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无常说

作者:温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点梅灯:十三

      姜青诉的话让夏庄微微皱眉,前者目视李慕容,笑容收敛:“若真是仙子,那便要知道人间不是该待的地方,不论是为情为恩,都不该插手人间事宜,否则害人害己。”
      
      “白老板!看来你并非是来与夏某谈生意的!”夏庄猛地站起来,盯着姜青诉,坐在椅子上的李慕容也吓了一跳赶紧躲在了夏庄的身后。
      
      姜青诉道:“我的话,你听懂了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人,不是仙!”李慕容矢口否认。
      
      “你不是商人,你究竟是什么人?!”夏庄指着姜青诉问。
      
      姜青诉答:“来好言相劝你们放下执念,不要逆天行事之人,若懂我话中意思,我尚且可以给你们话别的时间,若懂了却装作不懂,那就休怪我身边的这位无情了。”
      
      一直没做声的单邪被提到,朝姜青诉瞥了一眼,这女人倒是长了一张利口,她以礼相劝,他便以武制之?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慕容,我们走。”夏庄拉着李慕容的手就要出门,两人还没走到门前便看见雅间的门没人推却关上了,啪嗒一声四周的墙壁上的画儿还有挂在雅间上方的珠帘都突然像是活了起来。
      
      墙上仙人腾云,珠帘无风摆动,夏庄觉得自己耳边还能听见女人们的窃窃私语声,不是他们在场任何一人的,而是原本画在墙上的那些女人,身形摆动,交头接耳。
      
      夏庄被吓了一跳,李慕容……不,准确来说是梅灵却渐渐明白过来了。
      
      她再朝坐在窗口边上的两人瞧去,一黑一白,一冷一柔,阴气甚重,居然是地府里的阴司,瞧打扮也知道必然是黑白无常了。
      
      “夏庄哥哥!是地府的人来了!”梅灵大声朝夏庄喊去,这声音却丝毫进不了夏庄的耳,他满耳满脑都是那些墙上之人的声音,看着李慕容的脸也是好几个重影,脑子疼得仿佛要炸开一般。
      
      姜青诉朝身旁的人看了一眼,单邪手中的白扇子合上,面色冷淡,显然已经将这间雅间与世隔绝,他目光冷冽盯着梅灵道:“看来要先礼后兵了。”
      
      话音刚落,姜青诉就看见眼前一道黑烟飞出,单邪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手中的扇子变成了一把漆黑的鞭子,正是在地府里他经常挂在腰间的镇魂鞭,一鞭子抽出,梅灵堪堪躲过,饶是如此也被那鞭子伤了元神。
      
      别说是修行了几百年的梅灵,就是姜青诉本便是地府出来的阴司,根本还没碰上鞭子,镇魂鞭出来的时候也让她浑身汗毛立起,骤然有种被剥夺了生命的慌乱与脆弱感。
      
      “夏庄哥哥……夏庄哥哥!”梅灵发现夏庄似乎听不见,拼命叫喊对方,周围的结界密不透风,他们根本没法儿逃出去。
      
      单邪又是一鞭子挥出,直直地朝梅灵过去,夏庄本是听不见,不过却能看得见,此刻他也算明白过来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了。
      
      只见一团黑烟朝梅灵的方向飞过去,他听不见梅灵的声音,只能看见李慕容的脸在眼前晃,焦急与担忧还有恐惧都爬上了脸,他心下怔怔,立刻扑了过去打算帮对方扛住这一击。
      
      阴司即便按照规定要来到人间,必要的时刻可以借助凡人的身体做一些事,只要不让凡人发现便可,但地府也有明确的规定,不可以伤害到无辜的凡人。
      
      这一鞭子抽在梅灵身上没问题,抽在夏庄身上必然让他魂不附体,少则也要散了几魂几魄的,日后只能痴傻度过一生了。
      
      于是单邪将鞭子收回,这一鞭没落下,他站了起来,左手微微抬起往旁边一挥,夏庄摔倒在一旁,梅灵见夏庄摔倒立刻要过去扶,一缕黑烟带着气劲再度朝她过来,姜青诉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在那鞭子落在梅灵身上的同时,她立刻心口发闷,然后眼前一会儿黑一会儿白,心口疼得仿佛要裂开了一般。
      
      “啊——”姜青诉与梅灵几乎是同时叫出了声。
      
      单邪回头朝姜青诉看去,刚才还坐在椅子上的人此刻已经摔倒在了地上,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的魂魄散开,大有要冲出身体的趋势。
      
      单邪瞧见了,她前不久填补进去的一魂一魄正准备借着这个时候逃走,鞭子挥在梅灵身上,除了梅灵会痛苦之外,梅灵本体也会受到创伤,被锁在梅灵本体内的李慕容和姜青诉都会受到牵连。
      
      单邪微微眯起眼睛啧了一声,他收了镇魂鞭安抚住姜青诉身体里原本不属于她的魂魄,若让魂魄再跑,她又得回到那痴痴傻傻的样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结界稍有松懈,梅灵瞧见立刻拉着夏庄,房内忽而起了一阵风,片片嫩黄色的腊梅花瓣在房中卷起,将两人都包裹在了其中,风停花瓣散落一地,房内就只剩下单邪与姜青诉两人了。
      
