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玄天鸿灵

      上官透知道雪芝有心事,她不交代,他却不多问,只命人为她换衣熬药,折腾来去,直至她二爹爹落汤鸟回来。林宇凰擦了把额上的雨水,便把雪芝和上官透拽进房,甩了《三昧炎凰刀》在桌上:“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个?”
      上官透道:“照旧,好的。”
      雪芝道:“坏的吧。”
      林宇凰看看上官透,看看雪芝,决定听女儿的:“坏消息是,《沧海雪莲剑》丢了。”
      “这我知道。好的呢?”
      “我想,我已猜出修炼这刀法的方法。”
      雪芝和上官透异口同声道:“真的吗?那是什么?”
      “你爹爹好像说过,要反着来。”林宇凰翻了翻秘籍,“既是用修炼《沧海雪莲剑》的方法,来修炼《三昧炎凰刀》。”
      欣喜的表情瞬间从俩人脸上消失。
      “凰儿,你觉得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唯一的意义……”林宇凰倏然甩出两个梅花镖,“就是门口的两个人轻功太差!”
      梅花镖分成两路,一个击穿窗纸,一个击穿纸灯笼,冲了出去,在薄薄的纸面上留下十字型缺口。雪芝过去开门。只见一个人挂在房檐上,一个人站在廊柱旁,两个人的衣领都被梅花镖钉成了标本。房檐上的是丰涉,廊柱上的是仲涛。仲涛以腹部为圆点,肉肠一样在挂房檐上,腿撇得很开。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倒挂着从□□露出来。是还没来得及翻身,便被击中。上官透看了他一眼,想无视,但还是忍不住道:“我说了多少次,轻功不好可以练,但要挑对时间。可否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行此番壮举?”
      仲涛道:“老生常谈,毫无新意。”
      丰涉要稍微好些,一看到桌子上那本秘籍,立刻便扯破衣裳冲进来:“有武功可以练?为何不给我看看?”但还没出手,便被林宇凰一脚踹开。
      林宇凰转头看着雪芝,一脸正气:“重雪芝,现在天下需要你。”
      “是您老人家需要我。”
      “没这回事,二爹爹一向劳而不怨。还是谈谈这《三昧炎凰刀》的问题。”
      “‘三昧炎凰刀’?”丰涉早已站起来,眯着眼睛眺望那本秘籍,“是这秘籍吗?跟我以前看到的一本很像。”
      雪芝和林宇凰整齐看他一眼,又继续自顾自地说话。上官透道:“哪一本?”
      “沧海雪莲剑。”
      这一句话震惊了父女俩。雪芝飞奔过去,捉住他的肩膀:“小涉,你在哪里看到的?快告诉姐姐!”
      丰涉挑挑眉毛,□□道:“求我呀。”
      “求你。”
      “我才不要你这么求。”丰涉拍拍白嫩嫩的瘦削脸蛋,一副讨打相,“亲我一下我便告诉你。”
      雪芝有些迟疑。上官透差一点便要动手收拾人,但在这之前,林宇凰已简洁有力道:“□□。”
      丰涉看一眼春风拂面的林宇凰,有些不甘地道:“在……鸿灵观。”
      林宇凰站起来:“鸿灵观?那些毒真的是青面靖人下的?可恶!我竟会输给她!喂,臭小子,带我们潜入鸿灵观!”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用什么来换?别再提那个带鸡的词,我再不吃这套。”
      “你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
      “……”
      雪芝道:“那这样,我们先欠着你的人情,等你想好以后告诉我们。只要是我们能做的,不是要我们性命的,不是大逆不道的,都尽量做到,好不好?”
      “好吧。”
      “真的?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
      “明天吧。”
      “太好了!”雪芝高兴得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随即在丰涉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小涉!”
      丰涉木了,忙用手盖住脸颊,但掩不住面上飞速扩散的红晕:“重雪芝!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随便乱亲人!”
      “是你叫我亲的啊。”
      “我叫你亲你便亲?我要你当我老婆你要不要啊?”
      “好了好了,不要别扭,快去收拾东西。”
      赶走了熟番茄丰涉,雪芝又开心地走回来。上官透看着她,脸上全无表情。林宇凰立马给了她一个暴栗。被罗嗦了半天,雪芝捂着脑袋,却丝毫不减喜悦:“真没想到小涉居然这么好说话。”
      裘红袖这才跨进门,道:“妹子,这便是你思考不臻。他看上去是个皮孩子猴儿精,却是个世故的猴儿。他能叛主,便不会对你留情。不过,鸿灵观的人都这样,你给好处,让他们杀掉自己亲娘,他们都不会眨眼。”
      “芝丫头,看到没?这姑娘轻功多好,多会想事,哪像你,单纯傻丫头。”
      “乱说话!我才不单纯!”
