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家乐

作者:ai呀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吃货的倔强

      姜华简直难以置信,他们公司里争着抢着要的农家有机菜,那边居然不要了???

      会不会做生意啊?

      他伸手拦住沈舟诚,“小沈,这些菜照样搬上来,我拉去咱公司,超市那边不要,我公司那边还有一堆要的呢!”

      “许家人做生意不厚道啊,新鲜的给他摘都摘下来了,早不说晚不说,这会儿就说不要了?”姜华愤愤地打抱不平道。

      沈舟诚笑了笑,“姜哥,谢谢你了啊,这样吧,这些菜都摘下来了,不吃也浪费,原本给超市的货,你帮我都带去送给你们公司的人吧,也谢谢你们照顾了咱家生意那么久。“

      姜华看了看时间,来不及多说什么,郁闷地开着车走了,以前就是为了给超市送货,他来帮忙运送顺便搭点菜,现在超市那边不要货了,他以后还来不来?

      许家生鲜超市。

      “老陈那边送来的货到了吗?”

      “到了到了,快过来搭把手。”

      张云娜和丈夫许亮一起把车上的蔬菜给搬运下来,张云娜惯常爱打牌,最喜欢精打细算,她一脸精明地检查闺蜜她老公推荐过来的货。

      把里面明显腐烂的烂叶子给扔了,一把青菜,好的烂的各掺一半,漂亮的叶子放外面。

      张云娜嘿嘿笑着,用手肘推了推丈夫,“早就跟你说了,做生意最重要的是精明,要精打细算,老陈她老公有门路,拿批发市场的私货,你看看,这不,成本降下来了一半!”

      张云娜口中的私货,就是蔬菜批发市场里被人挑挑拣拣后剩下来的货,进货价只是平常价格的一半。

      许亮抽了一口烟,“是啊是啊。”

      许家生鲜超市以前卖沈家的菜,在柳南新区这边卖得不错,菜的质量小有口碑,让他们家赚了钱又有名声,张云娜原本还挺满意的。

      然而他们一家三口现在全赖这家生鲜超市过活,经营了个把月,张云娜算了算店里的盈利,刨去成本,一个月赚的钱分摊到三个人身上,还够不上他们县里人的平均工资。

      张云娜大呼亏了。

      辛辛苦苦忙活店里,费时又费工夫,居然还没有她打几天麻将赢的钱多(这时她就只想到自己打麻将赢的钱,而没有想到自己输掉的那些钱)。

      许家人见这经营状况,便决定要转换经营模式。

      张云娜的儿子许见是个心思活络的90后,但他的小聪明从来不用到正道上去,为人比较懒散,读书考不上大学,早早在家啃父母打游戏,唯一的工作就是帮家里超市数数钱。

      许见在网络上知名的问答网站看网友关于买卖经营的问答,上面的答案普遍都是“隔壁家昧着良心经营的店铺都发达了,而我家新鲜食材诚信经营的全都破产”以及“隔壁每天排长队的包子铺蔬菜洗都不洗,绞肉机里混进老鼠……”等等让消费者心惊胆寒的幕后黑幕。

      所有的答案都传递着一个显而易见的价值观:无奸不商。

      许见把这些答案发给张云娜看,母子两个人讨论后一致认为,他们家店铺不赚钱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太讲良心了,然而有良心没活路啊。

      所以,他们要用小心思来降低成本。

      沈家的菜虽然好,奈何成本也高,肯定是不能要了。

      那边许家的销售渠道断了,沈舟诚还没来得及告诉沈奶奶,村里的王春燕等几个跟着种菜的妇女通过别的渠道知道了,她们开始着急了,种地的最怕种出来的东西,没地方卖啊!

      “沈奶奶,这可怎么办,咱家跟着多垦了好几亩菜地,现在都出苗了,那边销路却没有了,这该怎么办?”

      “是啊是啊,糟心!这菜长得多好啊,他怎么能不要呢?”

      ……

      沈奶奶也被她们说得长吁短叹,好不容易有个创收渠道,这下又断了。

      沈舟诚安慰沈奶奶,“奶奶,你别担心,咱家的菜好,肯定不愁卖,等会儿我去县里,打听打听有没有大排档、小食堂之类需要采购蔬菜。”

      “就算找不到,姜哥他们公司那边还有销路。”

      “唉……”

      沈奶奶叹了口气,许家突然断了采购,他们家的蔬菜就多了起来,自己吃,家里只有两个人,哪里吃得完,一部分青菜沈奶奶拿去腌制了,剩下的,正好喂鸡。

      他们家的鸡算是有口福了。

      沈奶奶撒着菜叶子喂鸡,一只瘸着腿的白团子蹲在她身边,漆黑的小眼睛死死地盯着鸡圈里面活蹦乱跳的美食们。

      当沈舟诚走过来的时候,白团子用并不熟练的三条腿磨蹭到他脚边,嘴里啊啊嗷嗷地叫个不停,小眼睛还不断往鸡圈里瞟。

      这小东西的意思不言而喻。

      ——它要吃鸡。

      沈舟诚:“……”

      一个偷鸡贼还妄想登堂入室当贵客?

