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⑥章

      
      紧闭的门无论怎么如何都纹丝不动,就像它其实根本不是一扇门,而是在一堵墙上安了一个门把手一般。
      “开门啊!秦毅,秦毅!救命!救救我!”
      舒眠用力的拍打着门板,一声一声高过一声反而就像是她的死亡的丧钟。
      越来越近了,那具骸骨身上的腐臭,是死亡的气味。
      越来越近了,冰冷阴森的湿冷感爬上了脊背……
      她颤抖着,无限的绝望中,终于感觉到了有尖利的东西抵上了她的脊背,她几乎听到了后背上的肉被划破刺穿的声音。
      奇怪的是那一瞬间她几乎没有感觉到强烈的痛觉,只有无尽的寒冷。呐,果然还是如此吗,就像很早以前她对自己命运的猜测,无穷无尽,至死方休……
      
      秦毅一路将舒眠从花园里抱回来时,舒眠已经安静的在他的臂弯内睡着了,她的呼吸均匀,体温正常,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秦毅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拉起被子轻轻的遮住她的身体,又从一旁取了个软皮凳子,坐到她的床边,细细的看着她依旧有些苍白的小脸。
      他开始自责。
      一般的邪气侵入体内,是不会突然就这么严重的。更何况,此时的舒眠体内灵力虽少,但她属于舒家人的特殊体质,比普通人的抵抗力会强大不少。舒眠一瞬间就被击垮,更加说明花园里存在的东西是强大的,难以对付的。
      是他的错,将舒眠置于了这么危险的境地。现在,无论这里有什么,都和他无关了,等舒眠醒过来,他就带她离开这里。
      这般想着,身上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顷刻间,在安静的卧室内喧哗不知。
      秦毅怕吵醒舒眠,急忙将铃声摁掉,才向屏幕看去,是许锐的电话。
      他站起身来,放轻动作,出了门外,轻轻的将门合上,又往前走了一截,才接通了电话。
      “喂,查到了?”秦毅直接问。
      “嗯,查到了。”电话另一边的许锐道,“姓陈名磊,J市本地人,今年43岁。是J市出了名的企业家,他的发家史堪称传奇啊!这个人小时候家里特别穷,父亲又去世的早,母亲生病,他还有一个妹妹,生活的很艰难。可等他长大了以后,突然就像改了运道一样,白手起家,一路上是顺风顺水,中间有过一小段时间的低迷期,但很神奇的突然就又顺利的度过了,这运气简直逆天了,命不要太好。”
      秦毅静静的听着,然后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他的婚史呢?”
      “婚史?你等等,我看有没有啊。”
      电话那边传来许锐翻资料的声音。
      “啊,有了。陈磊结过一次婚,在35岁的时候,他的妻子叫王沁雪,结婚第二年就去世了。”
      “死因是什么?”秦毅问。
      “猝死的,好像是突发性的心脏衰竭。哦,对了,死的时候是一尸两命,当时肚子里怀着孩子呢。”说着,又哗哗哗的翻了几页,“这个陈磊的女人缘好像不太好,是不是所谓的命硬克妻啊,这里还有几个记录和他有关,有几个死亡女性的记录,这么巧都和他私交密切,要不是案子都破了,真怀疑和他有关。”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还有什么要查的吗?你到底接了什么活啊?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许锐有些好奇。
      秦毅笑笑:“暂时没什么了,我……”
      “秦毅!秦毅!救救我……”
      秦毅正说着,突然好像听到一声微弱的求救声,几近幻听一般,一种胆战心惊,忐忑不安的感觉顿生。
      “秦毅?秦毅?怎么了?”电话另一边的许锐对于他话说一了半突然停顿,奇怪的问道。
      “我先挂了。”秦毅匆匆回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舒眠!
      他几乎下意识的在挂电话的同时转身,朝着距离他几步远的那扇门大步跑了过去。
      
