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东岭素月(下)

      三人到山脚时,正好迎上玄天鸿灵观的人。满非月从车上下来,看到躺在雪芝腿上,松开手、有着婴孩睡颜的丰涉。雪芝吞着唾沫,靠在上官透的肩上,整个眼眶乃至鼻尖都变得通红:“都是我的错。我若早一点赶来,小涉便不会有事。都是我的错……”
      上官透默默不语,只轻轻搂住她。而满非月更是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她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虽然清楚他不会活太久,但她不曾想过,他会这么快便去做如此鲁莽的事。她轻抚他右鬓断开的发,发现上面的小辫子已经不在了。她记得,丰涉小时,她很喜欢为他编辫子。他起初还觉得挺好看,但自从跟她上了一次京城,回来便不肯再编,说只有女孩子才会编辫子。她骗他说,男孩子其实也编辫子,不过长大了都把辫子剪了,送给喜欢的女孩,这样女孩子才肯嫁给他。你看,你有这么多辫子,以后可以娶好多个老婆呢。小丰涉听了以后数了数辫子,兴奋地说,那圣母再给我多编几个。长大以后,丰涉识破了她的谎言,也逗弄过不少姑娘,但一根辫子都没送出去过。
      此时此刻,他的辫子没了,紫色绸缎也拆了,散着发,衬着清秀而年轻的脸,像是在熟睡。满非月再难控制悲痛的情绪,伸出短小的胳膊,用力搂住他,大哭起来。可是哭到一半,哭声却停止。这才意识到,是上官透点了她的穴。
      “得罪。”上官透将她扛起来,扔到马背上,对她身后的鸿灵观弟子们说道,“借你们圣母一用,很快归还。”
      上官透吃了黑衣人两掌,一直卧床了四天,才能正常走动。四天内,雪芝一直细心照顾他,喂他喝药,就像他以往对她那般温柔。只是她一直不说话,即便两个孩子在身边,也很少露出笑容。上官透看着她发间多出的几缕小辫子和紫绸缎,知道她的心已被那小小的葫芦带走,也不敢再提伤心之事。其实,最令他担心的是那个黑衣人。他不能确定那人是否练成了“莲翼”,但他不曾如此被动和弱势过。他和雪芝在江湖上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在那人面前,却是恒河一沙。
      满非月一直被关在月上谷的地牢中。上官透命人照料好她,却不给她半点自由,连出恭都要人守着。不论满非月如何愤怒如何不解,他都只是淡淡说,我只是想等一个人。满非月说,你这叫守株待兔。他并不给予回答。他知道自己在守株,但等待的,却不是兔。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果然,五日以后,满非月开始着急。她命人传话给上官透,说自己快要死了,说自己研制出了长生不老蛊,说可以传授上官透最厉害的毒功……都被上官透驳回。第七日,满非月在地牢里撒泼,大声叫骂。上官透还是没回应。第十日,满非月已经开始大哭,说再这样下去,她小命不保。依然没有回答。十日过后,她不再挣扎,只是坐在牢里发呆,时不时提起丰涉。时机差不多已经成熟。上官透请人全天下发请贴,邀请各大门派和武林豪杰来月上谷,参加他两个孩子的满月宴。
      满月当日,邀请的人里,除去满非月,只有两个人没来:释炎和林轩凤。宴会后,雪芝和上官透特地在月上谷辰星岛弄了个擂台,让各派英雄切磋武艺,他们俩则在底下仔细观察所有人的武功脉路。确认过这些人都无异后,他们知道,问题便出在林轩凤和释炎二人身上。
      “不可能是林叔叔。”雪芝摇摇头,“他是我两个爹爹的好朋友,不可能偷学重火宫的武功。”
      “你的意思是,方丈的可能性便大一些?”
      雪芝一想起释炎胡子花白的模样,又道:“这,好像更不大可能。会不会是我们漏掉了什么人?”
      “不管怎么说,先去拜访他们。”
      次日清晨,二人便将两个孩子交给裘红袖照顾,叫着林宇凰东南下去灵剑山庄。结果三人到了灵剑山庄,大门都没进,便被赶了出来。雪芝和上官透脸色大变。难道……真的是林轩凤?他们正准备暂离商量对策,林宇凰破门而入,满脸不悦:“我孙儿满月宴他不来,现在我上门他也不见,林轩凤这东西当年欠我恁多人情,居然还有脸躲我!不出来我就把他以前的丑事写成书,印了到处卖。让他给我出来!”
