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⑦章

      
      隔日,一觉睡醒。
      
      周围的场景已经再次发生了变化。
      
      从屋内走出,不再是山间了无人烟的小木屋,抬眼望去,园木葱郁,一片小池塘依着假山建筑,旁边还有一个不大的凉亭,蜿蜒的小石头路一直通向了远处墙上的一个半圆的门洞之外,这里显然是整个园林里的一处不大的院落。
      
      而凉亭之中,舒眠正坐在凳子上,耷拉着脑袋恹恹的没有精神。
      
      秦毅眉头一蹙,抬步便走了过去。
      
      “怎么了?”
      
      他站到舒眠身旁,担忧的询问。
      
      舒眠闻言抬起头,只一眼,秦毅便看出了不对劲,虽然她的身形看起来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可那张粉嫩的脸颊却更显稚嫩过来。
      
      舒眠又变小了!
      
      秦毅的心立马又提了起来,他蹲下身,和舒眠平视着,握住她的小手,“眠眠,你就真的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吗?”
      
      这句话他已经询问过了不止一遍。
      
      舒眠抽回了手,揉了揉额角,“没有呀,哥哥你为什么这么问眠眠呀?”
      
      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奶声奶气的带着说不出的可爱喜人,秦毅心中却凉了一片。
      
      他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将舒眠抱了起来,朝着屋内走去。
      
      刚一进屋,正好碰到了要出门的尹品。
      
      他对上两人,愣了一下,看着秦毅凝重的神色,下意识的朝着他怀里的舒眠看去,很快就发现舒眠的变化。
      
      她年龄看起来更小了,也更加的虚弱了。
      
      随着秦毅进了里间,将舒眠放在雕花的木床之上。
      
      她眨巴着一张黑亮圆润的大眼睛,看着眼前两个高大的人绷着一张脸紧盯着她,心中一骇,眼底立马浮上了水意,瘪了瘪嘴,委屈的低下了头,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眶滴落,砸到了床褥上消失不见。
      
      两个男人见状顿时都僵直了身子。
      
      这,这怎么突然就哭了呢!
      
      无措的互相看了一眼,秦毅分明从尹品眼里看到了谴责。
      
      他嘴巴吵着小声抽泣的舒眠努了努,朝着秦毅不住的使着眼色。
      
      秦毅轻叹,坐到舒眠身旁,放柔了声音,“眠眠,你为什么哭呀,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舒眠轻轻的摇头,随后抬起头,泪汪汪的大眼睛更显得一双眼眸悠黑透亮。
      
      她抿了抿嘴巴,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到底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哥哥为什么要凶眠眠,眠眠做错了什么吗?”
      
      秦毅一怔,慌乱中急忙摇头,“没有,眠眠没做错事情,我只是担心眠眠的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舒眠哭了一阵,才停了下来,好似将身体内里的疲乏,倦怠都发要泄出去一般。
      
      尹品看着舒眠,若有所思,看来舒眠缩小的不止是身体,心智也同样退回了孩童时期。
      
      “小眠眠,你今年几岁呀?”
      
      尹品脸上挂上了和善的笑容,舒眠却缩了缩身子朝着秦毅的方向挪了挪,怯怯的望着他,伸出了四根短小圆润的手指:“四……岁。”
      
      四岁!
      
      果真。
      
      秦毅和尹品齐齐的脸色一变,舒眠的心智也完全变成了四岁时的模样,这样一来,想要让她认识到自己身处在梦中,更难了。
      
      “眠眠,你昨天的事情还记得吗?”秦毅沉声问道。
      
      舒眠歪了歪脑袋,蒲扇般的眼睫呼扇了两下,还真的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半晌,才慢慢的开口,“记得的。”
      
      刚说了一半,嘴巴一扁,鼻尖红红的,一副伤心至极的模样,“冯梓,冯梓她快要死了,哇……”
      
      冯梓!
      
      秦毅和尹品互相看了一眼,果真和昨日相比,时间段又推进了不少,他昨天才检查过,冯梓虽然衰弱的厉害,可还不至于只剩下一两日的寿命。
      
      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
      
      秦毅好半天才将舒眠哄好,看着软软肉肉的手臂环着他脖颈,毛茸茸的脑袋窝在他怀里的小小身影,忍不住的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于是舒眠像个小动物一般,又滚着身子往怀抱深处钻了钻。
      
      惹来秦毅一阵轻笑。
      
      走在前边的尹品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出了屋子,绕过一堵围墙,便看到了另一处厢房,房门口,有一个纤长挺拔的身影正背拢着双手站立在门口,一席白衣,在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掩映之下,感觉分外的寂寥。
      
      似是感觉到有人接近,他慢慢的转过了身,那张昨日见过的干净清隽的面容,此时却像铺满了风霜,即使依旧俊朗,却难掩颓唐和阴沉。
      
      他目光绕过几人,最终定格在了秦毅怀里,目光闪了闪,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低沉。
      
