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⑩章

      
      拉扯间,一声愤怒的男人声音在一旁响起。
      李玉鹏老远看见王霞飞跪在地上和李丽娟拉拉扯扯的,怒汽冲冲的跑了过来,一把把王霞飞拉起来护在了身后。
      恶狠狠的眼神在李丽娟和舒眠几人身上划过,最后定在李丽娟身上,放下狠话:“李丽娟,看好你的好朋友们,闲事少管。再让我看见你们和王霞飞有接触,就当心着点!”
      说完就拉着人走了。
      “我去!”李丽娟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看着两人离家,忍不住的气呼呼的大叫:“真是狗咬吕洞宾啊!”
      
      李玉鹏拉着王霞飞一路径直走回了屋中。
      他皱着眉头,看着王霞飞低着头慢慢的坐在炕边才开始说话:“发生什么事了?你和他们在一起干什么?”
      王霞飞瑟缩着身子,没敢抬头,畏畏缩缩的,声音小到要人仔细听才行。
      “没,没什么。就是出门正好遇见了。”
      “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
      李玉鹏一看王霞飞这副害怕的模样,顿时气得不轻,说着就要出去把那群人拎过来教训一顿。
      “没,没有的事!”王霞飞吓得急忙揪住李玉鹏的衣服,不让他离开。心里害怕,这么一出去,她想干什么不就都暴露了吗?
      李玉鹏回过身来,疑惑不解的看着她。突然明白过来,以为她是因为胆小怕事才想要忍气吞声,反过来教育她。
      “那我怎么看到李丽娟那丫头在扯你,你别害怕。你记得,等咱俩结婚了,这个家就都得听咱们的!”
      “不是不是!”王霞飞看他还没有放弃想法,忙慌张的摆着手。
      “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是我走得急不小心摔倒了。丽娟就是想扶我起来的,你错怪他们了!”
      “真的?”
      李玉鹏探究的看着她,他只看到了李丽娟和王霞飞拉拉扯扯的样子,之前发生了什么还真没看到,想了想也只能作罢。
      于是,他叹了口气,也不再多问了,此时才想起了出来寻她的目的。
      一转眼,便从衣服下摆上牵过王霞飞的手,握在手里,拉着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边。
      想了想,用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手指,温柔的开口。
      “霞飞啊,再过几天我们就成婚了。你从小没爸没妈,这下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家了。”
      这话说完,王霞飞眼圈立马红了。
      “嫁到我们李家,以后就是李家的人了。李家从很久以前就一直住在翡翠沟里,翡翠沟从老祖宗开始就流传下了,一些要一定遵循的传统。我觉的在婚前就应该告诉你,免得到时候你不明白,反倒让人家笑话。”
      他慢慢的说着,明明是早已经熟悉的声音,此时听着,王霞飞心里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只觉得他的声音像是掺杂了冰碴,冻得她浑身想要发抖。
      李玉鹏低头正好对上了王霞飞泛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的话感动的,毕竟她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和他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这么一想,心里一下子变得柔软,他垂头对着她的眼睛轻轻的一吻,王霞飞的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淌在了脸颊上。
      半点没有发觉不对劲,李玉鹏依旧自顾说着。
      他将她拢到怀里,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轻轻的耳语:“嫁到了翡翠沟里的女人啊,她会变得很特殊……”
      
      “气死我了!我要找我爸评评理去!”
      这边,李丽娟一路暴跳如雷的叫着,“什么人啊,都是脑子有病。一个说有人要害她,一个她口中要害她的人之一又跳出来替她鸣不平!眠眠,你说这叫什么事,是不是他们联合起来给我们下马威呢!”
      舒眠揉了揉脑袋,李丽娟都叫了半个小时了。
      “丽娟啊,你快停下来吧,我们没被你表哥气到,都快被你喊聋了。”
      张悦挖了挖耳朵,唉声叹气道。
      李丽娟听到“没有被你表哥气到”这几个字眼,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她这在里生气,其实就是害怕舒眠几个因为李玉鹏的话生气,又不好说出来,憋在心里。才故意在这里骂了李玉鹏这么久,听张悦这么一说,也骂不动了。
      “你们千万别放在心上啊,我和他们不一样的!”李丽娟最后还是不放心的小心翼翼的补了一句。
      舒眠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行了,知道了,只求你别闹腾了。”
      “哦。”李丽娟点头,然后她突然问了大家一句:“你们说,我那个表嫂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话音一落,大家都看向了石光。
      “我可不知道啊!”石光急忙摆手。
      那样子都得大家都笑了。
      舒眠笑罢,不由自主的想道,王霞飞说的救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又是一天过去了。
      晚上,关了灯个,都睡觉了。
      舒眠平躺着,睁着眼睛在胡思乱想着。
      日子过得很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开始觉得是自己的精神太紧张了,总以为什么都不太对劲。
      或许就是她多想了,其实就是来了一个偏僻的村庄,参加了一场不被人欢迎的婚礼,除了心情比较微妙,其他也没什么的。
      突然又想到了那个连续的梦境,今晚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梦到呢。
      
