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公子楚之(下)

      琉璃绝对是一等的高手。不过以他的实力,挑战如今的释炎两百个回合,是绝无可能之事。若释炎不隐藏他的实力,在场大部分的掌门,都会在三招内被他击败。释炎和琉璃做出备战的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两个人心中,究竟是怎样的波涛汹涌。
      三十个回合之前,俩人的比武一直很保守传统。释炎一直使用菩提刀法,琉璃则使用混月剑法。
      三十个回合到八十余回合之间,招式便开始混乱,且变幻多端。
      八十回合时,太阳高悬于会场上空。
      烈日炎炎下,琉璃的剑法依然稳定。释炎开始使用他最拿手,也是最容易控制的燃木刀法,但已明显有些急躁。然而,这些细微变化,并未引起别人注意。到一百招时,释炎的身法已明显开始转变。他知道雪芝在想什么,也知道这样坚持下去,会是怎样的结果。可是,他不仅是成竹在胸,还觉得有些不舍。因为,眼前的琉璃,这身着青衣的重火宫护法,竟真有一双琉璃盏星点的眼……雪芝一手紧握红木椅扶手,双目盯着这俩人。她同样知道释炎的挣扎。这个年过七旬的老和尚,正在压抑着欲望,努力实现自己的愿望。他们都在赌。
      刀剑交错之声,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却感觉比一个时辰还漫长。到一百二十招时,释炎只防守,不进攻。旁人更感到奇怪。雪芝心想这样不妙,释炎很可能会认输。可这时,琉璃嘴巴动了一下,似乎对释炎说了什么。接下来,释炎的眼中突然露出愤怒又期待的神情。至一百三十招,释炎的攻击突然变得强势。他还是用着燃木刀法,招式中却透露出了一丝妖娆——修炼过《莲神九式》,再正气的武功,都会变得邪气。他终于藏不住。
      雪芝捧着茶杯,盖与杯间碰撞出轻微声响。生死存亡,便在这一瞬。可也是这一瞬,一阵强劲的风,从人群后方呼啸而上。雪芝迅速站起来——不好!情况非常不妙!无论它是向着谁的,计划都会失败!
      但,掌风太快。她再无时间阻止。释炎和琉璃被掌风击开,弹到擂台的东西两侧。大家尚未摸清头脑,一把细长黑柄宝剑横空劈落,重重插入擂台中央!也是眨眼的瞬间,又一阵掌风冲上来,击中宝剑。左右快速振动几十下,宝剑后的释炎受到重击,狠狠后退几步,摔倒在地!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擂台东侧响起:“公子,不是已决定不杀方丈大师么,为何又要改变主意?”
      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七樱夫人——没错,说这句话的人,正是她身后的虞楚之。可是,这句话是对空气说的。没人回答。雪芝看着他那令人迷惑的面具,意识到虞楚之叫的人是公子。若此公子乃彼公子,事情便有些骇人了:“公子”在英雄大会会场。而且,他还想杀了释炎。如此,只有两种可能性:一,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公子的监视中。二,重火宫内有叛徒。她找不到答案,只是感到有一丝害怕和气愤。害怕不能表现出来,气愤却不知是为谁。最初的计划到底是毁了。
      也是这时,虞楚之出现在擂台上——之所以称之为“出现”,是因为没有人看清他的身法。林寒下叶,残叶纠缠旋转,落在擂台中央,他披着那么沉的大氅,却跟这残叶一般,无声无息地落在琉璃对面:“久闻琉璃护法身手了得,不亚于几位长老,还望赐教。”
      琉璃疑惑道:“你是?”
