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重逢洛阳(下)

      “呃?”少年随从抓抓脑袋,“雪芝是谁?”
      但他又一次没能得到公子的答案。而上官透自己也有迷惑,只是无法遏制地,满脑子都是这林姑娘的身影。他出入江湖多年,还是打头一回遇到此等情况。这是为何?不过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小丫头。比他大十三岁的风尘尤物蛊娘子,都不曾令他意乱情迷过半分。这定然是他的错觉。他关上窗扇,闭眼靠在椅背上:“快些回去罢。”
      前一日玩得太累,外加天气冷,进了被窝,便再不想出来,雪芝竟睡了一个轮。第二天起床,才猛然想起和上官透有约。也是同一时间,卓老板穿着棉袄挂上兵器,把大门打开。门外站了一帮来听说书的人,早已等得面如土色。
      “失礼失礼,昨天晚上兴奋过度,起晚了。咱们继续。”卓老板走进铺子,从角落搬来一个椅子。
      雪芝刚一拉开门,看见楼梯间站了两个侍从。这俩侍从是上官透派来的,一看到雪芝,便来鞠躬问好,请她在房中等待片刻,他们这便去通知上官透。此刻,卓老板道:“上官透行走江湖,素来喜欢独来独往,但在猎艳寻芳之时,这两个侍从,却变成了必用道具。这,又是为何故?”
      不过多时,两个侍从通知雪芝,上官透在楼下等待。雪芝顶着黑眼圈下楼,看到神清气爽的上官透,只得连连道歉。上官透自然不会生气,只微笑道:“无妨,林姑娘身子要紧。我们走吧。”
      “阔气!”卓老板猛地回头,指着某一个无辜的顾客,激动得满脸横肉颤抖,“他要的便是阔气!他是国师和福家大小姐的儿子,怎能不阔气!让两个侍从等待,即添面子,也表现十足的真诚,更是让贫薄的姑娘摇摇欲坠!若不出意外,在客栈门外等待他们的将会是——”
      上官透让开一步:“林姑娘请上马车。”
      卓老板狠狠摇了几下手指,提高嗓门:“其实上官昭君最讨厌的便是马车!”
      雪芝道:“要坐马车吗?”
      “不想坐?”
      卓老板扯来一个板凳,重重堆在铺子中央的板凳上,再用力回头:“若这姑娘说不想坐,昭君姑娘会毫不犹豫爱上她!”
      “不想。坐马车会错过很多东西。”
      上官透眼露喜色:“那我们走吧。林姑娘请先。”
      “虽然他的外号是上官昭君,但是人们更愿称他为‘上官摧昭君’。他是风流公子,谁都知道。被他看上的姑娘更清楚,对他定有防备。当然,他当然也清楚这个姑娘清楚他的事实,所以该当如何是好呢?”卓老板又拖了一个板凳,堆在第二个板凳上,又一次用力回头,“——反其道而行之!”
      雪芝和上官透在洛阳城里走着,引来满街人侧目。上官透习惯了此种目光,折扇还摇得分外惬意,指了指一个六角楼:“那是古玩店。放在顶楼的东西均价值连城,所以林姑娘从这看看,那有三十多个人看守宝物。”
      雪芝踮脚,睁大眼:“真的,楼都挤满了。”
      卓老板再一次拖来一个板凳,再堆到原本的三个板凳上,再次用力回头:“真正伤人的鹰,不会轻易露出利爪!真正咬人的狗,不会在人前吠叫!真正的风流郎,不会在女子面前表现出他是个采花贼!相反,他会像一个温文儒雅不可一世的贵公子!这,便是笑里藏刀,反客为主!”
