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公子楚之(上)

      七月的长安,炎风溽暑,菱角荷叶,葳蕤生辉。天空是一片白,长安城内车马骈阗,空中飘散层层尘埃。烈日高悬在尘埃上空,祝融、回禄点了金色火箭般(1),直射到地面,将皇城烧成个大窟窿。光芒又化作一道道利剑,直挺挺地刺入人们的皮肤。这个月,每个人都成了油炸猢狲,心浮气躁。
      这一日,朱砂带着几个重火宫弟子,来长安接平湖春园一批货。因为马车坏了,他们便将碰头地点从白虎门,改到东市长安春饭馆。饭馆门前人来人往,门内宾侣如云。只是这一日,挤在门外的,却有不少老客人。掌柜的一边跟客人赔礼道歉,一边解释里面坐的是个人物,实在惹不起。这时,一具尸体从二楼飞出来,被飞驰而过的马蹄踩得稀巴烂。掌柜的摸摸脖子,缩到一边叹息:“华山不是才死了个掌门么,怎么这么快又派人来送死。”
      “不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么。陆掌门这火熄得也太快了些。”
      “我想也就只有重火宫能上三楼了吧。”掌柜的抬头看向骄阳下的红窗。
      朱砂带着弟子径直走入饭馆。小二连忙上前,挡住朱砂:“客官,今儿个我们店满人,不接待客人。客官请另寻……”
      话未说完,掌柜的已经一算盘打在小二头上:“胡叫什么!”又对着朱砂便媚鞠恧:“原来是朱砂女侠,我们这实在没空,改日一定登门——”
      朱砂眼睛长在了掌柜的脑袋上,直接进去。随后掌柜的来了劲儿,向四处大喊道:“重火宫的人上去了!”
      人们密实地围过来。说饭馆满人,实际上大厅里除了一些小厮,一个客人也无。二楼楼梯口有两个樱花面具男子,虎背熊腰,少说比朱砂高了两个头。其中一人坐在楼梯旁,另一个长胡子的笔直地站着。坐在楼梯旁的男子四肢有寻常人的两倍大,正捧着十来个银锭子和几个小铜板,一个个放入口袋。但一个不小心,一个铜板掉进了墙角缝。他伸手去掏,但掏不到——其实缝隙不小,是他的手太大。但他却没向旁边男子求助,一拳打穿墙壁,把里面的铜板捡起来,擦擦塞到口袋里。
      朱砂看了他们一眼,直接在一楼坐下。站着那人道:“我们主子在上面,请离开。”
      朱砂道:“我们在一楼吃饭,与你们何干。”
      “我们主子包了。”
      朱砂根本不给予理睬:“小二,上菜。”
      话音刚落,一把小钢刀从她脑后飞来。她头一歪,躲过了暗器,迅速后空翻。同时,四把钢刀“啪啪啪啪”刺穿了她对面的墙壁。重火宫的弟子冲上去,朱砂也拔刀,准备迎战。她和那胡子大汉交手不出十招,几名弟子已倒在地上。最后一个冲上去的,耳朵被那大手大汉活生生拧下来。朱砂错愕地看着这俩人。虽然她今日带在身边的,不是一流高手,但也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越是这样想,她越气愤,怒吼道:“你们可知道自己在跟什么人动手?”
      没人回答她。
      “你们出去!”她对那几个重伤弟子吼道,“立刻出去!”
      接下来要对付两个人。从他们的装束她看出来,他们是血樱六子中的其中两个。那么,在三楼用膳的,定是七樱夫人。在武艺上,她并无十成的自信。但是力道一直是她的强项,很多男子都不是她的对手。可对这两个人来说,她的力气简直可以被忽略。她被狠狠撞倒在地,口角流血,却仍不甘心。她足下轻轻一点,飞到二楼的栏杆,纵身跳到三楼。那两个大汉的轻功也不弱,很快追上来。胡子大汉捉住她的手臂,她几乎被拉扯下去,及时一脚踹中那人要害,一头砸进三楼包的门。
      然而,里面的情景却让她傻了眼:薰香四溢,房内站了八个男子,躺着一个女子。女子穿着薄薄的纱衣,白得就像蒸鸡蛋的蛋白,躺在宽敞的虎皮椅上,身材饱满匀称,让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半露的乳房和雪白的脚。她戴了遮住眼部和半边鼻梁的黑色面具,面具上有一片红色樱瓣,面具下方,一张鲜红欲滴的丰唇半张着,满是撩人风情。她身后站着四个男子,两前两后,均戴着白色樱花面具。前面两个一个身材清癯,正替她扇风,另一个矮小,拿着算盘和账本。而后面两个人看上去完全不同,他们的身高、身材和下颌,都很夺目,尤其是右边那个。光是看看他宽阔的肩,高挺的鼻尖,还有黑亮及腰的长发,朱砂这大龄妇女都觉得胸有小鹿乱撞。不过古怪的是,在这样的天气中,他竟披着狐裘大氅。而且,穿着这么厚的衣服,他面不改色,一滴汗都没流。
