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①章

      半夜三更。
      依旧亮着微弱灯光的正房西窑里,上了锁的门此时被拍的啪啪作响。
      王霞飞的哭喊声不断从门内传出,撕心裂肺。
      东窑内,炕上坐着几人都神情不渝。
      “还闹腾着呢?”李国利看着李玉鹏一脸的不耐烦,“这都整整一下午了,她什么时候能消停啊!”
      李玉鹏气的转了个身子,没有搭话。
      “你们赶紧去把人放了,这是非法囚禁,是犯法的!”
      李国良一脸的不认同,还有浓浓的担忧。
      “呦,大伯。”李玉鹏转过身来,一脸的嘲讽,失笑道:“您说放就放啊,我这媳妇没了,到时候怎么办啊。您现给我找个去,要不就您闺女那俩同学吧。大学生,说不准还能优生优育呢!”
      “你!”李国良一根指头颤抖的指着对方,气的说不出话来。
      “是啊,大哥。你有为咱家里考虑过吗,大嫂没了,有我老婆担起家了。我老婆现在也不在了,娘又重新担起家,可她老人家还能撑多久啊,你想过吗。”李国利瞪着李国良。
      “我……可那也不能强娶啊,大鹏你都要结婚了,才和你媳妇说起咱村这事,这简直就是欺骗啊!”
      “欺骗?”李玉鹏嗤笑,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我不欺骗,谁愿意嫁啊,我不欺骗奶奶她老人家撑不住了,大家一起等死啊。大伯你说的好听,你倒是没骗过婶子,你们多相爱啊,但是看看婶子的下场吧!”
      “住嘴!”
      木奶奶突然大喝出声,立马全都闭嘴不说话了。
      “大鹏,去把你女人哄住,大晚上的还睡不睡了!”她苍老的声音响起,但却不容抗拒。
      “娘!”李国良不可置信的看向木奶奶,“您怎么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木奶奶叹了口气,声音沉重:“国良啊,娘撑不住了,想想丽娟那丫头吧。”
      一句话,李国良一怔,再也说不不出话来。
      李玉鹏跳下地,径直走向地下的柜子,从里拿出了一瓶药水。又拿了一块布绢,将药水到了上去,浸湿了一片。一言不发向门外走去。
      李国良垂着头,握紧了拳头,最终也没有阻止。
      来到西窑的门口,王飞霞仍旧使劲的砸着门,她的声音微弱了一些,嗓子听起来都有点哑了。
      李玉鹏一脸阴郁的抬手捶了一下门,咚的一声,那边扑腾的声音一顿,很快传来了王霞飞的哭声。
      “大鹏,你放了我吧,我求你了。”
      李玉鹏拿出钥匙,一脸漠然的开了门。
      门开了的瞬间,一个身影立马从里面扑了出来。
      李玉鹏一抬胳膊,拦在她的腰间,一使劲将人往里一带,随手便将门带上了。
      “还想跑?”李玉鹏阴沉沉的声音响起,“要不是我奶奶早就提醒过我,今天白天就差点让你跑出去了。霞飞,你以为我会犯两次同样的错误吗?”
      王霞飞浑身一抖,吓得立马跪倒在了地上:“大鹏,我求你了。放我走吧,你知道我胆子小的,你们家的事我做不来的。”
      “胆子小,没关系啊,可以慢慢练的。”李玉鹏眼都不眨。
      “不行的,我真的害怕。大鹏,你不说爱我吗?你放我走好不好?”王霞飞哭着再次祈求。
      李玉鹏哼哧的笑了一下,使劲的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霞飞啊,你不是说想有个家吗,我可以给你啊。你不也说过爱我的吗?那就为我做些事吧。”
      他不去看王霞飞惊恐的眼神,贴近她的耳边继续说:“再说了,我家里,甚至整个村子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觉得我会让你离开吗?”
      “不!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不说!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吧!”
      王霞飞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扑腾着。
      李玉鹏眼看着按压不住了,他眼神一变,抬起了一直拿在手里的布绢,直接盖在了王霞飞的脸上。
      王霞飞感觉到一股刺激性极强的味道,下一秒全身都变得软绵绵的,力气仿佛一瞬间都被抽走了,她心里惊惧到了极点,却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眼神也开始迷离。不一会儿就软倒在了李玉鹏的怀里。
      李玉鹏将布绢从她脸上拿下,看着已经昏迷的王霞飞。突然发了狠的使劲将手里的布绢扔到了地上,嘴里发泄一般的大喊:“去他妈的!”
      
