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②①章

      
      孙成的死因被越传越玄乎,因为距离那个不让人过去的地方接近,人们都有些忌惮,就连尸体都匆匆下葬了,谈论这事的人都变得没有几个,人们像是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件事这个人一般。
      当然除了莫平。
      虽然见面仍旧是笑着,但墨暇总觉他注视着她的眼神阴沉沉的让人难受。
      但她并不会露出怯懦,虽然下意识的隐瞒了事情的原委,但人又不是她杀的,只能说孙成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虽然晚上偶尔会做个噩梦,但这对她的整个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是没想到,时隔半年之久,她会在这里再次遇到那个“雪妖怪”。
      徐墨暇提着捡了一半野菜的篮子,一手捏着篮子上半开的布,有些呆呆的站在原地,就在她正前方三米远处的草地上,躺着一个极其面熟的俊朗男人。
      就在前几分钟,她捡野菜时,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摇摇晃晃的走着然后摔倒在了地上,本以为是什么人出了意外需要帮助,墨暇急忙跑了过去,可在看到那张脸后,她几乎是生生的停住了脚步。
      还不算模糊的记忆清楚的告诉她,眼前的“人”根本救不得,暂且不说他曾经杀的到底是好坏人,就只是他杀人不眨眼的那副模样,就让人觉得害怕。
      更别说……
      墨暇下意识的抬头望去,远处,徐希正认真仔细的找着野菜,感受到她的视线还很开心的朝着她挥着小手。
      也多亏了草长得高,才没有看到还有个男人躺在了地上。
      墨暇笑着回应徐希,也挥了挥手,便转回了头,笑容立马从脸上消失。小希在这里,绝对不能让她处于危险之中。
      她将目光淡淡的看向鸿儒,他看起来状态很不好,整个人躺在地上,脸色发红,急促的喘着粗气,似乎有些不省人事。
      不省人事好啊。
      墨暇想,这样她就能悄悄的当做没有看到,虽然是被他救过,这样做有些忘恩负义。但是原谅她人怂胆小,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做没看见。
      “姐,你看什么呢?”
      就在徐墨暇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徐希清亮的询问声。
      她心里一惊,下意识的转头看去,猛地发现徐希正朝着她跑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过来。
      墨暇暗道不好,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希发现,她得想个办法。
      可这么个大男人,除非眼瞎,怎么可能看不见!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她转回头却对上了一双狭长的银灰色的眼眸,鸿儒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直直的看着她。
      被那双眼睛深沉的注视着,墨暇竟生出了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窘迫感。
      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收起了那丝不适,直直的回望了回去。
      那张英俊的脸上此时一片煞白,没有想象中的凶煞,看起来多了一丝柔弱。银灰色的眸子微睁着,像是疲乏了一般,很是慵懒,衬托着脸上不正常的潮红,竟有种妖娆妩媚之感。
      墨暇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原谅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虽然他是不是人还有待考证。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小希要过来了!
      墨暇眼里划过一丝慌张,整个人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鸿儒,鸿儒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两人相对无语。
      “姐,你怎么不说话?”
      徐希的声音已经很接近了,近到她停下了脚步正不紧不慢的朝她走来。
      墨暇叹气,正要解释,忽然她看到眼前的鸿儒似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还来不及反应,眨眼间,眼前的男人立马消失不见了,然后留在原地的确实一只遍体通白,有着长长尾羽的小鸟。
      墨暇来不及惊讶,鬼使神差的,她急忙两步走了过去,蹲下身一把将地上的鸟儿捡了起来,塞进了挎在胳膊上的篮子里,并立马将扇着篮子的布合了起来。
      正巧,徐希来到了她的身后,有些好奇的探着身子朝她手里看:“姐,你找到什么了,我叫你你怎么不说话呢?”
      墨暇笑了笑,扔掉手里的杂草:“没啥,我还以为是野菜,原来是根青草。”
      “哦。”徐希不疑有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姐,今天回吧,一会儿,天该黑了。”
      “是啊。”墨暇假模假样的抬头,看了看天色:“那咱么走吧。”
      说罢,示意徐希先走。
      墨暇跟在后边,看徐希没有回头的意思,悄悄的揭开了扇着篮子的布一角,朝里看去,白色的小鸟羽翼洁白的像是闪着光辉,只是整个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精神,有些恹恹的,似乎感觉到有头上忽然有了光亮,抬头瞅了瞅。
      墨暇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心里正激烈的挣扎着,最终,她一狠心,抬手向篮子里伸去,企图在没有人主意的时候,将这只变成鸟的非人类扔掉。
      似乎看穿了她的意图,鸿儒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圆圆的小眼,他忽的张开了翅膀,极其敏捷的从墨暇的手下钻了过去,成功的避开了她的黑手。
      墨暇瞪眼,一招不成,再来一招,她反手又向一旁抓取,鸿儒扭着身子,拼命的闪避了过去……一次两次,狭小的篮子,空间毕竟有限,终于在一次闪开之后,尾翼却不幸的被墨暇抓在了手里。
      滑滑的,摸上去丝滑细腻,别有手感。
      墨暇一愣,还没从那美妙的触觉里反应过来,鸿儒忽然发出了一声清亮的鸣叫,将她狠狠的吓了一跳,她反应迅速的松手,站直将布重新遮住,整个动作在徐希回头前,一气呵成。
      “……”
      徐希一回头,就对上了墨暇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神,一瞬间让她觉得空气突然安静了。
      “姐……你看我干嘛?”徐希结结巴巴的问。
      墨暇倏然的收回了目光。
      “话说,你有没有听到鸟叫?”徐希问。
      墨暇身子一僵:“啊?好像是有听到,哈哈。”
      “姐,你没事吧,是不是累了?”担忧的目光直视着墨暇。
      “是啊,是有些累,小希,我们赶紧走吧,回去休息。”
      徐希点头,继续往前走。
      墨暇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气哼哼的再次揭开了篮子上的布,立马对上了鸿儒黑豆大小的倔强的眼神,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抓,却在看到鸿儒瞬间张开的鸟喙生生的停在了半空。
      她手放下,鸟喙合上。
      拿起,鸟喙张开。
      ……
      几回合下来,墨暇又气哼哼的将布死死的盖上,妄图捂死这只坏鸟。
      鸿儒被忽然砸下来的布摁的踉跄的爬到在篮子里的野菜上,他翻了个白眼,重新坐起来,找了舒适的姿势卧了下来,满心惆怅的闭上了眼睛。
      回到了家里。
      出于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态,墨暇悄悄的将鸿儒藏了起来,对于所有的事情对任何人都只字未提。
      吃饭时,出于报复的心里,她故意抓了几只虫子扔到了他的面前,鸿儒看着还在蠕动的青虫,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却很乖顺的张口要吃。
      墨暇一愣,急忙抢在他之前抬手将虫子扫到地上,才把藏到背后的米饭递到他的身前。
      鸿儒也不出声从善如流的低头慢慢吃了起来,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好笑的意味。
      睡觉时,未免被人发现,墨暇将鸿儒扔到了屋外,鸿儒也不生气,蜷缩着身子就睡在墨暇屋子的窗户外,安安静静。等到天气渐渐寒冷时,墨暇一言不发的将它拿回来屋里,藏到袖子里,晚上拉了灯,便将她放到自己的枕边,鸿儒边团成了一个白色的毛球,紧挨着她的颈窝安静入睡,第二天一早再将他藏起来,就连睡在一旁的徐希都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墨暇甚至都忘记了鸿儒能变成人类的模样,只当自己养了一只模样可爱,触感柔顺,还很乖巧的宠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热好热好热,每天都好热(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