      很显然,这便是七樱夫人和血樱六子。
      血樱六子都挺拔而精神,同时有些冷酷。倒是躺在躺椅上的七樱夫人,看上去温柔可人,甚至笑容可掬。仿佛下令杀掉外面人的人不是她,她什么都不知道。这时,外面两个大汉追进来,却站在门口不动。七樱夫人拾起盘中的樱桃,丢到口中,细嚼慢咽吞下去,吐了核,轻描淡写道:“看什么?杀了呀。”
      “慢。”那个容貌最出众的血樱子说道,“夫人,这个人是重火宫的护法。”
      “重火宫的?”七樱夫人透过面具,眯着眼看了她,挥挥手,“带走。”
      朱砂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而是她懵住了。一直到那两个大汉把她扔出长安春饭馆,她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因为,那四个人她都知道是谁,而且见过两个。但七樱夫人不知出于何种目的,以及拥有何等力量,才会把这四个人聚集到一块儿:第一个是身带剧毒且百毒不侵的毒公子。相传,任何触碰他皮肤的生物,都会在短时间内死亡,即便是自带剧毒的蛇蝎。第二个是武林轻功第一人,灵剑山庄十一代弟子钱玉锦,自前任庄主去世后,他便选择了淡出江湖,云游四海。第三个人个子矮,四肢小,脑袋大,额头比鼻梁高,眼睛的位置很是偏下,看上去就是个南极老人星。长成这样的人非常罕见,而长成这样,又穿了一件垂地红大褂,胸戴八卦镜,便只有一人——神算破阵巩大头。这天下没有他解不开的数字猜谜,也没有他破不开的迷阵。第四个瘦成了竹竿,勾着背,肤色白得骇人。和那白肤血樱子不同,他这是灰白病瘘,像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僵尸,连表情都已僵化。看见他只剩下半截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朱砂便确定,这人是“江北盗跖”屠飞燕。据说,屠飞燕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刚开始盗墓时,他挖过一个千年古墓,手指被卡住,提起手却看到手指被一个头骨咬着。他受惊过度,硬生生把手指拉断才发现,咬住他的不过是个青铜骷髅。从那以后,他彻底失去面部表情。这四个人都不易寻找,尤其是毒公子和屠飞燕,一个住毒窟里,一个住坟地里,也不知道这七樱夫人是怎么把他们揪出来的。
      这时,那个手大脚大的血樱子走出来。他一出现,便是平空一座泰山落下,吓跑了所有人,也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他向朱砂说了一些话,便打道回府。接了货,朱砂回到重火宫。
      “那刚出道的七樱夫人,可以把大名鼎鼎的朱砂伤成这样?”重雪芝在大殿尽头踱步数回,又道,“你确定没有遇错人?”
      “宫主,我敢以我的项上人头保证,就算那个七樱夫人是刚出道的,那两个彪形大汉也不会是新手。”
      “罢了,武林中高手云集,既然此事已过,不必再多计较。再过一段时间,便是英雄大会,不可以再惹出事端。你好好养伤,最近多休息,少走动。”
      “可是宫主,现在整个长安都知道,重火宫的弟子落败于七樱夫人,若我们不出一口气,重火宫颜面何在啊。”
      “他们若出现在英雄大会上,我们有的是机会。若英雄大会都不出席,也无竞争力可言。”
      “可是……”
      “不要可是。”
      “宫主,他们说轻薄你的话啊。”
      “什么?”
      “那个很贪禄嗜货的血樱子跟我说,他们六个人里,有一人打定主意,要把宫主弄到手。”
      “是么。”
      “他还说叫你打扮漂亮洗干净,等那血樱子的临幸……”
      雪芝冷笑:“胆子不小。”
      “不过说实在的,若他说的是我看中那一个,那宫主如果没有大护法,还真可以考虑考虑。”
      “下次再看到,杀无赦。”
      朱砂“嗯”了一声,陶醉在那血樱子的美貌中:“那人真是迷人,不过站在人群中,都很出众啊……不过,真不理解他是什么意思,大夏天的,穿个裘皮大氅。”
      雪芝忽然看向她:“那个人是不是皮肤很白,个子很高?还戴了玉扳指?”
      “宫主为何知道?”
