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⑧章

      警察调查完情况便离开了。
      留下舒眠和徐希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
      周苒苒又遇害了?
      看来就算有什么也不是冲着她来的,舒眠眉头微蹙,想到。
      她这店看来是开不下去了,徐希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想到。
      周苒苒是怎么死的呢?
      这个问题一直到了几个小时以后,曾经调查菲菲案件的刑警再次找上门来,才搞清楚。
      据说死相很是凄惨,怀着孩子的肚子被刨开了,肚子里的婴孩消失不见了,和菲菲以及早先的几起案子极其相似。
      可惜,就算菲菲和周苒苒都在徐希的店里居住过,但仍旧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送走了几位刑警,徐希的心里就像开了个大洞,凉飕飕的,任谁和她说话都是木木的,呆滞的厉害。
      夏夏担忧的站在一旁,有些无助的拉着徐希的手。
      半晌,徐希才回过神来,她安慰的拍了拍女儿的手,心里做了个决定。
      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夏夏连忙跟在她身后,一路跟在身后,看着她来到了舒眠住的房间门口。
      徐希来到舒眠的门口,抬手敲了敲房门。
      屋内,舒眠正和石光说着最近的事情,突然听到敲门声,两人同时顿了一下。
      一开门,就看到徐希忧心忡忡的站在门外,舒眠有些奇怪的侧着身子请她进门,还有跟在她身后的夏夏。
      徐希看到石光有些惊讶,但还是定了定神,走了进来,还没等到舒眠询问来意,徐希便直接开口了:“舒眠……你们今天就退房离开吧。”
      话一落,舒眠和石光都有几分讶然。
      夏夏立马炸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希:“妈,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赶舒姐姐和石光哥哥走呢!”
      “夏夏!”徐希低喝一声。
      夏夏闻言一怔,鼓着脸一脸不高兴的嘟着嘴不做声了。
      舒眠安抚的朝夏夏笑了一下,退开身子,露出床,比了个手势:“徐阿姨,您先坐吧,是不是店里有什么事啊,才急着让我们离开啊。”
      徐希看着舒眠叹了口气,随着缓缓的坐在了床上,眼睛在舒眠和石光身上游移:“不是店里有事,我说你们这两个年轻人胆子可真够大的。这两天一直出事,先是菲菲,又是周苒苒这姑娘,一般人就应该赶紧的离开这种是非之地,你们怎么就不害怕呢。”
      石光闻言看了舒眠一眼,无奈道:“这些可怜的姑娘自然有警察叔叔为她们找到杀害她们的那个变态,我们有什么可怕的呢。”
      舒眠连忙跟着点了点头。
      徐希有些心烦的看着两人,语气不觉的硬了几分:“你们怎么就知道警察能够抓住人呢,这连着以前的案子,都死了多少个姑娘了,还没破了案子。这到底是什么在作怪,谁也说不清楚,我劝你们,出门在外,还是处处小心的好,听我的话,今天就离开这里,早先回家去吧!”
      舒眠听着心里一顿,她不由的看向徐希,看着她神色有些恍惚不安,心里不觉得有些疑惑,小心的问道:“徐阿姨的意思是,这一直害人的可能是什么别的东西了?”
      “什么别的东西!”徐希蹭的站了起来,下了众人一跳。
      她怒气冲冲的看向舒眠,“不要胡说八道了,反正我告诉过你们了,你们要是听我的,就赶紧收拾东西早先离开这里吧!”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动,紧接着是贾起范呼喊徐希的声音,听着是贾起范回来了,徐希长吁了口气,再不说话,径直离开了。
      留下夏夏一脸尴尬的看着两人:“舒姐姐,石光哥哥,你们别生气啊,我妈妈她今天有点不对劲,不是故意这么对你们的,对不起啊!”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有问题啊。”石光走到舒眠跟前,喃喃道:“我们怎么办,走还是留?”
      舒眠撇了撇嘴:“走吧,人家都赶人了,再留像什么话。”
      “那好,我收拾东西去。”石光点点头,说完就离开了。
      舒眠看着叹了口气,也转身收拾去了。
      在夏夏含着泪,徐希复杂的目光下,两人退了房。
      正要转身走的时候,徐希突然开口:“舒眠,你们……别怪我说话不中听,真的,赶紧离开吧,别在这地方逗留了!”
