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魄珠

作者:无花生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⑩章

      之后舒眠又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她能感觉到秦克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有时恍惚间睁开眼睛,还能看见一双晶莹透亮的黑眸。
      再醒来的时候,左手的手腕上多了一串红褐色的珠子,舒眠只觉得的浑身轻松了许多,只是心里有些微微的堵塞感,怅然若失,不太痛快。但比起前几天受的苦,根本不值一提。
      舒眠清醒的第一时间就跑去看石子,同行的有舒爸舒妈还有秦克和那个漂亮的小男孩。
      石子的状态非常不好,不吃不喝,呼吸特别微弱,整个人躺在炕上都瘦了一大圈。石子的爸妈同样憔悴了许多,眼圈一直都是红的。舒眠爬到炕边小声的和石子说话,那个漂亮的男孩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她。
      一旁舒爸舒妈给石子爸妈介绍了秦克,不知到说了什么,石子爸妈看秦克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敬畏,千万拜托的说着些什么。
      等到秦克走过来的时候,舒眠被舒爸拉到了一旁。
      秦克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一张符纸,贴到了石子的额间。顷刻间,符纸金光大作,化作一个圆罩子将石子笼罩其间。
      石子看起来特别的痛苦,额间不一会就布满了汗水,脸上红一会儿,青一会儿,整个身体似乎都在抗拒什么,身子不住地微微发抖。
      秦克眉头微皱,右手一晃,又一张符纸出现在手中,一甩,符纸立马贴在了石子的下腹。
      石子的身子一震,突然腰腹间腾空,后脑勺紧挨着褥子,嘴巴朝天大大的张开,就像在无声的嘶吼。
      秦克嘴里说了几个特别晦涩的字眼,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嘴里发出了一声几乎要刺破耳膜的叫声,舒眠耳朵一振刺痛,立马用手捂住。
      舒爸见状急忙蹲下身,大大的手掌盖住她的耳朵,舒眠才觉得好受了些。
      她抬眼向四周看去,和她一样捂住耳朵的只有那个漂亮的男孩,其他人都只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石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舒眠又将视线移向石子,石子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突然一个细长的东西从石子大的嘴里钻了出来,慢慢在上空成型。
      舒眠瞪大了眼睛,身子反射性的瑟瑟发抖。是那个在梦里缠住石子的东西,嘴特别大,眼睛小似黑豆,四肢似乎被无形的压力挤在了一起,像被绳子捆住了一般,挣脱不了。
      它翻滚着,拉扯着想要逃脱,朝着面色凝重的秦克,嘴里不住的嘶鸣,突然贴在石子下腹的符纸脱落了,被拴住的怪物得到了一丝空隙,趁机向远处逃去。
      秦克不慌不忙的从手里又翻出一张红色的符纸,手腕向着怪物一甩,符纸立马追住了想要逃跑的怪物,紧覆在其身上,瞬间化成了烈火,将其在半空中吞噬殆尽。
      舒眠目瞪口呆的看着半空中熊熊燃烧的烈火,她看见那被灼烧着的怪物正在狰狞的惨叫,渐渐的,怪物的外形发生了变化,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火焰中,浑浊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秦克和舒爸舒妈,嘴里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还未来得及就已经灰飞烟灭。
      “是他……是他……”舒眠喃喃自语。
      舒爸将她揽在怀里,轻拍着后背,无声的安慰着。
      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舒眠,好像突然下习得了恐惧这种情绪,她将头缩在舒爸宽厚的怀抱里,小声的哭着,“爸爸,那个怪物就是那个人,那个我和石子遇见的怪人。”
      舒爸苦笑了一声,现在的他根本看不见这些,只能无声的拍着女儿的背,让她不要那么害怕。
      “爸爸,你……大家是不是都看不见?”舒眠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抬起头看向舒爸。
      舒眠很敏锐,她发现,在那些不太正常的现象发生时,爸爸妈妈,石子的爸爸妈妈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他们只是看着石子,视线从来没有移动过。
      舒爸无奈的点点头,他轻轻的将她脸上泪水拭掉,声音很温柔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是的,爸爸妈妈都看不到,其实很多人都看不到。”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眠眠以后也不会再看到,所以,不要害怕,爸爸和妈妈会保护你。”
      一旁,那个漂亮的男孩安静的看着这边,将一切尽收眼底,眼底流露出几分羡慕。
      
