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③⑨章

      
      混沌,迷茫。
      一片晕眩中,舒眠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头痛难耐中,她感觉到身体一片冰凉,寒冷席卷着全身,寒风刺骨。
      她下意识的蜷缩起了身子,朝着散发着温暖气息的地方缩了缩身子,下一秒,只觉得身子被更用力的禁锢了起来,紧靠着一片温暖的地方,有力且安适。
      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的意识渐渐的恢复了起来,紧闭的双眸开始转动了起来,纤长的睫毛轻轻的扇动了几下,眼睑慢慢地睁开了。
      入目是一片结实的胸膛,舒眠感觉自己被紧紧的拥抱在怀中,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热气,在寒冷中给予她温暖和安心。
      她忍不住的叹息一声,伸展了一下有些微麻木的胳膊,情不自禁的伸手环保住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将小脸更加深入的埋藏在了他的怀抱中,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若是能永远的藏在这里该有多好。
      似乎感觉到怀里人的动静,秦毅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他低垂下头正对上了舒眠抬起来看着他的黑亮眼眸,就像往常那般,清亮且富有生机。
      真好。
      他心里默念一声,同时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身体。
      “醒来了?”
      秦毅微笑着不动声色的询问。
      舒眠眨巴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又将脸重新埋进了他的怀里,没有做声。
      秦毅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继续向前走去。
      没走几步,忽然听到怀里舒眠闷闷的声音。
      “秦毅,我们要去哪里?”
      放眼望去,四周一片雪白,茫茫的大雪遮天蔽日,甚至看不清楚前路,这让舒眠无端的觉得心慌。
      她心里清楚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可严重到什么情况,心里却是没什么底,像是现在也只是觉得有一些疲乏的感觉而已。
      可看到秦毅带她来的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不由得让人有了一种,身患绝症,隐居山野,共度余生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这种荒唐的想法,死活都无法从她的脑海中甩出去。
      秦毅紧了紧怀里的人,他总是能轻易得到看出来舒眠的不安,心中微微叹息,嘴角却挂上了一抹淡淡的微笑“眠眠,你知道我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记事开始便一直跟在我师父身边……”
      秦毅的话成功的转移了舒眠的注意力,似乎从认识了秦毅以来,即使在很小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从他的脸上看见过一丝一毫的脆弱。
      而如今,秦毅提起了自己父母的事情,很显然这是迄今为止,他看起来最不坚强的一次。
      舒眠不由的从他的怀里探出了脑袋,认真的看向了他。
      秦毅对着他笑的更加的温柔,继续说,“我以为,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有任何的关于自己父母的消息,可恰恰在我最没有准备的时候,它就这么措不及防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秦毅嗓音在冰天雪地之中听起来有些许的沙哑,他淡淡的说着,甚至语气都没有任何的起伏,可舒眠就是能听出来,他的怀念和喜悦。
      秦毅一边缓缓地说,一边慢慢地走着,刚说到鸿儒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就站在那里,直直的望着前方的风雪中。
      舒眠还沉浸在秦毅的故事之中,说到徐墨瑕时,舒眠甚至没有太多的惊讶,反倒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她还没来得及心疼他,便听他讲到了自己父亲的身份。就在舒眠还没来得及表示一下惊叹,秦毅忽然停下了脚步,下一秒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灵压从正前方席卷了过来,像是一股庞大的龙卷风突然平地升起,以摧枯拉朽毁天灭地之势迎头猛击而来。
      舒眠的感觉像是自己迎风而站,然后猛地灌了一大口风,别说张嘴说话,就连呼吸都被死死地抑制住了。
      那里究竟有什么存在。
      舒眠努力的压制住心底的恐惧,下意识的调动起了灵力去抵抗,可几乎于事无补。
      这几乎是她第一次遇到这么让人绝望的情况,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只能死死地被压制着,任人鱼肉。
      她的手指不由得攥紧了秦毅胸口处的衣服,指节用力到手指发白颤抖。
      秦毅伸手握住了舒眠的手,温暖的灵力汹涌而出,瞬间包裹住了舒眠的全身。
      感觉到舒眠僵直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他安抚地轻拍着她的手。
      再抬起头时,便是满身的怒意。
      他将满身的灵力全部释放出来,灵压瞬间成包围式环绕在两人身旁,而后极富攻击性的和那强大到令人窒息的灵力对抗。
      舒眠被秦毅保护着,终于缓了过来,她微微喘息着,待感觉好了一些的时候,忍不住抬起头朝着茫茫的大雪中看去,模糊的视线中隐约看见了一个挺拔的身影自暴风雪中缓缓漫步而出,渐行渐近。
      风暴从他的身边朝着两边自行躲开,像被一把锋利的宝剑拦腰劈开。
      这人究竟是谁?
