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⑧章

      舒眠从前的性格不是这样的,没有这么胆小,也没有这么怕事。
      舒眠刚出生那会,还没有起名字,总是瞪着一双圆乎乎的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左顾右盼。一家人看着胖乎乎的软团子,爱不释手,抢着抱来抱去,嘴里还“宝贝儿,宝贝儿”的叫个不停。
      舒眠也喜欢听别人这么叫她,只要有人逗,就一个劲的咧着嘴笑个不停。起初,舒爸舒妈还没觉得什么,可日子一长,就觉得不太对劲了,这孩子精力也太充足了,太能闹腾了。
      别人玩耍她玩耍,别人睡觉她玩耍,一整天反而是睡觉的时间最少,对于一个哺乳期的婴儿来说,这实在让人担忧。于是,舒爸大笔一挥,“舒眠”这个名字就这么敲定了,寓意呢,就只是希望她作为一个婴儿,能够本本分分,安安稳稳的好好睡觉。
      舒眠稍微长大了一些的时候呢,也没有辜负她当婴儿时的旺盛精力。自从会走会跑了之后,就一刻不停为今后一统她家附近的江湖做出了打算。
      等到五六岁的的时候,已经是打遍附近无敌手了。和她同岁的,大她几岁的,但凡敢挑战她权威的,就是一顿胖揍。
      舒爸舒妈经常会被领着哇哇大哭的孩子的家长堵在门口,之后就是好一番赔礼道歉。再之后就是舒妈作势要揍舒眠,让她长长记性,然后舒爸就会拦在前边说尽好话……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在笑骂声中周而复始的过去了。
      住在舒眠家的隔壁的,就有这么一个经常遭到舒眠胖揍的男孩子,名叫石光,他比舒眠大一岁,周围的人都喊他石头,但唯独舒眠,总是贱兮兮的叫他石子。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出声询问,舒眠斜吊着眼睛,看着他,一副俾睨众生的模样。
      她说,石子,你看看你,打人打不疼,挨打又不耐揍。人家石头是什么,那应该是硬邦邦的,别人打上去,伤的肯定是那只手,石头压根就没感觉。再说打人吧,石头那么硬,砸人的话一砸一个准……你身上哪点能和石头相称的,你啊,也就勉强当个石子,那还是沾了你姓石的光……
      石光听了立马炸了,简直不服气到家了,他怎么就不能是石头了,这是对他能力的污蔑!为了石头的称号,他与舒眠展开了长期的斗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终于,被揍稳妥了最终还是接受了,石子,这个微妙的称呼。
      当时,石子的心里是崩溃的,他再次懊悔自己看走了眼。还记得那年初见时,眼前的舒眠小小的,粉粉嫩嫩的一团,齐额的刘海光滑的就像绸缎,两条辫子更是娇俏可爱,一笑起来就让人心里发软,跟在同样是一团的他身后,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让他心甘情愿的将好吃的都奉献了出去……如今看来,舒眠,她就是一个迷惑人心的魔鬼!
      
      当然,石子想什么,舒眠才不会知道,她只是为自己再次镇压了内乱而感到神清气爽,于是,以后便领经常领着石子小弟,四处玩耍。
      此时舒眠一家正住在一个特别小的村子里,村子偏北,村里的人们住的都是窑洞,冬暖夏凉的。
      那时舒眠刚过了六岁,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拉着石子满村子的乱跑,然后找到那么一两处废弃的窑洞,当做是秘密基地。
      两人寻寻觅觅了好几天,在村子里的一棵特别大的杨树底下发现了一个理想的地方,这是一间石头垒起来的石窑,里外两间,看起来被舍弃的时间不太长,大小格子的玻璃窗也并没有特别的破烂,主人家走的时候,甚至还遗留下了许多没用的家具。
      舒眠和石子都特别的兴奋,两个人约定都不许将这个地方说出去,当成秘密一样小心的放在心里。
      接下来的几天,舒眠一有空就会跑到那间石窑里去,甚至将自己的一些玩具带了过去,舒爸舒妈发现了她的异常,几番询问未果,也就放任她不管了,毕竟村子很小,一村的人也都相互认识,没什么好担心的。
      一直到有一天下午,舒眠和石子从靠着山坡的路边采了许多不同颜色的小花,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回到了那间石窑,却发现,石窑里间多出一个人来。
      是个没有见过的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满是尘灰的土炕上,身材瘦小,面黄肌瘦,看起来严重的营养不良。
      舒眠吓了一跳,以为是这间石窑的主人回来了,现下占了人家的窝,被抓了个正着。
      她伸手拉起一旁的石子,转头就要跑,刚迈出了腿,就觉得脚下一滞,摔倒在地上,手里摘的小花,散了满地。
      石子被她拽的也差点跌倒,好不容易扭正了身子,连忙将趴在地上的舒眠扶了起来。
      舒眠站起来,看着脚下平坦的地面,奇怪自己到底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正想着,就听到了一个特别粗哑的声音响起。
      “两个小娃娃不忙跑,我只是在这里暂住几天,找几个人就走。”那个干瘦的中年人盘着腿,一双浑浊发黄的眼睛盯着眼前的两个小孩。
      找人?
