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②〇章

      
      鸿儒笑意一闪而过。
      孙成心里一惊,隐隐的生起了一种不好预感。他惊疑不定的又仔细去看,却没有在那张一看就很文弱,长的一点都不像个大老爷们儿的脸上,发现丝毫的笑意。
      莫非是他眼花了,他再次将两人身形的差距判断起来。眼前这人是比他高些,但是那体格,怎么瞧都不如他看起来厚实,皮白肉嫩的,一看就没吃过什么苦。
      这么说来,会不会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万一要是惹到了麻烦可就不好了,可是眼下的情形也不能轻易的让他走……
      孙成心里焦灼着,一时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你想要干什么?我不过是个孤儿,不会碍着你的事,就放我离开吧,我保证离开后这里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会说的!”
      夹杂着恐慌颤抖的声音忽然响起。
      孙成一怔,忽的抬眼看去。
      这一看,他不由得一愣,反射性的抬手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眼前的男人那个人,只是和他刚才看见的有所不同,原本看到的细嫩白净的脸蛋怎么忽然看起来那么的……黝黑,脸颊处还明显陷了下去,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
      个头挺高,但是越发显得整个人干瘦如柴,像个支棱着衣服的衣架子一般。
      这整一个吃不饱肚子的难民模样,哪里有半点他认为的公子哥的感觉?
      孙成觉得自己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幻觉,他有些自我怀疑的,心惊胆战的回头确认。
      还好,身后的徐墨暇还是那副模样,他甚至有一种,想要问问墨暇,她刚才看到的那人长得是不是这副模样的冲动。
      正想着,身前突然发出了一阵响动。
      孙成急忙回头,没想到那小子居然想趁他不注意偷偷的跑掉。
      或许是因为他体质弱,或是因为没有吃饱,他跑的并不快,没几步就被孙成从后面抓住了。
      握在手里的胳膊几乎感觉不到肉,整一个皮包骨头。
      孙成心里讪笑,自己铁定是挨了那贱人的打,眼花了,就这样的,再来一两个他也收拾的了。
      就这么想着,孙成拽着鸿儒的胳膊,抡圆了使劲往旁一甩,鸿儒随着那力道立马被扔了出去,整个身子都晃晃悠悠的像是随着风飘散一般转了好打一个圈,踉跄了好几步,但是却奇迹般的没有摔倒在地。
      孙成冷哼了一声,看着还站在那里的人,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使他很不高兴,绷着一张脸,就要抬步走过去。
      孙成刚走了一步,忽然身子被从后死死的保住了,禁锢在了原地。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居然是徐墨暇从地上爬了起来,竟然还敢拦他!
      徐墨暇忍着身上的疼痛,她垫着脚胳膊死死的困住拉孙成的脖颈,朝着呆呆的站在哪里的鸿儒大声喊着:“你快跑啊!愣什么!”
      “贱人!还敢管别人死活!”孙成破口大骂,扭动着身子,他力气比墨暇大,没一会儿便挣脱开了。
      墨暇被狠狠的往外一推,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没稳住身子坐倒在地。
      她看着恶狠狠的孙成,对着她抬起的拳头,心里生起了一丝惶恐,她早就发现了他的跟踪,原本是想要乘机能狠狠的教训这个无赖一顿,哪想孙成竟比平日里看起来的凶狠的多,反倒偷鸡不成蚀把米。
      墨暇一时慌乱无措,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护住了脑袋,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做好了挨揍的心里准备。
      “啧,本来还想多玩一会儿,多管闲事的女人怀了我的兴致。”
      没有等到预想中的拳头,反倒听到了一个清朗的男音。
      墨暇一愣,倏然睁开了眼睛,朝前看去。
      孙成的胳膊被一个枯瘦干瘪的手抓着,劲道大的孙成整张脸都随着胳膊一起扭曲着,嘴里还不时的发出痛呼的呻.吟声。
      而那个抓着他的人正微蹙着眉头,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就像是个被没收了玩具的孩子般一脸不高兴的模样。
      而最怪异的地方,是那人的眼睛,即使在阳光的照射下,依旧散发着银灰色的微光。
      这不是人!
      墨暇脑子里立马浮现出这一念头,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村子附近十几里外有一处诡异之地,那里全年飘雪,没有停歇的时候。
      她们小孩子时常接到警告,那里是鬼魅之地,进去就不能回来了,那里有雪妖怪,一口就能将十几个人吞噬,连骨头都不剩……
      “雪妖怪……”墨暇不由自主的呢喃出口。
      “嗯?”鸿儒不耐烦的神情瞥了过来,随之感觉手中的人蓦然一怔。
      看来,孙成也听说过那一传闻。
      接合着之前的各种怪异之感,以及抓着他的几乎要将他捏碎的力道。下一秒,他忽然忍着疼痛,挣扎了起来,朝着墨暇哀求了起来:“墨暇,救我,咱们可是一个村子的人啊,救命啊,雪妖怪啊!”