      舒眠已经放弃了挣扎。
      就在前一秒,她的心绪奇异的平复了下来,甚至一瞬间将前二十年回忆了一遍,短短数十载人生里有父母的疼爱,有朋友的爱护,即使没有过恋人,但也算得上圆满了。
      心绪间无悲无喜,眼前突然金光闪过,舒眠以为自己就要成佛了。
      就在这时,身前的门突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震得她晕眩了一下,脑子恢复了一点清明,紧接着门被狠狠的拉开了。门外清新的空气传了进来,舒眠的身子随着那突如其来的力道,顿时向前瘫软了下去,摔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舒眠,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秦毅接住了摔出来的舒眠,她浑身软软的靠在他怀里,就像被抽走了骨头一样,不见一丝力气。
      她神色呆滞,脸色青白,有些神智不清。
      秦毅心惊肉跳的,微微颤栗着将她搂在怀里,确定了此时她在他怀里,还有温度,没有变成冰凉的尸体,那些恐惧的滋味才找上门来。
      当他感觉有异,快速的来到门口时。只觉得一阵阵阴气透过门扉向外散发,就连他站在这里都觉得寒气入骨。
      抬手推门,感觉门后不是一间供人居住的卧室,反而是什么厨房冻肉的冰库一般。
      门贴合严密,纹丝不动。
      秦毅心下着急,不管不顾他直接从身上抽出那张符纸来,嘴里的咒语同一时间,一字一句清晰的吐露出来。
      霎时间,符纸里泛出金光后,生出了一长串火苗,你追我赶的连成一片,就像一条火红的绸缎,在屋中自由的挥舞。
      这是精怪炎火,专门灼烧邪气,性格跳脱,贪玩。
      炎火一出,凡它经过的地方,全都被高温灼烧出了洞,而洞越多,炎火跳的越快乐。
      它蹦蹦跳跳的最终盘旋在秦毅身边。
      炎火缠绕在秦毅身边,周身的被阴气笼罩的寒冷顿时消散,
      听着秦毅的命令,炎火一股脑的扑向了面前紧固的房门。
      撞上去后,却没有将门直接烧穿,反而被无形的屏障遮挡,渐渐地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最终“咔”的一声,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隐约伴随着一声不甘的怒喊声,阴气顿散。
      秦毅连忙将炎火收回,上前开门。
      ……
      “秦毅?”舒眠瘫软在秦毅怀里,气若游丝的开口。
      前一秒已经坦然的决定赴死,现在突然又能继续活了。心里瞬间有点茫然无措,又突然特别想哭。
      “谢谢你来救我了。”她的声音不自觉开始哽咽。
      真好,即使到最后一刻,他还是能把她救出来。她吃力的握紧了秦毅的上衣前襟,把脸死死的埋在他的胸膛里,隐藏着哭声。
      “其实我还不想死。”话毕,终于只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秦毅抬手扶在她的脑后,用手紧紧的环抱住她,坚定的如誓言一般,一字一句的倾诉:“不会让你死的,我保证。”
      
      舒眠睁开眼时,有些许的迷茫。
      脑海里真的有一瞬间在想,我是谁,在哪里,要干什么。
      她呆愣了片刻,终于想起来了,于是慌慌张张伸手向后背摸去,肌肤一片光滑如初,没有丝毫的破损。
      于是她又开始发呆了,难道只是一场梦?
      正庆幸着,开门的声音传来,她一脸的迷茫转了过去。门外,秦毅走了进来,一手拿着饭菜,一手还维持着敲门的姿势。
      “醒了?”不待她开口,他径直走了过来。
      “嗯。”舒眠回神时,才发觉自己还维持着一个可笑的姿势,她一只胳膊还朝后扭着,塞在后背的衣服中,上衣被撩起了一些,腰间还露出了一片肌肤,脸上顿时一红,急忙把胳膊拿出,悄悄的把衣服整理好了。
      秦毅像是没看到一样,自顾的将饭菜放在一张小桌子上。并没有看向她,也许他视力不好,并没有发觉,这也是很有可能的,舒眠这么想到。
      秦毅自然看到了,暗叹着将怜惜,愧疚和怒意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舒眠睡的并不安稳,她躺在床上时,身上不住的冒着冷汗,虚弱的,一声一声的哭着背疼。
      秦毅一慌,也顾不得其他。
      他小心的将她翻过来,拉开了她后背的衣服。奇怪的是,那里除了一片白皙光滑,没有任何的伤口,只是肉皮在不自然的抽搐。
      他用手轻轻抚过那里,怀里的人立马瑟缩了一下。
      或许在门里面,这里受了伤,而他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他有些黯然。
      语气温柔的轻轻的问出口:“后背还疼吗?”
      舒眠僵了一下,又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刚醒来时还疼,但是当她确认后背没有伤口后,竟奇迹般的好了,一点都不痛了,于是她摇了摇头。
      “没有感觉了哎,好像从来疼过。”
      秦毅闻言,眉头微皱,一边将小桌子搬到床上,放到她面前,示意她吃饭,一边思考。
      是幻境吧,只可能是幻境。
      这就解释了,舒眠看起来像受了重伤,可身体上却没一处损伤,原本生命垂危的从门里出来,而现在看起来已无大碍。
      在幻境里,遭受的一切,受过的伤痛,亦真亦假。人体的感受会欺骗大脑,当你陷入其中时,你会觉得那都是真的,而当你摆脱幻境,你知道那是假的后,一切伤痛自然就好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