      舒眠立马反应过来了,原来这人不是这石窑的主人,这下心虚的感觉一扫而光,按着先来后到,这里还是她和石子的。
      于是摆出了一副主人家的口吻开口:“这样啊,那这里就先借给你住吧,但这里边的东西都不许乱动。”
      那人嗤嗤的笑了起来,笑声有几分怪异,听着特别的不舒服,他边笑边朝着舒眠问:“女娃娃挺有意思,这村子里的人你都熟吗?”
      舒眠听着这笑声,莫名的觉得有些胆怯,看着眼前的人一点都不像个好人,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
      一旁的石子看见舒眠摇头,心里顿时乐了,原来舒眠也有不行的时候,这下终于轮到他出场将她比下去了。这么想着,急忙开口:“我熟,我熟,我爸是村长呢,村里的人我都认识。”
      舒眠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这个笨石子,那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人,怎么能帮坏人的忙呢,手悄悄探过去,找到石子腰上一块肉,使劲一掐。
      不顾一旁龇牙咧嘴的石子,她笑着朝那人开口:“听他吹牛,他平时都不怎么出门,见了人都缩在一边不开口,怎么可能认识全村的人呢,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再见。”
      说完也不等人回答,拉起石子就跑,这次再没有跌倒,很顺利的就跑了出去。
      石子却不是很领情,一个劲的抱怨舒眠不给他表现的机会,是怕他超过他,舒眠根本懒得理他。
      可耐不住石子一直在她耳边絮叨,心里来了气,就忍不住说他想要帮一个坏人,那就是在跟坏人一起做坏事。当然,那时的舒眠又不会说助纣为虐这个词,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两人最终不欢而散。
      回到了家,舒眠才想起来,忘记警告石子,最近都不要过去石窑了。正准备再去说一次,想起两人刚吵过架,又气哼哼的坐了回去。
      舒眠这次生了气,好几天都没有去找石子,石子也没有来找她,心里越发觉的他不识好人心。
      直到有一天,舒爸过来找她,问她最近和石子神神秘秘的在做什么。舒眠自然不会老实交代,她和石子发过誓的,秘密基地谁都不会透露。
      舒爸沉默了一会,很认真的看着她,告诉她,石子生病了,很严重。
      石子病的很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呢……热的满头大汗的舒眠半个身子趴在烧的火热的炕边,眼里含着一汪泪,模模糊糊的看着躺在厚厚褥子上的石子。
      伸手把泪抹掉,才能看清楚,这么热的天气,石子家还把火烧的这么旺,而石子睡在那里,盖着大厚被子,身子还是不住的发抖。
      石子原本胖嘟嘟的脸颊都凹陷进去了,脸色此时呈现出了一种不正常的灰败感。
      舒眠现在特别后悔,早知道石子现在会生病,前几天她就不该和石子吵架。
      舒眠又抹了一把眼泪,心里不住的和石子说,石子,你快点醒来,你好了以后,我保证再也不欺负你了,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
      舒爸看着哭成个泪人的女儿,叹了口气。
      石子爸妈愁容满面,他们告诉舒爸,医生都看过了,说是得了重感冒,吃了药,打了针,可这都两天了,一点都不见好。
      舒爸安慰了几句,带着舒眠回家了,他心里其实有另一种猜想,但不好说出来。
      回到家里,舒爸就开始询问舒眠,石子生病前,两人究竟做了些什么。
      舒眠边哭边想,事无巨细,把她们怎么找到了秘密基地,怎么在里边玩,之后遇到了奇怪的人,甚至连两人最后大吵了一架都说了出来。
      舒爸舒妈听完面色凝重,在舒眠的带领下,一家人来到了那棵大杨树下的石窑里。
      石窑里的东西没有任何变化,连舒眠和石子上次摘的花也依旧散落在地上,只是日子久了失去了水分,变得干瘪枯朽。唯独上次见到的那个干瘦的中年人却不知所踪。
      查询未果,舒爸和舒妈领着舒眠回家了,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舒眠敏锐的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啥时能有个评论~~抹泪~
    有没有哪个小天使能告诉我还是有人在看的啊~~~僵硬的抛个媚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