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枝秋雨

作者:帘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春枝秋雨》

      文/帘十里

      2018年9月秋

      楔子

      所有的感情故事,精彩的是怎么开始,动人肺腑的却是怎么结束。——简媜

      第一章

      说起秋天,叶絮只能想起2011年的秋天,她后来在很多城市辗转停驻,但只记得2011年南城的秋天。

      有了对比她才发现南城的天气很宜人,虽然城市空气质量不好,但郊区还是很清新宜人的,特别是那个被誉为南城后花园的地方,叶絮的家乡。

      南城把一年四季分划的明明白白,叶絮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察觉到两个变化,夏天一年比一年热,冬天河面结的冰越来越薄。

      而在那个炎热却记不太清的夏天过去后很快迎来了秋天,大约偏九月后旬,天气一下子转凉了,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雨。

      那时候她已经和梁嘉泓在一块了,在一起不到一个星期。

      ……

      2011年,叶絮考上了本地的一所普通高中,那所校园正好新装修,修建了几幢教学楼和画室楼,宿舍食堂也是新建的。

      她从小成绩一直不怎么好,所以能考上高中她已经很知足了。

      她对这个校园从很早以前就有一种不知名的向往。

      大约是初一的时候,叶絮从乡下坐公车去城里,大清早的,城里的街道上也没几个人,在靠近医院的车站停留时上来两个穿黑色校服的男生,背着晨光,个子很高,英气逼人,又透着一股痞气,叶絮没看清他们的模样,只是想,她如果能去这个高中就好了,那里一定很美好。

      这是她对高中的向往和期盼。

      八月一日,新生第一次报到,交学费集合。

      说起班主任,叶絮永远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不高,头发有点卷,戴着细边的眼镜,小腹微微隆起,衬衫塞在皮带里,看起来并不严厉,倒有几分亲人,但其实是个难搞的主儿。

      她在101教室,班主任正好在门口和谁谈话,她顺便问了一句,他给她指路,当时她还不知道他就是班主任。

      101教室是一个实验室,有点破旧,实验桌上绿色的桌垫边边角角起毛,上面都是水笔印迹,留下了往届学生的惆怅和调皮。

      叶絮择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夏光烂漫,头顶的吊扇有一打搭没一搭的转着,教室里出奇的安静,因为谁也不认识谁。

      人总是对第一次见的人印象深刻,也是在今天叶絮见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美女。

      她走进来的时候好像全身都在发光,皮肤白的像瓷,透着一种细腻光滑,中短发,发梢有点黄,人高还瘦,只是走路的姿势有点扭。

      叶絮撑着下巴盯着她看了好久,唯一的想法就是她真好看,像天使一样。

      随后她问路的男人走了进来,就是他们这一届的班主任,黄忠磊。

      一些祝贺词,一些鼓励语,然后吩咐强调了几遍军训的时间地点。

      叶絮第一次踏进这个校园没有见到梁嘉泓,后来的军训也没有见到。

      ……

      学生时代的感情很纯粹,哪怕争的面红耳赤也是纯粹的,因为它无知幼稚,因为他们没有正真经历过世间疾苦,他们只是一群无病呻吟的神经病。

      八月中旬,他们一教室的人又在新校园集合,他们一起上了一辆大巴,大巴位置的安排决定了以后谁和谁是朋友。

      车厢里说说笑笑的,聊几句大伙就没了拘谨的气氛。

      叶絮坐在一堆男生中间,但左边是个女生,扎着个马尾,很厚底的眼镜,脸型有点偏长,很文静,从头到尾一言不发,那时候的叶絮还不是很会主动搭讪,就这么在纠结要不要成为朋友的过程中到了军训的地点。

