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枝秋雨

作者:帘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他这支烟抽的很慢,源起里男男女女进出着,抹了粉黛,携了名利,各取所需的相互纠缠,灯红酒绿之下都是虚空。

      夜凉如水,桂花香气忽而浓郁,忽而浅淡,这种香味在会所里的香水味中不足一提,却在沁凉的风中经久不散。

      很多年以后,叶絮就成了这样一种存在的香味,可她不懂,她总以为她得成为另一种香味才能与他并肩,从而成了一种执念,一种错误而顽固的执念。

      回想起和叶絮的聊天内容,梁嘉泓瞳仁里浮现着些许笑意。

      她的言语之间是青涩紧张,却偏偏装的老成和淡然。

      可也正是这种青涩稚嫩,将她衬得透明干净。

      感情的事情从来都是讲不清道不明的,总之,当邬天赐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几乎没有考虑的就接受了。

      不是一见钟情,不是一时兴起,不是玩弄感情。

      好像一切只是刚刚好。

      是意外是巧合,而人生就是由这种意外和巧合拼凑而成,不是按部就班的东西通常带给人惊喜,可以是悲也可以是喜,但一定是让人铭记的。

      凉风掠过,半截烟灰断落,梁嘉泓抽完最后一口,碾灭了烟头。

      回到包厢,里头依然在劲歌热舞,杨旗说:“等会这场嗨完,我们就去飙车,怎么样,敢不敢比一场?”

      梁嘉泓对这些一向无所谓,“行啊。”

      嗞嗞——茶几上手机震动。

      杨旗说:“对了,刚刚你爸打你电话,我们没帮你接,你回一个。”

      梁嘉泓拿过,翻着,有一些未接电话,一些短信,一些□□消息,但是没有一则消息来自叶絮。

      梁嘉泓点开□□,盯着她的名字笑了声,又按了退出,边回拨父亲的电话边走出包厢。

      再次回包厢时王邵俊问道:“你爸是不是开始让你着手了?”

      梁嘉泓嗯了声。

      几个男人同声道:“恭喜啊,梁总。”

      梁嘉泓依旧是那副无所谓,淡笑的神情。

      “来来来,玩游戏玩游戏!”韩阳说。

      而梁嘉泓手机还没脱手就响了,是□□消息,来自叶絮。

      叶絮:你在干什么呀?

      梁嘉泓坐在沙发上,双手握着手机,直接回了过去:在外面,你呢?

      短短几个字,却点燃了叶絮的生命。

      课桌里手机震动的时候叶絮差点没激动的窜到天花板上,仿佛中了五百万,颤着手点开了那个跳动的消息提示。

      他居然这么快回复了。

      她思来想去,决定主动发起攻击,守株待兔未免太苦,果然,只要付出就能获得,之前的胡思乱想真是白费神。

      叶絮手指飞舞着,快速打下一行字:在等下课,有点无聊。

      梁嘉泓:那晚自习上做了些什么?

      叶絮抬头瞧了眼翻开后就没动过语文书,她寻思着该怎么回答,总不能大胆的说我一直在等你吧。

      还没等她回复,梁嘉泓的消息又过来,他说:还有多久下课?

      叶絮:二十分钟左右。

      梁嘉泓:那下课时挺晚了。

      叶絮:有点。

      梁嘉泓:困吗?

      叶絮:不困。

      梁嘉泓:几点熄灯?

      叶絮:十点。

      两个人没说什么主要话题,只是你一言我一句的闲聊,吃的晚饭,上晚自习的老师同学,住宿舍的好处和坏处,多数都是梁嘉泓在提问,叶絮在答。

      他不像她是故作矜持,他只是想知道,所以很自然的就问出口了。

      他和同龄段的男生不一样,他不拘谨不羞怯,总是坦荡的面对所有,似乎什么东西都在他面前都是透明的。

      而叶絮也没有想过他是怎样的人,他到底在做什么,她真的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只知道这是她喜欢的少年。

      她以为世上所有的人都和她一样,平凡普通。

      她以为梁嘉泓是和她一样的人。

      …….

