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绝地逢生(上)

      翌日,大雄宝殿中,群雄讨论着关于“莲翼”的事,重雪芝目光涣散,时不时瞥向月上谷那一边。上官透一来,奉紫便站过去。他们之间气氛尴尬显而易见,鲜少交流,也因此引来更多注目。上官透知道雪芝在看他,所以努力转移注意到别的处。令他纳闷的是,林轩凤和原双双都未来灵剑山庄,夏轻眉和柳画却来了。他们并肩站在丰城后面,有说有笑,柳画时常踮起脚尖,在夏轻眉耳边私语,夏轻眉凝神点头,又笑开了握握她的手。这俩人每次出现在公共场合,都是亲昵如新婚。若非上官透见过夏轻眉另一面,定会觉得他们年初成婚,都太迟了些。
      这些事全被丰涉看在眼里,他垂头对雪芝悄声道:“可怜的雪宫主,情郎被妹妹抢去,还得哑巴吃黄连,让本少爷来安慰你吧……”
      “再多说一个字,将你五马分尸。”
      “还是如此泼辣,难怪人家不要你。”
      雪芝的剑刚抽出一半,丰涉便抢先道:“好了好了,等等听释炎大师怎么说。”
      这时,一个小厮偷偷溜进来,在夏轻眉耳边说了几句话。夏轻眉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点头,拍拍柳画,便离开大殿。他出去后半晌,上官透也跟着出去。原本是不想引起别人怀疑,才这么晚出去,但是夏轻眉跑太快,上官透找到他时,已经错过了关键对话。冬季树木都已干枯,夏轻眉和一个女子站在小院中,那女子声音压得很低,却愤怒已极:“没什么好说的,你今天等着身败名裂吧!”
      “干娘,您不能这么对我,我也只是一时糊涂,现在事将大成,您不能因为一点儿女情长便……”
      “都是狗屁!不必再多说!”
      脚步声渐近。上官透正待移步,又听到夏轻眉道:“你做事之前好歹也想想,这样对她损害会有多大。”
      上官透依然是一头雾水。那女子很久不语。夏轻眉道:“既然都已不可挽回,为何还要做损兵折将之事?干娘,您希望全天下的人,都议论她未婚便与两个男子有染,不守妇道,人尽可夫么?”
      “夏轻眉,你好样的,你够狠,够绝!”
      到这里,上官透才听出来,那是原双双的声音。夏轻眉笑了两声:“玳瑁玉匣柏梁台,难换玉娥未嫁身。干娘又何苦自寻烦恼呢。”
      “你……你给我闭嘴!从今以后,不许靠近奉紫半步,否则难保我会做出什么事!”
      “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听到此处,上官透心中渐渐有了底。这时,身后有人说话:“啧啧,原双双果然非一般女子,真骇人。”
      上官透立即回头,本想出手,却见丰涉正笑盈盈地站在后面,眼睛大而亮,手中抛玩着一个小瓶子:“不知道五道转轮王金丹么。”
      上官透刚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丰涉便笑道:“勿虑,我来找骇人妇女。”
      此时,院内的夏轻眉已经喝道:“什么人?”
      “玄天鸿灵观丰涉,有事想要请教原教主。”
      里面突然安静下来。丰涉又转眼看向上官透,声音放得很轻:“上官公子果然是君子——虽然君子从不帘窥壁听。”
      上官透道:“你是站在芝儿那一边的么。”
      “当然。”
      “既然如此,有劳足下。告辞。”
      “你不想知道真相?”
      “真相我已猜中八九。而且,此地不宜久留。”上官透身形一闪,往大殿赶去。
      大雄宝殿外,几枝红梅初绽,花影重重,飞鸟绝迹,更显雪景苍茫孤冷。殿内青烟四起,众人依旧纷纷不一,意见相左。上官透一进来,便再忍不住望向雪芝。她靠在椅背上,红衣黑发,身上裹着一条雍容的白狐裘,眼帘低垂,艳丽如同修仙下凡的红狐精。此刻,他很想立即过去跟她说他的猜想,但终究是克制住。什么都没有确定之前,他不忍再让她失望。随后,他刚坐下来,夏轻眉也跟着回来。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丰涉才跨入殿门。只是留意丰涉的人很少,就算留意,也不会太多心。除了丰城。他看了丰涉几眼,眼中有些许迟疑,些许跼蹐,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两个时辰后,华山、峨嵋以及武当总算达成共识,打算确保不干涉彼此门派中事,互相调查,同时组织一个帮会,云集各门派高手,专门追寻“莲翼”的下落。其他门派亦纷纷效仿。最终,释炎走到大殿中央,道:“阿弥陀佛,老衲与诸位掌门已定下最后的……”话到此处,忽然看向门口:“既然雪燕教也来了,还得看看原教主的说法。”
      众人的目光转向门口。原双双正带领雪燕教的数位弟子,站在大殿门口。她握紧双拳,咬牙切齿地看着夏轻眉。夏轻眉一对上她的目光,脸色大变。几条树枝因受不住凌寒冰冻,断裂开来,发出清脆的声响。之后,万籁俱静,红梅兀自盛放。原双双道:“奴家今天来,不是讨论莲翼一事,而是来替林庄主捉走他的不孝徒弟。”
      释炎略微迟疑,道:“原教主说的是……?”
