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风雪离人(上)

      此时此刻,倘若站在月上楼门口的人是别人,这说法恐怕要贻笑大方。但是,这人是穆远,是重莲的养子,现下重火宫第一人,和宫主实力势力相当的大护法。于是,情势大逆转,雪芝成功脱身。她原本寻找穆远很久,看到他,理应很兴奋或是生气。但在这种情况下,她特别想逃离此处。燕子花被穆远气得满面通红,但又接不上话,又转头看了看柳画。柳画依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用尖尖的下巴指了指门口。燕子花气愤至极,不得不离开大厅。
      燕子花刚一出去,原双双便也带着柳画离开。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摇首咋舌,就连丰涉都有些不可置信——他所处的世界中,什么样肮脏的事都见过,他一直以为上官透是与他们截然不同的人,他是误落软红的谪仙,虽生性风流,却是个真君子,所以一直对他心生尊敬。因为,欣仰几分,便有几分失望。
      上官透看看雪芝,再看看穆远,一脸愕然。其实惊讶的人不止是他,还有林宇凰。虽知道重莲一直偏袒穆远,但不知他会把宝贝芝儿都许了穆远。
      上官透一直在等待。他在等雪芝出面解释。但雪芝抬头,微笑道:“这些小事,实是无需在此提及。大家还是多讨论如何查出‘莲翼’的下落为好。”
      窗棂幽暗,什物朦胧。冬季愁惨,把天地间的水,还有人的心,都冻结成冰。与此同时,镇星岛正南方,月上谷漆黑一片的入口处,只有几个浅色的人影反射了月光的微芒。惊天动地的耳光声响起,回荡在两个山壁之间。燕子花捂着脸,低声抽泣:“教主,这不是我的错。”
      “我知道,你不想要命。”原双双冷冷道,“我让你去揭发上官透,谁叫你把奉紫的名字也说了出来?”
      柳画道:“教主,这确实不是燕子花的错。若不说出名字,怕难以服众。”
      原双双道:“我说过,林奉紫是我最宝贝的女儿,谁伤了她,我要谁的命。燕子,你在峨嵋当细作多年,也算辛苦。我不杀你,你自己了断吧。”
      燕子花连忙跪下来:“教主,求您!我也是为了您好!”
      “你为我好?你倒是说说看,你怎么为我好了?”
      “我,我……”
      “你说啊。”
      燕子花一时语塞,双手发抖地,往腰间的长剑伸去。这时,柳画突然盈盈一笑:“教主,林奉紫再嫁不出去,便会永远陪在您身边。这样还不够好么?”
      燕子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原双双也慢慢回头看向柳画:“好你个柳丫头,果真厉害。”
      柳画又笑道:“况且这时,您若再去安抚林姑娘几句,替她抵挡点流言蜚语,恐怕她会更加感激不尽,不是么。”
      原双双莞尔一笑:“说得没错。”
      燕子花连连磕头:“是啊,教主,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您好。”
      原双双一脚踹到她的脸上:“你这小□□,滚。”
      这时,月上楼正厅。穆远拍掉身上的冰粒,脱下厚厚的大氅,走向重火宫的座位。把大氅交给小厮,他和雪芝低声说了几句话,便抬头道:“我对开始大家的讨论大概有了了解。诸位一直在夷犹不定的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重火宫一定会竭尽全力铲除那个盗走秘籍的人。等‘莲翼’回来以后,大家只要找回我派《沧海雪莲剑》,在下可以当着天下所有人,将之摧毁。”
      雪芝看一眼穆远,低声道:“这样妥当么。”
      穆远在底下朝她摆摆手。众人思虑片刻,星仪道长道:“这未免太不公平了些。”
      穆远道:“要铲除属于重火宫的‘莲翼’,也未免也更不公平了些。”
      星仪道长沉默。最后,丰城站起来鼓掌:“哈哈哈哈,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啊。这件事,华山派同意便这么办。今次讨论到此为止,我内人早煲了汤,也该回去看看火候。告辞。”
      华山派撤离大厅。其实是人都知道,上官透和丰城是亲戚,丰城笑得豪爽答应得快,全然是因为在这里坐不住。然而,接下来几个门派也都纷纷表示赞同。很快大家决定,几日后在少林聚集,正式开始调查“莲翼”与修炼者的下落。之后,人已走光,室内只剩下两个冰雕一般的左右手,以及失措的几个岛主。而上官透,依然一个人靠墙坐在地上。
      雪芝走时,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倘若当初他不偷练武功,不因走火入魔阴阳内力无法调和,失去神志,便不会铸下大错。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已太晚。到后来,他赶走了所有人,自己一个人静静坐在谷主的座位上。大厅夐不见人,茶盏水果盘散落在方桌上,有一种曲终人散的苍凉。
      紫荆林已被寒气侵蚀。树枝折裂声不时回荡在山谷,肢体已在皮下破碎。不时会有大块树枝落地的声音,是为严寒所折,寂寞所伤。有女子脚步轻踏入大厅的声音。上官透猛然抬头——但,不是重雪芝。才有这样的想法,他便觉得自己很可笑。发生过这样的事,她还会回来么?
