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尾声月上如画

      初春的苏州,桃李争艳。赶上庙会的时节,即便入夜,也照样繁荣热闹。有顽皮的孩子跑过,撞散了枝头上的樱花。花瓣儿红白相间,纷纷扬扬,飘在小桥流水中。一艘艘画舫划过,宾侣们在船头饮宴,倦了便水宿春岸,仅留下浅浅涟漪。海浪人潮涌入德桥挤,公子哥儿在花下饮酒作对;年轻的姑娘们面如桃花,手拿香喷喷的桂花糕;父母们带着孩子围在一起,看杨家将和牛郎织女的的皮影戏;桥梁下,数对俦侣点着纸灯笼,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然而,与这个热闹而欢腾的气氛十分不合的,是街边蹲着两个人。此二人均撑着下巴,双目无神地遥望远方。他们身后放着竹篓子,里面装了满满蔬菜般的东西。二人面前均摆着摊子,摊上摆着菜渣子。摊旁挂着巨大的红色牌匾,纸上是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芝麻药铺。
      很显然,这家芝麻药铺生意惨淡,无人问津。重适一脸愁容,眄视右边的雪芝:“娘,你真的坚持要在这里卖药?我们出来有十五六日了吧,药草卖出去有十五六根么?”
      “是五六根。”雪芝哼了一声,仰头道,“我卖的药数量虽不多,但卖出去的可都是极品。先是当归,然后是鹿茸,再是人参……”
      重适道:“当归卖给了司徒叔叔,鹿茸卖给了红袖姑姑,人参卖给了姥爷……”
      “闭嘴!”雪芝目露凶光。重适缩成了一团。
      这时,一群身穿白衣,手持细剑的人往前走着。原来灵剑山庄的人也来了,带头者是林奉紫和她的丈夫。雪芝激动起来,高呼道:“奉紫!”
      他们回过头。看到雪芝这个样子,奉紫并不吃惊,只是对着 “芝麻药铺”牌匾笑了笑:“姐姐真是好生有趣,近日一直在卖药么。”
      “是啊,你们也来买一点吧?”
      “好。”
      见奉紫掏银子,雪芝反而觉得不好意思,阻止道:“我开玩笑的。不用真买啦。”
      奉紫反握住雪芝的手,笑得很温柔:“这是我想买的,因为,我还想知道那人去了何处……”
      雪芝看了一眼蔡诚,小声道:“你说的人,可是慕远哥?”
      奉紫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心地点头。雪芝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我们奉紫真是一片痴心。老实说,最近我也没了他的下落。但愿有朝一日,他会回来罢。”
      “嗯,我明白。”奉紫看了一眼重适,眉开眼笑道,“适儿长得未免有点太像他爹了一些。”
      “跟他爹一样讨女孩子喜欢,就是不知道武功像不像。”
      “武功不论像谁,将来都会是个奇才。不过,上官谷主当真是越发厉害,现在我走在何处,都能听到他的名字。前几日他回了一趟洛阳,你不知道造成多大轰动,洛阳百姓倾城而出,跟迎接今上似的。姐姐,你可真是嫁了个好夫婿。”
      雪芝原本心情甚善,听见这等言论,却不由闷起来:“他才不是我的夫婿。我早被他休了。”
      蔡诚道:“雪宫主,你这话可说得不对。上官谷主待你一片痴心,天地可鉴。我在外遇他数次,他每次必提的便是‘芝儿’,又如何会休你呢?”
      重适也不高兴道:“娘撒谎!爹爹命那么多人来为他说好话,让你原谅他,你都不理睬,还在外面乱说话。娘亲莫要再欺负爹爹了!”
