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①⑤章

      元鞍山脚下有个村庄,名为木村。
      木村四面环山,坐落于山间,村民出入都要攀岩上一段陡峭的山壁方可离开。因为交通不便,村子几乎与世相隔,鲜为人知。
      村子不大,生活作息也简单。村里住着几户人家,都是谁,干什么去了,几乎村里的每个人都清清楚楚的。
      于是,村西头随了夫姓人称一声王大娘家的的三儿子忽然彻夜未归在村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可是近几年来村里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村长匆忙召集村中的壮年汉子全村寻找,胆子大的还相携着在几座山脚附近找了一圈,可忙乱了一天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王大娘痛哭不已,但也已经失去希望了。
      没人看到他出村,村子里没有,山脚下没有,那就只能说明他不知死活的跑到山里去了,若是这样,也就只能是已经算死了。
      村子里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他们无奈的劝说了王大娘几句,也便相继离开。
      屋子内点着快要燃尽的蜡烛,烛火跳跃,闪烁着暗淡的光亮。
      一张陈旧的木床上,王大娘的两个媳妇坐在她的身旁,一边一个,握着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
      两个媳妇孝顺,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都匆忙从家里收拾了些许东西来陪着她。
      两个儿子一声不吭的站在地上,也是满心的沉痛,沉默了半晌,相继看了一眼,心有灵犀的朝外走去。
      哪只刚走了一步,就被喝止了。
      “你们要去哪里!”王大娘抬着头,布满皱纹的脸上被蜡烛照的一片昏黄,浑浊的眼睛也显出几分阴沉。
      听到自家老娘的呵斥声,老二率先按捺不住性子,转回身,愤愤的开口,“娘,三弟难道就不管了吗,说不准他现在还在哪里困着,就等着人去救呢,我们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人还没找到呢!”
      老大顿时也转了过来,附和道:“娘,三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王大娘沉默着,她灰暗的布满沟壑的脸颊上淌着还未干涸的泪痕,呆呆的呢喃着,“都找过了啊,村子里都找过了,没有啊。”
      “山上还没找呢!”老二忽然梗着脖子驳斥。
      话一落,屋子忽然静了一瞬。
      就见王大娘忽然从床上跳了下来,还顺手摸上了摆在床边掸灰的鸡毛掸子,胳膊一抬,瞄准老二的头就怼了上去。
      边打边怒斥:“你说什么!我看你是昏了头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蹦!我得打醒你这个混账东西!”
      掸子眼看就要落到头上,老二急忙抬臂去挡,两个儿媳见势不对,也急忙去拉,可就这样胳膊上,还是重重的挨了两下,疼的他直抽气,最后还是老大上前将自家老娘拉开了。
      王大娘怒气冲冲,挥臂甩开了大儿子的手,将鸡毛掸子啪的一声重重的往地上一摔,抬起一根指头从老大的鼻尖指向老二晃了一圈,“我今天就把话搁在这里了,你们两个要是铁了心去上山,那今晚上就和我断绝了关系,我也算是没有养过你们,省的明天了,还得多给你们发丧。”
      说完身子颤了颤,拍着胸脯踱着步朝床上走去,一旁的媳妇急忙上前掺扶。
      屋子里静默了良久,两个女人不停的朝着自己的男人使着眼色。
      许久,老大深深的叹了口气,“娘,您别气了,我们也是因为老三……才说了这样的浑话,我和二弟不会上山的,放心吧。”
      说着走过去,推了老二一把。
      老二撇了撇嘴,“娘,我错了,我不会上山。”
      话音一落,只听见王大娘哽咽的抽泣了一声,她挥了挥手,却是捂着脸自顾的哭的伤心。
      两个媳妇急忙挥手,让自己男人先回家,自己回头低声的安抚婆婆。
      老大老二咬咬牙,转身出了屋子。
      “大哥,老三真的不管了吗?”