      舒眠深吸了口气,担忧的看向秦毅,他们到这里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对方看起来来者不善,如今又该怎么脱身。
      可还没等她表达出担忧,更令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挺拔的身影已经从暴雪中走了出来,俊朗的面容冷酷无任何的表情,他甚至没有看舒眠一眼,径直看向秦毅,“你母亲呢?”
      秦毅淡淡的回视着他,“自然是在安全的地方,你大可放心。”
      “你该将她带回来的。”鸿儒眉头微皱。
      却在下一秒,将散发在外的灵压收了回来。
      虽然有秦毅的保护,再没有了窒息的感觉,可此时彻底没有了灵力的压制,才算是完全放松了下来。
      可当舒眠刚松懈下来,就感觉到一股无法忽视的目光朝她看来,她下意识的抬头,果然对上了鸿儒平淡的目光。
      只目光一相接触,舒眠便感觉莫名的难受,那目光太过锋利,看着她时,就像看到了什么讨厌的东西,带着显而易见的嫌弃和厌烦。
      舒眠甚至觉得周身的气息都变得更加的寒冷了,忽然她只觉得心中一寒,莫名的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只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缩进了秦毅的怀里,紧接着,一股劲风从脸颊呼啸而过。
      秦毅护着舒眠飞快的后退,迅速的躲过了鸿儒突然而来的攻击。
      看着一击未中,鸿儒眉头微蹙,到也没有继续动手,他看起来有些疑惑的看着秦毅,“为何要躲,这般邪恶的容器不毁掉,带来做什么?”
      容器。
      这两个字听得秦毅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舒眠的身体该是和阴魄珠共存了才对,怎么会被称之为容器?
      “我想请你治愈她。”秦毅看着鸿儒,开口。
      话落,便是一片寂静无声。
      只鸿儒看着舒眠的眼神却变得更加晦暗不明了起来。
      许久,他才开口,语气平淡,“为何要救?”
      秦毅静默了一刻,“因为我救回了你心爱的人,而现在……”
      说着他看向舒眠,目光坚毅而温柔,“我请求你能同样救我心爱的人。”
      鸿儒闻言顿了一下,他看着秦毅的眼神,心里无奈的默叹了一声,嘴上却说道:“我想如果你足够聪明,就知道应该放手。”
      舒眠前一秒还沉浸在秦毅的话里,感动不已,突然听到鸿儒这么说,下意识的看向秦毅,可她还没来得及看清秦毅的表情,忽然感到头脑一热,顿时困顿不已,头一歪便失去了意识。
      秦毅默默的将手从舒眠的额头上拿开,轻叹一声,将视线重新移到鸿儒身上,“你说的容器究竟是什么意思?”
      鸿儒看了秦毅怀里一眼,垂下眼皮,“你可知道她体内有什么东西存在?”
      秦毅听着鸿儒的语气,心中生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抱紧了舒眠,反问他,“你可知道阴魄珠?”
      “阴魄珠?”鸿儒凝神,仔细的回忆一番。
      确认在他漫长的生命中并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件东西,于是摇了摇头,“那是什么?”
      “是个但凡有贪欲的生灵,都想要据为己有的东西。”秦毅淡淡的解释到,将他所了解到的内容详尽的叙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鸿儒忽的笑了起来,他看起来乐不可支的模样,问秦毅,“你莫不是要说,这女娃体内的物什就是这个叫什么玩意儿的宝贝?”
      “没错,阴魄珠就在眠眠的体内。”
      他没心情计较鸿儒的态度,只是那种焦虑不安的感觉越发的明显,直到现在,说话都不由得快了几分,“究竟是怎么回事?”
      鸿儒停止了笑声,眼波微漾,他银灰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沉睡着的舒眠,像看一具了无生气的尸体一般,声音在穿透寒冷的风雪,更显的彻骨,“秦毅,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你抱着的这个这个女娃,早已经称不上一个正常的人类了,就像是一个包装着物品的礼盒一般,等到礼物快要拆开的时候,盒子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秦毅啊,属于她自己的生命已经死了一半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