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②④章

      
      房间里很是静谧,只有徐希的声音起伏不定。
      她眼眸中含着泪水,神色有些许的恍惚,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然后呢?”夏夏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安静。
      徐希忽的被从回忆中拉车了出来。
      她苦笑了一下,继续说:“之后,我便一直追问墨暇姐姐,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说过,问的急了,甚至否认有这么一个男人存在。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去帮助她,对于肚子里的孩子,她从来都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之后的事情越来越糟,钱爱花到处乱说,整个村里的人大多都听说了这个传言,但是几乎没有几个人相信。只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墨暇姐姐的肚子越来越明显,已经到了隐瞒不下去的时候了。就算我在怎么帮着她,还是依旧被我大伯知道了。几乎每个人都在逼问她,孩子究竟是哪里来的,因为一直得不到答复,村子里渐渐的流传出了,墨暇她怀了一个没有父亲的怪物的传言,而且愈演愈烈,直到孩子出生,这种说法与无法厉害,莫平不时的扇动着众人,笃定了姐姐的孩子是个怪物,一定会危害村民们,他们逼着她交出孩子,立刻处理掉。”
      说道这里,徐希已经泣不成声:“而且,你们知道吗,是我在众人死死逼迫墨暇的时候,悄悄的让她抱着孩子逃出了村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那竟然会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那么多人都去追她了,我被死死的拦住了村子里无法离开,可他们回来后居然说追上的墨暇是妖怪变得,真正的墨暇姐姐已经被害死了。他们竟敢这么说,而且就连大伯都这么认为,大伯回来后更是一病不起,没多久就离世了。如果早知道,我宁愿死死的看着她,宁愿她恨我,也好过就这么丢了性命。”
      “最可恶的是!”徐希忽的拔高了声音,脸上带上了愤怒的表情:“你们知道吗,那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无论墨暇遭遇了怎样的苦难,被说三道四,被逼迫,甚至到死,我都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一面!”
      说完,徐希情绪激动的不时的喘着粗气。
      夏夏一面惊讶极了,她长这么大却从没有听徐希说过这些事,另一面,却气呼呼的鼓起了脸,嘴里嘟囔:“这男的可真不是个东西。”
      石光听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
      舒眠听得认真,听完后想了想,抬头微微叹了口气,看向徐希:“阿姨,您和我们说这些,是认为你的姐姐徐墨暇和您以及不少怀孕后暴毙了的女人有关系吗?”
      话落,所有人的目光忽的全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石光眼神有些深沉,夏夏忽的瞪大了眼睛,徐希的脸顿时一片煞白。
      
      大雪纷飞的封印之地,坐落在雪山深处的一栋建筑风格古朴的房屋内。
      秦毅仍旧没有恢复原样,他静静的听完了鸿儒的叙说,半晌,屋内静悄悄的,空气有些许的凝滞。
      “你为什么没有陪在她身边。”
      在听到徐墨暇被逼到子图无路的地步时,他心里翻涌着无穷的怒意,张嘴便质问了出来。
      可话音一落,他便愣住了,原本还是一只小鸟模样的身子忽的就开始长大,头部,四肢,全都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赤.裸着坐到了床上。
      秦毅低垂着眼脸,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抖动了一下,下一刻,他伸出变得有些许苍白的手,抓住了床上轻薄的被子裹在了身上。
      鸿儒淡淡的撤了一下嘴角,似乎对他忽然恢复人身并不奇怪,反倒对他的质问。眼眸里流露出深深的沉痛。
      “我做了一件蠢事。”鸿儒长了张嘴,半天才发出了声音,嗓音有些干哑:“我想让墨暇脱去人类弱小的桎梏,我想让她能永远的陪伴在我的身边。”
      鸿儒攥紧了微微颤抖的手。
      那时,他就不顾任何人的阻挡,跳出封印之地,寻找到了已经变得极其稀少的妖草,只要墨暇服下妖草,再与他交合,便有可能永远的常伴在他的身边。
      只是,他没想到,墨暇会怀上他们的孩子。
      妖草没有改变墨暇的体质,反倒使得上古神的后裔和人类留下了一个混血的后代。
      他给了墨暇的灵力全都被那个孩子吸收殆尽,而他也因为耗损过度,身负重伤,失去了离开封印之地的灵力。
      只能在分别时,将一根身上的翎羽送给她自保。
      可是没想到在他依旧在养伤时,感觉到翎羽被消耗,慌忙跑出去时,却见到了墨暇冰冷的身体。
      可是这样的话,鸿儒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告诉秦毅。墨暇从来没有后悔过生下他们的孩子,他亦然,即使天意弄人,但秦毅仍旧是上苍对他们最好的馈赠。
      鸿儒叹息:“为了让墨暇改变,我受了重伤,一直被困在这里无法离开,是我对不起你母亲。”
      秦毅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鸿儒好似永远能猜到他的想法:“你一定在怨恨我将你丢弃到世上,任你自生自灭吧。”
      秦毅没有答话,他记得母亲抱着他跳进了这里,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你出生时,虽然拥有神鸟的血脉,可人类的血脉也同样的存在你体内。因为年纪太小,灵力太过混杂微弱,是抵御不了封印之地的严寒的。”黑魔舔了舔前爪,直直的看着秦毅道。
      “是啊。”鸿儒点头:“当时因为我急于去救墨暇,强行打断了治疗,伤势再次加重,无法护佑你长大。只好用灵力将你强行增长了几岁,送你离开封印之地,只等你长大了,能再次回来将一切都告知与你。”
      “为何不为她报仇?”秦毅咬牙。
      为何呢?
