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枝秋雨

作者:帘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叶絮爱上他的时候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就这么奇怪的爱上了一个男生,不是喜欢,是爱,仅仅是因为他扔了个酸奶瓶子。

      很久以后,叶絮和朋友说起,她都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那天后来的课程叶絮都没有听进去,本来就喜欢发呆,这会更是神游了,她甚至连他们以后生几个孩子都想好了。

      叶絮撑着下巴,耳朵朝后竖着,每次课间休息都想听到他的声音,听听他说了什么话。

      数学老师布置完作业,叶絮习惯性的转过身去问李齐要作业抄,视线兜一圈,瞥到梁嘉泓,他正坐在座位上,闲散的靠着,和前排的男生聊笑。

      叶絮只敢看了一眼,她朝李齐伸手,“借我练习册抄一下。”

      李齐油腔滑调的性格上来,说:“小叶子,你不能这么一本正经的要抄作业,我也不能白给你抄,这么着吧,抄一次一百块。”

      叶絮和他已经混熟了,她才不怕他,叶絮伸手去掐他手臂,李齐哇哇叫,“你这是家暴!家暴!”

      叶絮一怔,微微红了脸,没好气的说:“家暴什么家暴,快把练习册给我。”

      李齐瞧着她,笑了笑,从课桌里掏出练习册地给她。

      叶絮转过身的时候又瞥了一眼梁嘉泓,他还是那副样子,右手搁在课桌上,把玩着一只笔。

      她可真想做他手里的笔。

      ……

      放学成了叶絮最欢喜的时刻,那是她可以肆意离开座位,肆意转身回头的机会,没人会在意,没人会发现什么。

      她等赵金金整理课本,然后一起回宿舍吃饭。

      赵金金从代理班长成了正式班长,全班好评的班长,叶絮也很喜欢这个姑娘,她有叶絮无法拥有的真实。

      赵金金坐第一排,叶絮很满意她这个位置,因为她可以倚在最前面,很自然的看着全教室,特别是后排。

      赵金金不好意思的笑着,“絮絮啊,我桌上有点乱,你再等我一会,我的本子找不到了。”

      “没事,不急。”

      基本一放学梁嘉泓就会离开教室,他不整理书包,不等人一起走,和那几个男同学打个招呼,转着手机就从后门走了出去。

      他没有书包,他也从不做作业,他也无所谓。

      他从后面走出去只需要花费几秒,那几秒是叶絮一天之中最后的美好。

      ……

      叶絮为了得知他的名字还费了点小心思,赵金金是班长,所以手里有名单,叶絮瞧着那些名字瞧了很久。才开学半个月,她有很多人不认识,老师上课点名一般会点学号,就算有同学叫到名字,叶絮也不会专门回头去看一眼。

      这名单还真是瞧不出什么端倪。

      第二天早上,她和赵金金从食堂吃完早饭去教室,语文老师叫住了赵金金,让她把昨天的作业本发下去,赵金金手里拿着水杯和英语书,还有两茶叶蛋,实在腾不开手。

      她又不好意思的笑着,“絮絮,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叶絮接过,捧着和她往教室走。

      班长是个很忙的职业,什么事都得管,黑板没擦的,她得吼一声,教室有垃圾也得吼一声,交作业也得吼一声。

      语文课代表是个女生,和她们比起来会来的比较晚,那叠作业本叶絮发的。

      叶絮发作业本的时候梁嘉泓正慢悠悠的走来,他一直走后门,因为离他的座位近。

      大清早的,睡眼惺忪,看起来很累,趴在桌子上倒头就睡,教室里闹成一团,他依旧睡得着。

      叶絮走到他身边,把作业本递给他前面的男生,“你是刘靖吧?”

