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②章

      舒眠叹了一口气,蜷缩着身子像只大猫一样翻来滚去,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了。
      她蹭的坐了起来,心里一喜,下意识的就觉得会是秦毅。
      连忙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却是张悦。
      略微有些失望,又觉得奇怪。她们不是才分开吗,有什么事?这么想着接起了电话。
      “悦悦,什么事啊?”
      话音刚落,张悦那边情绪极度亢奋,噼里啪啦就的开始了,“眠眠,你回去了吗?我和你说啊,有个帅哥找你找到宿舍这里来了,什么情况啊?你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的认识了这么帅的男生了?”
      舒眠一顿,好奇的问:“谁啊?”
      “他说他叫……”
      正说着声音突然停顿了,再接着响起时,距离听起来有些远。
      “好吧,你和她说吧。”
      电话里响起了一阵刺啦的杂音,好像接电话的人换了。
      紧接着,听筒里响就起了一个爽朗的男声,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你好,舒眠。”
      然后停顿了一下又说,“好久不见了,小舒儿。”
      舒眠彻底愣住了。
      那句“小舒儿”一出口,就像是在脑海中久不见风雨的记忆海洋里,刮起了大大的龙卷风,那风从中心劈开了漾满的海水,沉在海底的珍宝终于重见了天日。
      一阵沉默。
      心里隐约的猜想让舒眠觉得自己拿着电话的手都在亢奋般的微微颤抖,紧张不已。
      “石光?”她听到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又不确定的小声询问,“是石子吗?”
      “什么石子,你怎么还那么叫我?”
      她听见电话那边嘟囔的抱怨声,却突然笑的像个傻子。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电话里,石光问。
      舒眠报了地址,挂断了电话。
      一时竟有些恍惚,她和石子多久没见了?
      十多年了吧,真没想到还能有再见的一天。
      舒眠一边感慨着,一边来到了门口那面一人高的穿衣镜前,细细观摩着镜子里和小时候判若两人的自己。
      她左右来回侧着脑袋观看,披散在肩膀上的乌黑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小小的弧度。
      张嘴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做着同样的表情。
      不由得笑了,石子他,还能认出她来么。
      