      下属传话过后,林轩凤终于缩在一个小会客室里接见他们。林宇凰刚一进门,说了一句话,林轩凤便被茶呛到:“娶了媳妇儿忘了娘啊你。”
      “咳咳,咳咳,宇凰,你在胡说什么。”林轩凤放下茶杯,站起来指了指椅子,“都坐,都坐。”然后又拿起茶壶,慢慢喝一口。
      “你不是跟原双双搞上了么。”
      林轩凤又被呛了一次:“哪有这回事。小辈们在这,你说话注意点。宇凰,有话直接问罢。”
      “你练《莲神九式》了么?”
      此话一出,林轩凤、雪芝、上官透都呆住。雪芝愕然道:“二爹爹,你知道我们来这是打算……”
      “芝丫头安静。”林宇凰凑近林轩凤,用单只大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来,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练《莲神九式》没?”
      “自然没有。你看我像练过的么。”
      “那便行,二爷相信你。”
      林宇凰站起来,本想带着女儿女婿跑路,雪芝却把他硬留下来,与林轩凤叙旧。其实真正理由是,她有了不好的预感,不愿二爹爹和自己一起冒险。然后,她与上官透一起飞鞚前进,赶至少室山。
      少林寺,天下第一名刹——只是站在山脚,颙望这历史悠久的武林大派,便能感受到通透的正宗武学气息。至此,她坚信是他们误解。释炎要练了《莲神九式》,那得有多么荒谬,可能性根本是零。但上官透说,既然都走到这一步,还是去看看,让自己安个心也好。他们一起上山,向弟子通报要求见方丈,弟子离开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便回来道:“方丈最近身体不适,请雪宫主和上官谷主尽快结束探访。”
      雪芝道:“既然如此,我们便不……”
      上官透道:“劳烦大师了。”
      在僧人的带领下,穿过法堂,抵达方丈室门前。雪芝别扭地看了上官透一眼。上官透无视他的存在,只轻轻款门:“请问方丈在么。”
      释炎的声音传了出来:“进来后,请施主关门。”
      二人推门进去,上官透再把门带上。进入眼帘的,首先是墙壁上的佛门八大僧图,达摩一苇渡江图,以及东侧巨大的弥勒佛铜像。神像前,数百支红蜡烛罗列整齐。释炎穿着袈裟,双手放在身前,面对香火,背对他们。与这佛门境地格格不入的是,他身边还坐了个女子。
      雪芝又被吓了一跳:“柳画?你……何故会在此地?”
      柳画笑道:“女儿跟着娘一起,不可以么。”
      “娘?”雪芝不解道,“你娘在这?在少林寺?”
      “她的娘,便是老衲呀。”
      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很动听,很中性,正属于那个不男不女的黑衣人。只是,雪芝和上官透都万万不会料到,此时发出这个声音的,竟然是背对着他们的释炎。而他,正慢慢转过身来。
      看到释炎面容的刹那,雪芝捂住鼻口,几乎呕吐——不,她根本不愿意,也不敢相信,这人是少林方丈释炎。她更愿意相信,是一个妖怪吃掉了释炎,穿上了他的袈裟,拿走了他的锡法杖,待在方丈室冒充他。眼前的人,虽苍老依旧,却没有花白的胡子,和沉静慈祥的面容。他的眼睛弯起来,面颊上擦了浓浓的粉,粉厚到他稍微动一下,都会扑簌簌掉下来。在这样一张爬满皱纹、擦了□□的脸上,甚至还有两团红红的胭脂。他身后是一面雕花铜镜,上有秦女携手登仙。方才他背对着他们,双手放在前面,原来是在对镜梳妆打扮。他的手中还握着胭脂片儿。
      “好久不见,雪宫主……上官公子。”
      释炎眼也不眨地看着他们,一边还翘着兰花指拿起胭脂,含在嘴上抿了一下。大红的嘴唇,堪称精致细挑的眉,便这般出现在一个年过知命的老和尚脸上,怎是别扭突兀又所能描摹!相对雪芝,上官透显得冷静了很多。他朝释炎拱拱手:“见过方丈。”
      “上官公子有礼。”释炎依然翘着兰花指,对柳画抬抬手,“女儿,给他们上茶。”
      柳画端上飘着花瓣的茶,递在他们手中:“放心喝,无毒。”
      接过茶杯,雪芝没喝,上官透喝了。释炎看着雪芝,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贱丫头,还是对我敌意颇重么。”
      雪芝彻底惊讶,不知如何回答。释炎不屑地对着镜子,用小指擦擦嘴角:“女人真是麻烦。成日只知道捻酸、勾心斗角。我若想杀你,还需要下毒么。如今老衲大功已成,不高兴看见的人,都可以送去会会阎罗王。”
      上官透道:“敢问方丈,是什么武功?”