      “嗯,是,这个给我吧,是我同桌的。”

      “好。”

      梁嘉泓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是柔软的花香,靠近他就能闻到。

      叶絮兜兜转转,边问名字边发,终于把作业本发完了,可没有发到他的。

      他是真的不写作业。

      不过他身上的味道真是好闻。

      也似曾相识。

      叶絮花了一节课的时间终于想起在哪里闻过。

      她猛地拉住邬天赐,问道:“你前几天身上那是什么香味啊?”

      邬天赐一脸茫然,“香味?我不喷香水的啊。”

      “可你身上现在也很香,只是不是那个味道。”

      “啊,你说金纺啊,是那个味道啦。”

      “你用的哪个味道的金纺?”

      邬天赐:“好像是蓝色包装的那个吧。”

      她们寝室里的姑娘放学后会一起吃饭一起逛超市,超市就在学校边上,是这块区域最大的超市,赵金金买了一袋泡面和泡椒凤爪,叶絮只拿了一袋蓝色包装的金纺。

      寝室里的陈雨问道:“你怎么突然用金纺了?”

      叶絮:“只是想买。”

      陈雨是假小子,人很瘦,身高也不高,但有一头短发和黑框眼镜,喜欢穿中性的衣服,说话也跟个男孩似的。

      叶絮也很喜欢她,性格爽朗人大方,叶絮后来和她也交心过一阵子。

      当晚叶絮把一些要换洗的衣服都用金纺泡了遍,晾完衣服的时候她的手上也都是那种花香,就好像他在身边一样。

      叶絮睡觉的时候也是闻着这个味道入睡的,她觉得自己像变态。

      叶絮爱上梁嘉泓第三天的时候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

      那天中午,叶絮吃完凉面和邬天赐他们聊天,她已经没那么拘谨了,偶尔也会和李齐开玩笑。

      她这人就这样,不熟一言不发,熟了掏心掏肺,典型的外冷内热。

      叶絮坐在座位上,背靠着墙,右手手肘撑在李齐的课桌上,像是无心的说道:“齐齐,我到现在男生只知道你们几个,发个作业本还得问半天。”

      李齐一拍腿,说:“来,哥给你介绍介绍。”

      “你都认识?”

      “军训的时候都混熟了,还几个是初中同学呢。”

      这个班级只有叶絮来自很远的乡下,多数都是从小生活在这块区域的,他们上这里的小学,中学,是一个圈子的人。

      叶絮这下真是无意的了,她问:“哪些是初中同学啊?好巧啊,你们还能上一个班。”

      李齐指向在那边玩手机的梁嘉泓说:“他,梁嘉泓,还有那边那个,陈景程,那个女的也是,陈佳莉。”

      叶絮微微抿唇,嗯了声。

      梁嘉泓。

      这个名字在名单的最后。

      这个人原来连名字也那么好听。

      叶絮浅浅笑着,又装无意的问道:“诶,那那个梁什么的,怎么都不做作业?我看课代表一直催他,他也不管。”

      李齐:“咱们嘉泓啊,不用做作业,大佬就是这样的。”

      ……

      叶絮后来上课又发呆了,心里盘算着怎么泡他,她要追他吗?会不会太不矜持了?他会想谈个恋爱吗?他有女朋友吗?

      无聊的劳动课,上头的老师讲了一通什么香港比赛,他说:“有同学想报名的找我,去比赛的费用学校会出,但前提是你做得出东西,我问问啊,你们班坐过飞机的举个手。”

      “奥…一个,两个。”老师说:“就两个啊。”

      老师指指后面说:“那位同学,坐过几次啊,去过哪里?”