      姜青诉呼吸困难,她除了痛苦之余,还有点说不上来的意外满足感,会痛会窒息,就像是她还活着一样。
      
      单邪将她身体里的魂魄安抚好,这才一挥广袖将满室的花瓣给拂去,片片花瓣消散,其中却飘着一张黄色的符纸,上面用朱砂画了古怪的符文。
      
      单邪目光一凛,张手那张符纸就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手心,他看了一眼符文,微微抬眉,反手拉住了姜青诉的手,蓝色的火焰在周围燃烧,两人也在房中消失。
      
      客栈外面守着的下人们见房内许久没有动静,小二准备上菜,敲了敲门后没人回应,推门而入,房内哪儿还有人啊,桌上的饭菜也没怎么动,四个人究竟是如何离去的也没人知。
      
      梅庄内,李慕容的房间中,梅灵将夏庄扶到床边让他靠着,夏庄还一直咳嗽,脑子嗡嗡直响,猛地喘了几口气后才看清楚眼前站着的人。
      
      对方焦急地用手帕擦去他额头上的汗水,招呼着下人赶紧端杯热茶过来。
      
      声音熟悉,夏庄有些恍惚,反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轻声唤了句:“慕容……”
      
      梅灵一顿,目光直勾勾地看着他,夏庄抚着心口努力忍住咳嗽,道:“慕容,你怎么下床来了?大夫说你身体不好咳咳……你快去床上躺着,可有什么想吃的?我差人出去买给你。”
      
      他说出这话后忍着身体不适勉强站起来,扶着李慕容的胳膊将两人调转了位置,夏庄伸手揉了揉眉心道:“慕容,你快躺着,我……”
      
      “夏庄哥哥。”梅灵心中一阵酸楚,这称呼喊出来夏庄猛地清醒了,他踉跄了一步,侧身朝窗户外头瞧过去,太阳还挂在天空,外头一片晴朗,屋檐上融化的雪水一滴一滴往下落。
      
      夏庄的眼中逐渐变得冰冷,原来现在还早,慕容还没回来。
      
      “我先走了。”夏庄转身,梅灵立刻开口:“夏庄哥哥别离开梅庄,那两人是地府的黑白无常,他们定然是为了李姐姐过来的。”
      
      夏庄目光一滞,哦了一声就跨步出去了,丫鬟匆匆端着热茶进来正好与夏庄擦肩而过,叫了一声庄主,对方没有反应。
      
      梅灵几步走到了窗户边,趴在窗户上看着夏庄离去的背影,眉眼中带着几分心酸凄楚。
      
      姜青诉被单邪带回了客栈房间才觉得自己身体好了些,她扶着桌子深吸几口气心口的跳动才慢慢平静下来,最后归于无。
      
      单邪坐在姜青诉的对面道:“你想的好办法。”
      
      姜青诉伸手撑着下巴,整个人几乎瘫软地趴在桌上,楼下的沈长释第一时间察觉到两人回来了,于是领着钟留上楼,敲响了房门。
      
      “无常大人,白大人。”
      
      单邪没开口,姜青诉道:“进。”
      
      单邪朝姜青诉看了一眼,对方没发觉,或者发觉了也当不知道,伸手揉着眉尾道:“单大人,梅灵不听劝,但也不吃打啊,你打在她身上,怎么痛到我这儿来了。”
      
      单邪朝两个刚跨步进门的人瞧去,口气阴冷了些:“还得怪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沈长释脚步一顿,觉得自己来错了,进退两难,被脑子不太灵光的钟留拉到了座位上坐着。
      
      姜青诉听单邪这么说也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有一魂一魄锁在了梅灵本体上呢,于是叹了口气,问单邪:“单大人可有什么好办法?他们又躲进了梅庄里,你可有本事进去抓人?”
      
      单邪道:“我若强入,没什么地方能拦得住我,但此番看来事情还有变。”
      
      他说完,将之前从客栈带出来的符纸放在了桌面上,沈长释与钟留率先凑过去看,钟留立刻道:“借魂符!”
      
      姜青诉微微皱眉:“这是什么符?”
      
      “除了花草鸟兽可以修炼成灵或成妖之外,人也可以修炼,人若修炼也会拥有非凡能力,可炼丹制药,画符布阵,符分神符鬼符,神符可通天神,能求雨唤晴,鬼符自然是对付鬼的。”沈长释解释:“借魂符便是众多修炼者所练出来的鬼符之一,顾名思义,可以借他人的魂魄为己用。”
      
      单邪道:“夏庄打算借梅灵的魂,复活李慕容。”
      
      “所以梅灵是被迫留在李慕容体内的?”姜青诉皱眉问。
      
      单邪摇头:“不像。”
      
      “那就是梅灵被骗了!”沈长释一语点破,伸手摸了摸下巴道:“夏庄利用自己的男色骗取梅灵的同情,好一个恶毒坏公子哄骗单纯小娘子的烂俗故事。”
      
      姜青诉:“……”
      
      单邪将符纸丢到了钟留的怀里道:“查查近日往来琅城的有哪人能练出这东西。”
      
      “借魂符为逆天改命之物,一旦借魂成功,那便不是李慕容一人的生死了。”沈长释道。
      
      姜青诉问:“梅灵会死?”
      
      沈长释朝姜青诉看了一眼,道:“梅灯点燃,需耗梅灵之血,夏庄大量贩售梅灯,不为钱财,为的是耗损梅灵精血灵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