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⑨章

      秦毅又取了个碗放在一边,给苗甜甜。
      三个人安安静静的吃着,谁都没有说话。只舒眠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人是她私自带回来的,不知道秦毅要怎么安置苗甜甜……
      果然,最好的方式是报警吧,告诉许锐,让他过来把苗甜甜领走。
      想着,抬起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吃饭的苗甜甜,又转向秦毅,“给许锐打电话……”
      秦毅似有所觉,她话说了一半,就开口了。
      “今晚让你同学睡你屋,你睡我屋,我睡客厅吧。”
      “啊?”出乎意料,舒眠惊诧后,点了点头,现在怎么觉得她才是心肠最狠的那个呢?
      苗甜甜闻言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泪水突然就从脸颊滑落,饭也不吃了,一个人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这一哭,吓了舒眠一跳,急忙问:“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愿意留下吗?那不如……”
      苗甜甜身体一震,哭声停了一刹,急忙又哭着断断续续的说:“不是的……我不是不愿意留下,我只是没想到……你们愿意收留我,没有报警抓我……”
      ……
      舒眠讪笑了一下,表情略有些不自在,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话,秦毅开口了,“看你同学精神挺虚弱的,不如吃了饭就早点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休息好了再说。”
      “好吗?”这句是对着苗甜甜问的。
      苗甜甜下意识的连忙点了点头,明明是很温和的一句询问,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令人害怕的威压,可反应过来时,又似乎只是错觉而已。
      匆匆吃了饭,舒眠带着苗甜甜洗漱了一番,便领着她早些休息了。苗甜甜昨天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看起来极其疲惫,挨着床,不一会就睡着了,舒眠小心的关上门,退了出来。
      秦毅收拾了碗筷,正坐在沙发上,看她出来了,向着她招了招手。
      舒眠走过去,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想着他们还有许多话没有谈完,关于她身上的封印,关于阴魄珠,关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给你看看这个。”
      舒眠闻言收回了思绪,看了过去,才发现,秦毅手里拿着一张符纸,符纸上不是写的符文,而是一副水墨画般的奇怪画像,那画像略微有些眼熟,是什么神话故事里的物种吗,像山海经那样的?
      “这是什么啊?”舒眠有些好奇。
      “刚刚抓回来的,给你看看。”
      秦毅开心的笑着,眼睛里绽放着说不出的光彩,亮晶晶的,一副快来呀,给你看个我新得的宝贝的的模样。
      舒眠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暗暗猜想,难道这是什么值钱的古画?正待询问,秦毅伸手一甩,符纸对着地面放光,突然的地上似乎出现了个白色的身影。
      咦?舒眠奇怪,将视线全都转移到了那里,待光芒减弱,这下看清楚了……
      一个灰白□□的身体两臂朝后扭着,好似被捆绑住了一般正拼命的扭动着,原本低垂着的光头,似乎感觉到了光线,立马抬了起来,狭长的眼睛狠狠的向上盯着,张开了满嘴尖利的牙齿,朝着舒眠无声的嘶吼着。
      舒眠惊的整个人后撤了几分,张皇失措,狠狠的呼吸了几下,才缓了过来。
      她面色不太好的看向面不改色的秦毅,不知道他那兴高采烈的心情从何而来。
      感觉到她的视线,秦毅抬头看向她,露出了一个,你这是怎么了的无辜表情。
      舒眠原本觉得他是故意在吓唬自己,现在又有些不太确定,或许干他们这行的,见得多了,忘记了生为普通人的承受能力了吧……
      想着,好不容易扯了个笑脸,以自己看不见的僵硬面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秦毅点了点头,还是一脸的兴奋,就差直接问出口了,你看我的宝贝是不是很新奇?
      舒眠一脸黑线,低了头不再看他,安抚自己的小心脏去了。
      秦毅收了表情,促狭的笑意一闪而过。
      缓缓开口,“这是嫉欲,能影响人的□□,喜食人魄,不过这种精怪早已不常见了,只存在于书中,比大熊猫还稀有,我也是头回见到,立马顺手收回来了。”
      我读的书里了可没写过这种东西,舒眠心里默默吐槽,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我见过它。”
      秦毅闻言好奇的看向她,“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舒眠皱眉想着,居然怎么都想不起来。
      秦毅见状也不追问,想了想道:“你们学校两起凶杀案,都是这东西在作怪,只不过,这东西是有主的,是有人指挥着它害人。”
      凶杀案?徐宁媛薛雨的面容在脑中一闪而过,就像一条细线穿过脑中,一闪而过。
      “我想起来了!”舒眠激动的开口。
      “是在一场梦中,徐宁媛出事以后,我做了一场梦,我梦到徐宁媛和贾玉争执的画面了,当时我就像是在现场一样,就是那时候看见那个东西……嫉欲是吧,在梦里是它杀了徐宁媛……”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舒眠突然想到,真的是这怪物杀了人,那她梦到的事情只怕是真的了,那她就像是个知情不报的目击者,因为她没说,薛雨又出事了……
      “之后呢,你在梦里还看见了什么?”秦毅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那一层面,继续问。
      舒眠有些拿不准秦毅怎么想的,他会不会心里觉得她是个贪生怕死的……不过,她好像确实是。那,他会不会告诉许锐,然后给她定一个知情不报的罪,有这样的罪吗,会判刑吗……
      “舒眠?”
