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家乐

作者:ai呀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降横灾

      吴夏将信将疑地跑去食堂打了一份饭菜,轮到他的时候,差不多也快卖完了,他心里还有点嫌弃这点剩菜,心想正好中午闹了半天也没吃饭,大不了就他自个儿吃。

      不过他也的确在心里啧啧称奇:医院食堂的饭菜,居然还有卖完的一天?

      他拿着饭盒回到了病房,媳妇何林躺在那,眼睛半眯半醒,似乎是要午睡了,吴夏问她:“小林,你要不要起来再吃几口。”

      她媳妇儿声音烦躁地吼他:“都说了没胃口!”

      吴夏也就作罢,他自己也饿了,坐在病床旁边打开盒饭,自己吃了起来。

      何林只感觉一股清香的饭菜香气萦绕在身边,伴随着丈夫吃饭时的吧唧吧唧声,真是让人无比烦躁,“你吃的什么?”

      吴夏:“就他们院食堂的饭菜,别说,还挺好吃的。”他忍不住又大口扒拉了一筷子。

      何林好奇的看了看他碗里的菜,南瓜和胡萝卜,没什么新奇的,的确就是普通的食堂菜色,但她看着丈夫吃,怎么就觉得那么好吃呢?

      “你让我也尝一点?”

      吴夏也大方,“好啊,你来吃几口也好。”

      何林拿在手里吃了一口,而后,吴夏眼睁睁地看着他媳妇儿从吃一口,变成吃几口,又变成全是她的了……吃完后了,他媳妇儿还胃口极好地把保温盒里温热的鸡汤给喝完了。

      “味道确实挺好吃的,看来就应该荤素搭配才对,不过你煮的素菜不好吃,他们这边院里的炒菜师傅手艺的确非常好,这样吧,你晚上再给我打一份,我睡了啊。”吃完了后,何林烦躁的心情平复了不少,难得给丈夫露出一个笑脸。

      吴夏:????

      吴夏:可我还饿着呢……

      与此同时,他们永南市地方论坛里,宝妈讨论处飘起来了一个帖子——生孩子时最难忘的是什么?

      有的回答是公公婆婆的态度,有些说是心情抑郁,有些说是身体上的不适或者刚做母亲时的激动……但是在这些回答里,参杂着几个另类的答案。

      ——最难忘医院里食堂的饭菜。

      其他宝妈浏览过这个答案,瞬间能脑补出一个叫人心酸的故事,生完孩子后,没有人照顾,只能凄凉地吃院里食堂的饭菜。

      真可怜。

      有宝妈忍不住在下面回了一句。

      ——真可怜,姐妹,我在精神上同情你。

      不多久,那边有回复了。

      ——???我可怜什么,院里的饭菜太好吃了,我都舍不得走,还是一个姓苏的护士劝退我出院……

      陆陆续续这一层还有其他的回复。

      ——层主该不会是咱谷平的吧。

      ——你也是?

      ……

      妇幼保健院惊奇的发现,近来医院的效益提高的不少,更让一线护士们感到舒适的是,最近的医患关系也缓和了不少,医院奇葩事情概率降低了三成。

      此外,承包医院食堂的高富率胖了十斤。

      医生护士们笑他人和钱袋子一样变鼓了。

      高富率则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这是被压力给压胖的。

      他原本想做一个没梦想的咸鱼,奈何天上硬是要掉馅饼,作为贪心的胖子,他只好去接咯。

      “沈家小哥啊,能不能给咱们院里多供应点菜,蔬菜根本不够,你家鸡啊卖不卖,别只卖土鸡蛋啊,对了,听说你还养了鱼,你家鱼什么时候卖啊?“

      沈舟诚回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看小狐狸,说道:“我家鸡很贵的,你们院食堂应该也不会卖吧?”

      一听到“鸡”这个词,小狐狸尖尖的耳朵本能的竖起来。

      “唉,你就不懂了,我买一只给我爸妈吃啊。”

      “你得一定要想想办法,多供应点菜,咱这可是妇幼保健院,多少妇女孩子,县里未来的祖国花朵,还有祖国花朵她妈全赖你们村了……”

      “你别给我戴高帽,这样吧,下个月加一成。”

      “嘿嘿嘿,再多加一点吧,听说你们还供应酒店,那边就别了吧。”

      “不行,都是签了合同的。”

      “好吧,那价格方面能不能……”

      “……我可以选择卖其他的人。”

      “别别别,沈哥哥,你还是继续临幸小高吧,你不能放弃小高,也不能放弃祖国的花朵和祖国花朵他妈。”