      车程将近两个小时,是一个旅游地,但听说也是军人训练的基地,进家村。

      它原先只是个小村落,可上头要开发这片,于是打造了一个集旅游训练农业于一体的发达生态村。

      叶絮对这儿并不陌生,她从小的春游秋游一般都去两个地方,一是进家村二是森林公园。

      那天的天气很热,热到排在她前头的女生脖子上的防晒霜都融化了,像淋在身上的牛奶,叶絮犹豫着要不要告知,却被别人捷足先登。

      那女生灿烂一笑,小眼睛眯的快看不见,是个活波热辣的性子。

      他们排着长队依次进了住宿那块,等叶絮选择床的时候,基本各自都选好了,她没得选,她们早就抱团,只留给她空着的一个床位,之所以空着是因为同睡这张床的女生满脸痘痘,看起来木讷的很,她们都不愿意。

      叶絮倒也无所谓,她也没有其他选择,她把背包一放,朝那女生问道:“我可以睡这里吗?”

      女生惊慌失措的推了推眼镜,“好,可以。”

      她后来被孤立了三年,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绝对的好友,没有被她们拉进同学群的人,不是因为她不合群,而是她们都不愿意。

      后来叶絮和她也不亲昵,但总觉可怜,会和她多说几句话,这让叶絮在后来回想起来,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善良的人。

      她们睡的床是一排并列的,叶絮虽和这个女生睡一张,但在叶絮的左手边就是那位像天使一样的女生。

      叶絮想了很久,和她搭讪了,那女生出乎意料的开朗活波,她原以为这样漂亮的人会是高冷的,自以为是的。

      她们交换了企鹅号和手机号,还有名字。

      她有个比较男性化的名字,邬天赐,但不难解释,她是她爸妈天赐的宝贝。

      她们的班长暂定了一个女生,个子矮还有些微胖,名字也很奇怪,叫赵金金,是个经常笑,无比乐观的女生,她的长相很容易记住,因为她的嘴角有一颗大痣。

      赵金金从大门那边跳进来,笑哈哈道:“要发军训服了,大家得把尺寸报给我。”

      大伙纷纷点头,叶絮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报名那天班主任做过统计了,我想去问他要名单会省事点。”

      赵金金尴尬的笑,“是吗?我都不知道。”她挠挠头,又欢快的蹦了出去。

      高一的军训大约进行了一个星期,枯燥乏味虚脱,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些面孔已经熟了。

      男生女生在这个年龄极其容易蠢蠢欲动,各自都私底下说着谁好看谁帅气,当然,普通人居多,他们班是没有惊天大帅哥的。

      那会的她有点以貌取人,后来发现她班里的男同学都是很有魅力的人。

      ……

      九月初正式报名,踏入高一。

      叶絮从乡下来,城里没有居所,虽然她户口是这边的。

      叶母给报了宿舍,叶絮也很乐意住,她还没体会过电视剧里住寝室的感觉。

      她们寝室是六人间,她们班住寝室的女生一共也就七个人。

      在那一天,她们各自选择了座位和同桌,叶絮简直觉得自己三生有幸,能和天使做同桌。

      不过她记得她那天还是没有看见梁嘉泓。

      ……

      开学半个月,除了寝室里的人,叶絮只和邬天赐,还有前后桌的男生说过话,她几乎一天到晚不离开那个座位,走路也是低着头,低头是她的习惯。

      那半个月她连班里其他男同学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她纯情历史的最后篇章。

      叶絮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同桌是个污污一直开小火车的‘奔放’女,十句话,九句离不开色情话题,那会的叶絮是个连笨蛋都说不出口的女生。

      可此刻她的耳边每天萦绕着爽不爽,快播,欧美,oh,my god这些词语。

      邬天赐说:“欧美的女的都喜欢叫oh my god。”

      邬天赐说:“前两天我看了个片,那女的居然把蛇塞进去了,啧啧啧,外国人就是奔放。”

      邬天赐说:“快播真是个好东西。”