      八点四十五下课铃声一打,教室里炸开了锅,一个个跟难民逃难似的,纷纷携包而逃。

      叶絮走出教学楼,深深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明明凉飕飕的,她却觉得神清气爽,甚至能哼上两句。

      回到宿舍,一边回复梁嘉泓消息一边抓紧时间洗衣服,再把电板放入万能充拿去阿姨那边充电,洗完脸涂完霜已经九点半。

      梁嘉泓说:你还挺可爱的。

      叶絮坐在椅子上,看到这条消息脸一红。

      这话的起源是叶絮说了说关于穿秋裤的烦恼。

      她不明白,到底哪里可爱了。

      不过她也识趣,没有刨根问底,这可能只是一个男人在暗示什么而已。

      寝室里,陈雨抢了另一个室友徐佳玲的薯片,两个人追着打闹,磕磕碰碰,叶絮刚想起身去拿水喝,好缓和一下涨红的脸和飞快的心跳,却不料被她们撞了下,手掌撑在手机。

      画面跳成了通话中,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走着,通话对象是梁嘉泓。

      叶絮瞪大眼睛,磕磕巴巴着,大脑像卡住了的齿轮,她的器官都失去了导航,处于迷茫驾驶。

      直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微哑的在吗,叶絮才回过神,捂紧电话,撒腿似跑向阳台,关上玻璃门,将自己和她们隔绝。

      晾在上头的衣服滴答滴答滴着水,隔壁阳台门没关,传来些许讲话声。

      叶絮深吸一口气,压低声,结巴道:“我…我不是故意打…打你电话的,是不小心。”

      她听到那头梁嘉泓轻轻的笑声,她几乎可以想象此刻他的神情神态,清隽的眉眼携着几分痞气,那种笑容慵懒而随性,有一种看穿世间万物的稳重感,是十七岁的少年,又不是。

      他笑着说:“是我打的。”

      叶絮的呼吸滞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因为太激动不知道怎么回应他。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给她打电话。

      这不同于网络聊天,似乎是更亲密的联系方式,谎言与真心都在言语中被感知。

      稍稍缓过了点,叶絮轻轻道:“有什么事吗?”

      梁嘉泓:“有吧。”

      “嗯?”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忽然问道:“喜欢我吗?”

      他问的很自然很坦荡,随性随意,甚至没有一点负担。

      叶絮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矜持感让她没办法坦然的去回答这个问题,她只能哭笑不得反问道:“你怎么了?”

      梁嘉泓似也有无奈之意,“喜欢,不喜欢,说一个吧。”

      叶絮说:“你在玩游戏?”

      梁嘉泓没有否认。

      可叶絮没办法违心说不喜欢,也羞于说喜欢,她权衡之下,软声道:“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才刚认识,她不能说不喜欢,如果不喜欢,现在算什么?如果喜欢,她主动开口,在不知道他什么想法的情况下主动开口,又算什么?

      到底是女孩子,揣着些矜持。

      梁嘉泓嗯了声,低笑着道:“知道了,等会找你,先挂了。”

      挂断电话,杨旗他们嘘声,“靠,还以为你使劲发消息是成功了呢,原来人家还不知道啊。兄弟,你还得再努力努力啊,这姑娘你们学校的?漂亮吗?”

      梁嘉泓对他们几个没什么隐瞒,答道:“挺好看的。”

      “大眼睛高鼻梁?”

      梁嘉泓手里把玩一只打火机,淡笑着说:“不大。”

      杨旗来了兴趣,“那你怎么就喜欢了?之前没听你提过啊?”

      “今天认识的。”

      “切!没意思,来来来,下一把。”

      梁嘉泓扔了打火机,摸了摸后脖颈,说:“算了,今天你们玩吧,我先回去了,这趴我请了。”

      “你这是回去泡妞啊?行呗,看在你难得有个女朋友的份上,放你归山!”王邵俊笑呵呵道。

      ……

      梁嘉泓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迈着长腿,慢悠悠的走出KTV。

      原先被碾灭的烟头还躺在那儿,夜越发深浓,花香亦是如此。

      他没有继续往前走,停顿在这里,再次拨叶絮的电话。

      叶絮故意等了三下之后接的,她都没有回寝室,在冷风中等着他的电话或者是回信。

      梁嘉泓说:“刚和朋友玩游戏,输了,就这样了,没生气吧?”