      上官透笑道:“林叔叔请放心,红袖和狼牙都是信得过的人。”
      林宇凰道:“也好。我还得回重火宫,明天你得陪着芝丫头。”
      “我会的。”
      “不必。”雪芝忙摆手,“现在我武功还不错,而且小涉对鸿灵观必然很熟悉,多带一个人反倒碍事。况且,上官公子也很忙,不会有时间。”
      上官透侧头瞥了雪芝一眼,没有说话。林宇凰靠在椅背上,嘿嘿一笑:“乖女儿不但学礼貌,还学会体贴人了?放心,小透巴不得跟你去。他武功这么高,怎可能拖你们后腿?”
      “不用,真不用。”
      上官透依然是淡淡的模样。他瞳仁原本便澄澈美丽,这会儿更是接近空漠:“林叔叔,我突然想起这个月和平湖春园还有一笔交易要谈,两位园主过几天会去月上谷。这回去不了鸿灵观,下次再陪芝儿吧。”
      平湖春园,何春落。这是雪芝下意识联想到的东西。虽表现得温柔无害,同为女子,她却清楚得很,何春落对上官透虎视眈眈已久。雪芝拼命压抑自己的不快,说了一声我困了,便匆匆离开房间。上官透也没再同以往一样追出来。
      翌日,雪芝便跟着丰涉一起赶去玄天鸿灵观。原来,玄天鸿灵观离苏州并不远,往西郊走一天的脚程,便已在外围。到一个森林外沿,天色已晚,雪芝原打算在外面留宿一夜,再穿过森林,却被丰涉强带去换了灰衣,拖入森林。不过多时,他们已站在一棵苍天古树下面。周围黑雾弥漫,古树干云蔽日,远远看去,如一座荒废已久的古城。雪芝禁不住道:“这是什么?”
      “玄天鸿灵观。”
      “这……便是鸿灵观?”
      “下面。”丰涉指了指树根,又递给雪芝一块灰布,“把这个绑再头上,头发要全部罩进去,一绺都不能剩,然后盖住大半边脸。另外,一会儿进去,无论看到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不要摸;无论别人问你什么问题,你都只需回答‘玉钗吹气如兰艳压群芳’。”
      “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用管是什么意思,照着念便没错。”丰涉勾勾手指,快而轻盈地朝前面走去。
      雪芝跟上前两步,才看清原来古树下的草坪中,有一个很宽的方形深穴。一条楼道直往下蔓延,深不见底。丰涉又一次叨念道:“记住,什么都不要摸,走路时要万般仔细。”
      “嗯。”
      “……算了,手给我。”
      “嗯?”
      丰涉一把握住雪芝的手,拖着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没走几步,道路上便隐隐透了些火光。越往下面走,火光越是明亮。路过的墙壁上,开始出现火把。最后,二人在一个铁门前停下。刚看到守门的两个人,雪芝对满非月的佩服便油然而生。她还是头一回知道,阍者都可以打扮得如此非同寻常:耳环、项链、刺青,缺一不可。
      “来者何人呀?”无比妩媚的声音,令人不敢相信会是个男子。
      “是我,丰涉。”丰涉的声音也跟着妩媚了些,雪芝听得一身鸡皮疙瘩。
      “原来是师哥。那后面的丑女是谁呀?”
      雪芝心里气愤,但还是接道:“玉钗吹气如兰艳压群芳。”
      “进去吧。”
      开了门进去,雪芝才发现,这门派外面看上去平庸之极,内在却富丽堂皇。占土数圻,堪比十三陵,装潢之神秘,颜色之搭调,都似一座黄垆宫殿。只是,在那些大理石堆彻的墙壁上,总会有怪异的黑色或深紫色乳石,或是偶尔飞速穿梭过的毒虫。雪芝吞了口唾沫,跟紧了丰涉。最后,俩人进入正厅。正厅有一个三人倍高的雕像,周围站了很多人。都是男子,但没有一个不是娘娘腔。很多人都问过雪芝奇怪问题,雪芝一一回答“玉钗吹气如兰艳压群芳”。在她耐心快到达极限时,忽然抬头,看见了那个雕像。雕像是羊脂玉雕的,体如凝脂,精光内蓝,脸是满非月,身材却丰腴高挑,下面刻了三个字:满玉钗。
      “玉钗是圣母的字。这雕像也是她自己。”丰涉想了想,又道,“她理想中的自己。”
      雪芝的任务倒是简单,只要重复一句话,便可瞒天过海。丰涉便比较辛苦,非但要与人讲话,处处逢迎,还得露出很多平时看不到的表情,均是鸿灵观特产,骚气十足,媚气横生。确定满非月外出以后,他便把雪芝带着,从一侧的小门出去。每走一段,便能看见洞穴顶上出现小孔。此时正是夤夜,星光从小孔中洒落,整齐罗列在地,穿梭在来往之人身上。出去以后七拐八拐,丰涉突然停下,雪芝撞在他的背上。她揉揉脸蛋,又往前看一眼,几乎晕死在地上——他们停在一个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前。而这悬崖上,挂着一个钢绳,钢绳中央吊着个大铁笼,铁笼上还挂了一把锁。丰涉一击掌,道:“糟了,我忘了她喜欢锁笼子。”
      “玉钗吹气如兰艳压群芳。”
      “好了,现在周围没人,你可以说话。”
      “我们不会钻到这个笼子里然后下去吧?”
