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⑥章

      村长坐在凳子上,却像是凳子忽然上生了了刺般,怎么都觉得不安稳。
      连带这心中同样也是隐隐不安,脑中忽然转过一个念头。
      莫不是老祖宗一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么一想,顿时口干舌燥,浑身软绵无力。
      脑中一片空白,回荡的只有一个念头。
      这可是灭顶之灾啊!
      正想着,忽然外间传来门开的声音。
      找人的回来了?
      村长周来福急忙屁股离开了这闹人的凳子,站了起来,从里间迎了出去。
      可进来的却是一直看在村口的杨田。
      村长心下不由得又是一惊,身子都有些不稳,瞪着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杨田瘦小的身影。
      这又是怎么了?
      杨田被村长瞪得有些慌神,半晌想起自己是来报事的,不是来听训的这才松了口气。
      “村长,村口处里来了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说是要进村,我赶紧来和您说啦!”
      “什么!有生人进村!”
      村长一听,顿时大骇。
      这木村偏僻,地理位置险峻,从他记事以来就没听说过有生人寻得此处,乍逢一听有人要入村,下意识的就就觉得不好。
      莫非,木村这次真的是遭逢了多事之秋,这可怎么办啊。
      村长一时六神无主,他虽是村长,但也只是接了父亲的班,答应了守着村子,等实在撑不住了,就选下一任的接班人,把该记得话继续传承下去。可现在这种情况,也没人告诉过他,真有事情发生该做些什么。
      “村长!”
      忽然耳畔一声大声的呼喊声让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村长硬生生的打了个惊颤。
      回过了神,看着杨田凑到眼前的脸顿时把气都撒了出来,挥手照着头就是一巴掌呼了上去,“喊什么,想要震聋我啊!”
      杨田急忙闪了一下,可还是被打倒了一边,有些委屈的摸了摸头,“村长,我都叫你好几声了。”
      村长回过劲来,有些难为情,移开放在杨田脸上的视线,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叫我做什么,有话快点说。”
      “哦。”杨田瘪了瘪嘴,才道:“是要进村的两人,男的说自己姓舒,还说说了村长应该会明白。”
      什么?姓舒!
      村长倏然转头,嘴微微张开,只听带自己的心脏咚的剧烈跳了一下,激动的浑身都开始微微颤栗,他一把扯住杨田,手劲还蛮大,拽的杨田身子都朝前仰了过来。
      “姓舒?!快带我去找他!”
      ……
      木村村口处。
      陡峭的山崖壁上站立着三个身影。
      一男一女互相挽着手,站在一旁,一颗生长在崖壁上的大树生出的枝芽恰好遮挡在他们头顶处,洒下一片阴凉,偶有山风吹来,男子还会将身旁的人护在怀里,轻声询问着什么。
      而在两人不远处的几步开外,还有一个年轻男子,双眼紧紧的盯着二人的身影,满身的警惕。他一边虎视眈眈的监督着这两个外来人,一边时不时的向着山崖下眺上几眼。
      心中满是焦急,怎么还不回来。
      舒逸半搂着秦琴,怕她着凉。
      随后,放眼向着四周望去。这里果然是群山环绕,高低不一。远远望去,到处都是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模样,吸入鼻尖的空气清冽而湿润,完全不似外界,像是世外桃源般与世相隔。
      木村。
      从听说过它名字的时候,还是孩童般大小。
      那时的他已被选为舒家的下一任掌门的接班人,便是开始自小接受训练,除了舒家的各种灵力修炼功法,还有的便是舒家一直以来传承下来的历史和责任。
      他记得父亲的像讲故事般的叙述,以及看过的那本厚厚的记载着舒家历史的书籍。
      木村,环山而居,正西侧的方向有座名为元鞍的大山,山中封印着一个大鬼怪,名为目魇魔。
      目魇魔无恶不作,食人无数,周身怨气缠绕,寻常不得近身。当时舒家先祖心怀大善,身负特殊血脉,感恩皇天厚爱,意图出手将其净化,降妖除魔,匡扶正道。
      可目魇魔年岁已久,魔力深厚,舒家先祖倾力抵抗,却也折损良多。最终,只得两败俱伤,目魇魔积聚多年的怨气尽数消散,身负重伤,妄想要逃窜的时候,秦家派人相助,终合力封印于元鞍山内。
      临走前曾留书于木村村长,嘱咐其村民不得进山,今后若有变故,定有后人会前来相助。
      舒逸从来没想过会来到这里。
      他带着秦琴隐匿的追踪者秦毅的踪迹,一路跟随来到这里,却忽然发现此地似乎与舒家书中记载的某处地方极其相符。