      舒眠有些茫然的站在屋中,眼前的凳子上,那位姓尹的道长,正拿着茶杯喝着水。
      一转头,正好看见有人搀扶着村长,后面跟着一个有些上了岁数的人走了进来。
      “道长,您看,这位就是我们按您说的专门请来的很出名的琢玉匠人。”
      村长一进门就很快的介绍了起来,指着身后的人:“还请道长吩咐他。”
      尹道长细细打量着那人,问道:“我这里有一块大翡翠,你可能将它制成几百只碗来。”
      “可以,只是须得些时候。”匠人回答。
      “好,那就请人领他过去,早日完成也好早日安心啊。”尹道长看向村长。
      “正是,正是。快,快带匠人过去。”村长立马吩咐。
      等到人走了,屋里只留下了村长的道长两人。
      村长恭敬的为尹道长添满了茶,小心的询问。
      “道长说要将那翡翠分成数个,不多不少每户一家,放置家中供养,即可继续让它镇守村庄,造福村民。不知是否这样,我等就能高枕无忧了?”
      尹道长先是点头,后有缓缓的摇了摇头。
      “将那翡翠分开,只是为了将其上的煞气分散。分别置于每户人的家中,同样也是为了以人气来缓和煞气,当然只是这样还是不够的。”
      “那该如何!”村长忙问。
      尹道长没有立刻回话,沉思了一会儿,反问:“村长可是当真信我?”
      村长连忙点头,肯定的说:“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那好!既然村长如此信我,我也不该为了自身的安危而让村民们留下祸患。”尹道长一脸的沉痛。
      村长大惊:“道长这是何意啊!”
      “村长莫急,只需要让那匠人在做碗时,把材料留下一半,另外做出一个碗来。然后在村里盖一座祭祀堂,将那多余出的碗供养在祭祀堂里。在之后,还是需要村民们一起共同努力才行。”
      “我等要怎么做?”
      “待各户家中的碗造好之后,要取每户人家的当家人的血液先灌溉于碗中,再将其家中妇人孩子之血混于其即可,切记不可取其女儿的血液。待到碗中的血液混合,需将每一户的碗中的血液共同注入要放于祭祀堂的翡翠碗中,再由我作法,这术便可成。只是……”
      “只是什么?”村长可他一脸为难,急忙开口询问。
      尹道长叹了口气:“只是这翡翠本来就不应我等凡人拥有,所以要压制它的煞气,需要整个村子的人,后代子孙,代代出力方可。”
      “这……”村长闻言有些犹豫。
      “唉,确实有些为难了,村长还是当我没说吧!”尹道长立马开口,语气有些不耐。
      “道长莫要误会,只是这子孙后代是在难以预料啊。”村长摇头。
      “无妨,我将方法告知,成不成也都天意啊!”尹道长叹息。
      “正是如此,道长请说!”
      “待到今后,村中每一户人家在办喜事时,都需将新妇的血与家中人除去小姑子的血液融于翡翠碗中在放一晚,第二日再一起到祭祀堂跪拜,将碗中的血汇于祭祀堂的翡翠碗中,即可。这么一来,村中反到可以借助翡翠的煞气,集聚福运,使得村子从此都安平顺泰啊!”
      “原来如此,我记住了,待我向全村人广而告之,之后再共同拜谢道长的救命之恩啊!”说着村长就要下拜,尹道长急忙将其扶起,嘴上叹道:“不敢不敢!”
      “如此,也算上天垂怜我村。”村长激动的热泪盈眶。
      “为了顺应天意,使得村民们从此生活的更加幸福美满,阖家欢乐。从今往后,村子就将以翡翠为名,从此改名为翡翠沟!”
      翡翠沟?
      舒眠茫然的站在那里,从头到尾的观看着,突然听到这个名字,总觉的好似在哪里听过。
      她疑惑的歪着头。
      翡翠沟,究竟在哪里听到过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