      “里面也有很多仿古青铜器、大唐陶俑、梅花玉,都是洛阳特产。其中,大唐陶俑,变化无穷,彩色斑斓,什么样的林姑娘都能在这此处找到。尤其是夔龙图纹,精致到让人惊叹,我每次回来,都会去买很多。”
      雪芝吐吐舌头:“我只知道洛阳的杜康、牡丹还有刺绣。”
      “仿古青铜器、大唐陶俑、梅花玉,”卓老板双眼发红,横扫四方,“你猜他会送哪一样?”
      “梅……花玉?”
      “错!”
      上官透轻笑出声:“那些都是大部分人对这里的印象。对了,你跟我来。”说罢往前面走去。雪芝连忙跟上去,见他停在一个小路摊旁边,拾起一个小哨子,回头道:“这是赵炳炎铜哨,是因赵炳炎得名的,原料是上好的黄铜和软木……”说完,对着哨口吹一下。
      雪芝道:“音质真好。”
      “你吹吹看?”
      雪芝接过铜哨,看看哨口,有些不自然地吹了一下:“真的很不错。”
      “他都不会送!”卓老板再次搬来板凳,身高已不够,只好吃力地踮脚,放在第四个板凳上,再用力回头,“赵炳炎铜哨是洛阳名产,但是是价位不高又最讨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送了这个,女子不可能拒绝,亦不会怀疑他的动机!他会让这女子觉得,他遇她如伶伦嶰谷遇玉竹,他欣赏她高洁常青之心性,把她当仙女来看待,永远不会想染指对方!”
      上官透掏出银子,递给老板,又以扇柄指指:“我们再去前面看看。”
      雪芝一边把玩着哨子,一边抬头看看上官透:“谢谢。”
      “不客气。”
      俩人又一起逛过花市、酒馆、杂货店、墨宝店,雪芝越发觉得,上官透真是个好人,像照顾妹妹一样对待自己,外加长得好看,性格谦逊,实在让人无法不喜欢。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法与他对视太久,否则便又会有些心猿意马。而上官透似乎也无意令她尴尬,只要二人视线交汇,他亦会转换自然地看向别处。就这样,天色渐渐暗下来。此刻,卓老板扶住摇摇欲坠的椅子,声音浑厚:“他会在天黑之前将她护送回家。美名曰——”
      “洛阳虽然治安不错,但天黑了还是不安全。我还是早些护送姑娘回去。”
      “这时姑娘会如何作想呢?传闻中的催花一品透不但不摧残自己,还如此体贴,希望自己早点回家!” 卓老板一口气蹲在地上,抱着头,“实际上,实际上,实际上——”
      洛阳客栈门口,上官透忽而惋惜道:“今天能有幸与林姑娘出来一走,在下很是开心,只是,也忘了林姑娘买布之事。不知姑娘明日可还有空?”
      卓老板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这女子已经对他有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好感,并且卸下了防备……”
      “嗯……”雪芝原本打算第二天启程,但不受控制地,接下来的话脱口而出,“有的。”
      卓老板轰的一声站起来,眼中布满血丝:“这个花心郎的杀手锏,其实,都在明天!!!”
      “那明天见。”上官透微笑着退去。
      “卓老板,你堆那个椅子做什么?”
      “闭嘴!”卓老板恶狠狠吼道,环顾四周,气氛分外凝重。突然,他又开始收拾铺子:“打烊了,今天说书到此结束。”
      雪芝睡得特别早,所以第三天起得也很早。但是开门之时,没有看到上官透或他的侍从,略有失望,拿了银子下楼用早膳。同一时间,武器铺也早早开了门,一张印有大字“卓”的小旗随着太阳冉冉升起。成群结队的人蜂拥而入,发现里面除了高高的四把椅子,空空如也。顾客们都略有失望,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上空传来了浑厚的声音:“各位早。”
      雪芝用完早膳,但还是没有看到侍从的身影,正准备起身回房,忽然有人轻拍她的肩:“林姑娘早。”
      这时,所有人抬头看去,卓老板左手拿金盾,右手拿金弓,腰别黄金剑,身穿冲天英雄金甲,背上吊着一根麻绳,缓缓从房梁上降落,最后高高地站在四把椅子上,稳了稳身子,居高临下地对顾客们道:“今天,我要揭露昭君姑娘的恶行。”
      雪芝立刻回头。上官透正在她身后,朝她笑笑:“昨天没睡好,所以今天便自己来了,希望姑娘不要见怪。”
      “怎么了?”
