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④章

      
      天色已晚。
      舒眠和石光分别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舒眠稍稍的洗漱了一番后,却没急着睡觉。
      她四仰八叉的平躺在那张大床上,百无聊赖的盯着宾馆的天花板,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于敏感了,总是把事情往那种方向思考。
      忽的就想到了那天晚上从她窗边看到的那个一闪而过的纤瘦的身影,不知道会不会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系呢?
      这么想着想着,忽的又想到了秦毅。
      舒眠拿起枕边的手机,不死心的再次播了电话过去,那头不出预料的依旧是忙音一片。她叹了口气,将手机扔到了一旁,翻了个身子,不知不觉得就睡了过去。
      或许是忧心事多,舒眠睡着了却并不安稳。
      睡梦中,她来到了一片茫茫无边际的雪地之中,这里风雪连天,冰天雪地。
      大片的雪花在狂风的席卷下毫不留情的刺痛着全身的肌肤。仅着了一间外套的她,茫然的低着头颅,眯着眼睛,在风雪中抱着胳膊瑟瑟发抖的站在那里,就连四肢都觉得麻木的快要失去只觉。
      远处的天空一片灰暗,看不出任何本来的模样。
      这是哪里?
      四周静悄悄的,舒眠有些迟钝的抬起头来,看不见任何别的生物。
      她抬腿穿过厚厚的积雪,朝前漫无目的的走着。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这里难道只有她一个人吗?
      她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一念头,忽的眼前一闪,一抹黑影飞速的从眼前划过。
      是谁?
      舒眠立马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果然就在她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纤瘦的影子停在了那里,忽然开始不断地向前跑着。
      她几乎没有来得及思考,脚下已经迈出了步子,急急忙忙的朝着那抹身影追赶了过去。
      那影子好似在故意引着她一般,跑跑停停的,速度并不快。
      舒眠只管闷头追赶着,追赶的过程没有想象中的困难,也或许是因为舒眠一心想要将眼前的身影追上,她甚至感觉到围绕在身边的寒风都没有那么凛冽了,就连脚下厚厚的积雪都不会绊住脚步。
      不知不觉跑了许久,眼前的那抹身影忽的停下了脚步。
      舒眠跟随着脚下一顿,不远不近的,她疑惑的站在了原地。一转头,突然看到了在一旁又出现了一抹高大精瘦的身影,和那道纤瘦的身影相隔不远,相对而立。
      那个人……
      舒眠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朝前迈了一步,忽然,她的心中油然的升起了一丝惊喜,那个身影……
      不会错的,那是她找了许久的人,是秦毅。
      他看起来没事,真是太好了。
      舒眠感觉心中的石头像忽然落地了一般轻松,她开心的跑了起来,朝着秦毅飞奔了过去。
      她想要呼喊他的名字,告诉他自己找了他好久,可刚跑到跟前,正要开口时,眼前的景象突变。
      秦毅忽然闷哼了一声,紧接着他捂着肚子一脸狰狞痛苦的半蹲了下去。而那抹纤瘦的身影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面前,距离之近,几乎贴到了一起,就在那一刻,突然俯身朝着他伸出了手,尖细的红色指甲像是有血凝固在上面般刺目,极其迅速的,直直的朝着秦毅的肚子穿刺了过去,狠狠的朝下一划,皮开肉绽,血液一瞬间染红他们了□□琼白的积雪。
      不要!