      两人闻言停下了脚步,舒眠回头笑着点了点头,再不停留,径直离开了。
      出了徐希的店,又朝前走了几个街道,便看到一栋XX旅馆。
      两人直接进去开了两间房间,拿着房卡,坐着电梯,进了房间将东西放好,便一起下楼了。
      这栋旅馆,旁边就是一个小区,一出门,前边的一大片空地上,有不少坐着小板凳,晒着太阳的老太太和老爷爷,正嘚吧嘚吧的唠着嗑,好不悠闲。
      舒眠笑笑,和石光走过他们身边,正要过马路时,突然停了一耳朵他们的对话。
      “造孽呦,你说说还不是当初那些人硬是把睱暇那闺女给逼死了,现在肯定是冤魂回来讨债了喂。”
      啥?舒眠脚下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哎!话也不能这么说啊!那丫头败坏风气,还没许人呢,就怀了个不知道是谁的种,打死也不说,这怪得了谁,还不是她自己的错!”一个声音尖细的拔高了嗓音。
      “呦呦,你可是当初害那丫头亡命也掺了一脚的,我说你啊,留点口德吧,这几天正听着出事呢,你还是回家多拜拜佛吧!”有人戏虐的调侃。
      话落,一群老人都笑了起来。
      呼啦一声,凳子划过地面的响声。
      舒眠下意识的回过头,只见一个弓着背的老汉拖拉着一个小凳子站了起来,模样有些尖嘴猴腮的,正气哼哼的转身离开了。
      “哎哎,快别胡说了,看把他给吓得!”
      “亏心事做多了吧!”
      ……
      “你看什么呢?”石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我在想这些老爷爷老奶奶说的话和那日在徐阿姨院子里闹的女人说的话,会不会指的是同一件事呢?”舒眠边思索边道。
      石光闻言一怔:“不会这么巧吧?”
      舒眠回头看这他笑了笑:“我查过,这个小县城不大,是靠着旅游景区,雪城发展起来的,十几年前以前还是个村子呢,村子里发生什么事,村子里头的人肯定都会知道一二的,而且,都需要回来报仇什么的,相似的事情总不会那么巧发生了两件吧。”
      石光愣了一下,看向别处:“那你是觉得,这件事真的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舒眠闻言,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啊。”
      她顿时有些情绪低落,要是秦毅在的话,肯定能知道些什么,比如那天晚上的那个忽来忽去的影子。
      
      漫天散落的雪花片片叠落,厚重的积雪铺成绵软的地毯,很大程度的减缓了扑通摔落其上的那个身影受到的冲击。
      秦毅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即使有积雪垫在身下,仍是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他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鲜血从额头处一滴一滴流下,砸落在纯白的雪地之中,形成一个个细细的小坑。
      秦毅摸去遮挡住视线的血迹,对着眼前那个巨大雪白的身影怒目而视,心里暗叹。
      这哪里是什么梦境,哪有人会做这么长的梦?
      永远都走不出去的雪域,和一只明显很不对劲的黑猫。
      说着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那边悠闲的卧在雪地中的黑猫,感觉到秦毅的目光,懒懒的喵呜的叫了一声,耳朵忽闪忽闪的动了一下,头几不可见的向一旁点了一下。
      秦毅目光一滞,身子下意识的闪向一旁,果然堪堪的躲过了那个浑身白毛打个头猩猩一般的怪物重重的一击。
      随之,卧在不远处的黑猫鼻尖发出了类似嗤笑的嗤鼻声。
      秦毅顾不上在看它,捂着先前受到了攻击,有些闷疼的胸口占了起来。
      认真的凝视着眼前的怪物。
      那个怪物,个头有三米多高,膨胀紧绷的身子看上去满是肌肉,长长的白毛覆盖着全身,巨大的拳头捶在地上,身形猛地看去,就是一个巨大的白色猩猩。
      就是这个东西,在他迷茫的穿梭在无边无际的雪地上时,突然就跳了出来,二话不说的对着他发动了攻击。
      而那只黑猫看起来早就知道一般,气定神闲的从他怀中跳了出去,卧在一旁,百无聊赖般的观看了起来。
      白猩猩看起来非常生气,对于秦毅躲过了它的攻击,它愤怒的嚎叫了一声,声音响彻天地。
      秦毅只觉得耳旁一阵嗡嗡作响。
      他深深的呼吸,想要摆平体内乱窜的灵力,可刚一微微动用灵力,立马就再次感觉到气息一滞,胸口忽的剧烈胀痛。
      紧接着,白猩猩的巨大的拳头忽的出现在了眼前。秦毅神色一滞,气息变得更加纷乱,身子一沉,再也躲不过去。
      黑猫眼角一抽,咧着嘴,不忍目睹般的斜过了眼睛。
      拳头沉重的砸在了右肩上,几乎听到了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秦毅身子遭到重击,猛烈地向后飞去,他一声闷哼,半个身子发麻,几乎感觉不到那块的存在。
      再次重重的摔落在地,喉间一热,一股猩红从嘴角流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到的都没有什么话说吗,好孤单~~
    看我的怨念,飘来飘去~(~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