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重火美人(下)

      “丰伯伯的教诲,晚辈此间受用也。只是这会儿不赶趟儿,晚些她也不见了影儿!”话音是从楼道间传来的,清亮年轻,在耳边吹过一阵晓梦湖声。伴着脚步声咚咚响起,一个少年坐在二楼楼梯扶手上,顺势一溜烟滑下来。
      雪芝抬头,一眼看见那张笔花尖淡扫轻描而出的脸。
      “轻眉,老大不小,给我规矩一点!”二楼的中年男子喊道。
      这位叫轻眉的少年抬头望着二楼,摇摇手中的银鸾发簪:“谢谢丰伯伯!”扔下这句话,径直跑出客栈。
      他跑得兴致高昂,似乎看不到任何人。但是,任何人都在看他。其实他打扮得并不花哨,浑身只有青白二色,发带也是青色。只是,何为春风细雨走马去,珠落璀璀白罽袍,这股子风华正茂的少年气儿,不由令旁人露出羡妒之色,亦或心生向往。
      “唉,臭小子,还以为他懂事了些!”楼上一声叹息,便再无下文。
      雪芝扭过头来,睥睨地皱皱鼻子:“青梅?真是人如其名,娘娘腔。叫红桃也好。”虽说如此,眼睛却一直盯着轻眉的背影。
      “不是青梅煮酒的青梅,是轻淡的轻,眉毛的眉。”海棠翻翻穆远整理的名单,“看他的配剑,应是灵剑山庄夏轻眉。前天才参加过比武,拿了第十三名,很是出奇制胜。”
      “夏轻眉?”雪芝眉毛扭得更猛了些,“看不出来有多厉害。”
      琉璃一挑眉,看看雪芝:“反应这般大,不大寻常。”
      “我哪有很大反应?说都不能说了?”雪芝埋头吃饭。
      朱砂笑道:“莫非看到翩翩少年郎,小女子动心了?”
      “我哪有!”
      “越是否认,便越是做贼心虚哦。”
      海棠笑道:“你们别再逗少宫主,小孩子喜欢否认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不正常么。别把她气哭,难哄。”
      雪芝差一点掀桌子,但被三个护法压下来。穆远叹气,砗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已经超脱升仙。这一帮护法都是看着雪芝长大的叔叔阿姨,几乎都为她换过尿片。因此,雪芝若想在他们面前逞威风,那是扁担上睡觉,如何都翻不了身。好吧,她承认,那如仙的少年是令她心跳快了几拍,但他们也没必要这样揭穿她。好在不过多时,便有小贩进来兜售画像。
      “上官透的画像?”重雪芝筷子一放,接过小贩的递上来的水墨画,“这都能拿来卖钱?”
      “这可是精装版的上官特制画像,只我一家,别家不卖。”
      重雪芝一看那图,睁大眼,吓得口中馒头掉到了腿上:“这是上官透么?分明是一个少林和尚。”
      “嘿,小姐有所不知,很多姑娘都在抢这一幅啊。”
      “我只听说过他很风流,但不知他居然是个光头。”雪芝摇摇头,“这年头,姑娘的眼神都不好使。”
      琉璃对小贩露出淡定的微笑:“这位小哥,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姑娘看上去很眼熟?”
      小贩看看重雪芝,再看看琉璃:“是很眼熟。这位大侠,您看去也很眼熟。”
      琉璃道:“这姑娘是林二爷的女儿。”
      “原来是林姑娘。”小贩道笑得无比纯良,“这幅画我送您。小的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赵大眼是也。后会有期。”
      小贩脚底抹油,瞬间消失。旁边的有小贩低声对同行说道:“真赵大眼平时为人还不错,不就是比他的上官光头画像便宜个十文,有必要为了十文钱这么对人家么?同是赝品,公平竞争,是一点职业操守都不要。”
      雪芝眨眨眼,回头看看那几个小贩。那几个小贩有两个兜着东西跑了,剩下的都是把东西乖乖留下,才一脸谄媚地跑掉。雪芝看着那堆赝品,叹道:“虽然我二爹已不在江湖,但江湖里仍有我二爹的传说。连这些江湖骗子都怕他,唉。”
      琉璃道:“那是因为你二爹做人不厚道。”
      雪芝一拳打在琉璃的鼻子上:“除了我,谁都不准说他坏话!”