      舒眠大骇,惊恐一瞬间布满了全身,心脏砰砰的在胸膛内重击,寒冷忽的侵袭而来,冷的让人觉得窒息。
      就在这时,她倏然睁开了眼睛,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天花板的灯仍旧大亮着,莹莹的白光照亮了满室的冷寂。
      舒眠缓缓的坐起了身来,她下意识的摸向了仍旧砰砰跳个不停的胸腔,深吸了一口气,万幸只是个奇怪的梦。
      慢慢平复着仍旧存留在身上的惊惧,陡然觉的身上一阵冰凉,抬眼望去。才发觉之前打开通风透气的窗户居然忘记关上,怪不得室内一片冰冷。
      舒眠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半夜十二点多了,看来她睡了一个多小时就被冻醒来了。
      无奈的走了过去,来到窗边,正要抬手将窗户合上,突然瞥见窗外有一抹火光。
      舒眠疑惑的抬头望去,她们的宾馆正好处在路边,窗户打开的方向正好对着公路,。
      此时,在静悄悄的,只余路灯照亮的昏黄的路面上,那条十字交叉的公路的一旁,隐约看到一个人正半蹲在那里。
      他的身前是一个燃烧着的火堆,身边好似放着一沓黄白色的纸张,正不停的将纸张放到火堆里慢慢的燃烧着,冒起的黑烟透过燃烧的火焰,看其来有些许的扭曲。
      舒眠有些好奇的盯着那人看着,自从灵力恢复以来,她的五感变得越来越敏锐了。此时她远远地看着那人,总感觉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舒眠想了半天,鬼使神差的,她来到了卧室门口,穿上了外套,开了门轻轻的朝外走去。
      比起白日,晚上果真是一片寒冷,舒眠来到楼下,大厅里静悄悄的,吊灯打下来的光辉都有些疲软无力,让人昏昏欲睡。
      值班的服务人员坐在柜台前,有气无力的打着哈欠,看到舒眠下来有些好奇的站直了身子,好奇的目送她出去后,又瘫倒在桌子上,眼神重新恢复了迷离。
      出了门,舒眠紧了紧外套。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将目光定在了远处的那抹火光之上,那人还在烧着纸,背对着舒眠的方向,距离这里隔着一条马路。
      舒眠慢悠悠的朝着那里走了过去,马路宽阔,但好在是晚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从这里驶过,所以一路走过来几乎没有什么阻碍。
      舒眠很容易的的走到了那人的不远处,离的近了,还能听到他嘴里不住的念叨声,断断续续的。
      “我不是故意的……给你钱,在下头多花点……别来找我……”
      舒眠停下了脚步,她想了想,将脚步放缓。
      看了看四周,正好在那人的身侧有一条小巷子,舒眠抬步悄悄的走了过去,将身子隐没在了其中。
      藏在巷子里后,她悄悄的打量着那人,从他的侧面看过去,终于知道那种熟悉感从哪里来了,这不正是下午时候,一起唠嗑的老头老太太中的那个一言不合就拖着凳子离开的人吗,这副模样实在很有辨识度,有些尖嘴猴腮的感觉。
      他这是在给然烧纸?
      舒眠探长了脖子,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那头老头拿着一根烧黑了底端的棍子,不断地拨拉着火堆,嘴里还在说着:“害死你的是妖怪啊,和我可是没有关系的啊,你就拿着这些钱好好地在地下过吧,别来找我啊……给你钱,全都给你……”
      絮絮叨叨的声音传到了舒眠的耳里,她忽然就想到了下午时候,他们的谈话中的冤魂讨命,这有什么关联?
      这么想着,舒眠忽的抬起了手,灵力汇聚在掌心,她朝着那里放着的还剩一小沓的纸钱一张大了过去。
      顷刻间,纸钱被打散,忽的飘散了开来,有的还升上了半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正在烧纸的老头身体一僵,他全身忽然使劲的颤抖一下,回过头,呆呆的看着飘在了空中的纸钱,他细细的感觉着周围环境的变化,周围依旧是十分的寒冷,可是……却没有感觉带一丝的风从身边刮起。
      直到一张黄色的纸钱打着旋儿从天上飘落,好死不死的掉在了他的脸上,遮住了大片的视眼,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头忽然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声响彻了这寂静的夜空,一溜烟的朝着马路对面不远处的小区方向跑了回去。
      舒眠生生的被这惊恐的叫声吓得一激灵,她抬头偷偷的看了看四周,确认确实没什么异动,才咽了咽口水走了出来。
      慢慢的来到了那仍旧燃烧着的火堆旁,她拿起那节烧黑了一半的棍子,对着火堆扒拉了几下,灰烬随着棍子四处翻滚,就在她觉得颇为无趣的时候,忽的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燃烧了一半的信封模样的东西。
      舒眠好奇地俯□□,用棍子将那个信封扒拉了出来,只见上头已经烧掉了一半,只剩下的那一半上正写着的好似个名字。
      舒眠将那个信封拿了起来,擦掉上头烧出来的黑,隐约还能辨认的出来,好似是“墨暇”二字。
      舒眠听说过,好似在烧纸的时候,是要在一个信封上面写上要烧钱给谁的名字的,这么一来,才不会让孤魂烟鬼把钱抢走。
      这么说来,那老头就是要给这个叫墨暇的人烧钱了,而且好似是做了什么对这个叫做墨暇的亏心事,才这么着急忙慌的求心安。
      联想这下午是不小心听到的对话,这件事和这几天发生的怪事难道真的会有什么联系吗?
      舒眠皱了皱眉,想到,她到底应不应该参与一下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我写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欢迎你们指正,不要一声不吭的啊,我越写越虚啊~
    忐忑,忐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