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⑦章

      
      “妈!”
      夏夏的一声呼唤拉回了徐希思绪,她一转头,却看到夏夏哭的泪流满面,满脸都是担心和害怕。
      徐希虽然弄不明白,但顿时心疼不已。她急忙抬手帮夏夏擦拭眼泪,“夏夏,好孩子,你这是哭什么呢,乖,别哭了。”
      夏夏任由她擦拭着眼泪,听到了徐希的安慰,没有的止息,反倒哭的更厉害了:“妈,真的,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能要!”
      “什么!”徐希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夏。
      “妈,我看到了,你听我说……”
      不知过了多久,谁都没有说话,夏夏边哭边将半夜的见闻又重新说了一遍。
      听着夏夏的叙述,徐希头皮有些发麻,感到浑身发冷,她不由得将手放到腹上,甚至感觉那里在阵阵的抽搐。
      双腿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时竟然支撑不住身子,猛地向后跌坐在了床上。
      舒眠忽然看到徐希的小腹处再次有一种黑色的气息出现,缠绕在她的腹部,甚至在往全身蔓延,像是绳子一般正在缓缓地将她的全身禁锢起来。
      “阿姨!”舒眠忍不住的出声。
      在徐希的目光中,她忽然向她走来。
      舒眠紧紧盯着那些让她感觉恶心的气息,不由得走了过去,伸出手,脑海中有一种直觉,驱使她将这些东西完全净化掉。
      舒眠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到了徐希的身前,缓缓地蹲下身,或许是她的神态及其专注,竟没有人出声打扰。
      舒眠将手放在了徐希的小腹之上,忽的一阵白光从她的手心绽放,莹白的光芒不似从前一般柔和,反而有些耀眼的刺目。
      白光一出,将环绕在徐希身上的黑色气息慢慢的包裹进来,一寸寸的变得稀薄,就像是要与白光同化一般。
      可就在这时,白光变得更加的耀眼,眼看就要被净化的气息忽然消失无尽,像是突然被彻底抹杀了一般,舒眠愣了一下。
      与此同时,徐希忽然觉得疼痛难捱,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舒眠感到不对,她急忙将手下的灵力收回,白光消失,剩余的缠在徐希身上的黑色气息像是缓了一口气般,急忙缩回到了她的小腹,消失不见。
      屋子里静悄悄的,谁都没有说话,只余徐希疼痛消散后的粗喘声。
      “舒姐姐?”夏夏扶着徐希,有些担忧的看了过来。
      舒眠眸色晦暗难辨,忽的转身朝门外走了出去。
      “小舒儿?”石光急忙追了上去。
      舒眠走的极快,走到院子里,才堪堪的拉住了她的手臂,谁知忽然一股巨大的气息压制了过来,石光一时感到气闷,抓在手里的胳膊猛地被使劲的甩开。
      舒眠倏然的转过了身来,手掌抬起,灵力忽然聚集在手掌心中。
      “小舒儿?”石光心中大骇,他抬头看去,好似错觉一般,舒眠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奇异的光亮。
      一声惊呼股之后,像是被唤醒了神智。
      荧白色的刺目光辉在手掌心渐渐变得暗淡了起来,舒眠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有些迷茫的看着石光,似乎有些不能理解自己刚才的举动。
      “小舒儿?”石光试探性的喊了她一声。
      舒眠脸色难看的笑了一下:“石子,我刚才不是故意……”
      说到一般,却说不下去了。不是故意什么呢,不是故意让莫名其妙生出来的怒意占据了思绪,不是故意生起了想要伤害石子的念头吗?
      舒眠想着,脸色越发难看了,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好像要拉开她和石光的距离。
      石光一愣,沉默了一下,随之笑了起来:“小舒儿,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我们回去休息一会儿?”
      正在这时,夏夏忽然跑了出来,有些奇怪的看着院子中间对峙着的两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舒姐姐,还有石光哥哥,你们没事吧?”
      “没事。”
      舒眠低下头,随意的开口。
      夏夏又看向石光,看着他也同样的摇了摇头,才松了一口气。
      “舒姐姐,你刚刚……”夏夏有些胆怯的看了她一眼:“就是对我妈妈做的事情,能救得了我妈妈吗?”
