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百年誓约(中)

      因此,初次看见林奉紫,她并非不曾心生嫉妒。甚至可说,她嫉妒到怒火中烧。她在林奉紫身上看见了自己过去的影子,但这小姑娘,却比她幸运千万倍。所以,后来她才默认了夏轻眉轻薄奉紫。然而,林奉紫方从昏迷中醒来,那懵懂受伤的模样,她怕是这辈子也忘不掉。此刻,原双双揽过林奉紫的手,将她拉进练功房,硬邦邦地关上门,把她身后的女弟子都视作空气。奉紫轻声道:“教主,为何脸色这么差?”
      眼泪顺着脸庞落下,原双双扑到奉紫怀中:“奉紫,我对不起你……”
      这是她不曾料到的转变。明明默认夏轻眉毁掉奉紫的人是她,但知道奉紫真的被玷污,她却比谁都心痛。像是自己也回到了年轻时,又把那肮脏之路走了一遍,又把少女时的自己玷污了一遍。
      奉紫疑惑道:“教主在说什么……怎生我听不明白?”
      原双双使劲摇头,依然只是默默流泪,但是双手却一直在奉紫手背上摩挲。奉紫被她摸得浑身不自在,便轻轻抽了手,道:“师妹们还在等我,我先出去。”她刚走两步,原双双又一次扑过去,从背后抱住她。她将头发盘起,几缕青丝落在两鬓,颈项美玉般细腻光滑。她是如此可恨,又是如此可爱。原双双情难自禁,在她的后颈上吻了一下。奉紫浑身僵直。极端的恐惧化作瘟疫,迅速蔓延,笼罩了她的世界。
      门外传来师妹们的嬉笑声。她们并不是在笑奉紫,奉紫却惊慌地推开原双双,快速朝外走去:“要用膳了……奉紫先行退下。”
      同一时间,月上谷翔鸾阁中,苗见忧、杜枫、仲涛三个岛主,以及裘红袖坐在上官透和雪芝的左右侧。汉将世绝则是巨钟一般站在上官透身后。只见满桌佳肴珍馐,雪芝面前却放着一大碗馄饨。苗见忧和杜枫从不和谷主一起用膳,但这一日,所有正事都摆上了餐桌。苗见忧道:“最近江湖是非多,银子也多。光这个月入门的弟子就有二十几个,累积三个月赚的银子够开四个武馆。不过,上次筹办擂台可害死人。很多人都慕名而去,结果关键时刻,谷主去了华山。当时闹得沸沸扬扬,还有人扬言说,谷主不去便退票钱。好在杜岛主临时找到了花大侠,才压住了场,不然我们可得亏大。”
      上官透直接跳过擂台一事,道:“江南京师一带我们的武馆已够多,多开无益。再往西又太远,暂时不往那边发展。在洛阳东南方设个镖局罢。”
      “是。”
      仲涛道:“光头,洛阳的月上镖局你还嫌不够大?又设一个做什么?”
      “东南方离嵩山近,以后镖银和重火宫二八分。”
      雪芝本在喝水,险些呛死:“咳咳,咳咳,什么?”
      仲涛道:“你直接把镖局设在登封,银子赚了都往重火宫送得了。”
      上官透接过苗见忧递来的账本:“不妥。离登封最近的门派是少林、武当和玄天鸿灵观,没什么生意。要么靠近洛阳,要么靠近苏州,灵剑山庄也可以……”
      雪芝放下筷子:“昭君姐姐,重火宫再是落魄,也不至于要你们来济贫。”
      上官透拿起她的筷子,夹了一个馄饨,喂到她嘴里:“我只是想给未过门的妻子一点零花,你有问题么?”
      雪芝含着馄饨,模模糊糊道:“可是,我真不想……”
      “不要跟我见外,好不好?”
      雪芝扭扭脖子,很不是滋味地把馄饨咽下肚:“好吧,那你别忘记要陪我去鸿灵观。”
      “嗯,成亲以后便去。”
      “不行,这事比较紧急。”
      上官透凑在她耳边道:“宝宝就要出世了。”
      雪芝的脸又红成了个番茄,拿过上官透的筷子夹馄饨,夹了半天都没夹起来。上官透笑着说了一声笨丫头,然后又喂了她一个。周围一圈的人都看着他俩,上官透似乎没觉得不适。岛主们都不敢多话,汉将是万年翁仲,世绝完全无视钱以外的东西。只有裘红袖终于忍不住一拍桌:“老娘受不了,太肉麻!”