      “夏轻眉!”原双双长吐一口气,努力保持镇定,“现在当着天下英雄,你大可说清原委——当年的淫贼,到底是谁?”
      林奉紫蓦然抬头。夏轻眉面色苍白,却还是保持着风雅姿态:“原教主怕是问错了人,此事轻眉如何知道?”
      在场的人,均一脸疑惮。原双双快步走进大殿,扔出一个兜子,还有一个剑穗,统统砸在夏轻眉脸上:“你做过那种苟且之事,便想嫁祸到上官公子身上?这些东西,都是我从你房间里搜出来的!”
      林奉紫看向那兜子,不过多时,血气便冲到脸上。夏轻眉反复看了看那两件东西,错愕道:“我不知道!这肯定是别人嫁祸于我!我和画画马上成亲,我怎么可能……”
      雪芝睁大双眼,看向他们,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不可能?”原双双扔出一个彩色脸谱,“那这又是什么!”
      那是霸王的京剧白面脸谱,主色调是黑红白三色,额心有六个红色小圆,一个大圆。脸谱面容僵硬,显得有些狰狞。然而,看到面具后,反应最大的不是夏轻眉,而是林奉紫。她捂住嘴,却还是没掩住失声尖叫。夏轻眉面如土色,看着原双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所有人都在惊诧与迷茫之中,唯独上官透,只是静观夏轻眉和原双双的眼神交流。他们之间一定还有秘密。此事一旦大白天下,夏轻眉将身败名裂。既然如此,他若有原双双的把柄,一定也会毫不犹豫撕破脸反击。但他没有。剩下只有两种情况:一,原双双没有把柄在夏轻眉手上。二,原双双并没有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若是第二种,那对夏轻眉这样的人来说,没了名誉,剩下的也就只有命。究竟如何才能逼出真相?他们一定有软肋。
      冰闭寒壮,北风刺骨。原双双虽面露忧愁之色,走向奉紫,却是一脸怜惜:“我的孩子,我们都错怪了上官公子,这个㤉怍奸贼的过错让大家来讨伐,你父亲也会替你讨回公道……”
      奉紫捂住双耳,紧闭双眼,埋下头很是痛苦,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原双双一边试图拉下奉紫的手,一边柔声道:“教主这便带你离开,以后无论发生怎样的事,教主都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咱们这便回去……”
      “请留步。”年轻温润的声音自人群中响起。
      庭院中,寒风呼啸,雪花数千点,卷落枝头。上官透站出来,缓缓道:“我与奉紫的婚事,还请教主应允。”
      此事完全在意料之外。雪芝觉得脑中一阵黑,险些站不稳脚。随后,便只听见了杂七杂八的议论声。
      只是奉紫反应太激烈,对此事提都不能多提,也只能暂时压下。当夜,雪芝收拾好东西,带属下们出了少林寺门外,打算打道回府。灯笼映着火光。雪芝裹着白狐裘,火光荡漾在她白皙的面孔上。等了许久,有一排提着灯笼的人走近。走在最前端的白衣翡翠冠傅粉何郎,丰神俊秀,文质彬彬,是闺中少女的梦中情郎典范。这样的公子哥儿时常留恋花丛,对女人无比了解,说话多少都会自负过度。但是,面对这重火宫的新任宫主,他却有些局促:“在下武当蔡诚,敢问雪宫主可是要离开?”
      雪芝淡淡道:“是。”
      蔡诚抬眼望了雪芝片刻,轻声道:“雪宫主,您看今夜天寒地冻,风厉霜飞,怕是不宜远行。不知可否能留得卿便留,诗情品雪,酒分畅聊?”
      “多谢蔡公子,只是此时天色已晚,我又有随从相伴,改日吧。”
      “既然如此,请宫主收下这个。”
      蔡诚递给雪芝一封书信。她接下后,他便拱手告辞。这已是当日收到的第六封书信。她打开匆匆扫了一眼,便扔给了身边的人。内容果然都是大同小异,只是蔡诚比其他人要开诚相见些,金声玉振些。雪芝抱住双臂,不断告诉自己,不管情势如何,以后也要嫁给心仪之人,以免抱憾终生。于是,又不由想起上官透和奉紫离开大雄宝殿的情景。倘若此时来人是上官透……
      雪芝想起自己对他说过,很荒唐的话。那样微小的愿望,竟也无法实现。天气极冷,在雪中踩过,脚下不断传来雪花碎裂的声音,清脆却又沙哑。雪芝垂头,缓慢地踱步。又有稳而轻的脚步声靠近。这一回是个高人。光听脚步声,她便知道是谁。也只有遇到他时,她才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以前这样的事发生过不少次,她从他话语里听出了暧昧,但是因为胆怯,选择了装傻。而且,她总是希望他会将心中所想,直白说出口。此时她很后悔,当初若她勇敢一点,胆大一点,或许会有不同结局。而这一回,她装傻同样是因为胆怯。害怕的东西,却完全不一样。直到来人走近,她才有些猝不及防地回头,看着他。
      上官透的面容几乎隐没在黑暗中:“芝儿。”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