      “没事。你先休息吧。”
      朱砂说的人十有八九是虞楚之。江湖上总是新人辈出,美男子亦不例外。可是,能让雪芝印象如此深刻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她不曾见过虞楚之的脸,也不曾听过他的声音,但那种浑然天成的优雅贵气,涵养礼法下的清冷,非寻常人所能及。
      转眼便是秋季。奉天城郛中,大雁低鸣,拂陵阙高台,万里清霄,明净无云。白昼时间减短,阳光不再盛气凌人,将大地万物都渡成金色,连带街边树上的小叶。江上归舟出远雾,落叶飘零,浮在清明如镜的沈水上。原是有些感伤的季节,城内却热闹非凡。英雄大会期间,来的人不止正派邪门,枭雄奸雄,大侠盗客,连带全天下的奸商黑贩,都欢聚一堂。赌场、酒馆、武器铠甲大出血、黑市、一流二流三流的药店、二手大会入场券……都在一夜之间如化作野火,燃烧了整座城。
      重火宫依然占着奉天客栈的上房。入住后,雪芝便听说,七樱夫人早已订好上房,且比她提前到了客栈。因住房紧缺,血樱六子被拒在门外。他们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嚣张,直接离去。她想,这七樱夫人并非暴发户。她深谙武林规则,行事低调。直到晚上,她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多虑——七樱夫人早已在奉天买好房子。她去任何地方,都是征服领地的皇帝,会在当地买房挂旌旗,还留下部队驻扎。回到房间以后,雪芝又在枕边看到一枝樱花。她拿着花枝,走到隔壁,敲了敲穆远的房门。待他开门,她晃晃手中的花:“多谢穆远哥赠花。”
      穆远瞳孔微微紧缩,并未接话。雪芝道:“你可真是点石成金的神仙,这季节也能找到樱花。”
      “花不是我送的。”穆远扬了扬眉,“雪芝,你这是想告诉我,除我之外,还有男人仰慕你的倾国之色么。”
      雪芝望着花,愣了一下:“不是你,那……可能是先前的客人留下的。”又察觉到穆远眼神冷冽,她往后退了一步:“既然如此,穆远哥早些休息,我,我先回去。”
      “若江湖上有人知道,我穆远娶了妻,居然到现在还分居,恐怕会是个笑话。”
      雪芝的心凉了一下。他们成亲以来,她从不敢直视这件事,穆远也不曾主动提过。果然,她无法一直装傻下去。她垂下头,蹙眉道:“天还未完全凉下来,我看琉璃和长老他们挤一间多人房,定会有些闷。若明天的事成,穆远哥可以把房间让给他们住。”
      见她一脸勉强,他漠然道:“我不过说的玩笑话,你不必如此当真。”
      “此事自然得当真。我,我会尽好妻子的责任。”说罢,她抬手轻轻摸了一下穆远的脸颊,见他有些羞涩地别过头,看向别处,才勉强挤出微笑,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其实,她心中深感负罪,因为她知道,她并非徒有妻子之责,更多是想要穆远把事情办好。毕竟她已等待多时。现在,她要快刀斩乱麻,一拳击碎黄鹤。

      英雄大会上,同时出现了两个醒目的女子。一个是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重雪芝。一个是美得让人想入非非的七樱夫人。天渐冷。七樱夫人披着豹皮薄披肩,可是胸前雪白饱满的肌肤,还是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引来无数男子注目。而她没有一丝不习惯,似乎还很享受。她被血樱六子众星拱月地簇拥着。和在长安春饭馆一样,两个壮汉站在最前端,一瘦一矮站中间,身材出众的两个站在她身后。他们都穿着单薄的浅色绫绮,戴着刻有红樱花瓣的半边白色面具。虞楚之最为古怪,披着不合时节的白裘大氅,戴着汉白玉扳指的手,居然还拿着一把黑色折扇。烟荷盯他许久,忍不住道:“那个血樱子有病,穿毛皮大氅还拿折扇。既然这般热,便不要穿这么厚啊。他是嫌自己不够引人注目么?”话音刚落,那虞楚之还真的打开扇子摇了摇。虽然他肤白如新雪,看上去一点都不热。
      朱砂按捺不住,笑出声来:“烟荷,你也在看他?我看他好久了。”
      连木头人砗磲都禁不住感慨:“我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人。”
      琉璃道:“我只看球。”
      朱砂脸红道:“色鬼,你龌龊!”
      “都安静。”雪芝回头道,“琉璃,你记得准备出场。”
      琉璃面部扭曲:“一定要我去么?宫主,让那个老和尚对我意淫,当真恶心。”
      “不过迁延时间,不必在意。”
      琉璃看了她许久,终于露出了决绝的表情。
      人们常言,感到有炽热的目光注视自己,并非假话。英雄大会会场上,人数成千上万,雪芝却感觉到虞楚之的目光一直锁在她身上。只是,并不炽热。她觉得浑身冰凉。一个早上,重火宫和七樱夫人都没派出一个人。好容易捱到了中午,太阳高照。在华山现任掌门与少林老和尚交手后,琉璃才上场。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他并未立刻挑战释炎,而是挑战了正准备下去休息的华山掌门,接下来,他连战三次,才提了释炎的名字。释炎接受挑战上场,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琉璃只觉得难以言喻的反胃。而释炎看着琉璃的眼神,在惊讶后,竟有一种诡异的温柔。不明白的人看去顶多是怪异,雪芝却明白,这无异于少女怀春。重火宫众人都对琉璃面露同情之色。雪芝决定,琉璃回去以后,一定会重赏他。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