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亲王妃

作者:彩色的天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3 章

      荣亲王没叫起,高松也不敢起,他手脚并用地爬进书房中央,再次叩首:“奴才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洛紫萱见状,身子微微一福便开溜了,大管家在洛紫萱离去后,关上书房,也告退了。
      
      高松跪了片刻,也没听见王爷叫起,四周安静得可以,他的心有点虚,悄悄抬头瞄了一眼。
      
      哟,王爷正看着他咧!
      
      他眼神一缩,也没能留意到王爷此刻的表情,赶紧低下头来。
      
      又等了片刻,还是没有叫起,脚都已经麻了。
      
      自从成了仁安殿的大太监,能让他跪下的次数可不多,这会儿跪了这么些时间,已经熬不住地满身出了汗来。
      
      “何事?”
      
      江子然淡淡的语气在高松耳中听来简直如同天籁之音,他谨慎地说道:“奴才前来传皇后娘娘懿旨,恳请王爷传洛女医前来接旨。”
      
      江子然眸色稍稍一暗,薄唇微启:“说。”
      
      啥?
      
      高松微微一怔,这洛女医人还没来,就让他宣旨?
      
      虽说懿旨不像圣旨那般,接个旨意也要全府的人跪叩,可怎么也得当事人前来跪叩接旨,再说了,这旨意也没有宣读两次的规矩。
      
      “王爷,还是等洛女医过来,奴才再宣读吧。”高松覆下身子再次叩拜,趁机动了一下腿脚。
      
      江子然冷哼了一声:“看来你的耳朵没什么用。”
      
      话音刚落,高松左耳听见一声鸣响,随即一阵剧痛传来。
      
      他的手才刚捂上痛处,眼前的地上突然跌下一只耳朵来,距离那耳朵几分远的距离插着一把亮晃晃的匕首。
      
      “啊!”高松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耳朵被割了下来。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惨叫声,抬头看见江子然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心慌不已。想要逃跑,可脚已跪麻,连站起都不能,只能用另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蹒跚爬行。
      
      玄金这时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站在江子然耳边小声道:“这家伙声音太大,吓着姑娘了,正往这边赶。”
      
      江子轻蹙眉头,道:“带走。”
      
      玄金领命,一个招手,几名暗卫从各处闪身而进,塞了高松公公的嘴,架着人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洛紫萱刚好就在这个时间赶到,眼看着几个人从窗口跳出,忙问:“怎么回事?”
      
      “无事。”江子然答。
      
      “可是我刚才听见有人惨叫,而……这是什么?耳朵?”洛紫萱刚走一步,正巧看见地上的耳朵和血迹,吓了一跳。
      
      “嗯,刚才有刺客。”江子然从容淡定地说道。
      
      “那王爷你没事吧?”
      
      江子然先是摇头,然后看着洛紫萱满眼的紧张,随即又点了点头。
      
      洛紫萱见他怪怪的,干脆自个儿走过去他身边查看,刚站定在他旁边,就看见他垂下的左手手背上一道血红的伤痕,正呼呼冒着血。
      
      “天呐,如意,赶紧拿我药箱过来,王爷受伤了。”洛紫萱绕了过去抓起他的手放在桌上,抽出丝帕将他的伤口紧紧缠了起来。
      
      如意惊慌失措地一边喊着一边回去拿药箱,回来的时候后头跟着了一堆下人,可以说是满府上下都惊动了。
      
      下人们站在外院不敢再踏进,浮萍姑姑和大管家跟着如意走进了书房。
      
      玄墨最后赶到。
      
      刚开始在后院整理着大管家从国库中带回来的物件时听见有人说王爷受伤,他先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进了书房见着王爷冒着鲜血的手时,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爷,您怎么就受伤了?”玄墨惊叫着喊道:“暗卫呢,暗卫何在?”
      
      “闭嘴。”江子然冷冷地道了一句。
      
      玄墨又是着急又是担心,可也不敢再说话。
      
      洛紫萱熟练地洒上止血粉,点了油灯烧起针来。
      
      伤口太深了,纵使她的止血粉是改良过的一时间也止不住这冒出的血,必须缝针才行。
      
      温热的血流到她的手上,她的眼泪也随之滴落,忍不住叨叨:“不是有暗卫吗?怎么还能受伤呢?”
      
      这话正是玄墨想说的,他抬头看向屋顶,想要寻个人问问,可怎么看也看不见影儿。
      
      事实上,玄金他们将人从院墙丢了出去后就回来了,几个人聚在一起蹲在屋顶上,正从瓦片的缝隙瞧着下面的情况。
      
      “我们要下去领罚吗?”玄水小声问道。
      
      玄金啧了一声,思考了一会儿,说:“把刚才丢掉的那家伙捡回来吧。”
      
      “不适合吧。”玄水一脸嫌弃地说:“就那家伙的蠢样子,怎么看都不像能越过我们伤到王爷的人。”
      
      “那你说谁像?”
      
      “……”玄水无语,的确是寻不到这样的人。
      
      “快去捉回来,等下跑远了就麻烦了。”
      
      玄水站了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尘土,嘀咕道:“你说王爷好端端的干嘛就割了自己一刀,莫非是下棋下傻了?”
      
