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无常说

作者:温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生碗:四

      姜青诉听见那上上任白无常的结局,背后猛地一寒,她问:“单邪经常去地狱,是去看他吗?”
      
      沈长释扯了扯嘴角:“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也是,不过地狱里面被他关进去的太多了,要看也不只看那一个吧。”
      
      姜青诉觉得背后更寒了。
      
      沈长释道:“说来也是上上人白无常自己讨的,他分明答应了无常大人永生永世,却又耐不住地府寂寞,想念人间的荣华富贵,苦、笑、疼、暖。”
      
      姜青诉朝沈长释看过去,问他:“你不怀念?即便你生前日子过得并不好,可你不会想念活着的感觉吗?情、爱、恨、怨,做了鬼差之后,这些以后也都体会不到了吧?”
      
      沈长释愣了愣,低眸道:“说来也奇,我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被女人伤了,死在女人的手上,我对女人就无望了,情啊爱的,我不去想。唯一好的就是吃,好在时不时能去趟人间尝美味,本来就是拔舌疼死的,还会被无常大人打,我才不怀念疼的感觉呢。”
      
      姜青诉见沈长释这么想得开倒是有些惊奇了,回想起自己,即便她是被砍头死的,却还是期待能够感受疼痛,心里想着要不要哪天故意犯个错,让单邪也抽自己一鞭子感受感受。这念头刚起就被她给否掉了,又不是什么特殊癖好,没事儿给自己找什么抽呢。
      
      她扯开话题:“那你之前说的,那个碗,与这两人提前一日死有关?”
      
      沈长释也回神,摇头道:“我不确定,但很像,那碗便是能向世人借命,只要对方愿意将自己的命交付,碗底压着生辰八字名讳的那个人,就能多一天寿命。一人只能借一次,一次只有一天,故而你方才那么说,我才想起来这事儿。”
      
      “这碗后来就没拿回来过?”姜青诉问。
      
      沈长释摇头:“老头儿百岁死后,碗也不知去向,人间偌大,无处去寻的。”
      
      姜青诉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点儿,若这碗长得普通,而那老头儿也只不过想要多活久一点儿,活够了便来地府,碗便会被当做普通东西被人拿走,也不知是谁此刻又再用,或许……已经用了许久。
      
      若非是正好一个月内两个人都因故死亡,她还真不一定能往这方面想。
      
      按照沈长释说的,那碗使用起来只会扣除一人一天的寿命,若有人长命百岁,二十岁时给出一天命,这事儿八十年后再翻,用碗的人早不知去哪儿了。
      
      “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搞不好这两人的命借出去都过了十几年了。”沈长释摇了摇头,往椅子上一靠:“而且说不定,根本不是这碗的问题呢。”
      
      “你如此消极怠慢,就不怕单大人用鞭子抽你?”姜青诉朝沈长释瞥了一眼,余光瞧见正从外头进来的黑色身影。
      
      沈长释眉眼弯弯笑道:“无常大人已经好久没打过我啦!”
      
      “所以你现在是欠打?”冰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者跨步入门,黑色的长袍衣摆随风摆动折出波纹,沈长释听见这声立刻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哆哆嗦嗦站稳说:“没!我惜魂!”
      
      “查出什么了?”单邪往桌案边走,走到姜青诉身侧时朝她看了一眼,姜青诉抬头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发愣,这人离自己这么近做什么。
      
      沈长释低头清了清嗓子,姜青诉这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将椅子让给了单邪,自己拖着方才沈长释坐着的椅子坐在一侧道:“单大人几百年前是不是丢出去过一个碗?”
      
      “你这么说倒像是用长生碗借命的情况。”单邪抬眸朝沈长释瞥了一眼:“你就是要瞒着这个?”
      
      “没有没有!”沈长释委屈巴巴,连忙摆手。
      
      姜青诉瞧他那怂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单手撑着下巴道:“先别管沈,你可有办法在人间找到长生碗所在?”
      
      “无办法也得想办法,都是以前做下的糊涂事,总归要解决的。”单邪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眉心微皱叹了口气,他往后退一步道:“离远些,我先查查。”
      
      “查什么?可要我帮忙?”姜青诉凑过去问。
      
      单邪朝她瞥了一眼,道:“离远些,便是帮忙。”
      
      “好嘞!”姜青诉推开椅子往后退了好几步,与沈长释站在同一个位置之后侧过头对着沈长释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他说话的方式真是有点儿讨人厌。”
      
      沈长释:“……”他什么也没听见啊!
      
      桌案上忽而起了一阵风,将两本生死簿都重新翻到了第一页,生死簿上的字一笔笔从纸上脱离,墨迹悬飞在了半空中,一阵幽蓝色的光芒将周围照亮,光芒之中则是一排排刷过去的平生事迹。
      
      不单单是生死簿上粗略概括的人生大事,乃至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何时路径何地做过何事也都一一标明。
      
      那风将单邪的衣摆吹起,漆黑的发丝从中分开,纤长的头发如入水的黑墨,他的双眼紧盯着面前闪过越来越快的文字,到后面姜青诉只能看见一条条磨痕,根本看不见写的是什么了。
      
      这情况持续了许久,大约有半个时辰左右,她与沈长释大气不敢出,十方殿头一次这么安静,生死簿合上,光芒消失。
      
      单邪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气,眉心紧皱有些疲惫,姜青诉眨了眨眼睛凑过去小声地问:“单大人,你还好吧?”
      