      鸿儒心里难掩仇恨,只是当初墨暇坠入封印之地时,仍有一息尚存,只拉着他的衣袖恳求了此生唯一一次。
      “我弃了父亲,小希。是我的错,今日之后,你把他们,把村里的惹你全都忘了,不许报仇,不许杀人……”
      他纵使想要杀光所有不知死活的蝼蚁,却只能在心里描绘千遍万遍。
      “你母亲的意思,她不许我杀人,报仇。”即使心里再恨,鸿儒仍旧淡淡的复述。
      秦毅沉默,他忽的想起了那个温柔的女人,即使在逃命的时候,仍旧紧紧的将他呵护在怀中。
      那是他一直存留在脑海中的记忆吗?
      那是他的母亲……
      秦毅抬头看着鸿儒,虽然感觉上没有得到任何的慰藉,但心里却莫名的平坦了几分。
      “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秦毅再次开口询问,变成了银灰色的眸子看向黑魔。
      “是我让他去接你的。”鸿儒解释。
      秦毅讶异的看向他:“你一直都知道我在哪里?”
      鸿儒摇摇头,忽然他抬手一翻转,一把木剑忽的出现在他掌中,那颜色形状使得秦毅微微睁大了眼睛。
      木魑剑?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只听鸿儒淡淡的解释。
      “木魑剑,是我送你离开时放在你身边的,木魑剑性邪,人类使用会遭到反噬。我使它呆在你身边一方面保护你,一方面压制你体内属于我的血脉。直到最近,我感应到木魑剑吸收了不少的邪恶气息,我预感到它已经无法压制你体内除了人类外的另一种力量,只怕会出问题,便命黑魔接你回来。”
      秦毅一怔,忽的想到在翡翠村时木魑剑吸收了打量的怨气,和他身体内紊乱的灵气。他不由的朝前伸出了手,木魑剑似乎有感应般,嗡嗡的开始震动。
      鸿儒微微一笑,轻轻的松手,木魑剑一失去了桎梏,立马朝着秦毅飞了过去,秦毅伸手拿住剑柄,木魑剑有感一般亲昵的扭动了几下,恢复了原样。
      秦毅轻笑一声,一反手,木魑剑立马消失不见,感受了一□□内充沛的灵力,似乎身体内属于上古神后裔的那一半血脉苏醒后,他感觉更加的挥发自如,甚至已经不再需要笨拙的书写符箓。
      他笑了一下,起身站立了起来。
      “要离开了吗?”看出了他的举动,鸿儒一点都不惊讶。
      秦毅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必须要离开。”
      还有人在外边等着他。
      鸿儒轻笑出声:“可以让你走,但是有件事要你去做。”
      说着他狭长的银灰色眸子阴沉了下来:“出去将胆敢侮辱你母亲的杂碎处理掉。”
      秦毅闻言一愣,震惊的看向他。
      待听完鸿儒的话,他脸上密布了一层阴云,一言不发的向外走去。
      屋内只留下鸿儒和黑魔。
      黑魔看着秦毅离开的身影,摇摇头,若是靠他自己想要平息体内紊乱的灵力,只怕得三四十年才能从一只小鸟变回人身。
      想着转回了头,瞪着一双绿瞳不赞同的看着自家的主人:“您这样做,迟早会伤到根本的。”
      为了救徐墨暇,为了帮秦毅尽快的将紊乱的灵力调整好,两次都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
      鸿儒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垂眸整了整自己的衣袖,忽的轻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了一丝猩红。
      他云淡风轻的抬手轻轻抹掉,没有丝毫在意的模样。
      斯人已逝,此去经年,便是形影独只,晓风残月,终此一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卡卡卡卡卡卡
    卡文了,好痛苦,迎风流泪T^T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