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似月君心(下)

      “我猜是。他一直往你的房间跑。身法很轻,连海棠都不曾发现他,还是旁人起夜时,不小心撞见的。这人似乎也很怕见人,那弟子一叫唤,他都没试图杀人灭口,便逃之夭夭。按理说,他敢一人闯入重火宫,往朝雪楼跑,身手不可小觑。”
      “何止不可小觑!”雪芝坐直了身子,双手发凉,“独身夜袭重火宫,海棠都不曾发现,还能全身而退……等等,秘籍呢?”
      上官透伸手探入枕头,抽出秘籍,以及几张铺平叠好的皱纸:“在这,还有你带回来的纸团。”
      雪芝翻了翻秘籍,确认未被调包,松了一口气。上官透切下一小块梨,喂了雪芝:“芝儿,那天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在何处找到了秘籍?”
      她把那天发生的事告诉他。上官透有些怔忪:“竟是丰城。”
      “你怎么看?”
      上官透沉声道:“没想过丰城也会去掺合这个事。我只知道,原双双和夏轻眉有一人,或者俩人,都拿到了‘莲翼’。”
      雪芝讶然:“拿到了‘莲翼’?那是哪一本?”
      “若有一人,那暂时还不清楚。原双双拿到的可能性很大。若俩人都拿到,那便是一人修炼了《芙蓉心经》,一人修炼了《莲神九式》。不过,他们都还没修成。”
      “为何?”
      “记得在少林,原双双揭露夏轻眉么。”
      “嗯。”
      “当时我偷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是夏轻眉接近奉紫,令原双双动怒,所以原双双和他翻了脸。那时,原双双便已按捺不住,但夏轻眉软硬兼施,让她暂时平定下来。后来,有人在夏轻眉的房间放了奉紫的东西,原双双便和他翻脸了。”
      “你如何知道是别人放的?”
      “为何原双双偏在那样的时刻,发现了奉紫的东西?必然是有人转告。何况,当时我听见他们说话时,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什么人?”
      “丰涉。”上官透又喂了雪芝一块梨,“所以,极可能是丰涉放了奉紫的东西,再告诉原双双。”
      她梨还没咽下去,便含糊道:“聪明,就是这样的!”
      “你知道?”
      她又把丰涉之事告诉他。他喃喃道:“再简单不过。原双双和夏轻眉很多年前便呼群结党,暗自谋划夺取‘莲翼’。只是,现在夏轻眉羽翼丰满,不再受原双双摆布,又对林奉紫想入非非,才逼得原双双和他反目。”
      “很多年前?”
      “是。”
      原来,当年上官透还是灵剑山庄弟子时,急于求成,偷学了山庄最顶尖的剑法《虚极七剑》。灵剑诸多秘籍都需要提前修炼内功心法,他却越过这一步而行,因此,修炼的过程中,他身体不适,经常感到呼吸不畅,在灵剑山庄四处走动。某一日,他误闯别院,听到原双双和夏轻眉在私密商量,要把“莲翼”弄到手,以便称霸武林。他逃离后,似乎并未被那俩人发现。但是过了几日,上官透开始神智不清,即便停止修炼《虚极七剑》,也无法控制内息。一次昏迷过后醒来,周围已站了好几个人,他正与昏迷的林奉紫衣冠不整地睡在一起。偷学武功,玷污庄主女儿,他理所当然被赶出了灵剑山庄。当时他并未细想,自己只是个初涉江湖的少年,武功自与原双双难为匹俦。他偷听了他们说话,如何又会不被发现。只是知道他和奉紫被这俩人设计陷害,是在少林寺听到他们对话之后。
      雪芝道:“当年,原双双大概没想到,夏轻眉真会趁机对林奉紫下手,所以她为此记恨了很多年?”
      “我倒认为,当时是原双双刻意令夏轻眉出手。只是,她最近才开始反悔,也开始对夏轻眉积怨。不然,他们这样的状态,不可能忍这么多年 。”
      “为何是最近才反悔?”
      上官透顿了顿,道:“你不觉得……原双双对林奉紫好得有些古怪么。”
      雪芝如有所思地点点头:“是啊,便是亲娘宠女儿,也没这样严重。”
      “罢了,现在不聊这些。不论如何,一切等你身体好了再说。”上官透站起来。
      “慢着。”见他停下来,她焦虑道,“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是,有的事情说清楚比较好,你不必因为我是病人才……”
      “等等。我去把这个扔掉。”上官透晃了晃手中的梨子核,也不等她回话,便转身出去。
      然后,他这一天都未再回来。