      卓老板因为身上挂的东西太多,没有前日灵活,只得呈垂直状举手,高声道:“从这一刻开始,昭君姑娘的清高温柔皮子便要一层层拨开,甜言蜜语飞出来!他会说什么?他会说什么呢?!”
      一个大妈抬头看着卓老板,指了指他:“卓老板,你站那么高是为何啊?”
      卓老板的声音在盔甲中嗡嗡回荡,因此更加浑厚:“女人爱听什么,他便说什么!!”
      “知道你明天便快离开洛阳,实在舍不得。今天一醒来,立刻来这里候着,希望早日看到林姑娘。”
      雪芝只能干笑:“哈哈。”
      “走吧,我们先去布坊。”
      “为何昭君夫人要去布坊?”卓老板从背后的金质箭筒中抽出一把箭,架上弦,猛地拉出,金箭冲出,连续刺穿了二、三、四楼的地板,直飞向天际,“因为重雪芝打扮得再朴素,她,终究,是个姑娘。”说罢,伸出套了金制手套的手,指向福家布坊。
      生意红火,没人杀价,没有泼妇,布销得快,布坊里的人这几天过得都很滋润。可惜的是,上官透一进去,几乎所有女子都不买布,围了上来,只有几个容貌出众的站在角落,一声不吭地选布。雪芝微微一怔,心想上官透果然风流,竟然招了这么多女人。
      “这时,这姑娘会想什么呢——上官透怎么惹了这么多女人!”说罢,卓老板扔出金弓,又一次冲穿了房顶,所有人的目光跟着一起飞上去,又飞下来。
      “实际不是这样!真正被昭君夫人摧残过的姑娘,不会再靠近他,因为,都伤了心,但是,依然深爱他!”卓老板的金手指又一次指向布坊,指在了不吭声的姑娘们头上。
      上官透在忙,雪芝也懒得管他,自顾自地挑选布匹,没想到这一挑,便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后,上官透终于抽出空来,回到她的身边:“林姑娘果然好眼光,这块刺绣色彩秀丽,手工精致,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到。”
      “实际上官透最讨厌的,便是陪女子逛街和挑刺绣!!”金剑脱鞘,卓老板的眼睛和剑锋一起发射出耀眼金光,“如果这时,这个女子说她就要这块刺绣,买了便走,昭君夫人会永远爱她!”
      雪芝看看手中的刺绣,又看看旁边的:“唔,两块都很好,再选选吧。”
      卓老板金鸡独立,用剑指着天空:“只可惜,至今为止,让上官透永远爱着的女子,一个都没有!”
      血洗福家布坊后,雪芝抱着一大堆布匹和精工刺绣拿去付帐,但她神采奕奕,看不出上官透实际精疲力尽,且想直接送她。雪芝坚持要自己付,但上官透比她更执古妆乔,也只得由着他。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软,雪芝觉得对上官透又亏欠一分,所以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上官透牵了她的手,拉她到自己身边,她再紧张,也只好假装不知道。打包东西时,布坊丫鬟看看重雪芝道:“少爷,这拿得也太多了,都是送给这个姑娘的么?”