      婚礼的日子渐渐近了。
      因为天气冷,下的那场大雪仍旧没怎么融化,有的地方甚至结成了冰。
      舒眠至那日睡起来,关于梦境的内容,那个和翡翠沟名字来源极其巧合的梦境。
      她旁敲侧击的问过李丽娟,甚至怂恿了李丽娟去问她的父亲。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好默默的将不安放了在心里。
      而之后的几天她睡觉时,一心想要梦到以后的故事情节,反而好几天都没有再做过任何的梦。
      就这么又无声无息的过了几天。
      这天下午,李丽娟突然脸色发白的从外面回来了。
      回来后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眼神木讷。
      舒眠几人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不太对劲。
      最后还是舒眠小心翼翼的上前询问。
      “丽娟,发生什么事了?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舒眠明明说的很小心,声音也特别的低,李丽娟还是猛的吓了一跳。
      她一脸的惊慌看向舒眠,定了定神,问了个奇怪的问题:“眠眠,你有多久没见过我那个表嫂子了?”
      说完又看向大家:“你们呢,有见过她妈?”
      舒眠一怔,仔细的回想了了一下,这么说来,自那天大门外遇到王霞飞求救以后,似乎确实没见过她的身影。
      这么一想,心中一惊,一个不好的猜测浮上心头。
      她连忙转头看向石光和张悦。
      张悦摇头:“就那天下午,她突然跑出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后,在没有见过。”说着看向了石光。
      石光摇头:“我也是,再没见啊。”
      李丽娟闻言,脸色越发难看了,她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发起了呆。
      舒眠有些急,她摇了摇李丽娟的肩膀:“丽娟啊,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嫂子出什么事了,难道她真的……死了?”
      话音刚落,李丽娟哇的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每个人都吓了一跳,脸色全都白了起来,慌了神,这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
      李丽娟哭哭啼啼的,说着话,一句都让人听不清楚。
      最后还是张悦急了,大喊了一句:“哎呀,你好好说话,别哭啦!”
      李丽娟这才缓了缓,声音开始能听清楚。
      首先来的第一句就是,“她没死呢!”
      说着谴责的看向舒眠。
      舒眠闻言立马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众人的眼神,讪讪的笑了一下。
      连忙去问李丽娟:“那你这是哭什么呢?你嫂子究竟怎么了?”
      李丽娟抽噎了一下,抹了抹眼泪:“我觉得她被我二叔他们关起来了!”
      “什么?”众人诧异。
      “你二叔他们关你表嫂干什么?这不都快结婚了吗?”张悦奇怪的问。
      “我刚刚去找我爸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
      李丽娟有些害怕的抓紧了舒眠的手,“我听到我爸和我二叔说什么一直拿药迷着,对身体不好。而且王霞飞也闹着不吃饭什么的,怕真的出事情。怎么办啊,我爸是不是也参与了,怎么办啊?”
      她说着说着又六神无措的哭了起来。
      “那你听到她被关到哪里了吗?”张悦问。
      李丽娟摇摇头,抹着眼泪,“我没听到,我就听到这些就害怕的跑回来了。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干什么坏事了,我怎么啊,我就怕我爸也被他们牵扯进去了。”
      大家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不好说话。毕竟听李丽娟的意思,李国良好像也是知情人,可他明显也没有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屋子里变得静默了,只剩下李丽娟无措的哭声。
      许久,她哭声渐渐的小了下去,突然抬起头来,双眼通红的看着众人:“我想把她放出去,这样的话就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了,我爸也就不会成了犯罪了,你们可不可以帮我?”
      “可是,丽娟,你都不知道她被关到了哪里。再退一步来说,你就只是听了你爸和你二叔对话的一部分,事情的真相到底怎么样,还不能太武断啊!”
      “那我就去求证!我去找我表嫂,就说想和她说说话,如果真的没事,这种小事情也不会有人拦我的!”
      说完,李丽娟立马往外跑去。
      舒眠阻止的话也没来及出口,她其实想说,你至少等眼睛消消肿啊。
      
      李丽娟一路风风火火的跑着,其实她脑子还没有很清楚,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却正好半路上遇到了李国良。
      “丽娟,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李国良一眼看到李丽娟的眼睛红肿,立马心疼的拦住住她询问。
      李丽娟抹了抹眼睛,确是胀胀的难受。
      此时她看着李国良的眼神有点躲闪,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父亲。一方面她希望像舒眠说的那样,是她想错了。
      另一方面,又不敢直接问出口,就怕事情真的就是她听到的那样。
      她犹豫了一下,脑子飞速的旋转着,组织了半天语言,出口却是直接问道。
      “爸,我表嫂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