      “阿梓方才正好念叨着舒眠呢,舒眠你去看看她吧。”
      
      语气虽然平常,但几人却听出了几分恳切的意味。
      
      “我与她同去。”秦毅忽然开口。
      
      尹祖顿了顿,沉默了半天,点了点头,却忽然抬头看向尹品,“你便不用一同前往了。”
      
      尹品一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目送秦毅进屋,才反应过来,尹祖的口气怎么有些吩咐的口吻。
      
      他忽的转头向他看去,恰好对上了他打量的目光,感受到他的视线,尹祖又慢悠悠的收回了目光,留下来一头雾水的尹品。
      
      屋内。
      
      药味浓郁的有些呛口。
      
      两人一走进去,秦毅首先便看到了站立在门口的两个丫鬟打扮的少女,却是看不清面容,吵着两人行了礼,便朝门外走去。
      
      他收回目光,看向舒眠,“眠眠,刚才那两个女孩长的好看吗?”
      
      舒眠一怔,顿时有些呆愣,脑中回想着,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她们的面貌,她感觉脑袋有些疼,便再不去想,摇了摇头,“眠眠没有注意。”
      
      秦毅目光一暗,再没开口,抬步绕过屏风。
      
      正屋中,布满了纱幔的一张大床上却空无一人,转头,一个消瘦的女子正坐在梳妆镜前,同样一身白衣,衣服穿在身上,宽大的几乎像是挂在了上边。
      
      她朝着进来的两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即使形销骨立,一双眼眸却分外的明亮。
      
      即使面色苍白,一脸病容,那笑容却让她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你们来了。”冯梓的声音都有些虚软无力。
      
      舒眠眼眶瞬间红了,她挣扎着从秦毅怀里出来,顺着秦毅放她下来的姿势,颠颠撞撞的跑到了冯梓的身边。
      
      “你病的好厉害。”她不高兴的嘟着嘴。
      
      冯梓却微笑着,伸手想要将小舒眠抱到怀里,试探了几下,却没有力气,微笑不减,却垂下了眼睑,挡住了眼底的一抹黯然。
      
      “眠眠,别生气。”她笑着哄她,“人固有一死的,我不过是将这个遗憾提前了。”
      
      “可眠眠不想你死,眠眠不想之后见不到你。”舒眠红着眼睛,一张笑脸皱在了一起,分外的难过。
      
      冯梓喘息了几下,干瘦苍白的手指抚上了她的脑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眼眸转过舒眠,秦毅,最终又定格在了舒眠身上。
      
      那眸光中的复杂,让秦毅不自觉紧蹙了眉头。
      
      只听她缓慢的,低声的开口道:“眠眠,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我能与你相见,或许正是老天垂怜……我很开心,真的。于是也不能再奢求更多了,谢谢你,眠眠,还有,对不起。”
      
      舒眠懵懂的抬头,她不太明白冯梓的意思,正要开口时,却见她忽然咳嗽了起来。
      
      冯梓转过身,背对着她,剧烈的咳嗽使她几乎要将身体折叠在一起,身手拿过桌上的一块白色手帕,像嘴角拭去,霎时间染上了殷红。
      
      舒眠吓了一跳,急忙去扶她的身体,秦毅也顾不得古人所谓的避嫌,走上前,手覆在她的背上,立马用灵力护住她的心脉。
      
      少许,冯梓止住了咳,她慢慢地却仔细的将嘴边的血迹擦拭干净,安抚的笑了一下,看着秦毅道了声谢,又转向舒眠:“眠眠回去吧,别把病气过渡在你身上。”
      
      舒眠摇头正要拒绝,冯梓又开口,“去吧,我有话想和阿祖说,劳烦唤他进来。”
      
      最后一句却是和秦毅说的。
      
      秦毅点点头,将舒眠抱了起来,朝外走去,回头,却看到冯梓仍旧注视着他们,淡淡的微笑着。
      
      他回头,径直走出屋外。
      
      尹祖和尹品各自站在两边,没有互动,却各自凝重着一张脸,看着秦毅出来,都看了过去。
      
      秦毅将冯梓的话传达,便看到尹祖蓦地睁大了眼睛,眼底死都有些泛红,他紧攥着拳头,都有些微微颤抖。
      
      谢过了秦毅,便大步朝着屋内走去。
      
      秦毅有些奇怪尹祖的反应,他看起来似乎过于激动了,还有屋中冯梓的那番话,都有些不太对劲。
      
      正想着,尹品走了过来,他一脸郑重,看向秦毅,“我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尹祖,此时,他已经成为了尹家的掌门人,而且似乎已经从古籍中查到了什么方法,来救病危的冯梓。
      
      说着,他顿了顿,严肃的开口,“我猜想,那个办法便是阴魄珠的由来了,这一切全都是是为了救活冯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