      声音因为恐惧,整个声调都有些变形,尖利刺耳的声音惹得鸿儒很不开心。
      他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一脸的嫌弃,反手就是一扔,因为没有调整好力度,孙成的身子像个烂皮球一样被狠狠的砸到了地上,将土地都摔出了一个大坑,身体像泄了气一般,顿时软趴趴的耷拉在那里,再也没有半点声响。
      墨暇双眸顿时睁大,她连忙用手将嘴死死的捂住,才将挤压在嗓子眼里的惊叫声拦了下来,她惊恐的向后退了好几步,颤抖着看着鸿儒。
      鸿儒也有些惊讶,他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随意一甩,这个弱小的人类就这样失去了性命,但是这也没有引起他任何的不适。
      他转头看向了那个女人,那双他都觉得好看的眼睛里此时布满了惊恐和防备。
      鸿儒顿时感觉有些扫兴,心中不满,转过头,便直接开口:“怎么,他生了不该有的念头,起了的杀心,我难道还要饶了他?”
      等了半天没有回答,鸿儒回头,只看到墨暇仍旧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没有丝毫回答的想法。
      他不自觉的冷哼了一声,再不看她,抬腿便向外走去。
      墨暇随着他的冷哼声打了个冷颤,她紧紧的盯着他,直到他远。随着他迈出的步伐,那枯朽干瘦的身子渐渐的变得挺拔高挑,皮肤再次变得白皙,恢复了墨暇第一眼看过他的模样。
      等到人彻底离开了,墨暇才像是泄了浑身的力气,跌坐到了原地,她不由自主的朝那个被砸出来的坑看去,孙成无声无息的瞪着一双眼睛,一半身子隐约似乎还瘪了下去……
      墨暇心砰砰直跳,再也不敢细看,急忙站起了身子,拿起来自己丢到了地上的篮子,朝着村子的方向疯狂的跑了起来。
      回到了村子,一身狼狈的墨暇免不得被一顿询问,她编了个遇到坏人,跌落了山坡的理由蒙混了过去,毕竟墨暇平日里的乖巧和懂事,大家都看到眼里,几乎没有人怀疑她,反倒对她好一顿安慰。
      但这其中有人是绝对不信的。
      只个人便是孙成的舅舅,莫平。
      莫平这个人年级有四十大几了,却还是光棍一条,没做过什么好事,倒也没害过人。和村子里的人们相处一直都不咸不淡,三十岁时收养了去世的姐姐留下来的孩子,就是孙成。
      孙成养在身边,原本是想着有人能给他送老,可这次出去,只有徐墨暇一声狼狈回来了,却不见孙成的身影。
      他心里惊疑不定,却不能上前询问。只因为他知道孙成是跟着墨暇一起出了村子的,也知道孙成跟着去做什么,甚至这个计划有一半还是他给出的主意。
      现在孙成没有回来,莫平心里隐隐不安,却也不敢多说。他很忌惮徐墨暇的父亲老徐,那人可是个轴起来不要命的家伙,要是让他知道他们不择手段打她女儿的注意,就麻烦了。
      就这么一直等了一晚上,孙成都没有回家。
      知道第二天,莫平才寻求村里人的帮助,言说孙成昨天出去办事,一直没有回来。
      村民们热心,都一起帮忙出去找人,却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荒田里的一个土坑里找到了孙成瘪了一般的尸体。
      因为天气热,尸体已经散发出了难闻的气味,发现时,周围围着成群的苍蝇嗡嗡的超哥不停。
      大家都惊疑不定,孙成的死状奇特,就像是被砸扁了一样,一半的眼球都甚至被挤压了出来,极其可怖。
      人们忍着微妙的心情将人放到木板上遮了片白布抬了村庄,一村的人闻言都出来了,围在了一起,众说纷纭。
      墨暇握着徐希的手,远远的站着,望着那里,莫平跌坐在地上,扶着孙成的尸体痛哭着。她的脸色有些发白,握着徐希的手忍不住的加大了力度。
      “姐姐,你害怕吗?”徐希感觉到痛意,回头,看到墨暇脸色难看,忍不住关心道。
      墨暇听到声音才回过了神,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对着徐希摇了摇头,再次转头朝前看去,却忽然对上了一双通红的眸子,那双眼睛像是锋利的刀尖一样的狠狠盯着她,里面蕴藏着无穷的恨意。
      墨暇不由的一怔,认了出来,隔着老远,那是莫平哭红了的眼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