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百年誓约(上)

      一旬过去,月夜之中,毖泉灇大壑,憩石挹清溪。整个重火宫已被春季换上新妆,朝雪楼后院满是飘落的樱瓣,大朵小朵,连成一片粉红,洒落在阶前月下,房檐楼顶,犹似泪沾红兜子。第二天,雪芝静养便满了百日。这一日,上官透心情大好,尽管依然客套过头,但一整日脸上都带着笑意。他亲自下手做晚饭,还弄得格外丰盛。雪芝却没吃多少,心事重重,很早便回了房间。
      这个夜晚,春寒料峭,烛光半笼,青瓷花瓶中装了满满的樱枝,花瓣粉红,妙手天工,多到几乎挤出花瓶。雪芝有些不解,回头看着正端着汤药进门的上官透:“为何今天花这么多?”
      “后院的樱花开得太旺盛,摘掉一点,果子才会结得更好。”
      雪芝点点头,接碗,喝完了药,便早早睡下。这是她睡得最早的一日,也是睡着最晚的一日。而上官透并未守在她身边,只借口说出去逛逛,便再没回来,直到她睡着。身上的伤虽已痊愈,但心伤却与日俱增,想到要和上官透分离,再摸摸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她便止不住泪浥悲梦。
      三月早春,春服既成,百鸟啼鸣。次日清旦,雪芝被鸟叫声吵醒,揉揉眼睛,坐起身,一整颗心却突然坠落——床前并不是只留了空椅子,而是椅子已经被搬走。房内是空空一片,连同窗前那个插了百日红花的青瓷花瓶。雪芝恍惚地从床上走下,随便披着一件衣服,便坐在窗前发呆。
      到底还是走了。
      原本以为会有临行前的道别,但现在,是连一封留在桌上的信笺都没有。房间空旷得像从未有过这个人。这段时间,她鲜少离开房间,就算出去,也会穿上宽松的厚衣服,来遮掩自己的小腹。而且这个早上,腹中的孩子像是能感受到窗外的十里阳春,又在她肚子里顽皮地踢她。她却完全没有为人母的雀跃,只是觉得分外心痛,孩子尚未出生,她已亏欠了他太多。不是不知道她有身孕,他还是走了。她需要面对的人却又太多:父亲,妹妹,属下,重火宫,以及整个天下。接下来的日子,她该怎么过?
      鸟鸣杂英覆春洲,在这渐暖的三月,宫中处处有侍女攘剔新枝,拾掇落英。她抚着自己的小腹,伏在案前,压抑着喉间的呜咽,任泪水直直落下,却不敢放声大哭。她哭了很久很久,觉得口干舌燥,双耳嗡鸣,有些掌控不了重心。走了两步,踢翻了一个椅子。她呜咽着蹲下来扶椅子,却听见楼下传来熟悉的声音:“芝儿?”
      雪芝顿时僵住,一动不动。底下的人继续唤道:“芝儿,你醒了?快推开窗门看。”
      雪芝还是不敢动,生怕自己听到的是幻觉。那人又催促道:“不要赖床,不然起风,那便再看不到。快快开窗!”
      雪芝快速站起来,推开轩窗。春风暖,寒樱香。水浮天际,花红如云。远处有山泽溪水,文鲂弱湍,近处有楼宇沈沈,樱花鸣鸥。而朝雪楼宽阔的后院中,有一朵巨大的雪花。雪花是以樱花花朵以及花瓣拼凑而成,占了大半个庭院。站在雪花中央的人一袭白衣,他的黑发碧带,正在春风中飘摇。他原在整理地上的花,闻声负手转过身来,抬头望着她:“喜欢么?”
      雪芝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有些回不过神。
      “芝儿!”
      “啊,啊?”
      “芝儿。”缓缓重复着她的名字,仿佛这是世上最动听的字眼,然后他微微一笑,“我们成亲吧。”
      雪芝明显反应不过来,只是靠在窗棂前,呆呆地看着下面:“……什么?”
      上官透笑了笑,足下一点,身姿轻盈地飞到二楼窗前,打劫一般将雪芝打横抱起,再越过楼台,轻飘地落在雪花的中央。他们的衣袍是一片雪色的云烟,为风而舞。她抬头看着他的面容,正对上那双琥珀色的双眸。见她睁大眼,大颗泪水无声落下,他擦擦她的眼泪,轻吻她的眼角:“我知道这百日来,你一直对我有怨。其实,我也忍得很辛苦。那大夫说你中了怪毒,解开后情绪不能起伏太大,尤其不能激动。不然,非但康复不了,还容易发热。”
      被他这样一说,雪芝醍醐灌顶,却嘴巴一扁,更是哭得稀里哗啦。
      “芝儿乖,不哭不哭,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他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哄孩子般抚摸她的头发,“待你嫁了我,便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不管你以后打算做什么,透哥哥都会陪着你,好不好?”