      上官透搂住雪芝的肩,把她往怀里一带,笑得无比甜蜜:“我的东西便是芝儿的,随她。”语毕,闭了眼,在雪芝发间轻轻一吻。
      这下可吃不消。雪芝猛地弹出来,脸倏地红到脖子跟,东西也不拿,直接冲出布坊。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啊,雪芝踢爆了路边的几个酒坛子——下次一定要自己付帐!不过多时,上官透也跟出来。他才走到雪芝身边,雪芝便回头,恶狠狠道:“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转身便走。
      卓老板的钢盔上留有给胡须透气的孔,他一手高举黄金剑,一手挣扎着弯曲,摸着胡子:“姑娘家生气,往往不希望别人看到,而且,她们喜欢被男子追!他们的终点,必然是无人之处!”
      雪芝在客栈门口停下来,来回踱步几次,跑到客栈后面的凉亭中。
      “对不起,冒犯了姑娘。”上官透话是这么说的,但和雪芝的距离还是只近不远,“其实,我和林姑娘以前见过面,姑娘大概已不记得。”
      “我不知道。”
      “还在生我的气?”
      “我知道你是为了给家里有个交代才那样做,罢了。”雪芝挥挥手,“我会去付银子。”
      “说了,我以前见过林姑娘。”上官透声音温柔得能融深冰,也靠得越来越近。
      “很显然,姑娘是在找台阶下。但,昭君夫人会让这种升温的暧昧消失么!!!”卓老板猛地一扬手,黄金剑脱手而出,终于刺穿了一切阻碍,在楼顶冲出了一个大洞。
      大妈道:“卓老板,这楼可是你自己修的……”
      “芝儿……”上官透忽然走上去,捉住雪芝的手,头微微一侧,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
      卓老板张开双臂,咆哮道:“‘你是我的’这句话,已经过时了!!”
      “我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给你,但你若点头,我便是你的。”上官透一手握紧雪芝的手,另一只手已经搂住她的腰,轻轻一勾,她倒在了他的怀中。
      这时,卓老板神色凝重地蹲下来,把金盾往下挪,放在板凳底下,狠狠敲一下,金盾像龟壳一样黏在椅子下面,然后,一条短线从盾牌下方露出來。他慢慢直起身子,打个响指,一个小厮立刻消失在墙角,卓老板看着远方,目光肃穆:“我都说了,三天时间,这个女子定会变成肉鱼。若她回到房间,便要与少女时代的纯真芳华,道一声永别。”
      雪芝赶回房间,刚推开房门,便看到房间里站了一个人。但这人不是上官透,而是穆远。
      “昭君夫人会使出杀手锏,然后,今晚吃掉她!除非她是一个人——”卓老板话音刚落,消失的小厮便又跑出来,对着卓老板的金盾扔了一颗小火球。大家齐声道:“除非是谁?”
      “上官透早放过消息,有一个姑娘,他永远不会打她主意。”卓老板叉着腰,张狂地大笑着,“这个女子,便是重雪芝,啊哈哈哈哈!!”
      群众安静下来。
      穆远一转身看到雪芝,便道:“少宫主。”
      上官透也刚好跟过来,听见这三个字,身体微微一震,道:“你真的是……重雪芝?”
      火球引燃了短线,飞速烧上去,卓老板脐下三寸,气聚丹田,令浑厚的声音回响在钢盔中:“所以,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瞎编!”话音刚落,金盾爆炸,一个小盘托着卓老板和他的冲天英雄黄金甲,对着上面早已打好的巨洞,一冲而出。所有人仰望天空,看着化作小点的卓老板,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终于有人说道:“真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图什么 。”
      “看这架式,短期内卓老板回不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芝麻核桃脆饼”说:“啊哈,我看见那披着狐裘的小美人就知道是谁啦?咦咦咦?新版里面上官透早就对芝儿芳心暗许了么这是?”
    啊哈,都是新增的剧情。透儿童年蒙蔽阴影心灵受到冲击导致性格扭曲(……),就是因为芝儿和奉紫那段悲催往事……^_^
    读者“我喜欢穆远啊”说:“能多给穆远一点戏份吗,我不介意np哈哈哈”
    穆远原版里他是死掉了,写得比较含蓄,新版没死,还略酷炫……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