      秦克将一切收拾干净后,就要离开了,他带着的男孩也要一起离开。
      临走时,秦克在和舒爸舒妈说着什么,那个男孩突然来到了舒眠跟前,将一张金黄色的符纸放在舒眠手中,看着她,白皙的脸上划过一丝粉红,清透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她,慢慢的开口:“这是师傅和我一起画的符纸,你拿着吧,别害怕,那些东西就伤害不到你。”
      说完又认真的看了舒眠一眼,小大人般的点了点头后,就跑开了。
      舒眠怔怔的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将手里抓的有些发皱的符纸抚平,小心得放在了口袋里。
      之后,一切都变得风平浪静了。那次以后,石子没多久就醒来了,对于石子来说,一切就是做了一场很长的噩梦,醒来时整个人瘦了许多,但精神头却很好。他第一时间就跑过来找舒眠,两个孩子笑的特别开心,就像许久没见了一样特别兴奋。
      然而渐渐地,石子发现舒眠好像没有那么爱找他玩了。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舒眠变得不怎么愿意出来玩了,原来感兴趣的,他们一起跑跳,爬上爬下的,现在都不玩了。以前当他说错话,总会挨一顿揍,而现在,舒眠却对他视而不见了……总之,舒眠有些变了,变得像个女孩子了,也不是说,像女孩子不好,只是……心里有些怪怪的。
      舒眠躲在屋子里,已经有一天没有出门了,她觉得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她也想和石子出去玩,但一出门,又不想到处乱跑。晚上有时候还会做噩梦,但惊醒之后,却又什么都记不清楚。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过后,舒爸和舒妈似乎变得有些忙了。舒妈找舒眠谈过一次话,她努力的告诉舒眠一些事情,按舒眠理解就是,舒眠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她身体里有个很多人想要抢夺的宝贝,名为阴魄珠。
      她看见的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寻常人都害怕的东西。舒眠手腕上的珠子连接着体内的封印就是为了让舒眠能够变得和其他人一样,并且让想要夺取宝贝的人找不到她。
      舒眠不知道阴魄珠是什么,舒爸舒妈也没有告诉这东西为什么在她体内,但她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秘密,一个不能和别人说的秘密。她记得石子差点没有回来,她记得那怪物血盆大口里滴落下来的腥臭血液,或许,只要她保守住了这个秘密,这些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
      没过几天,舒爸和舒妈忙完了,他们告诉舒眠,他们要搬家了。
      舒眠听了,沉默地点了点头,她依稀明白为什么,她舍不得搬家,但她更舍不得石子再生病,还是因为她的原因生病。
      舒眠一家走的那天,村子里好多人都来相送,在这个村子住了六年多,大家都很有感情,好多小孩都来送舒眠,石子也来了。
      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始终拉着舒眠的手不愿意放开,嘴里不停的喊着,你别走。
      舒眠也哭,拉着石子的手一个劲的安顿他,别老是听陌生人的话,学着聪明点,别让别人欺负了……
      舒眠一家坐上了车,舒眠还是不停的回头看,石子跟着车追了好久,还摔倒在了地上,扑起了好多的土,黄色的尘土,飞飞扬扬,都快要把他给遮住了。
      舒眠哇的一声,扑在了舒妈的怀里,哭了好久好久。
      之后,安定下来的舒眠一家,生活过的平静而安和,而在这几年,舒眠习惯性的屏蔽掉所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她从不看恐怖小说,从不看恐怖电影……多亏了手腕上的珠子,她再也没有看见过任何奇怪的东西,小时候的记忆就像是一场虚幻的梦,离她越来越远,直到变得模糊不清。
      只是唯一觉得真实的,只有记忆里那胖嘟嘟的身影,是那个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的石子,还有手腕上那串戴了许久的普普通通的珠子,和一张放在小袋子里,有些褪了色,到仍然能看出来曾经是黄色的符纸。
      “咚咚咚”。
      舒眠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跳,回忆突然间被打断,整个人有些恍惚,一时竟有些不知道身在何处。
      “咚咚咚”。半天没得到回应,门外的敲门声变得有些急促。
      “舒眠!在吗!开门!”
      直到门外的人,有些急切的喊她的名字,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跳下了床,飞快的向门口奔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努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