      “啊?”舒眠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看向他。
      秦毅心里微叹了口气,又问了一次。
      舒眠把那些让人牙疼烦忧的想法放在了一边。仔细回想了一下,才说:“也没什么了,不过,在快醒来的时候,它……嫉欲好像发现我了,还对着我说了什么\'找到你了\'什么的。”
      秦毅听了,若有所思,舒眠做的梦应该是因为事发地在她隔壁,她的灵力与凶手残余的灵力互相渗透,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其实,就是入了凶手的神识,读取了对方的记忆……那么对方同样的,一定也发现了她,甚至察觉到了她身上阴魄珠的气息,才会说出“找到你了”这种话来。
      不过,这入梦术,舒眠怎么会的,难道是因为阴魄珠的影响?
      “那在这之后,有没有人故意接近过你?”秦毅有些担心。
      “没有啊,没有人接近我啊。”舒眠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没有?正常情情况下,突然发现有个宝物就在身边不远处,怎么的也应该会去试探一下吧,还是说舒眠没有发觉?
      又想了想,对方豢养的精怪在他手里,早晚都会送上门来,不急。
      秦毅半天没有说话,舒眠忍不住又把话绕了回来,“你说这东西它究竟是怎么害人的?”
      秦毅回了神,慢慢向她解释了起来,说了会儿话,时间已经不早了,秦毅让舒眠去休息,陪着她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从柜子里拿了床被子准备到沙发上凑合一宿,临走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舒眠。
      “怎么了?”舒眠转过身来,看向他。
      秦毅想了想,才说:“好好休息吧,不要胡思乱想。报案需要证据,光凭你做了一场梦,别人只会以为你忧思过重,在胡言乱语,这不是你的错……晚安。”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还小心得帮舒眠将门带上。
      舒眠一时有些呆愣,她没想到秦毅会突然来安慰她,心里有些酸涩,又觉得有些温暖,总之,挺感动的。
      看着慢慢合住的门,秦毅的身影消失于门后,静默了一会,才小声的说了一句,“晚安。”
      舒眠没有什么心思打量秦毅的住处,关了灯直接躺在床上,一时还真没有睡着,不过,并不是因为烦忧刚刚担心的那件事情。
      其实,秦毅担心并没有什么必要,舒眠因为身上的封印所致,对人对事比一般人淡薄许多,对薛雨的愧疚之情也就昙花一现,现在早就抛到脑后了。
      她现在想的是秦毅刚才问过他的那句话。
      “在那之后,有没有人故意接近你?”
      舒眠知道,那句“找到你了”肯定是是在说她体内的阴魄珠。那么,既然知道了珠子的下落,不可能不来找她。
      那之后,有可疑的人出现在她身边吗?
      可疑人物,好像没有,但那之后出现在她身边的还真有一个……
      舒眠想到了一个人,高高瘦瘦,清秀的面容上戴着眼镜,阮阳。
      会是他吗?不过想想也确实奇怪,初见阮阳时,正好是梦境之后,莫名奇妙的搭讪,而他对两起案子的经过似乎都很清楚,表面上一副八卦感兴趣的模样,谁能确定是不是借此在暗中接近她……
      还有张悦那天晚上离奇的梦游,就是在警告她不许离开。送走张悦后,车站的事故,说不准都是他做的……
      越想越觉得可疑,只是这个人的动作是不是也太奇怪了些,既然是冲着她来的,为什么在学校没有向她下手,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害她隔壁宿舍的人,反而要等到在外边置她于死地呢?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通,舒眠叹了口气,揪了揪被子翻了身。心想算了,她还是睡吧,明天全都告诉秦毅,让他去想吧,他不是和许锐一起办案的吗,她何必费这些个脑细胞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一个么么哒~~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