      沈舟诚把电话挂了,盘腿坐在床中央,体内灵气运转,房间里仿佛有风在动,趴在窝里的小狐狸的耳朵被吹得折了一个角。

      他闭上眼睛,俊美的容颜如刀刻斧凿,两额角陡然长出两根分叉的龙角,此时的龙角,早已不是刚冒出来时稚嫩好像一折就断的小嫩芽状。

      自从把蔬菜供应给妇幼保健院后,沈舟诚的灵气增长地越发强盛,他的龙气沾染在蔬菜上,食用过那些蔬菜的人就相当于得到了他龙气的庇佑。

      也因此,庇佑他们的沈舟诚同样能从中获得好处。

      这本来就是互利互惠的过程。

      更因为妇幼保健院里,很多是刚从鬼门关门口里转一圈回来的产妇,她们回应给沈舟诚的感激更加强烈。

      ……

      沈舟诚睁开眼睛,小狐狸此时正蹲在床上看着他,沈舟诚把头偏向一旁,镜子中的他,半人半龙状态,隐隐的鳞光和奇异的符文在他的皮肤上时隐时现。

      他的五官比平常更加深邃妖异,瞳孔越发幽深,像是望不见顶的苍穹。

      见到他这模样,一旁的小狐狸也不害怕,见沈舟诚睁开眼睛,小狐狸还生怕对方注意不到一样,举起爪子“吱”了一声。

      沈舟诚笑了,把小狐狸抱着举了起来。

      小狐狸伸着爪子,好像是要去触碰他额上的龙角,沈舟诚低了头,让它的小爪子能够得着。

      满足小狐狸摸龙角的野望后,沈舟诚捏了捏白团子尖软绵绵的爪垫,“唯一看见我这样子的,只有你这个小家伙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秋老虎逐渐退缩奔逃,沈舟诚的藕田里,荷花匆匆开了又败,剩下莲蓬残留枝头,随着一阵阵寒风吹过,挖开淤泥,终于得见一条条雪白的莲藕。

      沈舟诚提着小狐狸去藕田边挖莲藕,让小狐狸下水,它死命不肯,沈舟诚只好就地捡了个破木盆,把小狐狸装了进去,让它飘在水里玩。

      小狐狸大概是第一次坐“船”,饶有兴致地伸出小爪爪来划船,奈何怎么划都在原地不动,无论是划船还是游泳,都是极费力的一件事,于是,没过几分钟,自认为劳苦功高的小狐狸再也不动了,它就像狐狸饼一样瘫在木盆里看沈舟诚挖莲藕。

      沈舟诚挖了一根藕节出来,一掰开,藕香清新诱人,依旧还连在一起的长长藕丝在日光下反射出淡淡的光芒,莲藕里饱含汁水,宛如鲜美的果实,让人恨不得就这样咬上一口,尝尝它鲜美的滋味。

      小狐狸在木盆里躺尸,沈舟诚拿藕节戳了戳它,它也岿然不动,唯有尾巴,不耐烦地左右甩了甩,长长的白尾巴,小半截落入了水中。

      沈舟诚的藕田里还养着鱼,雪白的尾巴尖飘在池水上,水中浮萍下面有一团黑色的影子被吸引了过去。

      有活的东西贴近了自己的尾巴,小狐狸浑身战栗,原本还躺在木盆里装死鱼的小狐狸“嗖”地一下蹦起来,后腿一蹬整只狐如同人类中的跳远高手一样,在水花的鼓掌声中,完美趴在沈舟诚的怀里。

      被惊人弹跳力带起的破木盆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翻转一圈,掀起一条浪漫的水花,在日光下绚丽多彩,宛如经历了一场热烈的泼水节。

      泼的还是泥水。

      ——天降横灾。

      被淋了一身的沈舟诚面无表情把手中的藕节扔去岸上,还带着淤泥的手把挂在他身上的小狐狸揪了下来,用这团雪白的毛球来搽干净脸上的泥水。

      小白狐变成了一只小灰狐。

      “你还会用尾巴钓鱼啊?”

      沈舟诚眼疾手快,把水里那条黑鱼也给逮住了,手中鲜活乱跳的鱼挣扎甩尾巴,他估摸了一下这鱼有两三斤,可以吃了,干脆也扔到岸上,拿回去炖鱼汤。

      小狐狸现在浑身都是泥巴,嘴里啊啊啊嗷嗷嗷发表自己的不满意。

      沈舟诚也浑身都是泥巴,面对挣扎的小狐狸丝毫不手软,用手强行按它头,把泥团子扔到莲藕堆里,一齐打包带走。

      回去途中遇上了帮沈舟诚看鱼塘的吴贵方,吴贵方看见他就笑了:“小沈老板,诶呦,这摔泥里啦?”

      “挖莲藕的时候沾上的。”

      吴贵方内心:别人再怎么挖莲藕,也不会滚这么一身泥吧。

      吴贵方看沈舟诚手里还提着一条鲫鱼,突然感到一阵心梗,这么几个月来,他眼睁睁看着沈舟诚鱼塘里的鱼越来越肥大,越来越肥大……

      他无数次幻想过——这要是他养的鱼该多好。

      可偏偏,他是替人家养鱼。

      “小沈老板,那边的几亩鱼塘,本身放的就是人家养了八-九个月的鱼种,现在又过了几个月,都有两三斤了,是要继续养着呢,还是卖掉一部分?”

      “留一部分卖一部分,再放新的进去。”

      “小沈老板,我能带几条回去给我媳妇尝尝吗?”吴贵方心想,虽然这些鱼不属于他,但是这些鱼好歹也算是他养的,他要把他养的鱼带回村里,让他们村里的人给它摘掉那个“鲨都慌”的名头。

      谁说他克鱼的?他明明养鱼养得那么好!

      吴贵方心想:主要还是这清泉村风水好。

      “你带几条回去吧,顺便帮我也捞几条带回去。”

      最后,沈舟诚全身是泥巴,抱着一堆莲藕山和莲藕山的泥团子以及六七条活鱼一起回去了。

      沈奶奶瞧见他回来时候的样子,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小心翼翼问:“你回来时没遇上别的人吧?没被村长家媳妇看见吧?”

      沈舟诚:“……”

      沈舟诚:“她们看见了又怎么样?大白天的奶奶你还担心我把人吓着?”

      沈奶奶叹气道:“你就不能讲究一点吗?白长这么俊俏的脸蛋了,万一人带着女孩儿来看你,就你这样子,都能把未来媳妇给吓跑了……”

      “奶奶啊……”沈舟诚顿了一下,在心里组织语言。

      沈奶奶没好气看他一眼,“怎么了?”

      “我好像真看见了村长媳妇,旁边站着个不认识的妇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