      日子是指缝间的流水,转眼便是两个月。大年三十夜,雪芝过得很不痛快。那一日,整个重火宫的人都欢聚一堂,上官透还把裘红袖、仲涛,以及月上谷的重要部下都带了过来。可以说,那是这些年来,重火宫最热闹的一夜:裘红袖和仲涛对雪芝的美貌赞不绝口,但对她和上官透的事只字不提;穆远一直很安静;上官透替她添饭夹菜,不时会和大家说笑,除此之外,还是不冷不热;四大护法一直有说有笑,连海棠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都满面悦色;林宇凰则是大家的开心果前辈,把大家逗笑到人仰马翻……也不知为何,雪芝看这一切却不顺眼,非常不顺眼。林宇凰发现她心情不好,便为她倒了一杯酒,说要和她划拳。雪芝没有划拳,便端着酒杯一饮而尽。上官透慌得冲到她身边,抢过她的酒杯,还斥责她说伤口没好怎么可以喝酒。林宇凰拍拍上官透,让他放松,说适量的酒无妨无妨。上官透话在心口难开,便叫朱砂和自己换位置,要坐在雪芝旁边。雪芝挣扎了几次,都被他严厉地拦下来,便不再碰杯子,拧过头去埋头吃饭。
      不过多时,烟荷端来了糖醋鱼,还笑嘻嘻地说,这是某人亲手为宫主做的。经过这长时间的独处,在场的重火宫人都心知肚明,上官公子和他们宫主有了点小苗头。林宇凰清了清喉咙说,一个从不下厨的男子为一个女子做菜,那是为何?而后大家都跟着笑起来。上官透还是分外低调,为雪芝夹了一块鱼。雪芝吃了一口,吐了,撇撇嘴道:“一点都不新鲜。难吃。”
      在场的人几乎都愣住。片刻过后,烟荷和朱砂还使劲朝雪芝使眼色,生怕她伤了上官透。林宇凰也打圆场道:“闺女,最近过年,渔夫都不打渔,鱼肉虽放了几天,但都在冰窖里,绝对不会老。上官小透是有错,但这鱼没错,你说是吧……”
      上官透只淡淡道:“那吃点别的菜吧。”
      “我就想吃鱼。我不吃了。”雪芝扔了筷子,搬了凳子自己坐到一边去。
      上官透不说话,也放下筷子,默默出去。大家面面相觑,气氛尴尬起来。林宇凰对她小声道:“这鱼你爹我是吃了,上官小透比不过名厨,也是个贤惠好夫君的料,闺女这明摆着是挑事么。就算有脾气,也别今天发好不好?今天是大年夜啊,你就是不喜欢他,如此不给他台阶下,也不大好罢?”
      雪芝直接转过去背对他。林宇凰无奈,也不和她多说,回去继续用膳。随后,她还听到俩小丫鬟窃窃私语,说宫主最近越活越娇气,真难伺候,情绪因此更加烦躁。不知过了多久,大家吃完饭,正商量着出去放鞭炮,上官透回来,手里还提着一只鱼。他把鱼递给朱砂,低声交代她找厨子赶快做,一定要新鲜的。看见他白皙的手已经被冻伤,还有不少被划伤血痕,雪芝眼泪夺眶而出,嘴上说的却是:“你出去!”
      这下裘红袖都看不下去,说妹子你怎能这样刁蛮,别因为一品透喜欢你便胡作非为行么。仲涛也跟着应和说,雪芝妹子这便是你不对,怎么说这也是光头的一番心意不是。然后,上官透没走,雪芝先行离席。当晚她发了高烧,烧了两天才好。上官透依然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但一如以往,与她保持着距离。几天后,奉紫来拜年。雪芝一看到她那张以前分外讨厌的小脸,居然更觉委屈,扑到她怀里大哭一场,结果又莫名其妙地发了烧。上官透总算有了点反应,把为她看病的大夫叫来,声色俱厉地训斥一顿。但是,一回雪芝的房间,他又变成之前那个模样。
      雪芝想,上官透会这样情绪不安,大概是因为她的伤好不了,他脱不开身吧。从那以后,她再没发过脾气,只是在默默等待痊愈的一日,也很配合周围的人,按时吃药休息。但是,每一天睡前依然会期待的事,便是第二天起来,床前的椅子不是空的。
      转眼间又过了一段时日,冬末春初,梅花凋零,几支寒樱淡红,在屋檐露出花苞。雪芝手上的伤已完全复原,背上伤口却时常隐隐作痛,她发现,只要心情不佳,伤口便会疼得格外厉害。所以尽管情绪浮躁,她还是会努力保持平静。她的窗前,有一个青瓷花瓶,原是插着红梅。而现在,上官透每日都会换上一枝新的寒樱。春节方过,窗纸也换成了大红色。她已能下床走动,但还不能出门,也不能吹风。于是,每天她都会隔着大红的窗纸,看着窗外樱花倩影。眼见暖春将至,上官透温柔的冷漠却冰封了一切。
      这个早晨,上官透进门,带来一个消息:柳画和夏轻眉成亲洞房花烛夜,柳画逃了。雪芝正在拨弄花瓶中樱枝,只轻轻嗯了一声,对此并不关心。上官透道:“一百天将至,想来芝儿的伤也快好了。”
      “是。”雪芝漫不经心地摘下一片樱花瓣,粘了点水,将它贴在窗纸上,浅浅笑道,“对上官公子来说,这一百天恐怕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百天罢。”
      上官透没回话。
      雪芝也不再多说,只是将一整枝樱花都从花瓶中抽出,推开门扔了出去。
      翌日,花瓶中依然换上了一枝新嫩的寒樱。

      ——————————————————————————————————————————

      注释(1):“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出自汉·乐府《古相思曲》。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