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⑧章

      晚间。
      即使村里人心惶惶,但这并不影响太阳的准时作息,天际边最后一丝余光消失殆尽,天空中只留下一轮不太明亮的弦月隐藏于云间,轻描淡写的看着这座渐渐趋于宁静的村庄。
      而今晚,木村的人注定大多不能安眠。
      除了王大娘家和赵三平家失去了亲人后,悲伤的难以入眠。其余的别家也同样的心有惶惶,只怕明天再一睁眼,身边的谁就忽然消失无踪。
      舒逸坐在床边,被褥已经展开,他招呼着秦琴上床睡觉,赶路本就辛苦,怎么也得休息好,才有精神做其他的。
      秦琴应声走了过来,上了床,进到被子里,睡到里边,却没有躺下,一看就是满腹心事的样子。
      舒逸摇摇头,脱了鞋,挨着她坐到床的外边,“沁沁,别想了,睡觉吧,后面的事都需要养好了精神才行。”
      秦琴点头,“我知道的,可是这心里就是安稳不下来。你说眠眠现在在哪里呢,她还好么,会不会……”
      舒逸揽住她的肩膀,阻止她胡思乱想,“眠眠不会有事的,我们也不能有事,别到时候反倒让孩子来为我们担心,嗯?”
      秦琴似乎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半晌,点了点头,躺了下来,拉住舒逸的手,“睡吧。”
      舒逸轻笑一声,吹熄了蜡烛,顺着她躺了下来。
      一室寂静。
      舒逸模模糊糊间,忽然听到什么喧嚣的声音,他几乎立马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屋子内一片黑暗,身边是秦琴熟悉的呼吸声。
      门外忽然传来步履匆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舒逸轻轻推了推秦琴,见她清醒过来,才将一旁的蜡烛点上,昏黄的烛光瞬间将屋内照亮,只是晚间的凉气夹杂着屋内那年代久远的潮气,有一种发霉腐朽的感觉。
      紧接着,门就被敲响了,声音不小,看起来来人真的很匆忙。
      舒逸拍了拍秦琴的手,就走了过去,将门打开,一看,却是熟人。
      杨田瘦小的身形在黑暗中更显羸弱,透着淡淡的月光,能看的清楚,他脸上布满了惊慌失措。
      还没等舒逸询问,杨田见他开门,便急忙拉上他的袖子要往外跑。
      舒逸皱眉,站住身子,没让他拉动,反问,“发生什么事了?”
      杨田焦急的跺着脚,“村长让我来叫你,村里的人跑了,自己跑了,拉都拉不住!你快救救他们。”
      跑了?自己跑?
      虽然没听懂什么意思,但似乎果然是出事了,舒逸倏然抬头看起,整个木村不复晚间的安宁,此时嘈杂喧闹,跑的跑,叫的叫,让人心中忐忑。
      “你快去呀!”杨田见舒逸不动,急的跳脚,大吼着。
      却迎来舒逸淡默的一眼,这眼神分明没有像村长往日的怒气冲冲的感觉,却让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吼叫。
      秦琴恰好在这时来到了舒逸身边,她看着村里的情形,担忧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去看看。”舒逸拉起她的手,这才朝着村里走去。
      先来到了不远处的村长家,村长似乎早就等在了门口,看到两人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迎了过去,声音都开始发颤,“两位可算来了,打扰你们休息了,可这事真的是火烧眉毛了,两位一定要救救我木村啊!”
      村长说的有些语无伦次,边说边竟是要给两人跪下了,舒逸急忙阻止了他的动作,“村长千万别,还是赶紧说说出什么事了。”
      “是是。”村长咽了咽口水,“两位跟我来吧。”说完希冀的看着二人。
      舒逸倒是没有拒绝,点头跟着走了上去。
      村长原本怕他们不答应,此时才松了口气,就急忙开口:“木村丢了两个人没有找到,大家伙儿都没心思好好睡觉,就怕再出什么差错,谁想到,这事情就真的出了!”
      原来,就在整个村子的人往日已经入睡的时候,和王大娘住的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忽然发出了惊呼声。
      女人尖利的惊叫声音在安静的村子里有些刺耳的惊恐感,顿时让本来就没怎么有睡意的人们一个激灵,全都爬起来了。
      出来一看,这家的女人正死死的把着门口,嘴里一边不住的叫唤着,一边狠狠地扯着男人的衣服,死命的拉扯着往屋子里拽。
      这下大家都似乎看明白了,心中唏嘘着,这都什么关口了,两口子还有心思吵架。
      虽然这么想着,但听着女人哭喊着救命什么的,大家还是忍不住的上去劝说,只平日里分明很好说话的男人不知道这次是生了什么气,怎么却都埋着头,一言不发,认了死理一般的要往外走,都拉着身后的女人跑出去了一截。
      这毕竟也是别人家的事情,众人也不好动手,就在耐心快要用完的时候。
      忽然不远处的另一半也传出了一声惊呼。
      众人条件反射的看过去,却见也是一个男人像是要去哪里,身后的家人死死的拽着不放。
      这是怎么了,都魔障了,吵架还会传染?