      嗞——椅子和地面摩擦,顶上的吊扇嗡嗡嗡转着,在这种安静又朦胧的氛围下,教室里响起一道慵懒又清冷的声音。

      梁嘉泓说:“很多次,不太记得了。”

      回答的散漫,不在意,像是在说,昨天吃了,吃什么忘了。

      仔细的听,叶絮发现他的声音还有一点点沙哑。

      叶絮握着笔在纸上画圈圈。

      真是个有阅历的人啊,她连南城都没出过。

      这样的人应该是追不到的吧。

      叶絮趴在了桌子上,圈也不画了。

      老师尴尬的咳了一声,示意他坐下,然后继续吹自己的经历。

      ……

      叶絮爱上他的第四天,中奖了,奖品名为梁嘉泓。

      直到现在,叶絮也是感激邬天赐的,尽管邬天赐一直说,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成,你也不会这样。

      每天的日子都差不多,起床吃饭,上课休息,晚自习睡觉。

      叶絮无心学习,不是因为梁嘉泓,她是真的厌倦了那种每天做几套卷子的生活。

      玩了一上午的斗地主,输输赢赢,她终于通了一关,看清了整张西施画像。这游戏设计的还不错,赢了会露一点画像,输了又会往上遮盖,很能激发人的胜负欲。

      第四节下课铃一打,教室里一哄而散,民以食为天,个个脚踩风火轮。

      叶絮赶紧也给她俩装上风火轮,叶絮说:“得走快点,不然肉夹馍那边人好多。”

      “我今天想吃煎饼果子。”

      “煎饼果子人更多。”

      其实除了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等等之外,叶絮还是挺用功的,她的语文成绩一直不错,当初是班里的语文第一名,班里的中考作文最高分,所以背背古诗,写点阅读理解题,她挺当回事的。

      她和邬天赐都喜欢把食物买回去,边吃边写作业,她们的目标一直都是放学后要零作业。

      叶絮的晚自习一般就是写点风花雪月的诗句,翻几页历史书上的故事,再偷偷玩手机。

      一个咬着肉夹馍,一个啃着煎饼果子,右手都在齐刷刷的抄写诗词做翻译。

      邬天赐还会时不时看手机回个短信,她有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她很喜欢他,男朋友也是,但时不时会有小矛盾。

      叶絮见她叹气,问道:“怎么了?”

      “他让我周末去见他,可是我爸妈这个周末在家,我出不去,他就跟我闹。”

      邬天赐的爸妈管的很严格,所以每次她溜出去玩都是谎话连篇,但谁不是这样呢,叶絮也一直说谎。

      叶絮说:“那就好好说说嘛。”

      “对了,你要男朋友吗?”

      叶絮被呛了一下,这话题转的够快的。

      不过叶絮说:“要的。”

      邬天赐:“我有个哥,想找女朋友,我给你介绍吧。”

      “别了吧,我……”叶絮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她,“我有喜欢的。”

      邬天赐挑眉哦了几声,凑过脑袋问道:“谁啊?不会是我们班的吧?”

      叶絮瞧了她一眼,两个人对视一笑,心照不宣的就懂了。

      邬天赐拍着胸脯说:“我给你做媒!哪个,你告诉我!”

      叶絮心中的小船荡啊荡,心动的不得了,她默了会,小声道:“就是坐最后一排那个。”

      “哪个?刘靖?李齐?还是王昊祥?”

      叶絮从未亲口念出过他的名字,扭捏了好一会还是说不出来,她拿过笔,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

      邬天赐笑得更贼了,“原来是他啊,絮絮,你行啊,你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啊?”

      “就前几天吧。”

      话音刚落,邬天赐放下煎饼果子,拍拍叶絮肩膀,一转身就走去了后排的男生那儿,那群男生又在饭后消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邬天赐说:“梁嘉泓,你有女朋友吗?”

      周围的男生起哄。

      梁嘉泓笑了,“没有。”

      邬天赐:“那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行啊。”

      “我同桌怎么样?”

      叶絮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课桌上,她的声音可以再大点吗?

      叶絮拿肉夹馍的手抖个不停,忽然什么胃口都没有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双腿绷直,又不敢绷太直,简直坐立难安。

      在嘘声不断下,她听见梁嘉泓说:“好啊。”

      他的语气不曾变过,淡淡的,带着点笑意的,慵懒而性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