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冰窖奇遇(上)

      五日后。清商萧索,浮云在太虚峰间漂游,穆远在一个墓碑前,已跪了两天两夜,未开口说只字片语。他不是傻子,也很少做这种无意义的事。但这一回,他要跪到自己清醒为止。
      他真的不够清醒。这已是第三天,退食,滴水未沾。他的武功再好,内力再高,也开始觉得头晕虚弱。可是,只要一闭上眼,便会看见一双水灵湿润的眼。他的颈项似乎依被那双柔软的手搂着,唇上还有她的余温。他从来不知道,与她走进会是这样。那一个险些得手的夜晚过后,他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他试图找一些事来做,以分散注意力,得到的结果往往是看她不见,便又开始心烦意乱。是如此想要看牢她,令她长陷缧绁,不让任何男子看她,不许她再想任何男子,包括上官透。
      可他知道,他不能这样想。这一切对他的复仇大计,有百害无一利。他正头脑混沌,便听见有老者在身后说道:“你对重雪芝动心了,是么。”
      “不,我只是……”
      老者打断他道:“当初我便告诉过你,要么选择不计前嫌,要么复仇到底。若走了中间路,恐怕你不杀她,待她知道真相,也会杀你。”
      穆远埋下头去,嘴唇苍白,声音也有些干涸:“我知道……爷爷。”
      此刻,雪芝已回到重火宫,哄好了许久没见娘怒气冲天的重适,打点了内务,便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之前英雄大会的计划被虞楚之打断,短期内便再无和释炎在人多之地交手的机会。而由于招式未满两百,释炎也没要他们履行诺言。接下来,只有从柳画身上下手。派人跟踪她,完全是无头苍蝇瞎撞,但雪芝还是没有放过这一机会。
      这些年,柳画一直住在画剑庄,生活单调无聊得很:早上起来梳妆打扮;处理帮派内务;练剑;下午若有事便外出,无事则做针线女红;黄昏时分,偶尔会下厨做饭;晚饭过后沐浴,接下来睡觉。看这状况,似乎是没什么好研究的,除了诡异的沐浴时间。雪芝非常不理解,一个天天沐浴的人,居然一洗便是一个半时辰,还不带休息,期间也没有丫鬟伺候。所以,五日过后,她便开始寻找新的办法。柳画那边只是让人跟着,有异样再向自己汇报。十日以后,那弟子又带回来和以往一样的答案。只是,睡觉之前的活动多了个画画。雪芝道:“画画用了多少时间。”
      “一个多时辰。”
      “那她是不是过子时才就寝?”
      “不是,她睡很早。最近她沐浴很快,两盏茶的功夫便会出来。”
      十五日以后,穆远回来,并带消息说,七樱夫人最近接了一个大活儿,死伤不少人。同一时间,那弟子又回来道:“柳画最近晚上不画画,沐浴又超过一个半时辰。”
      原以为是巧合。但经过两个月的观察,雪芝发现了柳画的沐浴规律:平时,她沐浴时间都会超过一个半时辰,而七樱夫人在江湖中活动多时,沐浴的时间便特别短,两盏茶的时间便可以出来。难道,七樱夫人和柳画,甚至“公子”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是说,七樱夫人便是“公子”?雪芝被自己这一个猜想吓住。但她急于知道答案。
      几日后,她得知消息,那向自己示爱的古董商左阳,即将在腊月为女儿开满月宴,邀请了许多达官贵族、知名门派及武林高手,重火宫也在邀请名单中。她从不参加这种宴席,何况想起这左阳老婆还大着肚子,他便来勾搭自己,她更感到不屑。只是为了支走穆远,她让他专门跑去洛阳拿邀请函。穆远对她的行为感到不解,但也没多问,很快便出发。接下来,她去了画剑庄。
      在庄外角落静候两天,雪芝大致观察出,这门派确实如探子所说,防守不算森严。于是,第二天晚上,她换上夜行衣,神不知鬼不觉地探入庄内。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她找到了柳画的浴室。窗上挂着纱帘,纱帘上透着点火光。浴室前回廊上站了几个丫鬟,但无人进去服侍柳画。雪芝跳到房顶,借着月光,用剑锋刮开一片瓦,往里面看去:室内雾气腾腾,木桶里装满花瓣和水,却没有人。再掀开几个瓦片,确定里面没人。看这水的热度,柳画应该才进去不多时。按之前的规律,她会在一个半时辰内,回到这个房间。而这期间,不论她去了何处,这浴室里都定有秘道。
      柳画一点也不可怕。雪芝可以用一根指头将她击倒。但是,柳画后面那人才令她担心。她一面希望柳画的去处,会对她调查公子的事有所帮助,一面又害怕和公子正面交锋时,自己会孤身一人。经过三番思考,她还是决定留在屋顶,观察一阵子。这浴室很普通,有一个靠墙的巨大木桶,木桶一侧是个高台,台上有通水的筿管和一个空篮。筿管正在滴答滴答滴水,旁的地面上摆着木瓢、木盆等等。墙上挂了一个小木勺。墙角有一堆新鲜皂角。浴室东西两面墙上各有一扇窗,南墙上是通往长廊的门,北墙上是一副巨大的仕女竹画,墙后是高山。所以,基本排除有通往庄外秘道的可能性,只可能是地窖或者山洞。
      雪芝耐心等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等来动静:浴室内,北墙上的竹画往上卷起来。露在后面的是一面石壁。石壁由两块巨型方石拼凑而成。后面有人在推巨石般,那两块巨石原地旋转了半圈——原来,那是两座石门。柳画披散着长发,从里面走出来,又将石门关上。她在几乎已经干透的头发上泼了点水,吹熄油灯,离开浴室。她走了一会儿,丫头们还在门口看守着,似乎打算在这站一个通宵。但是对雪芝来说,这些看守人形同虚设。她轻轻一翻身,便从窗口钻进了浴室。