      然而渐渐的,有人像是发现了不对劲,要说前一对是吵架了,可后边的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看热闹的,怎么也就要往前走了?
      莫名的,一种不期而至的让人心中发毛的恐惧感在众人心中如约而来。
      不会真的是中邪了吧,又胆小的甚至齐齐的往后退了好长一段距离。
      随着“哎呀”一声。
      那个拼命阻止男人离开的女人终于只撑不住,手里抓着已经扯烂了的一片背心,摔倒在了地上。
      而眼前的男人一挣脱桎梏,像是迫不及待的追寻自由一般,疯了一样朝前跑去,在众人反应过来要追的时候,已经跑出去了一截。
      而另一个男人忽然也像是发狂了一样,拼命的推开了身边阻止他离开的人,抽了空子就追着跑远了。
      追!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胆大的急忙相协助跟上去,胆小的被嘱咐赶紧去禀告村长。
      于是村长就急忙去叫人去找舒逸。
      得知了前因后果,跟着村长一路走来,都有人在不断地为他们指路,而这路走了一截,村长心中早已不仅仅能用惊骇形容了。
      这分明就是去元鞍山的路!
      抬眼望去,黑暗之中,那座山峰隐隐绰绰的好似就在眼前,沉默,蔑视的盯着眼前的众人。
      山脚下,有一群人,手里都长着火把,燿黄的火焰中照射着众人脸色难看的止步于山前,那堆人中当头的就是王家老大和老二。
      看到村长和他身后的两人,他们急忙迎上去,“村长,人进山里去了,追不上!”
      “什么!”村长瞪大了眼睛,抬眼看去,此时那条蜿蜒的山路弯弯扭扭就像是要吃人的蟒蛇一般,骇得他后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舒逸朗声询问。
      王家老二喘着粗气:“我们一路追过来,就只看到那两人不管不顾的冲进了山里,村里人不能进山,就不好追下去了。”
      “不对,是有人!有人在里头等着他们!”
      忽然有个人大喊了一声。
      声音凭空而来,吓了众人一跳。
      “什么人?”舒逸寻声问去。
      “我看见了,就藏在林子里呢,虽然是穿着黑衣服,但肯定在!”
      “你胡说什么?这么黑你不会是看花眼了吧,村子里就没有过别人,大家都在这呢,你别瞎说!”有人反驳。
      “就是……”
      不一会儿,好多反驳的声音响起,原先说话的那人歇了声,怀疑自己真的看错了。
      可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我也看到了,我跑的快,真的看到有人在林子里,看到我们跑过来了,才藏起来了。”
      话音一落。
      场面顿时安静了一秒,大家都将视线转移到了林间的那条山路上,又看向了村长的脸,似乎在等他决断。
      村长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栗,看着那么多人都在等他的一句话,活了大半辈子,从来都没有像几天这么紧张过,村长咬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喝一声:“搜山!”
      王家两兄弟的脸上布上了喜色,急忙招呼众人就要朝着山里走去。
      舒逸皱眉,他觉得有些不妥,此时正是半夜三更,月光稀薄,根本看不清山路,再说山里明显就有危险,这会儿去,不是摆明送死吗。
      他看向村长,却见村长朝着他摇了摇头。
      “我阻止不了了,木村从来没出过事,这会儿一下子闹腾起来,年轻人心里都憋着气呢,好几条活生生的人命呢,我这会儿阻止了,他们怕是也要悄悄的去,还不如大家聚在一起,人多,还有个照应。”
      舒逸闻言叹息,收回了想要出口的话。
      一伙人小心翼翼的探查着,走的倒也不慢,火光聚在一起,照亮了一片,脚下也不会看不清楚。
      “谁?!”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大家伙齐齐的循着声音看去,忽然看到前边的草丛蠕动了一下,在众人就要上前查看的时候,忽然蹦起了一个人,全身包裹着黑衣,要不是火光照亮,还真的看不清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唉,昨天玩游戏一时爽,今天码文火葬场啊~
    好险,码完了~
    谢谢观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