      “血樱六子虞楚之。”由于面具的遮挡,虞楚之下半脸的微笑与自信更加显眼。
      沉沉清商,寂寂黄草,他的黑发和白衣猎猎翻飞。习武之人,很少有他这样的长发。他的头发鬒黑如云,与面具、衣裳、肤色形成强烈对比。很显然,擂台中央的黑柄宝剑是他的。可他依然抱着胳膊,挺拔地站着,手握黑扇,扳指透亮,浑然一副出尘之姿。虽然掩面,但看肩宽骨骼、举止动作,这人绝非少年。他方才挡下疾速掌风的一剑,也非“高手”二字便能概括。七樱夫人身边无庸才,他又是从未出手过的血樱六子之一。所以,琉璃比和释炎决斗前还要警惕。不光是他,重火宫和在场所有人不禁屏气敛息。
      但很快,他们便知道,这紧张是多余的。因为,比武的铜锣敲响后,回音还在万里清霄中荡漾,他们听见响亮的收扇声。虞楚之冲着琉璃一拱手,微微笑道:“承让。”
      琉璃人已倒在擂台下。
      能一招摆平,不会使用第二招。这是七樱夫人的行事风格。可没人想到,这所谓“一招”,还真就是毫不夸大的一招。此刻,虞楚之的大氅上,甚至一个褶皱都没有。众人哗然,面面相觑,连释炎都露出了错愕神情。在大家都低声讨论时,慈忍师太纵身,跃上擂台,抽出长剑道:“贫尼来与虞公子一较高下。”
      虞楚之依然风度翩翩,飘然若仙:“请。”
      意料外,又是意料中,铜锣敲响之后,慈忍师太和琉璃的结果一样。接下来,又上去了少林释平,武当书云,蜀山狐轩……结果统统一样。这么多场比武过后,人们都低声抗议,认定虞楚之在使用妖术。沉默的人,偏偏是那些和他交手过的人。他们知道自己是如何败的,也知道虞楚之确实出过手。但是,没人看清他用的是哪派招式,修的是哪家心法,更别谈武功路数。七樱夫人黑色的面具下,是一张丰腴撩人的唇,那张唇对虞楚之弯成好看的形状。虞楚之回头对七樱夫人微笑,透露着凌厉中州,顾盼生姿的傲然。不过,回头的刹那,却轮到了他惊讶。
      莺背色的擂台,兔黄色的落叶,火红的裙裳。重雪芝站在他的正对面,握着长剑,长剑指地:“虞公子,请赐教。”
      虞楚之并未立刻回答。片刻惊讶之后,他露出了玩味的笑意,而后脱下裘皮大氅,将之抛落在擂台下。奇怪的是,大氅居然发出了激越清响,但无人留意到这个细节。因为,和许多人猜测他身材有缺陷截然相反,他有一具堪称完美的身体。秋风初,孤雁南翔,失去了大氅的压制,他们的长发和白衣东流海浪般,狂舞飞扬。浑身唯一无变动的地方,便是那美满幽香的樱花面具,及清冷若水的微笑。金风刮得井梧碎,沈水雾落,青浪飞吐。近有箫鼓伴雁鸣,远有山烟断画舸,这是奉天一年最为凄美旖旎之景,被虞楚之这淡淡一笑,也难免沦为寡淡绿叶。
      “苍天大地啊!”朱砂捧脸道,“这,这当真是嚼蕊饮泉的凌霄天仙啊……”
      琉璃沉思良久,道:“何故我觉得这话耳熟得很……”
      铜锣敲响,虞楚之对黑柄长剑的方向用力一握,剑竟脱离擂台,飞到他的手中。雪芝不是江湖小虾米,却对他深不可测的内力一无所知。这样关键的时刻,她脑中突然闪过很多年前的一幕。
      有一次,裘红袖又从江湖上听来一些小道消息,对上官透道:“‘风度翩翩,蛇蝎心肠。仪表堂堂,赛胜女郎。’一品透,你知道这是说谁么?”
      上官透道:“不是说我,故而不关心。”
      “你最大的本领,当真是装聋作哑,掩耳盗铃。”
      “武功,名利,自由,容貌,钱财……这些凡人毕生追求的东西,你都有了,你活着不腻么?或者说,你不觉得自己会短命么?”
