎了片刻,说,“张琴。”
      
      张琴转头看他,“怎么了?”
      
      严立,“你待会儿问的时候小点声,尽量不要吵到你爸爸。”
      
      张琴看了他一会儿,“嗯。”
      
      严立背过身,“对不起。”
      
      严立离开后,张琴在黑暗里站了一会儿才开始行动,为了不吵到张巍,她一个个蹲在那些人的床头轻声地问。
      
      严立回到房间后,大家看到他的脸色,便知道他办成了,接下来便只能等,可只有半个小时,否则彭欣爱就撑不住了。
      
      林琅三人睡的地方就在正对大门的店铺里,也正因为距离大门太近,所有根本没有人愿意呆,店铺右边就是卫生间,整个服务站唯一的卫生间。
      
      陈枫放完水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林琅三人正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什么。他凑了过去,“有要帮忙的吗?”
      
      三人看着他,丁伟面无表情地看他,“没有。”
      
      林琅诧异地看了眼丁伟,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个反应。
      
      陈枫也微愣,丁伟是个警察,平时就热心,之前在避难所的时候他和丁伟还很互帮互助,怎么现在这么冷淡?
      
      陈枫淡笑说,“丁哥这是对我有意见?”
      
      丁伟看也没看他,“不敢,都是有能力的人才敢对人有意见,我一没物资二没本事,自然不敢对谁有意见。”
      
      陈枫眯了眯眼睛。
      林琅淡淡一笑。
      
      这时,服务站后面忽然传来动静,四人同时起身前去。
      
      “爸爸,你要是有抗生素的话就给我吧。”张琴站在张巍面前,眉头轻敛。二人身边更是站了一堆的人。
      
      张巍面色难看,“琴琴,我要是有肯定给你,但我和你说过我没有。”
      张琴抿唇,“我已经问过人了,他们说你这里有几个。”至于具体几个只有张巍自己知道,可她是张巍的女儿,不可能让自己父亲面上太难看。
      
      张巍捏着拳头,语气已经带着不快,“那你是信我的还是信别人的。”
      
      “诶呀张巍,行啦,都是父女,何必为了别人搞得这么僵呢?”
      
      “就是就是,琴琴你也别和你爸争了,没有就没有嘛,不要吵。”
      
      其他人纷纷开始劝。
      张琴盯着张巍的眼睛,不动声色。
      
      张巍敛眉,“你是铁了心来质问我了?就为了那个把你害成这幅鬼死样子的臭小子?”
      张琴胸口不停涨幅,“我不是质问,我只想让你帮忙。”
      
      张巍,“那我也只有一句话,我没有!”
      
      “你他妈真当我们是傻子?”距离人群十几米远的地方,严立,徐志成,周豪,曾珍珍正望着这群劣质的人。徐志成高声地吼了一句。
      
      人群齐齐地朝四人看去。
      
      严立狠戾地盯着张巍,忽视张琴那双带着歉疚的眼神。
      
      徐志成冷笑说,“那些药是我们带过来的,虽然我们没有明确要看管那些药,也是想着你们这些人渣能稍微懂一些廉耻,但是我们低估了你们的不要脸,是我们自认倒霉。但现在牵着一条人命,你们怎么能这么冷漠?你们中间多少是由我们救治的?他妈良心都被狗吃了?彭欣爱帮你们接过骨,帮你们看过病,你们就没有一点惭愧吗?”
      
      人群里一片寂静,忽然有人说,“我们有良心,所以实话实说,我们一家子确实没有动药品,本来就不懂,更不会私藏。”
      
      有一个开口便有第二个,每个人都带着真挚的眼神,就连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林琅都相信了,所以张巍这个始终没有开口的男人才会显得如此突兀。
      
      陈枫见状走了过去,当起和事佬,“也不一定就是张巍的错,可能是受伤的人太多,所以一不小心用空了呢?”
      
      不仅是张巍没料到陈枫会站出来,所以林琅几人才会觉得这人太过无耻。
      
      曾珍珍怒斥,“不可能,药品都是我和欣爱一起接手的,用了多少我们会不知道吗?”
      
      严立没有心情去管这场闹剧,他只知道时间不多了,他不想再等。
      
      扑通一声,所有人都望了过去。
      
      曾珍珍倏地捂住嘴巴,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严立……”
      
      徐志成和周豪直接就想将跪在地上的严立给拽起来,“严立你干什么?”
      
      严立一心只想拿到药,挣脱掉徐志成和周豪的手,红着眼睛看向张巍,“张哥,我求你!”
      
      张琴呆滞地望着严立。
      
      张巍冷笑,心里一阵痛快,可是视线看向张琴一副泪眼朦胧的样子时,他终于张启嘴唇,可一个字还没说,就见一对男女走了过去。
      
      阿言跟在林琅身后,林琅走到严立的面前,一把抓起严立的领子。严立只觉得上方一股很大的力道将他拽了起来。
      
      徐志成和周豪都怪异地盯着这个瘦弱的女人,心想,他没看错吧。他们两都没拽动的人,居然被一小姑娘给单手轻松地拎起来了?
      
      阿言将手里的包塞到严立手里,严立正不知道作何反应,林琅就说了,“抗生素是吗?不巧,我这里刚好有,如果你还需要碘酒,我也恰好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