      来人是一名形容甚臞的年轻女子,人如其名,弱柳扶风,眉目如画。柳画看看四周,道:“人都走了?”
      “嗯。”
      “这么快便结束?”柳画明知故问,又娉娉婷婷走过去,去原双双的座位上拿下一个披肩,“教主的东西忘了拿。”
      “嗯。”
      柳画看他一眼,走上前去,轻声道:“尽管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不相信你,但我知道你是被栽赃的。清者自清,总有一日,事实会替你洗清罪名。”
      “我不是。”
      “什么?”
      “我不是被栽赃的。”
      柳画略露讶异之色,又想了一会儿,才试探道:“据我所知,燕子花对你有意……确定她不是求而不得,方才诬赖你?”
      “不是。”
      “但我不相信,你会对一个十岁的女孩……这样的事听上去都很荒谬,你必然有自己的理由,对么。”
      “没有理由。”
      柳画再接不下去。他们的计划,原不是这样。她轻笑道:“以前听庄主说,有人生来便是牛脾气,宁可被错怪百次,也不解释一次。我当初不相信有这种人,现在见了您,算是长了见识。”
      “柳姑娘,我们改日再说罢。”
      柳画微微一怔。若上官透表现出有一丝委屈,她都可以趁虚而入。但他……不,死缠烂打是燕子花的把戏,她决计不会做。连原双双都经常笑叹说,若柳丫头拥有重雪芝的皮囊,怕早便一统了江湖。确实,拼姿色,她远不及重雪芝。但很多女子都不明白,男子都说女子貌美很重要,其实这样的“美”,都是他们自己定义的。若她愿意,便可让自己很美。柳画笑笑:“倘若我现在告诉你,实际上你根本就——”
      话到此处,大门被猛然踢开。
      上官透和柳画都一脸惊讶地看着门外。夏轻眉手持长剑,一脸怒容地看着柳画:“贱人,你背着我和别的男子在做什么?”语毕,他冲过来拽住她的手腕,立刻往门外拖。上官透情绪再低落,也容不下他这样的举动,身形一闪,挡住他们的去路:“夏公子一向温文儒雅,何故今日对自己未婚妻如此粗暴?”
      夏轻眉恶狠狠地看了上官透一眼,咬牙切齿:“我和这贱人的婚事全天下人都知道,你这淫贼,莫不成还想打这贱人的主意……”言犹未毕,已经挨了上官透一拳。夏轻眉回了上官透一拳,但是拳法凌乱,身形不稳,犹似酒醉,上官透很快便躲过。
      “你喝酒了?”柳画拍拍夏轻眉的脸,急道,“还是赶快休息,我担心你身体……”
      夏轻眉根本听不进去,只捏住她的一边脸颊,怒道:“你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你看上他什么了?看上他玉容英名,还是万金汉貂?你是盼着他救你于水火之中,把你当金丝雀般养在紫宫飞宇?柳画啊柳画,就你这出身,呵呵……”
      这类言论,上官透并非不曾听过,但从夏轻眉口里说出来,却觉得有些莫名,又有些自取其辱。夏轻眉家境不如他,却也是在名门正派中长大,何况他父亲是国师,与江湖无半点关系,与灵剑山庄广结人脉相比,可是处于劣势。但他没时间多想,见柳画一脸痛苦,他抓住夏轻眉的手腕:“夏公子,住手。”
      谁知,夏轻眉反应却格外激烈,他打开上官透的手:“上官透,你有种!你以为自己出身侯门,高高在上,便可随意羞辱我,侵占我的女人,是么?哈哈哈哈!咱们走着瞧!” 夏轻眉指着上官透,拽着柳画出去。
      此刻,重雪芝正站在紫荆林中。穆远站在对面,正系上刚递给她又被退回的大氅。天太黑,地太广,他们并未留意莽丛中还有一个林奉紫。穆远拱手,毕恭毕敬道:“方才在月上楼所言,仅为一时救急,宫主可千万莫往心里去。实际上,你爹爹交代的话是,若宫主长大了遇不到合适的郎君,便让我来为宫主负责。”
      “原来爹爹还担心我嫁不出去。”虽是这样说,雪芝的目光却不曾离开穆远。
      “宫主儿时脾气稍显骄纵,也不若如今倾国倾城,莲宫主自然会担心。”
      “穆远哥,你为何无故消失恁久?”
      “不过是去处理了些私事,怠慢了宫主,穆远自愿责罚。”
      虽说如此,他的气势却丝毫不似有歉意,情绪也外露了不少。看见他微微扬起的嘴角,胸有成竹的目光,雪芝终于忍不住说道:“你可是经历了什么事?”
      “宫主在说什么,穆远可听不懂。”
      既然他不愿交代,多说无益。雪芝端详他片刻,淡淡笑道:“看你气色不错。那即便有事,也是发生了好事。以前大家总说,大护法骑射胜幽并(1),却活得不够恣意,像个木头人,或机关高手。现在总算像个活人。”
      “还真是惊世骇俗的评价。”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