      玄金又啧了一声,说:“懂什么,这叫苦肉计。”
      
      经玄金这么一提醒,玄水再瞧了瞧下方,了然道:“别人追求姑娘都是买些礼物儿好言好语地讨好,我们家王爷倒是厉害,兵法都给用上了。”
      
      “那有什么办法。”玄金摇头叹息说:“我们王爷就只懂得兵法。”
      
      再多也没有了。
      
      ……
      
      皇后娘娘怎么也没想到,下个懿旨而已,身边的大太监会变成了刺杀荣亲王的凶手。
      
      当福至帝前来质问她时,她整个人都懵了。
      
      “臣妾只是让高松过去传个懿旨而已,再怎么说,臣妾也没有要杀害荣亲王的理由呀。”皇后跪在地上,眼眶闪着泪花。
      
      福至帝冷哼一声:“没有理由?难不成皇叔伤了自己然后嫁祸于你就有理由了?你以为你和太后背后耍的那些手段朕不知道吗?朕说了多少次,不要去招惹皇叔,你们非得不听,现在好了,你跟朕说,如何收场。”
      
      皇后唇色都发白了,她抬头流泪看着福至帝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再说也是枉然。
      
      她无心去分析这事情的个中缘由,皇上的话已如同利刃一般一下一下地割着她的心。
      
      从他踏入仁安殿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认定了她的罪名。
      
      这个后位来得突然,她还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就已经成为了一国之母。之后的日子,她忙着学习一国之母应有的大度,应对太后控制的同时想尽办法维护皇上的尊严,却没空考虑自己的心情。
      
      每次在太后殿中被恶言恶语辱骂了一番,出来还得看着自个儿的夫君与别的妃嫔携手漫步。
      
      她心里头的苦,最终成了无声的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仁安殿的地上。
      
      或许,她本就不适合当皇后吧。
      
      皇后亲手脱下了凤冠,高举于头上,忽地惨淡一笑:“臣妾自请进冷宫,终身不踏出一步。”
      
      福至帝没料到皇后突然有此一举,他手往外伸出想要相扶,在快要碰到人的时候又缩了手。
      
      太皇太后刚才说的话悠然在耳,若此事没个交代,他难以面对天下悠悠众口。
      
      最终,他甩袖转身离去,道了一句:“朕准了。”
      
      皇后笑了,一如哭泣一般,无声无语。
      
      她招来了桃红,在其耳边小声地说着话。
      
      良久,桃红使劲地点头,哭着道:“娘娘请放心,奴婢一定把这事儿办成。”
      
      ……
      
      王爷受伤,一如当初中毒那样,太皇太后带着人赶到了荣亲王府,只是这次,没有皇后。
      
      “朕已经将夏氏打入冷宫,从此不得踏出一步,还望皇叔能够原谅朕的疏忽。”福至帝看着自己那个浴血沙场面不改色的皇叔,现在左手包扎如同猪蹄一样圆滚,突然就想发笑,可抬头看见其阴阴沉沉的脸,心中又是害怕。
      
      这又是害怕又想笑的情绪,导致他脸容有些扭曲。
      
      外人看来,若荣亲王说不肯原谅,福至帝就要哭出来了。
      
      太皇太后趁机数落了太后一番,说她教导无方,毕竟当初皇后可是太后亲自选的儿媳妇。
      
      太后有苦难言,她不过是让夏氏召洛女医进宫笼络笼络,没想到她居然派人去刺杀。
      
      在她眼中,夏氏就是个蠢笨的,一点心机都没有,当初选她作为儿媳妇也是为了好控制,所以对夏氏选了个手无搏鸡之力的太监去刺杀也没有怀疑。
      
      对于太皇太后的指责,她只能点头应着,然后在心里头使劲地骂着夏氏。
      
      “国不能无后,哀家看呐,淑妃贤惠,正适合不过了。”太皇太后看了福至帝一眼,道:“皇上觉得如何?”
      
      没有给皇上反应的时间,太后抢过话道:“这一国之母何谓重之又重,应当从长计议才是,淑妃前头还有贤妃呢。”
      
      “你的眼光哀家可不敢再恭维了。”
      
      “太皇太后……”
      
      太后与太皇太后就在书房中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辩了起来。
      
      洛紫萱见此,心中冷笑,不由得心痛起江子然来。
      
      她转头悄悄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目光一直注视在自己的左手,根本就没去留意那些人。
      
      “包得太臃肿了,我帮你拆一些吧,这样不方便活动。”洛紫萱说。伤口缝了针又止了血,敷了她的药,大约七八天就能拆线了。
      
      “不用,玄墨说这样包着好得快。”
      
      “歪理。”洛紫萱不由得瞪了玄墨一眼。
      
      玄墨在心里头大呼冤枉,这明明是王爷自个儿要求的。然而他嘴上还是说道:“这是奴才家乡的老法子,左右也是无碍,姑娘就让奴才安心些吧。”
      
      洛紫萱叹气,拿起汤药吹了吹,递给了江子然,说:“温度刚好了,快喝了吧。”
      
      江子然看了汤药一眼,举了举圆蹄般的左手,凝神着洛紫萱道:“本王受了伤。”
      
      “不是还有右手吗?”洛紫萱说。
      
      “玄墨,把这只手也包了。”江子然面无表情地将完好的右手递到了玄墨面前,淡漠地说:“好让你更加安心。”
      
      呃!
      
      玄墨微微一怔,偷偷地瞄了一眼此时表情古怪的洛紫萱,生硬地说道:“奴才的家乡还有一个老法子,把没受伤的手也包上,受伤的手会好得更加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玄墨:王爷,您这个坑,奴才填得好辛苦呀!



    荣亲王妃
    王爷很冷情?那是遇见王妃之前



    未婚夫是阎王爷
    阎王娶妻,百鬼恭迎



    丞相大人最宠妻
    冷面丞相踏上宠妻之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