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⑨章

      
      二十五年前。
      一栋栋整齐屹立的高楼还是连绵不断的小土丘,宽阔平整的街道仍旧是窄小崎岖的土路,田野上布满了不知名的小花,各种植被青草肆无忌惮的的生长着,远处的平野一望无际,天空幽蓝如洗过一般。
      此时这里还不是临近著名雪城景区附近的那个小城市,此时它的名字叫做风墩儿村。
      风墩儿村附近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村庄,可是大多零零散散的,只有它是这附近面积最大,人口数量最多的村子。
      它的名字由来已经不可考,大概是因为着村子里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山包,和它的气候比较寒冷,总是会挂起大风而得名吧。
      风墩儿村在十里八乡之间很出名,缘由是这个村子里的女孩总是生的娇美,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一名为徐墨暇的女孩。
      墨暇从小生的喜人,而且越长大模样越是精致,再加上性格很好,村里村外凡是见过她的,都要夸赞一句。
      墨暇十五岁的时候,母亲相随着她的二叔和二婶一同去城里赶集,谁知回来路上忽然就下了一场大雨,山路太滑,他们不幸跌入了山坡,全部遇难。
      从得知了消息之后墨暇就一直哭个不停,直到她父亲将被二叔二婶遗留下的一个比她还要小的妹妹接到家中抚养。
      她看着那个比她还要年幼的孩子,一直畏缩着身子,小声的无助的哭泣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里满是迷茫和不知所措,她止住了哭泣,不由自主上前将她轻轻的揽在了怀里。
      这是个比她还要可怜的孩子,她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
      这个小女孩比墨暇还要小四岁,名叫徐希,从此养在了墨暇家中,两人一同长大,感情很是要好。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墨暇越发的亭亭玉立,上门想要求娶的人数不胜数,但墨暇却全部一一拒绝了。
      风墩儿村,民风淳朴,村民们大多和善可亲,没有得到想要的接过,虽然没可惜,但还是不会伤了和气。
      但这其中也不乏胡搅蛮缠,死皮赖脸的家伙。
      就如一个叫做孙成的家伙,年级和墨暇相仿,整天无所事事,好吃懒做,却一直觊觎墨暇的美貌,被墨暇拒绝了多次,却依旧还是不能死心。
      一直到了墨暇二十岁的时候,那一年正是鸿儒遇到了墨暇的年份。
      彼时的墨暇已经连番拒绝了孙成多次的求娶,不胜其扰,对于这样的人,墨暇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而小肚鸡肠的孙成却早已怀恨在心。
      他暗中策划了许久,偷偷的打听着墨暇的行程。直到有一日,墨暇要独自一人去一趟邻村时,心怀鬼胎的孙成便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身后欲图不轨。
      风墩儿的村民大多保守,尤其对于女子的节操极其看重。
      于是孙成便想要利用这一点,使用卑鄙的手段迫使墨暇成为他的人,那么之后也不怕墨暇会不从了他。
      他细细筹划,甚至害怕被提早发现,孙成一直躲在暗处,目送着墨暇离村走了一会儿后才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身后的,不远不近,让人难以发觉,一路躲躲藏藏的想要跟着等她走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后好下手。
      墨暇缓缓的走在路上,她手中提着一个篮子,一只手附在篮子上,大步的朝前走着,一次都没有回过头。
      直到走完了那条小路,迈进了一处长满了长长杂草的田野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声响,墨暇脚下微微一顿,嘴角忽的划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步伐却没有停下来,依旧朝前走去。
      孙成原本小心的猫着腰跟在身后,可没想到脚下忽然踩到了一大块石头,猛地身子朝一旁歪了一下,杂草摩擦衣服发出了西索的声音,他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抬头朝墨暇看去,看到她依旧一无所知的朝前走着,才终于放下了心。
      看着这个没有丝毫警觉心的墨暇,他不由的心中更加的得意,想到即将就能成真的盼望,心里不由得砰砰直跳。
      这里原本是一大块田地,但由于土体略微贫瘠,没有开垦出来新的土地肥沃,便被人舍弃了。不再种植庄稼的土地渐渐的变得杂草丛生,除去偶尔要赶时间的人,甚至鲜少有人过来。
      所以孙成觉得这是老天也在帮他,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全了,不怕煮熟的鸭子飞出掌心。
      环顾四周,没有一个多余的人影,孙成的胆子渐渐的大了起来,他缓缓的直起腰来,看着前方不远处墨暇的身影,忍不住的心猿意马起来。
      脚下的步子逐渐迈大,一步一步的朝着墨暇走去,一米两米,越来越近了,他呼吸不由得变得急促,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忍不住的伸手就要搭上了她的肩膀。
      或许是因为心中的欲望作祟,孙成忘记了两人距离的这般近,怎么可能没有任何的察觉和反应。
      于是,就在他伸手要搭上墨暇的肩膀时,那个在他眼里毫无警觉性的女人忽的转过了身,恰好的躲避开了他的触碰,一反身,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蓦然的感觉到肩膀火辣辣的一痛。
      他痛呼一声,急忙向后退去,一抬眼才看清楚。
      墨暇手里不知何时居然多了一个粗壮的木棍,一双平日里像是流波般清透的眼眸瞪得圆圆的,像是要喷火一般,狠狠的盯着他,两手臂高高的举起,那紧握在手里的木棍在此狠狠的朝着他砸了下来。
      哪有平日里温婉美好的半分模样。
      孙成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的念头消散了个一干二净,这简直比隔壁村的李寡妇还要凶狠!