      老大抬头,看着已经完全黑沉下来的天,深吸了一口气,清冽的气息使得脑袋清醒了几分,“老二,是我们冲动了,老三不见了,我们要是也回不来了,留下娘可怎么活啊。”
      老二闻言,紧咬着呀,握紧拳头,却是什么都没有再说。
      次日。
      接近正午的时候,忽然村子里又闹腾了起来。
      有了王大娘家老三的前车之鉴,这次,赵三平的大儿子赵柱只是中午没有回家吃饭,便让一干人惊慌失措。
      赵柱的娘做熟了午饭,时间到了没等到儿子回来,便心慌难安,不住的往外跑,为此还挨了赵三平几句骂,直到往日已经快要午休的时间了,家里所有的人才真正着急了。
      赵三平脚上有疾,一拐一拐的跑了出门,找了往日里和赵柱一起劳作的几人,问了一圈下来,居然都说是没有见到赵柱,还以为他近日没有下地耕作。
      赵三平脑子一懵,儿子平日里出门走的早,早饭干粮是前天晚上做好的,第二天一早带走。走的时候他们几乎还没有起床。
      赵柱没有去地里,可也没有在家。
      这连他究竟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
      村子里顿时人心惶惶,往日平静的日子像是从哪里刮来的一股飓风,将一切安宁卷走,留下满目疮痍。
      又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全村大搜查,王家老二找的尤其认真,在找到元鞍山山脚下的时候,趁着其他人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朝着上山的那条隐密的小道跑了上去。
      山上是禁区,尤其元鞍山。
      从小就被所有的大人耳提命面,千万不能上山,这是老祖宗的规定,可老祖宗的规定,还能大的过一条人命吗,况且是他亲兄弟的命。
      老二不是不怕,从小被灌输的思想让他对山里充满了敬畏的心,此时的他走在山路上,就连呼吸也可以的放缓了几分,眼睛不住的四处找寻,真希望下一秒就能看到些什么。
      即使老三真的……遭遇不测,那让他看到尸首带他回家也是好的。
      这么想着,忽然什么东西反着光晃了一下他的眼睛,
      老二脚下一缓,定睛朝着那里看去。
      隐藏在葱葱郁郁的草丛间的是露出了一截的反射着阳光的金属物什,可常年和这些打交道的老二一眼就能看的出来,那是一把锄头。
      他的心忽然不自主的开始怦怦的直跳,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脚下一转,匆匆忙忙的朝着那里跑去。
      拨开草丛,急忙朝里望去,果然是一把锄头静静的躺在那里。
      长方形的锄头被擦得铮亮锋利,阳光反射下透着金属的冷光,锄头下那根硬木制成圆形长柄,因为长时间掌握在手里,看起来摩擦的黑亮光滑。
      老二的瞳孔一缩,他急忙将锄头拿在手里,眼神立马四处寻找,可除了锄头,周围没有任何的东西。
      这是老三的锄头,是老爹死的时候留下来的,为了安慰老三,当成遗物给了他。老三一直都很宝贵,经常打磨清理,不可能丢下不管。
      他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老三果然上山了,而且怕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老二的目光顺着山里上滑,他抬脚朝前走了两步,又停在了原地,想起大哥和老娘,急促的喘息了几声,咬牙转身向山下走去。
      顺着山路很快的回到了山脚。
      果然一圈的村民惊慌的等在那里,看着山路上走下一人,瞬间都围了过来。
      老大跑的最快,看到是老二眼睛都涨红了,他跑上前正想要狠狠的教训一顿,忽然看到他手里抱着什么,等走近瞧清楚了,忽然白了脸色。
      脚下一顿,急忙向老二看去,嘴唇微颤,“老三……”
      老二点点头,“我只顺着山路找到了这个,没有找到别的,也没有上山上。”
      说完,他紧紧的抓住老大的胳膊,希冀的看着他,“老三肯定在山上的!大哥!”
      身后走过来的人,听到他的话,全都哗然一声。
      有几个脸色都变白了几分,抬头看着眼前被茂密大树遮掩着的巍峨高山,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
      老大面色复杂,他接过老三的锄头,一时拿不定主意,抬头向山路看去,又忽然想到家中的老娘。
      “我看这事得向村长禀报,王家老三不是个没分寸的孩子,不应该会自己上山。况且还有赵柱没有找到。”
      一个看起来中年的男人忽然提议,他说着看向怔忪的赵三平,叹了口气。
      话一出,所有人都点着头,王老三平日里乖巧懂事,从小就不是泼皮捣蛋不听话的人,说他会不顾祖训私自上山没人相信。
      于是,一群人安抚着王家的兄弟俩,还有赵三平,准备朝着村长家走去。
      村长也一直坐在家里,忐忑不安的等着消息。
      木村是个安详纯朴的村子,村民们都朴实善良,没有特别难以相处的人,大家平日里互相帮助,即使日子过的平淡,但也祥乐和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啊,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他措手不及,寝食难安。
      总觉得这安贫乐道的日子忽然就要远去,莫不是木村的安宁日子就要在他手上结束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