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⑩章

      
      这是舒眠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到鸿儒。
      
      这个传说中上古神鸟的后裔。
      
      秦毅的父亲。
      
      ……
      
      一路风雪相伴,不远处是唯一一座座落在茫茫风雪中的宅院,远远望去,恰如雪白布景上的一点红,宛若千百年历史的古刹一般,寂寥却宁静。
      
      舒眠一眼便望到了那红木楼阁外站立着的一人,遗世而独立,即使风雪怒吼着包围在他周围,却似不敢肆意侵扰。
      
      鸿儒穿过风雪淡淡的看着走来的几个身影。
      
      他的目光率先放在了秦毅的身上,感觉到他身上不同于以往的气息,嘴角几不可见的上扬了几分,才将视线转移到了舒眠的身上。
      
      那目光似有实质一般,像是穿透了外在,一眼将人望到底般,所有隐藏起来的一切在他眼里都一览无遗。
      
      舒眠有些不太舒服,微微挪动身子,藏到了秦毅身后。
      
      秦毅微微侧头,安抚的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径直走了过去。
      
      来到跟前。
      
      黑魔恭敬的垂下头,“主任,人带到了。”
      
      鸿儒点头后,它便径直离开了。
      
      白猩猩拘束的藏在舒眠和秦毅两人身后,笨拙的朝着鸿儒行礼,得到答复后,似是想走,又悄悄的看向舒眠。
      
      舒眠轻笑一声,将披在身上的毛皮脱了下来,走过去,递到了了白猩猩的面前,“谢谢你,它真的很暖和,还给你。”
      
      白猩猩眼里满是遮不住的高兴,它接过皮毛,又躬了躬身子,转头一溜烟的跑远了。
      
      收回目光,鸿儒侧了侧身子,率先朝屋中走去,“进来说吧。”
      
      秦毅点头,拉着舒眠跟在身后,进了屋中。
      
      来到这古色古香的大厅里,早已没有了外边的寒冷严酷,舒眠轻轻脱下厚重的外套拿在了手里,边走边观察着四周,又穿过了几间厢房,来到了一间极其宽广的房间内,几人刚一进门,所有的门窗瞬时自动闭合,不留一丝缝隙。
      
      紧接着,舒眠便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她试着调动体内的灵力,却发现空空如也。
      
      心中一惊,恍若失去了安全感,舒眠呼吸有瞬间的急促,下意识的握紧了秦毅的手。
      
      感觉到她的异常,秦毅安抚的将她揽在怀中,看向鸿儒,“这里是什么地方?”
      
      鸿儒目光幽深的从二人身上滑过,“空灵室。”
      
      没有理会二人疑惑不解的目光。
      
      他将目光定格在舒眠的身上,却是在和秦毅说话,“我曾经说过,属于她的生命已经死去了一半,并非妄言。她体内的那个阴邪之物在吞噬着她的生命,逐渐的壮大自己,直至成功的取而代之。”
      
      舒眠脸色一白,她下意识的去感应体内的阴魄珠,却发现没有丝毫的响应,就像是她的灵力一般,忽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不见了?”
      
      她茫然的抬头看向秦毅,又转向鸿儒。
      
      鸿儒显然不觉得意外,他点点头,“因为它此时仍旧虚弱,一直都在不动声色的吸收着你的灵力滋养着自己,而在这空灵室内,你属于人类的灵力全都消散阻碍,它自然也被阻隔在外。”
      
      早在外边看到舒眠的时候,鸿儒便清晰的感觉到了她体内存在的另一个气息,早已经不像是秦毅当初带着她来时状态,那股气息已经冲破了桎梏,在这个女孩的体内,和这具身体的主人平分秋色。
      
      舒眠有些不太明白,秦毅却听懂了。
      
      人体内的灵力就像身体里流动着的血液一般,在不断的循环,才能永不干涸。而在这间空室内,不能使用灵力,其实就像在舒眠的体内关上了一扇门,将循环不断的灵力阻隔开了,灵力失去了循环,就像被掐断了源头的水一般,断开了。
      
      如鸿儒所言,阴魄珠需要舒眠的灵力供应,舒眠失去了灵力,它便也同时像被阻隔在了门外,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虚弱到像以往一样,让人无法察觉。
      
      秦毅轻声解释给舒眠听。
      
      舒眠眼神微暗,她沉默了一瞬,才开口:“所以,如果我没有了灵力,它就影响不到我,会逐渐虚弱致死吗?”
      
      她忐忑不安的等着答复,心中很是复杂,也不知道自己希望听到的到底是肯定的答复或者别的,但如果真的是那样……
      
      如果真的是那样……
      
      舒眠正要拿出决心,却听到鸿儒轻声哼笑一声。
      
      “恕我直言,并非只是那个你们所谓的阴魄珠在依靠你而生出意识,你的生命不也同样是因为它才能继续存活吗?”
      