      他怪叫了一声,急忙向后躲闪,努力的避开了迎头而来的木棍但还是擦边被打在了胳膊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天呐,你是不是疯了!”孙成揉着胳膊,朝着墨暇大叫着。
      墨暇冷哼一声,手中的木棍疾风剑雨般的操练了起来。
      孙成不敢夸大,急忙边躲避,边还起了手,血肉之躯对着木棍,不一会儿,两人便打成了一团。
      “臭流氓!无赖!敢打老娘主意,废了你丫……”
      “疯女人!住手!哎呀!啊……”
      空阔的田野间,瞬间不再悄无声息,反倒不断回荡着咿咿呀呀的叫喊声。
      鸿儒就是在这个时候见到了徐墨暇,整个感觉那就是……一言难尽。
      费劲心思离开了封印之地,他还来不及去寻找个更广开阔的天空去展翅高飞,便被一阵打闹声吸引了注意力。
      彼时,他正从那里路过,途径一片布满了杂草的地方时,忽然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遥望四周,杳无人踪。
      这忽如其来的声音让再次沉寂了百年之久的鸿儒立马产生了一丝兴趣,就像是一个人吃了多年的素,终于看到了一点油花一般,他的身子已经早于大脑,转了方向,朝那边前进。
      穿过一方田地,扒拉开杂乱的植物,声音的来源地终于看的一清二楚了。
      那是……两个人?
      鸿儒有些讶异的看着,经过他多年的经验,眼前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类。虽然他们的衣着看起来破破烂烂,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身旁还有一截断裂的木棍,但是从他们倒地的姿势和互相揪扯着对方的衣物状况来看,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异常艰难的求偶斗争。
      两人见到了他都是一怔,连手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难道人类的交.配已经发展到了如此激烈厮杀的地步了。
      多年不入世的鸿儒觉得有些尴尬,他抬起头正要开口时,却对上了一双透亮的眸子,虽然它被揪扯到面前的头发遮挡了部分,但鸿儒仍然忍不住的赞叹,这双眼睛到是生的好看。
      他不由的又看向了那个男性,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可惜了。
      他低垂了眼脸,身子渐渐的向后退去,非礼勿视,淡淡道:“打扰了。”
      说完便背过了身子,正要提步离开时,身后忽有异动,鸿儒身子一侧,一大块石头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
      鸿儒眉头轻蹙,不由的转过了身子,眼皮微抬向后看去,那个男性还保持着掷石头的动作,似乎没有想到他能躲的过去,一时有些呆滞。
      “什么事?”鸿儒脸上一片淡然,并没有被攻击了的愤怒。
      孙成回过神,一脚将墨暇踹开,站起身来。
      徐墨暇的反击让他措手不及,但是男女体力上,力量上的差距终究还是分了出来。木棍被他找到机会打断了,于是那个贱人便立马没有了还手的余地。
      挨了一顿打,他怒极攻心,恶向胆边生,贱人不是不从他吗,好啊,就让他先尝尝味道,然后给她个痛快。
      正要动手时,却又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男人打断了。
      眼看他慌乱中想要逃走,孙成怎么能放任这个怂包离开留下祸患,一个也是动手两个也是动手,索性一起处理了,让他们好结伴上路。
      “小子,今天算你运气不好,栽在这里了!”孙成看着鸿儒恶狠狠的一笑。
      鸿儒一怔,忽的笑了起来,眼角划过一丝兴奋:“哦?那可当真是有趣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匆匆忙忙写完一章(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