      朱砂凑过头来,看看那个光头画像:“这脸蛋还是挺好看的。不过这些小贩也确实缺德,上官透别的画像不卖,就盯着这一张。”
      画像上的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腰板儿挺得笔直,光看眉便知他轻佻叛逆,光看眼已知他成竹在胸,那眉眼盈盈间,有十成的风流味儿,在这小小年纪便露了八成的雏形儿。雪芝道:“我知道这画像是几时画的。”
      对这个人的传闻,她听说过不少。
      要用四个字概括上官透,没有什么词,能比“福星高照”更确切。
      上官透老爹是当朝国师宰辅,拜官正一品,和今上都沾亲带故;他娘是洛阳大布商的女儿,有个在峨嵋当掌门的姐姐和武林盟主的表哥,京师首富司徒氏与他们也是交情甚笃。而上官透其人,从小便生得标致,知书达理,满腹才学,稍稍有些不好,便是那柔弱的身子骨。但这不碍事儿,因为这曾是他小时的武器。时至今日,朝廷百执事太太们都还记得一件事:某次国师寿宴上,四岁的上官小透在园子里看书,元帅千金一直缠着他玩绣花。是人都看得出来,他心中有一百个不乐意,但他并未拒绝,只随手摘了朵花,戴在她头上,一副柔情万种的模样,然后转身跑掉。小姐姐面红耳赤,羞得再也不找他。当时在场之人均面面相觑,说完蛋,这孩子是根祸苗。国师拽着儿子的衣领,把他提到自己面前,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臭小子啊,你才四岁!四岁!!”上官小透小身子一偏,脖子都不用扭,衣领便自动转了一圈,刚好将水汪汪的眼睛,朝向一帮夫人。素来人们都只听过女子以柔克刚,却不知男孩儿也可以把这套玩得如鱼得水。接下来的情况不必多说,他爹的寿宴充满了哀怨。
      正因他伶俐乖巧,又体弱多病,人们都等有朝一日,他将长成个儒雅君子,可惜事与愿违。上官小透的柔弱,只持续到了某一年兵器谱大会后。那一次大会,他不知受了何等刺激,回去后忽而执不拔之志,誓要练好武功,撞府穿州,不过多久,便从一个贾宝玉,不,林黛玉,长成了个如今的上官透。他若烟轻飘的身法迷惑了多少武林高人,他似水柔情的眼眸掳走了多少倾城佳丽,他利如刀刃的折扇击垮了多少被戴绿帽的壮汉……而且,他不仅出奇制胜,还很异想天开。
      风靡武林的装束,永远是大侠装:长发飘飘,华袍佩剑,肃杀秋风中,樯橹灰飞烟灭。长安少年们,也同样喜欢追逐潮流。而经过长期忍耐,上官透终于受够了此等千篇一律,直接剔了个秃顶,还是会发光的。这闪亮亮明晃晃的脑袋逼得他狐朋狗友直竖拇指,吓得他父母险些发病,国师公子看破红尘剃头之事,一夜间传遍五湖四海。可上官透对这脑袋不仅十分满意,称自己脱发亦脱俗,还请京城名画师旋研朱墨,把这幅模样画了下来。
      如今事隔多年,这幅精装光头图,也和他的风流一样,浩浩荡荡地流芳百世。
      尽管上官透已表现得十分不羁,但重雪芝一直认为,这种千金大公子必定是宠柳娇花在深闺,乾坤日月皆京师,和她压根是两个世界的人。
      次日,重火宫的人抵达英雄大会会场。是时青桂香羞烈,火枫烧红了天,四方辐辏,观者如市,都冲着一张大红擂台,中央龙飞凤舞地写着个“武”字。英雄大会的规矩是,所有参赛者都有资格向人挑战。挑战者只有一次机会,但被挑战者若是战败,还可以挑战除了打败他或她的任何人,按胜负排名。重雪芝带着五个护法、两个丫头走进会场,很快便已万众睢睢。
      他们刚坐下,便看见一个少年正在和一名壮汉比武,壮汉步步逼退,少年打得躲躲藏藏。琉璃道:“这些年英雄大会比武制度改过以后,参加的人确实多,也稍微公平些。不过看上去没以前那么刺激,时间也拖得更长,看前面那个小子,武功这么臭还上去打,换做以往,恐怕都是高手角逐。”
      穆远道:“你说的那个人,招式使得非常古怪,也不大灵光,但资质甚善。”
      身后有人突然站起来,朝着琉璃大吼道:“敢这么说我们小师弟,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么!”