      她擦亮火折子,推起竹画,开始研究那个秘门,很快悲哀地发现一个问题:若想以推拉的形式来打开那道门,几乎不可能。因为那两道石门都是旋转式的,无法从缝隙处推开,只能推大门左右两侧,以让它往里面凸起。而且这两道门中似乎连有机关,或是太重。总之,无法单方面地推一边的门。她的手不够长,就算勉强摸到大门两侧,也没有足够的力道,将大门打开。就算有这样大的力气,估计门缝还不够她的脸颊宽,便会直接撞上她的鼻子。总而言之,这门没有钥匙,只能从后面的秘道推开。
      为了得知开门方法,雪芝又等了一日。
      次日柳画进浴室,她便开始脱衣服。这时,木桶还是空的,木桶旁边的竹篮里有一些玫瑰花瓣。但是,就在她脱衣服时,气人的事发生了——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类似于□□的东西,往地上一扔,转眼间整个浴室都是雾,什么都看不到。布料摩擦声后,是木头碰撞的声音,再来便是水声潺湲。等雪芝能看清楚以后,里面的情况又跟前一日一样:灯火明明晃晃,木桶里的水已放满,花瓣也撒在水面,里面没有人。奇怪的是,她没有听到竹画卷起的声音。甚至连石门打开的声音都没有。
      一个半时辰不匝,柳画又从北墙石门后回到浴室。与前一日不同,这一日,她进入木桶沐浴后才出去。待她离开浴室,雪芝又照着前一日的方法,罩住窗口,点火折子在里面摸索。柳画应该不是从那道门进去的。可是,雪芝将屋内所有的瓶瓶罐罐都抬起来,未发现任何秘道。几乎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她突然看到了那个木桶。她过去搬木桶,但木桶里装满水,太重搬不动。若将水倒出去,肯定又会惊动外面的人。她用力推动那个木桶,大概移了几寸。下面没有洞。她很失望,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墙上的仕女竹画上,几乎每一块竹片都翻开看,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端倪。最后,她甚至连那些皂角都拿起来研究,却不小心碰到挂在墙上的小木勺。
      同一时间,她很清晰地听到水声——确切说,是水滴落地的声音。她再摇摇墙上的木勺,便没了声音。可是水滴声依然不停,声音从沐浴的木桶的方向发出来。雪芝凑到木桶旁去看,顿时大喜——木桶的底部竟裂开了个缝,水一直往下流。下面黑黢黢的不知道是通向什么地方。
      她又回到墙壁旁,眯着眼靠近一些,发现小木勺挂在一个小铁钩上。她直接取下木勺,拧动铁钩。水声大了些。她往反方向拧去,流水声没了。但是,又有流水声响起。热水从通水的竹管,流到了木桶中。到水位碰到竹管时,又自动停止。这下,她算是明白,真正的通道是这个木桶。她开了一点水,等它慢慢流光。但是她不理解,为何刚才推木桶,下面什么都没有。许久之后,木桶中的水流干,雪芝身手过去摸了摸,发现原来木桶底部有两个铁钩,打开机关时,会自动把地面活动的石板拉开。不知柳画究竟藏了什么东西,居然会设计这样精密的机关。底下明明是可以活动的木盘,都可以做到滴水不漏。越这么想,雪芝便越有一些激动和害怕。她将底部的木盘完全打开,跳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管道,滑而陡峭,连楼梯都没有,根本无法沿路返回。一片黑暗中,空气温度急骤下降,加上她刚才倒下的水弄得里面一片潮湿,她冷到浑身发抖。而真正的极寒,是到管道底部。她沿路往前爬了几步,出了管道,身上的水已是半结冰状态。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下面会是一个冰窖。她更想不到的是,在她滑到冰窖中的一瞬,身后便传来巨响。回头一看,一个庞大的铜门落下,封住管道出口。
      雪芝心底一凉。这下不往前走都不行。寒冰隧道青光微弱,狭窄且长,支架上挂了一件毛皮大衣。雪芝取下大衣,裹在身上前行,看到道路两旁躺着几个人。她走上前去看,发现这几个人已死,但在这冰窖里封藏,光凭外观,根本看不出死了多久。但她能认出两个是少林的,三个是华山的,还有一个最近消失的重火宫弟子。这几个人武功都不弱,可以说很强。她感到头皮发麻,但也只能强忍惧意走下去。
      本以为能发现大秘密,神器、惊天动地的计划书、藏宝图或绝世剑谱,可这冰窖不大,走到底也只有几间房。除了一间房里有几个冰雕,其它都只是空空的房。那些个冰雕也很简单:一棵树,一个女子,四面墙壁上雕刻着雪花。这些雕像似乎也有很长时间,是什么树,女子的面容,都已经无法辨认。只是,雪芝的好奇心和惧意都被极寒驱走。她只想早点找到出口,离开这里。她靠在一面墙上,使劲揉搓自己的手,吐了一口气。可她还没来得及站直身体,便听到冰壁裂开的声音。她大惊,连忙站直身体。但已来不及,身后的冰壁哗啦啦碎裂,往地上砸去。雪芝捂住头,闭眼惊叫。下了冰雹般,她左躲右闪无用,被砸了一身冰块。所幸落冰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冰窖又恢复极寒的余清。雪芝慢慢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冰壁后面还有个房间,只是她开始没看到。