      “没有……”

      “快十点了,要睡吗?”

      叶絮抓着铁栏杆,没有犹豫的回答道:“还不困,不习惯那么早睡。”

      他似乎听懂了话外音,笑着,他说:“最近天气开始凉了,记得套个外套。”

      “我没有外套,都在家里。”

      “那我明天带给你?”

      叶絮身子一顿,眨巴着眼睛,心怦怦怦快跳起来,思忖着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还没等她想出个结果,梁嘉泓又抛出了个问题给她,“喜欢什么颜色的外套?”

      叶絮抿抿唇,眼睛弯起,心里有了个大概,她反问道:“你有什么颜色的?”

      “有…蓝的,红的,黑的,还有什么也记不太清了。”

      即使他这样说了,叶絮也还是不好意思真的拿他的外套,往身上一披不就和陈佳莉一样了吗?如果班里的眼神都齐刷刷看向她,她大概能用体温把自己熬熟。

      她只是笑着,不想拒绝又不好答应。

      如果能披一披,也是她人生的幸运事之一了吧。

      可惜她总是这样,矜持二字让她自我捆绑,后来的洒脱二字又让她自取灭亡,找不到一个平衡点,容易走极端。

      虽然叶絮后来把这些归结于自己对感情的处理不够成熟。

      那头的梁嘉泓也没再提这外套,风佛过手机,她能听到他那边风的声音,叶絮伸出手,十几米的高空处,夜色寂寥,秋风凄凄,穿过她的五指缝,他们感受的是同一种风吧?

      两个人都静了,还是梁嘉泓先开的口。

      他说:“我们现在算是认识了吧?”

      “算啊。”叶絮浅笑着。

      梁嘉泓:“那明天放学了要一起吃个饭吗?”

      她喉咙口一紧,笑容慢慢敛起,颤颤巍巍的回了个好。

      一起吃饭的含义是什么,他们都懂。

      梁嘉泓笑了,“这就答应了?”

      有点调戏的意味。

      叶絮窘迫,“那…那我不答应?”

      话刚说出口她就猛打自己的脑袋,这说的什么破回答。

      电话那头没了声,但他的呼吸声被清晰的传递了过来。

      片刻,他说:“我觉得…….我是不是还欠你什么?”

      叶絮这会脑袋是真空白,比做数学题时还白,他的一个电话就把她绕进了迷宫,往哪儿走都随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云里雾里的问道:“你欠我什么?我不记得有什么啊。”

      梁嘉泓说:“我欠你一个告白。”

      这话三分正经七分淡然,仿佛他真欠了她一样。

      砸中叶絮心脏却是告白二字,明明是她喜欢的他,而他应该也知道的,怎么这会反过来了?

      叶絮咬着唇,心中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也喜欢她吧。

      他一定喜欢她的吧,不然又为什么一下子就答应了邬天赐的介绍,又为什么愿意和她聊这么多?

      她想,他就是喜欢她的。

      她没有想过缘由,没有想过为什么,只是这么固执的认定了,是少年时代的天真也是少年时代的残酷。

      而他们这一代人,90后,早恋的,多多少少有点快餐式爱情,一天认识,三天说爱,七天分手,一个月缅怀,像是校园之间流行的风气。

      她和梁嘉泓的开始也如这种快餐式爱情一般。

      梁嘉泓见她不出声,低笑着说:“做我女朋友吗?”

      叶絮靠在铁栏杆上,收回了手,远处是漆黑的居民楼,有几点灯火亮着,她只觉得这夜晚万籁俱寂,一切清明如水,万般虔诚,而他的嗓音被月光柔化,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温柔诱惑。

      她点头答应,是一腔孤勇的开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