      琉璃回头看看那人,冷笑一下,根本不屑答话。而身后那男子都站着,颙望台上正在比武的少年,挡了身后人的视线,纷纷遭到抱怨。最奇的是,这帮男子如此没教养,却打扮得跟妖精似的。朱砂道:“这是个什么门派,感觉真奇怪。”
      穆远道:“玄天鸿灵观。每个人腰间都挂了毒葫芦。”
      “啊,对。”朱砂压低声音道,“听说这整个门派便是个男妃后宫,观主满非月是一个猥琐女子,心狠手辣,以毒制胜,养了一群小妖男,合着一起养毒物,放毒蛊。只要逮着机会,便会到处惹是生非,草菅人命。”
      雪芝也凑过去,小声道:“这才是真正的邪教呢,怎么人家都把矛头都指到我们头上?”
      海棠道:“重甄宫主在世时,我们还只是中立门派。宫主年少走火入魔杀人时也一样,人家只说重甄养出了个孽子。我们真正变成‘邪教’的起点,是从宫主武功震惊天下那一刻开始。少宫主,若你以后不够强,其实也是好事,重火宫便可以摘掉邪教的帽子。”
      穆远道:“纵观整个鸿灵观,其实只满非月身手不俗,前天才落败于原双双,拿了第九。别的弟子武功都不上台面。跟这些人比武赢得很快,但要论胜败,恐怕不好斗。”
      琉璃道:“听人说私斗赢了满非月的只有上官透,不知是真是假。”
      “应该没错。上官透有高人相助,早已练就百毒不侵之身。”
      “被你这般一说,好似天下处处有许由洗耳。”
      “别闹,认真跟你说呢,我猜是月上谷的二谷主。”
      “胡说,我听说月上二谷主好吃懒做,天天窝在谷里蹭饭吃,整个谷的人都恨不得赶他走,上官透却耐心至极,一直养着他……”
      说到此处,台上发生一阵骚动,他们整齐往那看去。此刻,台上原本在比武的人消失了一个,倒下了一个。倒下那一个是华山弟子,原本占了优势,这会儿却躺在台子上,脸上长满五颜六色的泡,身体抽搐,看见此景,许多人都忍不住掩嘴欲吐。待主持人少林方丈上去查看,他已经断了气。
      顷刻间,全场一片哗然。
      连续六十年,英雄大会上都未有蓄意杀人的例子。很显然,玄天鸿灵观挑了个大梁子。但雪芝再一回头,发现那一帮妖男早没了影儿。华山掌门已经带着其余弟子杀出去,方丈当下按规定宣布,五十年内,玄天鸿灵观失去英雄大会的参赛资格。
      当下如有弓绷在空气中,令氛围紧张不少。但一阵骚动过后,比武仍在继续。看着被抬下去的裹尸,琉璃咂嘴道:“真没看出来,那小孩武功这么菜,真铆起劲来,下手够狠。”
      朱砂道:“跟满非月混的人,有几个不是这样?”