      上官透摇摇扇子,回头看向她:“你觉得这些东西便够么。”
      “你还不知足?一品透,虑澹物轻,惬意无违啊。”
      “有点道理。”上官透摇着扇子,“不过,思虑营营,因此无为庚桑楚也。(2)”
      雪芝晃晃脑袋,不知自己怎会想起那已故的人。只见翻卷的落叶,枯黄的落叶,片片分明的落叶,在金阳下,融成一团,又在剑气中破碎,化作蝴蝶、樱花,翩翩起舞,团团旋转。虞楚之明明使着黑剑与黑扇,手中却永远只有一柄武器,攻击对方的武器,又永远都有两柄:他持剑攻击时,抛出的折扇便会在空中打开,旋转着,旋回到他的手上;当他换了折扇,剑被无形锁链套住,在空中自由挥动。落叶飘舞,剑扇交错,他有昆山仙人的绰约风姿,雪白袍带在浮云秋风中翩跹……在场的任何人,都没见过如此轻灵飘逸的身手。他所有的动作,每一招皆是致命一击,却在下一招出手时巧妙连接上,贯到接近完美无瑕。像是看透了她不过想求个结果,他刻意放慢了动作,让雪芝看清他每一个动作,如此惬意随性,不过在陪小孩子在竹马游戏。她却有些恼羞成怒,身法如电掣,剑击如雷鸣,次次使尽全力,便是想试探他的虚实。令人费解的是,他看上去悠闲自在,优雅如烟,却总是能躲过她敏若流星的攻击。
      她的裙裳是赤红烈火,他的衣袂是高岭白云。她是浓艳,他是淡雅。二者原应水火不相容,却在擂台上分分合合,纠缠交错。每当看见他从自己身侧擦过,还是落下轻蔑的笑意,她便更加愤怒,更加拼劲儿出击。最终,他让了她三十余个回合,总算玩够,轻松地击败她。
      雪芝用眼角看了看抵在自己喉间的折扇,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用的是什么武功?”
      出口以后才发现,这句话问得实在太外行,甚至有些掉价。而且,无论她说什么,虞楚之都不会给她正确答案。他道:“剑法名字很重要么?雪宫主必然没有听说过。”
      “我没听过,却觉得眼熟。”
      “是么。”在听到主持人宣布胜负时,虞楚之收回折扇,摇了摇,身形一闪,又出现在七樱夫人身后。
      其实,重火宫的人都觉得他的剑法十分眼熟。只是看出来他武功路数的人,只有两个:重雪芝和穆远。他们之所以觉得眼熟,是因为重莲的秘籍——虞楚之使用的剑法,竟和穆远修炼的《沧海雪莲剑》,还有雪芝修炼的《三昧炎凰刀》是同一种套路。这种修炼方法是重莲开辟的新派武学,除了她和穆远,无人知道。这两本秘籍需阳性内力修阴性招式,阴性内力修阳性招式,二人同时修炼配合,才能发挥功效。可是,她感受不到虞楚之的真气。或者说,他的体内有两股真气,在他使用招式时,便是阴阳内力交错着。
      武学的最高境界,是同时拥有阴阳内力。在此等情况下,一个人可同时拥有两脉内力的招式和身法。合二为一,并不等同于两个人的实力,而是大大超越两个人的实力。若此人是个武学功底深厚的奇才,便可能成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下第一。不过,这是理想境界。同时拥有两脉内力的人,不是走火入魔,便是武功尽失。“莲翼”是突破这一理想境界的秘籍。但人们也都说,这两本秘籍是神仙鬼怪修炼的,凡人的体质去练,结果还是一样。所以,虞楚之有双重内力的设想可以排除。
      不管如何燮理内息,虞楚之对他的剑法熟练程度,已经超过雪芝。也就是说,他比雪芝更早修炼。她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有人谱写出同样套路的剑法。唯一的可能性,便是秘籍外泄。究竟是几时发生的事?她心里很乱,想不明白。
      雪芝败阵之后,短时间内便再无人上台挑战。台上的虞楚之似乎也不急着下去,而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等待。穆远握住剑柄,上前走了一步,雪芝却拦住他。他回首看她一眼,三思后退回原处。他理解她的意思:他上台挑战,或许能弄明白虞楚之的武功路数。但虞楚之摸清的,会是重火宫的底细。虞楚之不是他们的敌人。即便是敌人,他们也犯不着去当其他门派的磨刀石。
      最后,虞楚之理所当然地成为英雄大会第一。
      英雄大会第一,在大部分人的眼中便是天下第一。人人都想当天下第一,大会的竞争也是一届比一届激烈。而这一次的虞楚之,不仅赢得没有悬念,他横扫群雄的盛况用“不动声色”来形容,都不足为过。
      自此,七樱夫人名声大震,并将虞楚之与重雪芝交手的招式名字公布于世——黑帝七樱剑。招式如其名,分七剑:戒日剑,大昊剑,炎汉剑,水帝剑,元帝剑,六宗剑,九皇剑。很多人都以为,血樱六子加上七樱夫人总共七人,每个人会黑帝七樱剑的其中一剑。但实际上,除了虞楚之,血樱六子中无人会黑帝七樱剑,包括七樱夫人。当然,知道这一事实的人并不多。整个武林不会超过十个。雪芝已是其中一个。所以,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去掩饰,也藏不住一个秘密——虞楚之,才是真正的“七樱夫人”。