      他们约在了附近的一家奶茶店里。
      原本是要在离家不远处的小公园见的,就是曾经遇见过苗甜甜的那里,但考虑到天冷的原因,就换了地方。
      这几日天气实在是太冷了。
      舒眠出门的时候,拿了一条浅红色的又宽又长的围脖,对着镜子在脖子上绕了好几圈,遮住了小半张脸。
      即使如此,等到了奶茶店的门口时,依旧冻得鼻尖和耳垂通红,她站在门口,重新整理了一下服装,才推门而入。
      奶茶店里人不多也不少。
      她站在门口,放眼望去。
      温暖舒适又放松的环境下,淡黄色柔软的沙发上坐着的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时而低声细语,时而巧笑倩兮,一点都不嘈杂,反而让人有一种同样身处其中的甜蜜感觉。
      或许,这也是人们为什们都会对爱情向往的原因之一吧,它不仅能让身处其中的人幸福沉溺,甚至就连周围的人都能被感染着就要感同身受。
      舒眠收回了视线,目光重新游走在店内的顾客身上。
      对比着脑海中存留着的有关于石子小时候的记忆,顺着店内孤身一人的男性青年一一排查了起来。
      真不巧,恰好就有两人值得怀疑。
      她看了看左手边不远处一个背对着她,微胖的男生的背影。
      又看了看右手边靠窗户的,正捧着饮料喝了一口,长相很阳光男生,迟疑了……突然想起来张悦口中的“帅”字,提步就要向窗边走去,可刚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
      慢着!
      舒眠心神一动,突然就觉得她的思绪此时此刻清明的厉害。
      人怎么能被表象迷惑呢?
      所谓的帅,皮相而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说张悦口中的帅就会和她想的一样呢,再说按石子小时候那体格……顿时就想拍拍胸脯道声好险。
      虽说过了这么多年了,但她要是第一眼就把别人错认成了石子,那他那颗容易受伤的小心脏得多难过呀。
      暗暗的为自己点了个赞。
      于是,舒眠就重整脚步。脸上挂上了一抹笃定的微笑,转了个身三两步往既定方向走了过去。
      站定,抬起胳膊就对着那个记忆中的,比较熟悉的背影的肩膀,力道恰好的拍了拍。
      “嗨!石子!”
      那男生背对着她不知在想什么,不设防的被猛地吓了一跳。
      回过神来,立马抬手摸了摸被拍过的肩膀,一脸恼怒的转过头来,咧着嘴正想要骂两句。一回头恰好对上了舒眠睁的亮晶晶的大眼睛,还未出口的话就憋了回去。一张愤怒的脸孔也变得有些茫然和羞涩。
      舒眠微笑的嘴角立刻僵住了,她即使再迟钝,看着那张表情莫名的脸,也明白自己也许可能是真的认错人了。
      忙尴尬不已的干的笑了一声,就要开口道歉。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不久前才听到过的爽朗男声。
      “这位兄弟,不好意思啊,她眼神不好,认错人了。”
      舒眠一顿,觉得自己竟无法反驳……
      石光阴阳怪气的看了舒眠一眼。
      其实他就坐在窗边,从舒眠还在马路对面时,就已经发现她了。
      无所谓能不能认出来,因为那些逝去的时光在她这里,看起来并没有做太多的修饰。
      要说有什么不同。
      或许是,小时候的舒眠,可爱的比舒叔叔买给她,却被她扔在一旁不闻不问的娃娃还要更胜几分。
      而现在的舒眠,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大女孩了。
      他一直看着她小跑着穿过马路,看着她站在门口整理衣服,直至她推门而入才将目光收回,却依旧用余光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说不上来为什么不起身过去迎她,或许是时隔太久不见,心里确实有些忐忑。
      现在的舒眠是什么样的?
      和小时候比起来,她是更活泼了,还是变内敛了,她对他还剩着几分印象?能认出他来么?
      看着舒眠朝着他走过来时,他很是很开心。
      从她生下来以后,他们之间六七年的感情果然不是说说而已!就这么感动着缅怀时,她却莫名其妙的……
      拐!弯!儿!了!
      石光一怔,满头黑线的盯着她拐到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生跟前,拍着他的肩膀。
      我去,我长大后的样子在你心里就是这副模样吗!
      他这么想着,黑着一张脸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要把她揪回正道来。
      舒眠,怎么,伴随着你的成长,反倒是把视力退化了吗!
      
      舒眠有点尴尬,一路干笑着。
      跟着石光坐到了那个被她全盘否认掉的,靠着窗边的座位上。
      取下了围脖,和服务员点了饮料后,不由的清了清嗓子,然后摸了摸鼻子。
      咳,丢人,太丢人了。
      此时,她在这个曾经的小弟面前,抬不起头来,只能看着桌子。悄悄地用眼角的余光瞥见石子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像要盯出一朵花来。
      舒眠心虚啊,心虚到出了那个可以容纳的度,反倒要用怒意来遮掩了。
      看什么看!
      她突然就恶向胆边生,恶人先告状。
      “石子啊,你怎么长成这样了!也太难认了,我这都绕了一圈了,好险没认出来!”
      闭嘴把你,你就是没认出来!
      石光哼了一声,不咸不淡的开口:“长成这样真抱歉啊,没能让你一眼就认出来。”
      “这”字和“一眼”咬字尤其清晰。
      舒眠其实还是在心虚,听着一下就绷不住了,噗嗤就笑了出来。
      哼哼唧唧笑了半天,才抱着肚子,努力的开口,“哎呀,不行了,太好笑了。”
      石光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面朝黄土背朝天,能滚的满身是土的小山村里。
      他和她的每日一拌嘴,一打架,虽然他是被揍的那个……
      终于停下了笑。
      舒眠抹了抹发红的眼角边渗出的泪水:“石子,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石子闻言一怔,半晌没开。
      最后反问了一句:“舒眠,你再回去过吗?”
      回去过,指的当然是他们一起长大过的那个小村子。
      舒眠神情黯然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石光见状,便轻轻一笑。
      “挺好的。你离开了没多久,我也出去上学了。之后就顺风顺水的,读书。初中,高中,大学的。很久没回去过了,现在村子里的人也没剩几个人了。”
      舒眠感慨的点点头。
      “我也是。”又问:“那叔叔阿姨呢,他们好不好?”
      石光双眼一红,突然垂下了头,没开口。
      安静的沉默中,舒眠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们都已经去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