      重雪芝原本也很是惋惜,又有些害怕,但目光经过灵剑与雪燕人士时,停了一下。林奉紫被那尸体吓得不轻,缠着她爹的手臂撒娇,她周围的长辈和师兄妹都在哄她。她原本便是这个性,雪芝并不意外,但她眼中所能看到的,已不再是灵剑山庄庄主和其千金,而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女儿。她忽然觉得心中有些难受。朱砂伸手在她面前晃晃:“少宫主?”
      雪芝一咬牙,拾起宝剑,倏地跳到台上。成百上千的双视线纷纷扫上来。
      “重火宫重雪芝!”重雪芝向四周拱手,转向林奉紫,“请雪燕教林奉紫上台赐教!”
      灵剑山庄新弟子都在问,台上那个少女英气风发,锦衣华靴,是个什么来头。奉紫则是舌桥不下。见雪芝不耐烦地跺脚,夏轻眉也禁不住道:“这姑娘性格真刚烈,奉紫,你还是小心点。”
      奉紫抿了抿唇,接过鞭子,慢吞吞地磨上擂台,朝雪芝福了福身:“姐姐。”
      重雪芝站得笔直,用剑锋指着地。气氛霎时剑拔弩张。会场旁边依然有大片赌铺,这一场却少有人下注。两个女子都是新人,都是红粉青娥,也不知为何这样杠上了。一个大汉摸摸胡子,跟周围人老马识途地解释说,这根本不用猜,当然是为了男子。那个重火宫的妹子脸蛋特漂亮,却凶神恶煞,必然是被这温柔的灵剑千金抢了男人。女人和女人之间,不存在什么深仇大恨。众人一听这说法,豁然开朗。都纷纷学他的样子,意味深长地摸下巴。但是,这男子是谁呢?众人开始在会场上寻找青年才俊。无果。台上却已打起来。
      雪芝很计较重火宫的名誉,一和人动手,开招便是混月剑。《混月剑法》和心法《九耀炎影》乃是重火宫弟子的招牌功夫。只要修炼一半,在江湖上都算是一等高手。这两本秘籍上手容易修炼难,把混月剑练到顶重九重的,近五十年只有七人,包括两位宫主、一位长老。活着又能使用的,只有砗磲、海棠、穆远三人。而活人里将两本秘籍都修炼至顶重的,只有穆远一人。这也是为何雪芝对穆远始终心存芥蒂,她知道穆远不论是勤奋还是资质,都在自己之上。若他有意造反,恐怕她小命难保。
      现下雪芝混月剑修至七重,九耀炎影五重,已经把奉紫打到相当吃力。奉紫身法很快,反应也很及时,但雪燕教原本便是辅助灵剑山庄的教派,招式稳劲,但比起重火宫快而凌乱的剑法,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林奉紫躲来躲去,狼狈不堪。
      肃清十月,胡风徘徊,负霜鸿雁飞至荆扬高空。兵器碰撞之声响冲入云层,连在苍穹中,都振出了回音。
      最后,雪芝使出赤炎神功,击落了林奉紫的长鞭。
      长鞭飞出的同时,鞭尾在林奉紫的颈项上划了一条长长的红痕。雪芝张大口,上前一步,却听到身后的方丈宣布:“重火宫重雪芝胜。”
      林奉紫又冲重雪芝福了福身,捂着颈项,头也不回地下了擂台。看见她的背影,雪芝突然有些后悔。方才是否有些太过冲动……她觉得情绪有些低落,准备下台调整小许,却见有人手持细长宝剑,跳上擂台,朝她一拱手:“请重火宫少宫主赐教。”
      于是,开始预言的大汉,以及众多意味深长的人们,发现了事实的真相:那个桃花满满的男子,是夏轻眉。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