      舒眠张了张嘴,却无法反驳。
      
      意思是如果阴魄珠没了,她也会跟着没命吗?
      
      所以阴魄珠无论能不能从她的体内取出,她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吗?
      
      说不清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舒眠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眼神却很坚定,如果她非死不可,那么也决不能将这个祸害继续留在人间。
      
      她正要说出自己的决定,却被秦毅阻拦。
      
      秦毅注视着鸿儒,那双美丽的眼眸里满是恳求,甚至让鸿儒有一瞬间的恍神,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山村,那个巧笑的身影拿着竹篮子回过头来,轻声呼唤着它一起出门。
      
      “父亲。”
      
      秦毅的声音忽然响起,鸿儒下意识的抬头向他看去,终是忍不住的在心底轻叹一声。
      
      “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不是没有,而是很难,如他们这般漫长的生命,为了一个人类值得吗?
      
      “你能为她做到什么地步呢?”
      
      鸿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难以捉摸。
      
      “至死不渝!”秦毅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口。
      
      “那她呢?”鸿儒淡漠的眼光游转到舒眠的身上。
      
      舒眠正要开口,鸿儒却又先一步,像是提醒她一样开口,“你的身体很快就会被体内的阴邪之气侵染殆尽,人类弱小的躯壳根本承受不住你体内的怨气,即使你的血液特殊,也亦然。如果想要活命,便要舍弃人类的躯壳,成为这世上所有人类心中的异类,会被统称为什么鬼怪。或许在不久之后,天地如容不下我这般,也制衡与你,将你永恒的困在某处,再也见不得这世间繁华,一年,十年,甚至数百年,随之的便是无尽的寂寞和空虚。即使如此,你可愿意?”
      
      舒眠一怔,忽然转头看向秦毅,奇怪的是,她此时第一想到得的却不是自己,鸿儒心中所说的那些,会是以后秦毅可能经历的一切吗?
      
      以前,她从未认真想过,秦毅于她不一样的,看看鸿儒年轻俊朗的面容,她就知道,或许在几十年之后,她已经鹤发鸡皮,秦毅却仍旧是俊朗如初。
      
      她会变得很丑,秦毅会嫌弃她吗?
      
      即使不会,她还会有勇气站在他的旁边吗?
      
      一时间,巨大的恐慌攥住了心脏,鼻尖瞬时一酸,眼底浮上了水意。
      
      秦毅没想到舒眠会哭,在他的印象里,舒眠很少会哭。
      
      顾不得去细想,他手忙脚乱的把她搂在怀里,“眠眠不愿意就算了,我们找别的办法。”
      
      舒眠抬手环上了他的腰,脸深埋在他的怀中,轻轻的摇头,“秦毅会一直在我身边吗,即使我还是人类,会变老,会变丑,也一直不离开我吗?”
      
      说完,还没等秦毅回答,便又摇了摇头,“不要,到那时候,你还是早些离开我吧。”
      
      不能一起白头,也不想让他看到她独自白头的模样,光是想想就觉得难以接受。
      
      秦毅叹息,狠狠的揉了她脑袋一把,“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说完又看向鸿儒,“别吓唬她了,究竟有什么办法,要怎么做?”
      
      鸿儒不甚赞同的看了他一眼,这是吓唬吗,这分明是他们迟早要面对的事情。
      
      “我没有吓唬她,要想不伤及自身,又将体内的东西移除,便要在那阴魄珠不知情的情况下动手,才能不会让它生出抵抗,从而有了同归于尽的想法。”
      
      鸿儒看了舒眠一眼,淡淡的开口,“你可知道什么方法才能杀人于无形,不知不觉的将其置于死地。”
      
      秦毅一怔,倏然抬头:“入梦。”
      
      鸿儒收回视线,点了点头,“没错,只有入梦之术,才能在不知不觉间杀人于无形。”
      
      “这对阴魄珠也适用吗?”秦毅讶异。
      
      阴魄珠称不上是人吧。
      
      一眼便看出来他的疑惑,鸿儒淡淡的回答。
      
      “阴魄珠是死物,而世间的死物一般也不会自己生出魂魄意识,我猜想,在它之上定有神魂附着,否则,怎么可能在短短数百年的时间内,便能生出自我的意识,你不妨好好的调查清楚。”
      
      接着,他又指向舒眠,“而在此期间,她最好就留在空灵室内,以防阴魄珠继续吸取她的灵力,成长的更快。等一切全都调查清楚了,再做打算。”
      
      秦毅点头,他倒是从来没有想过,阴魄珠之上是否有魂魄附着。
      
      “找尹品吧。”舒眠从他怀里抬起头,“阴魄珠是尹家先祖所创,应该没有人会比他更加的清楚了。”
      
      尹家。
      
      秦毅一怔,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在脑中一闪而逝。
      
      他看向舒眠,顿时想到了舒眠前几日说过的故事,那种如梦境一般的既视感,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