      追寻着记忆,想到了目魇魔的记载,于是一种奇异的直觉迫使他停下了脚步,转而摸索着找到了书中所说过的木村。
      原本仅存于书中的故事,如今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有踏上这里的一天。或者说,果真是天道轮回,因果循环。
      说与秦琴听,她却忽然笑了一声,“确实这样,你瞧,舒家人。”
      说着指了指舒逸,“秦家人。”又指了指自己,“可不是连名号都对上了吗。”
      舒逸轻笑了一声。
      忽然听到有人如释重负的喊了一声,“你可算回来了。”
      舒逸个秦琴两个随之抬眼跟着望去。
      原来是一开始守在这里的那个年轻小伙子回来了,他手脚麻利,身子灵活,攀爬山崖如履平地,一看就是来来回回经常走着。
      正是杨田,走到最后,他探着手摸到平地之上,胳膊一使劲,用力在地上一撑,身子往上一跃,就跳到了众人面前。
      没有理会咋咋呼呼的另一个少年,径直走向舒逸两人,“村长说了让你们赶紧下去,他要见你们。”
      说完,似乎才想起了什么,哎呀一声,挠了挠脸,改口道:“不是让,是请,请你们赶紧下去。”
      舒逸轻笑一声,点头应允。
      杨田又似想到了什么,忽然朝着陡峭的山壁下看了看,虽说这段路没有那几座大山险峻,但也很陡峭,看眼前的两人,就不像是能爬山的样子,于是满脸为难的看着两人,“你们下的去么?”
      舒逸一眼就看出他的意思,温和答道:“下的去。”
      不等杨田继续开口,他松开秦琴,伸手到口袋里摸索着。
      在杨田诧异的目光中,一截油绿绿的树枝模样的翡翠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这是个宝贝吧!
      杨田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东西呢,刹那间眼睛黏在上面都移不开视线。
      之间舒逸抬手咬破了指尖,一滴血顺着指尖掉落在翡翠树枝上,没有预料中的滑落,反而像是被吸收了一般失去了踪迹。
      杨田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惊呼,更让他讶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翡翠树枝忽然绽放出了刺眼的光芒,那光芒笼罩住了整个山壁,山壁之上,原本生长在那里的那颗树的枝干忽然开始生长,疯了一样的不住地开始抽条,枝干也同时变粗,茂密生长的树枝缠绕在了一起,直直的朝着山崖下攀附了过去。
      这让从没见过这种光景的两个少年张着合不住的嘴巴,不知不觉得走到了一处,两人相互合抱在一起,有些害怕的瑟瑟发抖。
      等到绿光散去,终于看到了那大树此时的模样,枝干凭空生长了好多,又粗又长的树枝缠绕着编织出了一条长长的道路,木桥一般的直通向山崖底端。
      舒逸收回目光,满意的上前牵住秦琴的手,看向抱在一起的少年二人,眼中闪过笑意,“好了,我们尽快去见村长吧。”
      二人闻言,没有作声,看着他的目光满是警惕和害怕。
      秦琴叹了口气,推了推舒逸,放柔了声音,看向两人,“你们别害怕,我们不是什么坏人,就是一些小把戏,村长不是说了要见我们吗,带我们过去,好么?”
      或许是秦琴温柔的声音起了作用,杨田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开口,“外面的人都这么厉害吗?”
      秦琴一愣,微笑,“我们更厉害一点哦,不过这手法也就是让我们更方便一些,这样你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的爬山了不是吗?”
      杨田想了想,看着长长的树枝路,觉得确实这样,这么一想,觉得还挺新奇的,小孩子心性,
      很快把害怕丢在了脑后,走过去,用脚探了探,“结实吗,不会掉下去吧。”
      舒逸微笑着拉起秦琴,率先走在前边,“不会掉下去,跟上吧。”
      看着两人的身影走过去,没有什么问题,杨田急忙就要跟上去,忽然感觉身后也有一人跟了过来,他回过头制止道:“哎,你干嘛去,还得守村口呢,赶紧回去。”
      说完不顾对方憋屈的眼神,一溜烟的朝前跑了下去。
      杨田第一次下山这么轻便,心中可高兴了,一路叽叽喳喳的询问着两人各种事情,走了许久终于来到的了村长的家门前。
      可远远的看去,却发现门口好似围着一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杨田定睛望去,心里一惊,这不是今天出去寻人的那些人吗,难道真的出什么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完有点晚了,呼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