      是夜,薄雨轻点沈水,泊舟轻荡,轻鸟划过涟漪。雪芝倚在奉天客栈窗旁,面前茶盏中龙井浓至发黑。茶苦,却不知其味。她眺望对岸灯火,热闹街市,已有两个时辰,却不曾留意,楼台下有人一直在眺望着她。她蹙眉。她强逼自己喝下一杯浓茶。她撑着下巴。她闭眼听对岸楼阁琵琶女戚戚独奏。她那美丽历稔不曾改变,却平添忧伤的双眼。她又饮下一杯浓茶。每一个转变的瞬间,都是褪淡茶香与秋梦。
      有人敲门。她应声后,便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她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谁。她猜到他会来,却没猜到他会直接走过来,穆环绕过她的颈项,将她紧紧搂住。他沉声道:“若再不抓住你,你是否便会跟着那个人走?”
      “穆远哥可是指,今天送上珠宝的洛阳古董商?”
      “我是说虞楚之。”
      雪芝很明显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穆远远比她更了解自己。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努力避免回想让她伤感的东西。可是,看到虞楚之后,她努力让自己去想上官透。像是在强迫自己。难道,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容易对击败自己的男子心生神往?虞楚之分明什么都没有做。
      “我能容忍你心中有上官透。毕竟你和他的羁绊太多。”穆远的发一丝丝落下,擦在雪芝的耳边,“但是,我不能容忍其他人。尤其是在我之后出现的人。”
      她摇摇头,轻声道:“我不会。没有人能取代穆远哥。”
      “雪芝,我已经等了太久。”
      她沉默。
      “我已经不能再等。”穆远的声音变得有一些喑哑,“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
      她的话音刚落,耳垂便突然被穆远含住。她低呼一声,握住他早已游入自己衣襟的手,微微后仰,倚在他的怀中。他顺势关上窗门,吹熄了蜡烛。而后,他将他翻过来,推到墙上,极尽细致地吻着她。她没料到,穆远居然也可以如此热情。他们拥吻了很久,那白衣人却一直站在岸边。直到街上的人渐少,最后难见一个人影。直到对面的灯盏渐熄,只剩河边莹莹纸灯笼,及沈水上形影相怜的光晕。
      直到这一刻,他都不敢相信亲眼看到的事实。这一切都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夜深天冷,虞楚之反而只穿了一件薄衫,站在岸边一动不动,更像不敢动弹。任呼啸的秋风吹乱他的长发、衣摆。在那雪白的面具上,樱花瓣绽放出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还记得几个月前,那个女子曾问他,现在你最想要什么?他平静却坚定地说,杀了穆远。而此时此刻,他没了方向。他坐在地上,靠着河岸边的石柱,大笑起来。
      那笑声如此苍凉孤单,她却没有听到。不知过了多久,她抱腿坐在墙角,口中是流落的,咸咸的泪。她看见那被穆远狠狠摔上的门,又重新被风刮开,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脆弱和无助。到最后,她还是无法接受其他人。分明答应过穆远的事,她也无法做到。究竟要到何时,她才能走出来……
      “透哥哥……”她哽咽着闭上眼。
      若你还活着,那该有多好。瞧瞧这悠悠江水,玉杵秋空,哪一样不是美若秋梦,又有哪一样,不是冷若秋梦。君可知晓,若是可以,妾愿用余生阳寿,来换与君一宵重逢。然妾饮尽断肠之酒,尝遍相思之苦,却不过换来漫长的徒劳。连盼君回春入梦来,都已是天大的奢念。
      奉天客栈外有沉沉十里长街,深邃如故人之眼。她望不尽画堂灯火,望不尽前尘往事。

      ——————————————————————————————————————————

      注释(1):祝融、回禄:均是上古火神。
      注释(2):庚桑楚,庄子的徒弟,曾教导南荣趎勿思虑营营。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