      邬天赐和后头的两男生是小学校友,他们都在这块上学,所以班里有很多学生都是老同学。

      坐叶絮后面的是一个一米八大高个的胖子,他胖的很均匀,让人觉得有安全的胖,而不是那种油腻的胖。

      他有些少年白头,后来听说是吃药吃的,他身体上有点毛病。

      他叫李齐。

      李齐是第一个和叶絮熟悉的男生,叶絮那阵子厌烦了做作业,像个坏学生一样整天拿他的作业抄,而他也是问高年级借的去年的练习册,他们那一角都抄这一本。

      数学老师佛系,暗示了几次,也不管。

      叶絮一上高中就倦怠了,她还没玩够,她总觉得中考那么辛苦,她需要给自己再放点假。

      她也从来不是好学生。

      ……

      和所有人的相遇都比不上和梁嘉泓的。

      九月中旬,其实还有点烫人,她们穿的是学校统一的校服,黑色短袖黑色裤子,边上有两条橙色的条纹。

      权力是压不住青春的,这么几件破衣服,每个人穿的花样百出,有气质的人穿什么都是好看的,女生会把裤管卷起来,大人眼里叫摸鱼,她们眼里叫风骨。

      而那时叶絮的屁股终于有勇气离开座位,在教室里走两步,独自上个厕所。

      她们中午一般吃的校门外的小摊贩的东西,煎饼或者小笼包或者肉夹馍,不过夏天凉面最好吃。

      叶絮按照惯例和邬天赐去买凉面,买回了在教室吃,两人一边吃一边垂着脑袋偷偷看掩藏在书桌里的手机。

      “嘿!老师来了!”

      咚——课桌被撞响,两女生一下子绷直腰板,装的若无其事,眼珠子瞟两圈,哪有什么老师。

      是李齐在吓唬他们。

      叶絮喘了口气,嘀咕道:“李齐,你好讨厌。”

      “小叶子,这可不怪我,是你们偷偷摸摸干坏事,不遵纪守法。”

      邬天赐转身狠狠剐了他一眼,“找削呢?”

      “来啊,你削啊!”

      叶絮摇摇头,继续吃她的面。

      每次她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学生就陆陆续续回来了,有人去上厕所,有人去小卖部,有人坐在座位上聊天,而那群男生总喜欢坐在后面谈笑风生。

      叶絮的座位是倒数第二排,所以能听的清清楚楚。

      男生a说:“下午篮球课打不打?我这球科比签过名的。”

      男生b说:“签名?签你卵个名。”

      男生c说:“快让我舔舔,我帮你舔干净这签名。”

      男生a说:“滚。”

      叶絮从邬天赐的座位空隙里挤过去,她走到讲台那边扔凉面盒子。

      蓝色的大垃圾桶已经满了,散发着各种垃圾食品的味道,但他们都不觉得熏人,反倒是香的。

      窗户开着,外面是新建的水池和花园,屹立着几颗香樟树,中间的假山遮挡住了对面的办公室,这假山也是真的假,搁那儿没有一点气质。

      微风拂面,空气中带着叶子的味道,池塘里的鲤鱼摇着尾巴象征性的游几下,一到中午一切都变得懒洋洋。

      叶絮扔了垃圾转身往桌位走,她一转头就看见了梁嘉泓。

      他和所有同学一样,穿着黑色的校服,他倚在桌边上,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握着AD钙奶喝,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

      慵懒的阳光将他整个人衬得熠熠发光。

      刚刚那些男生对话里没有他的声音,他是个不会说粗话的人,也不屑吹那些东西。

      叶絮没有愣住,她很自然的往坐位走过去,一步一步,和他越来越近,也把他看的越来越清楚。

      少年的头发乌黑,额前的碎发垂在那,稍稍遮掩住了点他的眉眼,在那道阴影之下是一双漆黑的眼睛,让人摸不着边际的沉与黑。

      他吸了几口,发现喝完了,微微侧身,抬手肘,对准窗外,手腕一动,用的是投篮的姿势,酸奶瓶被扔了出去,是一个漂亮的弧线。

      扔完他转过身,微微弯了点腰,懒懒散散的靠在那儿继续和他们说笑,那些浅淡的笑容很好的遮掩了他骨子里的寡淡和漠然,以至于让人在第一眼错认为这个男生是温暖的。

      叶絮垂下眼,也回到了座位,她提起笔,对着空白的作业本无从下手,身后尽是少年们肆意张扬的声音。

      叶絮爱上他,用了十二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