      该不会是在这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把两个人的吃喝拉撒全都给看了个遍了吧?
      
      单邪双手撑在了桌面上,发丝垂下遮住了半张脸,在姜青诉问完话后才慢慢抬头,双眉斜飞入鬓,丹凤眼睁开,他道:“笛水县,老张烧饼摊。”
      
      姜青诉张了张嘴,问:“什么?”
      
      “两人一生中唯一重叠又做了同样事情的地方,便是在笛水县老张烧饼摊分文未付拿走了三块烧饼。”单邪说完,朝沈长释瞥了一眼。
      
      沈长释明白,立刻从怀里掏了一张符出来,将事情告知钟留,让钟留去笛水县尽快做好准备,先将这个老张烧饼摊给查清楚,包括与之有关的所有人或事。
      
      姜青诉道:“你脸色有些不好。”
      
      单邪站直了身体后道:“无碍。”
      
      钟留要弄清楚事情还需要一段时间,十方殿里的三人并没有立刻离开地府,沈长释怕极了单邪不敢站在他能看见的地方,于是跑到楼上找自己的春宫图陪伴,顺便将没写完的白姓娘子与其夫君闺房二三事给写写。
      
      十方殿一楼大殿内就剩下姜青诉与单邪二人,姜青诉看着对方,对方没看她,不过显然感觉到了这双视线。
      
      “你有话要问?”单邪率先打破了沉默。
      
      姜青诉哦了一声,伸手挠了挠脸颊旁,脑子飞速运转,随后想到了个理由笑眯眯地对着单邪,张嘴才一个‘我’字,单邪便道:“不用拿假话诓我,有话直说。”
      
      “你刚才是不是在痛?”姜青诉老实凑过去问。
      
      单邪朝她看过去,两双眼睛对上谁也没先挪开,单邪的睫毛轻颤,半垂着眼眸道:“我感受不到痛。”
      
      姜青诉挑眉:“可我分明见你脸色变了……”
      
      “是失力。”单邪说。
      
      “哦。”姜青诉略微有些失望,原以为这人与他们有什么不同呢,却没想到所有阴司鬼差都一样,无痛无病的。
      
      “你想要痛?”单邪突然开口问她。
      
      姜青诉愣了愣,没想到这人居然也会主动找她说话,仔细想了想他这个问题,姜青诉回答:“与其说是想要痛,倒不如说是想要生,我若骗你不想,你定能看穿,但我想要的不光是痛,而是作为人的所有感受……很可笑吧?”
      
      单邪没笑,姜青诉反而自己苦笑了:“当初烧生死簿不想投胎的是我,而今想要有身为人的权利的也是我。”
      
      “或许,你根本就没死过。”
      
      姜青诉不解,微微歪着头看他。
      
      单邪道:“人生在世经历一世繁荣也好、苦难也罢,到了孟婆面前一碗汤,将魂魄里的一切都洗干净,轮回井中择路再生,魂魄任然是魂魄,你没喝孟婆汤,没将属于你身体里的东西洗去,没有重生,依旧可在人间徘徊,尝人间百味,如何算死?”
      
      姜青诉听见这话只觉得有些拗口,她并不懂生生死死的事儿,她只知道若生无生的乐趣,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同样,死若没有生的趣味,便也算不了生。
      
      她只觉得单邪话里有话,便问单邪:“那你呢?你是否也与我一样?”
      
      一样徘徊在生死之间,生不能生,死又不甘死?
      
      单邪摇头,目光看向十方殿外的一片漆黑,回答:“我……从未活过。”
      
      他说完这话便站起来,显然不打算再和姜青诉聊下去了,姜青诉跟着他的身体抬头,看向那人朝楼梯口的方向过去。
      
      心里犹豫,还是站起来开口叫住对方:“单大人!”
      
      单邪脚下停住,没有回头。
      
      姜青诉说:“沈告诉我,上上任白无常许你永生永世不轮回,一直留在十方殿做无常,所以你才会破例将长生碗送给那位老者,这是否表示……你不想一个人?”
      
      “你知或许有一日沈会离开你投胎转世去,我知阎王爷也不过来地府千年,我来地府短短十数载,知道的不多,所以我想知道……你是否需要一个永生永世的陪伴?”姜青诉说这话时,伸手捂着自己的心口,掌下平静,可她却觉得心跳几乎要跳出喉咙。
      
      她看着那漆黑的背影,她在赌,在渴求一个机会,渴求一个,能让她只差一步便等于活着的那个机会。
      
      “有话直说。”单邪道。
      
      姜青诉咬着下唇,深吸一口气后开口:“我愿意永生永世留在十方殿,你不赶我走,我便不走,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人活在世的一切感受,疼痛、寒冷、燥热……凡肉身能感受到的一切,我希望你能给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