      释炎对着镜子大笑起来。那样的笑颜若放在一个半老徐娘的脸上,怕是千般艳丽,万种韵味。只是,这人是释炎。雪芝被他吓得不轻,已握住上官透的手。释炎笑着把玩胭脂:“上官公子这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当年莲宫主该有的特征,老衲现在全有。你说,老衲练的是什么武功?”
      重莲练过《莲神九式》,确实是雌雄同体。雪芝至今还记得,某一日重莲喝醉的模样。他衣衫半解,星眸半张,躺在后山温泉中,提着热酒往喉间倒。头发是浓稠的黑丝,大片大片飘浮在水面。然后,他把喝空了的酒壶往地上一扔,便在温泉中仰头大笑着唤林宇凰。林宇凰刚一过去,便被他拽到了水中。最后,还是她和二爹爹一起把他扶回房内。他一路笑着,一路胡言乱语,吟诗作对,那样盛极的眼角眉梢,处处都勾着十足的风情……虽然第二天重莲非常后悔,也努力表现得无所谓,但那一幕雪芝再也忘不掉。她是打头一次知道,原来男子也可以用“媚”字描述。也是那一刻起,她自认雌雄同体便是同时有女子的妖柔,又有男子的刚硬,是一种矛盾而无上的美。
      但是,看到释炎时她才知道,她的想法大错特错。尤其这老和尚还拿自己与她爹爹相提并论,她气得浑身发颤:“你……你简直是在侮辱我爹!”
      “什么?”释炎眯着眼,手指掐碎了胭脂,“你,再说一次看看?”
      上官透连忙拽了拽雪芝,朝她使了个眼色。雪芝怒气尚未平息,释炎倒先放软了态度:“雪宫主,老衲完全能够理解你。莲宫主去世,带给你难以言喻的悲痛,只是,你不能总是活在过去。要看清楚现在的江湖,谁才是当下的王者,谁将要一统天下。”
      “王者?那请问现在的王者,你有可能以真实面貌面对世人么?”
      “练此神功,自然会给身体带来不利之处。就像老衲的胡子……”释炎摸了摸光秃秃的粉白下巴,“若不是你们把青面靖人关起来,老衲也不会这般难堪。”声音突然压低,和以前无甚区别:“当然,若老衲愿意,也可以用这样的声音和别人对话。”说罢,又提高音量:“只是,实在很喜欢现在的声音,且有一个很是伟大的理想,你们想知道是什么吗?”
      听他声音时高时低时男时女,雪芝一时间无法接受,只用力摇头。
      “老衲想要一个自己的儿子。”释炎微微一笑,抿了抿大红色的嘴唇,指着柳画,“不是跟以前一样,随便找个□□生出了这么个东西。老衲不想当父亲,只想要当娘亲。”
      柳画面露尴尬之色。不光是她,雪芝和上官透也都尴尬了。终于,上官透道:“方丈,请不要忘记你是息心客。”
      “息心客,哼哼。”释炎喉间漏出不阴不阳的笑,“你们可又知道,老衲当年可不是自愿当的息心客。”
      等了许久,他并未得到想要的答案,便仰首大笑:“无所谓啊。大千世界是多么美妙。老衲很快便会离开这座无聊的山,回到俗世红尘,享受人生。”
      雪芝冷冷道:“你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即便是俗世也无法接纳你。”
      “谁说他们无辜了?他们该死。像燕子花。老衲杀了她,是因为她四处说‘莲翼’是邪功。这也算是间接在维护你,雪宫主。”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