      “我才不要!”雪芝抬头,眼泪还没流完,已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我是说真的,就算你打算把重火宫发展成魔教,你变成了女魔头,我也会陪着你一起下地狱。”
      “谁说这个了?我才不要嫁给你!” 雪芝拍掉上官透的手。
      “不嫁?”上官透若有所思地琢磨着这两个字,然后一脸委屈地低下头,摸了摸雪芝的肚子,“孩儿,你娘不愿意嫁给爹,爹可该当如何是好?”
      雪芝忍不住噗哧笑了。上官透继续对着她肚子道:“看,你娘笑了。她明明很喜欢爹,还不肯嫁。”
      雪芝板脸:“不嫁!”
      “嫁。”
      “不嫁!”
      上官透站直身子,又一次霸道地将她拦回怀里:“重雪芝,你听好。我说我们成亲,不是在问你,你也不用回答好或者不好。你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便是对我说‘官人,我好高兴哦’。”
      “做梦!”
      上官透却轻轻凑到她的耳边,柔声道:“娘子,我也爱你。”
      “肉麻。”雪芝浑身打冷战,“好恶心啊。”
      “娘子重伤时的告白,我可是至今都牢记心中。那是一点都不肉麻,一点都不恶心,反倒令我分外怜惜。”
      雪芝的脸唰地红了:“不准想!”
      “忘不掉。”
      雪芝仰头,双手捏住他的双颊,没什么肉还揉两下:“就知道耍嘴皮子,大夫说我不可情绪激动,你还故意气我,还不理我。”
      “你看,你的伤不是已经复原了么。我们的宝宝也很好。”上官透笑得有些忧伤,“况且……我要真这么了解你的心思,也不会错过你三年。”
      雪芝的眼眶又不争气地红了:“你还好意思说……方才我看到窗台上没了花,还以为你又走了。”
      “原来你喜欢那些花。你若喜欢,以后每天我都为你摘一枝,放在花瓶里,摘一百年。”
      “一百年以后我们都死了。”
      “那等你转世以后,定要嫁给那天天在你窗台上插花枝的人。”
      “放心,我肯定会忘记的。”雪芝侧过头去。
      “可惜娘子的话,我却忘不掉。”只见她眉尖勾得细细,唇似寒天樱红,上官透不由轻声道:“似月君心,东昨西今。不悲落花,悲妾痴心。昔日缘尽,相思无凭。既不回首,何须留情……”
      她涨红了脸道:“那时我神志不清,不能作数。而且,我、我只说了一次,你为何记得如此清楚?”
      “不将回首,是因永不言弃。”
      虽早已知他情重,但听闻此言,雪芝还是不住身体一震。此时,春风吹落华,和风度青山,卷起地上百片花瓣,花香更是蓊葧。他眼也不眨地凝望着她,她的眼是一汪不见底的醴泉。他不曾察觉自己在微笑,只是一揽她的腰,一手捧住她的头,纵情吻下去。
      红窗画帘,雪楼飞宇。他们在花影花香中相拥,世界骤然变小,小到只剩下一个楼阁的后院。
      这一年的春天,是一场繁华的梦境。

      数日后。开帏对景是灿烂春日,少女巧弄禽鸟飞雀。廊亭间,迎春花开出片片金色。然而,这一切朝气勃勃的美景,都入不了原双双的眼。雪燕教的练功房内,窗上都蒙了黑布,她只穿着一件素衣,发随意盘成个髻,满头是汗地打坐,面色苍白。她已多年不曾这样不修边幅,失去妆容的遮掩,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无情地绽放。这段时间,她是前所未有的憔悴。不论她劳神费力,都很难神功大成。此时的她,根本无法做到秘籍上所写的心凝形释,与万物冥合。只要一个人待着,她脑中便有纷杂画面交替出现。一边是那桃花眸子弯弯的笑,一边是无数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肮脏痕迹。久而久之,她便不知哪边是真实,哪边是虚假。这时,有人轻叩房门:“教主,该用膳了。”
      外面的人又叫了几声,原双双突然暴怒道:“滚!统统给我滚!”
      吱嘎一声,一条细长的光从门缝中漏入,随即传来女子的声音:“师姐,别去……”
      这时,一个最为柔软纤细的声音传来:“教主怎么了?”
      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原双双死而复生,倏然站起,一边往门口跑,一边唤道:“奉紫,奉紫,我的奉紫啊,快进来……”
      这时,大门打开。一个高挑婀娜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林奉紫背光而站,春色将她笼罩,她的脸上有初春的年轻,春花的美丽。原双双几乎当场落下泪来。她又想起丰城曾说过的话。他问她,为何她十七岁未嫁便已不是女身。为何她一直不愿成亲。这问题的答案她自然清楚,却永远无法对人言说。有谁能想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名门闺秀,一旦被抛入这腥风血雨的江湖,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她也曾如眼前少女这般,出淤泥而不染,蕙心兰质。可是,待她终于能融入江湖,终于爬到林轩凤的膝下,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