      经夏夏一问,想起方才发生的事,舒眠心里不由得又开始烦躁了起来,她努力的压下那种想要向外发泄的感觉,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
      自从翡翠沟回来后,她的灵力分明感觉增强了不少,可独属于舒家人的净化的能力,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竟然失去了原本的能力。
      徐希身上缠绕着的那股让人厌恶的气息,直觉上,舒眠觉得自己能够净化掉。
      可是,现在却发现她只能用强硬的手段将其消灭,可这样一来,徐希可能会随之发生不测。她不能冒这个险。
      夏夏失望的低下了头,虽然不知道舒眠到底是什么人,忽然啊看她似乎有异于常人的能力,本能上有些畏惧。可只要按能救得了妈妈,哪有算的了什么,这么一想,她又鼓起勇气抬起了头看向舒眠:“舒姐姐,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只要能救我妈妈,让我做什么都行!”
      有什么别的办法?
      她是真的不知道。
      舒眠抬起头,迎上了夏夏希冀的目光,虽然于心不忍,可还是准备实话实说,正要摇头时,徐希忽然扶着墙从门内慢慢的踱步走了出来。
      夏夏见状,连忙跑过去惨扶着她朝着舒眠走了过来。
      徐希走的有些慢,刚刚经历了一场难耐的疼痛,脸色苍白,额角还有没落尽的汗水。
      看起来她似乎是有话向他要对自己说,舒眠边迎着她的方向朝前走了几步,来到她的身边。
      设置到,刚走过去,徐希忽然朝着她双膝一弯,就要跪倒在地下。
      舒眠一惊,急忙抬手将人服了起来:“阿姨,您这是做什么?”
      迎上众人惊疑的眼神,徐希喘了口气,直直的盯着舒眠:“你,不,您是有法力的大师吧,我有件事想要求您,求您帮帮我!”
      说着还要继续往下跪。
      舒眠努力的往起扶,最后还是石光看不下去,上来搭了把手,几人才能顺利的全都站立着说话。
      舒眠松了口气,才开口:“阿姨,您别这么称呼我,有什么事您说出来,我要是能帮,就尽量帮您。”
      徐希点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忽然布了一层泪水,脸上染满了悲伤之情:“我想请你帮我超度一位亡人,让她能好好的安息。”
      亡人?
      舒眠一怔,她以为徐希所求,定是救她的性命才对。
      正想着,徐希又开口了:“我想和你们说一件事,外边冷,不如我们回屋再说。”
      回到屋内,徐希松开了夏夏扶着她的手臂,径直走到了一个放在柜子顶上的红木小箱子前,箱子同样是漆成了是红色,或许是年代久远的原因,边缘看起来有些发黑。
      她从柜子里找出了一把铜制的小钥匙,插进了小箱子的锁眼里,一转,发出了“咯噔”的一声,打开了锁,伸手进去,翻翻找找,终于从里边找到了一张手心的大小的黑白色的照片,神色有些怀念从里边取了出来。
      拿着向坐在床上的舒眠几人走了过来。
      徐希将小照片放到了床上,几人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黑白色底片的照片,看起来有些就远了,但它的四个边角依旧完好无损,看的出来相片的主人对它小心的呵护。
      这是一张背景在田野之上的相片,能看到生长的茂盛的花草和郁郁葱葱的树木。
      照片的主角是两个扎着辫子的年轻的姑娘,穿着一样花色衣衫,一高一矮,亲密的挽着手站在一起,脸上绽放着同样的甜蜜的笑容。
      其中相较之下,长得稍矮的女孩看起来长得十分亲和,笑起来也是一副和善的模样,相貌面熟,俨然就是是徐希年轻时候的模样。
      而另一个和她站在一起被她用头靠着肩旁的姑娘,长相很是秀美,身形看起来有些纤瘦,但是没有任何的乡土气息。她笑的柔和,小小的脸庞上,一双眼眸尤其生的美丽,即使是此刻被定格在了毫无生气的照片之上,仍旧让人难以忘怀。
      舒眠紧紧看着那双眼睛,不知为何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觉得分外的亲切,熟悉。
      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徐希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指着照片,脸上带着笑容给众人开始介绍:“你们瞧,这个个头矮的人是我,而旁边这个人,是我的表姐,她全名叫做徐墨暇。长得漂亮吧,她呀,是当时我们村里村外,有名的美女。凡是见过她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夸她漂亮呢。那时候,凡是见过她的小伙子们都想要得到她的青睐呢,想要求娶她的人,怕是真的豪不夸张的说,能从村头排到村尾。但是,墨暇姐姐心气高,反倒是没一个人能看的上的。”
      说着,徐希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消失不见,反倒留下了浓重的没落和难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