      肉麻的日子似乎没了底。雪芝完全不会针线女红,却也开始学做小衣服。也不知是否和即将当娘有关系,虽然依然有在操劳重火宫内外务,但对江湖上的事关心越来越少,每天只要看到上官透,心思便飞到九天外。睡觉时也是相当简单,往他怀里一钻,她很快便甜甜入睡。每天早上醒来,不论是谁先起,不论另一人是否睡着,醒来的都会先吻对方一下,才开始忙碌的一日。
      收了红定,回了莺贴,上官透开始安排俩人的婚事,大婚地点定在傲天庄。傲天庄一向是武林高手打擂台、切磋论剑的地方,举行婚礼还是头一遭。外加新婚夫妇声震四海,很快,消息便传遍大江南北。而与此同时,一个骇人听闻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夏轻眉修炼了《芙蓉心经》,因而必须手刃至爱。他原想在新婚之夜杀了柳画,却让柳画逃了。为何会有这种消息放出,以及消息从何而来,无人知晓。江湖原已动荡不安,此时更是人心惶惶。
      直到这时,雪芝才清醒一些,开始研究《沧海雪莲剑》。然而,又是连续数日的挑灯苦读,得来的结果还是和《三昧炎凰刀》一样。虽然她不愿意相信这秘籍里真无内容,但她也禁不住设想,这两本秘籍根本便是爹爹放出的□□。他大概想告诉世人,这世界上真正的武学,便是最基础的东西,只要学好,定会有战胜邪功的方法。所以,钻研秘籍这条路行不通,还是得去调查。
      第一个需要拜访的人,自然是满非月。近些日子,江湖上发生的大事看似相差甚远,实则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雪芝还没付诸行动,便有旧识登门拜访。丰涉刚被请入月上谷,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指着上官透,对雪芝说道:“我的芝芝,你居然真要嫁给这采花贼。我心碎了。”
      雪芝刚接过上官透沏的茶,便怔怔地看着丰涉,一时哑然。上官透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淡笑,在雪芝身边坐下:“欢迎丰公子参加我与内人的婚宴。”
      “我是来看芝芝的,你们的婚宴我没兴趣。”
      “那现在看完了?公子请便。”
      “透哥哥,怎么这样对我的客人?”雪芝不悦道。
      “我只是顺着丰公子的话回答而已。”
      “我从进来便没在跟采花贼说过话。”
      绚烂的雷电在二人之间噼啪闪过。雪芝知道丰涉一直很崇拜上官透,就是死鸭子嘴硬。所以,干脆站在他们中间打断道:“好了,小涉,你素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专门赶来,是有话要说吧?”
      “圣母最近非常奇怪。”
      “怎么说?”
      “她经常不在鸿灵观。以往她要去什么地方,一定会给大伙儿交代,而且身边总是会跟几个人。但是,最近她总是独来独往,还会带走很多稀奇古怪的药材。”
      “是什么药?”
      “好像是……”丰涉勾勾手指。雪芝凑近后,他才神秘兮兮地笑道:“壮阳。”
      雪芝噗的笑出声来:“这,满非月,不大可能吧。她的身体不是和十岁女童一样么,要这药作甚么。”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而且,我知道她和丰城反目,一直在伺机报复,但这些事又跟丰城没关系。”
      “慢着,她和丰城?”
      “是,他们之前有过交易,丰城拿了什么我不清楚,圣母的要求是她挑中的男子,要丰城给她送去。”
      “果然是满非月。”
      “不过,她最后一个看中的人,似乎是丰公子。你也知道丰城最宝贝他的儿子,断然拒绝。圣母不高兴,说她又不非礼他儿子,没什么好紧张的。丰城还是不同意。圣母恼羞成怒,告诉我她决定弄死丰城,叫把林奉紫的东西放在夏轻眉的房间里。最近,她还让几个兄弟到处散播夏轻眉修炼‘莲翼’的消息。”
      “消息是玄天鸿灵观放出来的……原来如此。”雪芝蹙眉道,“只是,夏轻眉和丰城……似乎毫无关联。”
      “便是这一点我想不通。毕竟丰城和我有那么一丁点儿关系,我好奇,才来问你。我也曾问过圣母,她笑得特吓人,说这背后的事多着,什么荒谬的人和事都有。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不是死了,便是憋死了。她能活到现在,纯粹是因为手中有个大把柄。还说局外人少问点,活久点。”
      这时候,上官透突然道:“我猜接下来不久,原双双的义父母会亡故。”
      “透哥哥在猜测她修炼了《莲神九式》?”
      “是。”
      “这回是你猜错。一年前我在奉紫的寿宴上遇到她,她便已经说过,她父母身患怪疾,命不久矣,所以……”说到这里,她的面色变得苍白。
      上官透微笑道:“所以?”
      雪芝摇摇头。这个设想太可怕。因为爹爹也是以弑父的代价,修成了《莲神九式》,但他是被爷爷设计了才误杀了爷爷。可她不曾想过……此刻,丰涉已经替她把这想法说出来:“既然她打算练《莲神九式》,又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自然要在一年前便设好局。这样就算哪天老俩口突然没了,她也方便掩人耳目。”
      雪芝觉得胃中一阵翻腾:“那可是她的再生父母,怎可能……”
      丰涉眨眨眼:“这样的事,有什么稀奇?”
      上官透看了一眼雪芝,不愿她知道太多这种事情,于是转而道:“丰公子,这些事你都说出来,不怕满非月知道后杀了你么。”
      “我已经发现,她永远不会杀我。”
      雪芝道:“为何?”
      “不知道,她气愤起来,可以打断我的腿,也经常以杀我为要挟。但是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会下杀手……”
      就在这时,一个月上谷的弟子进来:“谷主,各大门派的掌门均已收到喜帖。”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但是原教主不能来。”
      “为何?”
      “她义父母方因重疾去世,此时正在举行丧事。”
      雪芝和丰涉对望一眼,都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齐刷刷看向上官透。上官透还是万年不变的淡定,令那人退下后便道:“原教主还真是孝思不匮。”
      雪芝却握紧十指,轻声道:“透哥哥,陪我出去走走可以么。”
      朝丰涉点点头,上官透带着雪芝到了小院中。满院桃花飘零,空气凛冽。确认四周无人后,雪芝才靠在上官透的胸前,紧紧搂住他。上官透拍拍她的肩,温言道:“芝儿,不要怕。”
      “都是世上最亲的人……为何他们便下得了手?”
      上官透在她发间轻轻一吻:“放心,我们不会遇到这种事。我会一直陪着芝儿,直到我死。”
      “不准乱说!爹爹也说要永远陪着我,可是他还是,还是……”
      “其实有一天我做梦,梦到你爹爹了。”
      雪芝猛然抬头:“然后?”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