      此刻,对岸的仙山英州处,一艘画舫缓缓驶来,一只小草船也从桥下驶出。船上点满蜡烛、插满箭,船尾挂着一面白旗,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卓不群号”,正迎风飘扬。这船并无船桨,两个兵器铺小厮拼命用双脚刨水,奋力地推动船徐徐前进,力求与对面的华美画舫擦身而过。船头站着一名伟岸男子,拖地长袍,头戴黄金帽。他手持脸盆大的羽毛巨扇,朝被金甲完全包裹的脸颊扇风。黄金甲缝隙中,两撇胡子有规律地随风飞起。他远眺秃山,目有憧憬,说话声音朗诵宏伟诗篇般:“昭君夫人终于要流芳百世。”
      这时,船尾的小厮不小心打翻了一根蜡烛。火悄悄燃烧了草船。赶往庙会的人都不禁停下来,看着这只小草船,琢磨这草船上的箭和蜡烛有何深意。而这伟岸男子目空一切,眼中只有远处的秃山,也不知是在对谁说话:“诸位必定好奇我的身份,但我永不言说。”
      “这一切,都让历史来评说吧。”说罢,他用巨大羽扇指了指那座秃山。
      两个小厮正拼命扑火。片刻过后,金甲将军嗅嗅鼻子,转而微笑道:“春天的味道。”
      草船龟速前进,他身后写有“卓不群号”的白旗在春风中熊熊燃烧。仲涛和裘红袖站在仙山英州的门口,蹙眉看着燃烧的草船。仲涛一脸疑问:“这么重的烧焦的味道,我都闻到了,这船的主人闻不到么?”
      奉紫夫妇已经离开。雪芝未曾留意河面上的动静,只是撑着下巴,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药草。好不容易抽空远离江湖纷争,轻松自在地做想做之事,却如何也开心不起来。她拼命阻止自己,切莫多想不应焦虑之事,然而,抬眼却看见一个个公子淑女齐挑刺绣,万种情倾意惬,羡煞旁人。这时,重适又冷不丁冒出一句:“我想爹爹了。”
      雪芝在他头上打了一拳,冷哼一声没出息的小鬼,痛得他嗷嗷乱叫。可收手之后,自己心情也相当复杂。这些日子,她确实听到无数上官透在外褒扬她的传闻,她也特意为了他的信笺来到此处,却如何也拉不下脸主动找他。谁知这是否他又一个戏弄她的把戏?真是后悔自己选了此地卖药草。苏州,苏州的桥,苏州的水,苏州的灯会……这里载满了多少回忆。
      一江新雨,千树欲烟。小月夜,岸边碧丝中,桃花粉白探出头,明明赫赫,清香醉人。春风是狡黠的猫儿,轻柔地拨弄花瓣。花瓣落成一场茫茫大雪,落满雪芝一头黑发。雪芝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叹道:“桃花虽好,我却更喜欢樱花。”语毕垂目,她看一双白靴。再一抬头,一枝绽放的寒樱出现在她的视野。她从未见过樱花般,直直凝望着花瓣。其实,她并非惊讶这花枝,而是胆怯羞涩,不敢抬头看赠花之人。街上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留下他们欣羡的目光。雪芝回头看看重适,他早已露出惊喜之色,煞风景地欢呼道:“爹爹,爹爹!”
      但闻眼前的翩翩君子柔声道:“在下复姓上官,长安人士,暂住姑苏。对岸有满盏黄金液,一院白玉枝,不知可留姑娘片刻小坐?”
      见雪芝没反应,一只戴着白玉扳指的手拾起药草,那声音多了几分笑意:“还是说,要把这些都买下,芝儿才肯赏脸说几句话?”
      “没错。”雪芝终于抬头。
      顷刻间,万物停止呼吸。桃花七里飘香,两岸垂柳玉楼,金缕红袖。画舫安静地躺在河面,在逍遥夜风中,喧嚣城肆旁,悄悄前行。眼前的人终是摘下樱花面具,她又一次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一份埋藏不住的心动在悄然滋生,和十年前一样,不曾改变。
      她对他露出微笑。
      而江南如画,人亦如画。

      【终】

      君子以泽于
      二〇〇九年七月一日重庆完稿
      二〇一五年一月七日上海修订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