      谁给你的脸。

      沈舟诚捏了捏它尖尖的三角小耳朵,假装不懂它的意思,说来也是好笑,自从吃过熟鸡之后,这小家伙瞧不上生的了。

      它还把沈舟诚当自己的专属煮鸡大厨了,曾经一度想去鸡圈里咬死一只鸡,让沈舟诚来帮它煮。

      然后沈舟诚一脸“你脸皮太厚”的表情把它丢进了鸡圈,让几只膘肥体壮的大公鸡教这只瘸腿狐狸怎么做“狐”。

      被啄的眼泪汪汪掉了好多白毛毛的小狐狸只好眼睁睁在外面看沈奶奶喂鸡。

      “啊啊啊……”它就是要吃鸡。

      小狐狸整个身体趴在沈舟诚的鞋背上,小爪子扯着他的裤脚,嘴巴里发出又娇又软的撒娇声。

      沈舟诚被它缠着头疼,只好抱起它,揉了揉它的脑袋,当然,他家养的鸡是舍不得喂它的,不过沈舟诚也大方地摸了两个土鸡蛋喂给了小狐狸,后来还找到一罐快过期的中老年奶粉,冲了水喂给了小狐狸。

      沈舟诚看了看杯子里的中老年奶粉,再看看如白雪一样毛皮油光水滑的小狐狸,喃喃自语道:“应该喝不出毛病吧?”

      ——最多就是掉毛,达不到谋财害命的地步。

      小狐狸从没喝过奶粉,再加上沈舟诚也大方,它想喝多少喂多少(毕竟快过期了),被新鲜玩意安抚的小家伙暂时把吃鸡的事给忘了。

      沈舟诚抱起浑身充满奶香味的小狐狸,戳了戳它鼓鼓囊囊的小肚子,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周扒皮黑心财主的邪恶想法:以前给奶奶买的那些没来得及吃完的补品,有地方去了……

      “虽然是快过期的,但是买的时候七八百呢,我对你够大方了吧,小东西。”沈舟诚笑着点了点它的小鼻子。

      吃饱喝足的小狐狸哼哼唧唧地舔了舔他的手指尖。

      沈舟诚把它带回自己房间,小狐狸的临时窝在他的房间里,一个破簸箕上铺了几层旧棉被,沈舟诚把小狐狸放在棉被上。

      它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圈,冲沈舟诚叫了一声,沈舟诚了然地把它和它的“窝”放到窗台上晒太阳。

      伺候完这只小东西后,沈舟诚开车去县城里,先去打听了几个大排档和单位食堂的蔬菜供货渠道,都被几个大承包商掌控着,就是想横插一脚,那也得有关系才行。

      小地方行事,全都要靠关系。

      他还顺便去县里最大的莲花超市问了问,也是毫无所获,货员懒散行事,人都不带搭理他的,再问几句,差点被几个售货员妹子缠着要微信。最后,沈舟诚从超市里买了“五斤”打折处理的冰冻鸡腿离开了。

      沈舟诚拎着手里那袋足足有八斤左右却硬是被称成五斤的鸡腿无言以对……除此之外,他还被倒送三斤鸡翅。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又靠脸赚钱了。

      从超市出来,最后沈舟诚才开车去了柳南小区,找许家生鲜超市结算之前的尾款,张云娜扣扣索索斤斤计较地自顾自把钱打了个“八折”。

      “喏,钱在这了。”

      “你们也赚的是辛苦钱,大家都不容易。”张云娜假惺惺对他说了一句。

      许家超市今天的生意和往常差不多,但是张云娜在心里偷偷算了一下成本,笑了。

      沈舟诚不喜欢和人扯皮,他接过了钱,在心里冷笑了几声,把这件事记下了。

      “我看婶子家这些菜也不错,能送我两把吗?”

      张云娜笑眯眯地摆了摆手,“拿吧拿吧。”

      沈舟诚不客气地在许家生鲜超市里挑了两把菜带走了,走出店里,打开后备箱,把菜扔里面,在关上之前掐了一片菜叶在嘴里嚼了一下。

      “呸呸呸……”又苦又涩又干,虽然早就有准备,但沈舟诚也没想到能这么难吃。

      他忍不住把那把油麦菜扒开,却发现中间还有几根参杂在里面的烂菜叶。

      这套路,够鸡贼。

      人都不是傻子,估计这店也快倒闭了。

      “那个……你好?”

      一个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沈舟诚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个波波头小姑娘在叫他,“有什么事吗?”

      波波头小声地问他:“许家生鲜的菜,以前是在你们村买的吗?”

      沈舟诚点了点头,“是啊,不过许家已经换别的供货渠道。”

      波波头做了个嫌弃的鬼脸,“怪不得,我今天和以往一样去买了些,好难吃啊。”

      沈舟诚笑了笑,没说话。

      波波头叫做王羽妃,住在柳南广场那头,虽说是同一个区,但是她住的那栋到许家生鲜,还要绕大半个圆圈,因为许家生鲜卖的菜实在好吃,她才愿意兜这么个大弯子。

      今天中午她照常去许家生鲜买了菜,回去一煮,太难吃了,被沈家蔬菜惯坏了的胃,哪里吃得下这些。

      她刚刚去同个小区朋友家送书的时候,还在吐槽中午的菜,“以前用他家的生菜做沙拉是种享受,现在简直是酷刑,劳资的减肥大业啊啊啊……”

      王羽妃和朋友分开,在朋友家楼底下意外看到一个又高又俊的大帅哥走进了许家生鲜,本着一颗看帅哥之心,她也跟了进去,结果就听到了对方和老板娘的话。

      “你们村里还有货吗?要好一点的蔬菜……”

      “怎么?”

      “那个,我在柳南区广场那边也想开个店卖果蔬青菜,所以就来问问。”王羽妃大脑一热,就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她家在广场那里买了个铺子,王羽妃毕业在家,原本是打算加盟经营一个快递驿站,但是申请了半天都没批下来。

      然而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作为一个吃货,她被沈家的菜征服了,大不了她的快递业务不做了,她要卖!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