      房间正中央有一个冰雕躺椅。一个人正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他一袭白衣,衣衫丝料单薄,正轻飘飘地垂在半空。他一手放在腰间,食指上是一枚温润洁白的汉玉戒指。他的脸上依然戴着白色的樱花面具,黑发长长地垂在冰椅上。
      竟是虞楚之。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他很少一个人。
      雪芝顿时哑然,同时还大松一口气——还好是虞楚之,若是公子,那可完蛋了。但转瞬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为何虞楚之会在这?这可是柳画的地盘。难道,虞楚之便是……
      雪芝觉得更冷了些。虞楚之睁开冰似的眼,并未坐起来,只淡淡道:“雪宫主光临寒舍,真让在下受宠若惊。”
      “你住这里?”雪芝环顾四周,不可置信道,“这个冰窖?”
      “嗯。”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你在这里住了多久?”
      “很多年。”
      “平时都不出去么?”
      “今年才出去的。”
      雪芝顿时醍醐灌顶。虞楚之皮肤这么白,原来是由于住在冰窖,不见天日。还有,他不离身的大氅丢出时,发出沉重的响声,大概是冰块或冰袋的声音——他穿大氅不是因为怕冷,而是怕热。住在这种地方,体质自然与寻常人不同。那他强到不正常的身手,大概也与此有关。雪芝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常年住在冰窖,性格不会变得很古怪么?”
      “我很古怪么?”
      “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不过为了练武,忍耐这般痛苦,真是很不容易。”
      “不是为了练武。”虞楚之眯着眼睛,“是为了杀人。”
      “那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
      “尚未。”
      “什么人这么厉害?”
      “一个总有一天会惨死的人。”
      “说了等于白说。”雪芝叹气,看着他又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若觉得不便回答,你可以不说。”
      “你想问我和公子的关系。”
      “是。”
      “我也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柳画从来不说。”
      “你不是他?”
      “若我是他,我们还能如此平和地聊天么。”
      雪芝沉默片刻,又道:“那柳画呢,你们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哦。”
      “何故面露失望之色?”虞楚之的笑声清脆,“毕竟在下曾对雪宫主表示过爱慕,是么。”
      “你想太多。”
      “但愿如此。”
      “虞公子确实武功盖世,但这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喜欢你。”不知为何,虞楚之时常挂在脸上那一抹清高的笑,让她觉得很讨厌。
      “我可什么都没说。况且,我也知道雪宫主是已婚之人……不,应是穆夫人。失礼。”
      她与穆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竟被他说得如同见不得光。讨厌的感觉更加强烈。而他的目光一寸寸在她身上流走,像是能洞察她所有心事:“怎么,不喜欢这称呼?还是说,更喜欢我叫你……上官夫人?”
      雪芝倏然抬头:“不要说了!”
      “雪宫主颜色如花,即便羞恼,也是天姿国色。”虞楚之缓缓坐起来,阴阳怪气地笑着,“只是,反应如此之大,莫不成,是对上官透念念不忘?”
      雪芝不说话。
      “其实,在下也知道一些上官透的事。”
      “什么事?”
      “第一,他是个死人。”看到雪芝露出怒容,虞楚之忍不住笑道,“第二,他生前曾经和别人做过一笔交易。第三,这个交易的对象,是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
      雪芝急道:“什么人?什么意思?”
      “这可是天大的秘密,让你知道,对在下一点好处也无。”虞楚之站起来,走近雪芝,“不如,我们也做一笔交易?”
      “你说。”
      “怕你付不起。”
      “直说。我不缺钱。”
      “你。”他个子比雪芝高了一个头,这会儿和她站得很近,面具后的瞳孔被映得幽幽青蓝。
      “什么?”
      虞楚之脸上挂着深深的笑意。他垂下头,长发擦着雪芝的耳侧。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只盼雪宫主,与在下共度幽期。”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