      “是的。”
      雪芝又一次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我这去找钥匙,在这里站着,哪里都不要去。”丰涉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有人来,还是说那句话。不要到处乱走啊。”
      雪芝点点头。从此间到满非月的寝室,需要穿过正厅,到鸿灵观的另一头去。丰涉心里着急,又不敢跑太快,还得一路跟人打招呼。在抵达大厅门口时,他长吐一口气——另外一边人就不会太多,可以加快脚步。但是,大厅里却鸦雀无声。他心中一凛,不敢冒然前进。这时,冷寂大厅中,回荡着满非月成熟饱满的声音:“小涉,你在门口站着做什么?原本已迟了。”
      丰涉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走进去,停在她右侧,支支吾吾道:“圣母不是不在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唷,怎么着,还不想我回来呢?”
      满非月坐在高高的座椅上,两条腿还没椅腿长,悬在空中晃悠。在这阴冷的地下宫殿中,她的皮肤更加幽蓝,是说不出的滑稽与可怖。丰涉赔笑道:“我哪里敢?只是您不说一下,我们连个准备都没有。”
      满非月叹道:“这一回,还不是因为又和那边闹僵。”
      “圣母从来不说是哪一边,我们这些孩子看着您也不好发表意见。您自己看着办吧。” 丰涉耸耸肩,一副怨妇相,心中只挂念着雪芝那一边。
      “小涉,我就是喜欢你那能说会道的小嘴。”满非月朝招手,“过来,有事要你去办。”
      丰涉心不在焉地过去听。
      “那一边是华山。”
      丰涉看她一眼:“圣母这是什么意思?”
      满非月悄声道:“一直和我们观有往来的,是华山派。他们委托我们做了很多事,经常言而无信。这一回他们赖大了,这不是自寻肝胆楚越么。你听好,下一次,抽空去灵剑山庄,把林奉紫的……”
      “为何?”
      “不要问为何。你爹他们有把柄在我手里,他们上面还有人没,我不清楚。但是他们下面的人,呵呵……以后,不管是否想得到他的原谅,你都能让他知道你的身份。”
      “圣母说了算。”丰涉笑着点头,站直了,又忽然垂头问道,“对了圣母,通往底层密室的笼子,您锁了吧?”
      “啊,对啊。”
      “没锁?里面东西要丢了,那……”
      “你赶快去锁。”她把银钥匙给了丰涉。
      总算找到借口离开大厅,走了以后,丰涉又不忘回头,多看看满非月。确定她一直坐在那里,便消失在她视线中,加快脚劲,打开了小门又关上,赶到了深渊铁笼旁边。雪芝横眉怒目道:“玉钗吹气如兰艳压群芳。”
      “嘘……”丰涉忙走过去,把铁笼上的锁打开,“这下情况不好,圣母回来了。”
      “什么?!”
      “你快先下去,这个上来不需要钥匙。秘籍就在左数第二个箱子里,俄而我拉你上来。”
      雪芝点点头,手忙脚乱地钻进去,尽量不发出声音。丰涉急急忙忙把她放下去,等笼子完全消失在深渊中,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飞速转身,开小门,往回走。但刚一跨进门,还没来得及关门,满非月已站在他的面前。丰涉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圣母,已经锁了。”
      他也没有刻意去挡背后的深渊,满非月面无笑意,伸手道:“钥匙给我。”
      丰涉擦擦钥匙上的汗,把钥匙还给她。
      那铁笼下坠很久,雪芝才落地。掉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实是令人感到惧怕。但一想到自己离《沧海雪莲剑》越来越近,她便不由大胆几分。此地伸手不见五指,她只能摸索着往前走。幸运的是,她很快摸到了火折子,迅速点亮,映出微弱的光芒。墙是石壁,地是干草,走起路来簌簌地响。这里不像密室,倒像牢房。她按捺住不安之情,在石阶上看到一排箱子。持着火把走过去,突然眼前光芒增亮了不少。再一抬头,却见一女子,火把光芒从她下巴往上照。雪芝倒抽一口气,差点叫出声来,方意识到那是面铜镜,忙喘了口气,弯腰打开左数第二个箱子。看到箱内的瞬间,她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丰涉已经被满非月不分青红皂白地安排出了鸿灵观。丰涉和同门师兄骑在马上,心中慌乱但表现得无比慵懒:“圣母总是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困死了……”
      他的师兄们不语。
      “嘿嘿,你们不会是怕了我,才不说话吧。”
      还是没人接话。
      “你们不说话,我可要回去了哦。”见无人答话,丰涉果然调转方向往回赶。
      “师弟请留步。”
      丰涉一脸天真无邪:“什么事?”
      “圣母说,你带来的姑娘没她好看,让她很不开心。”
      刚听完这句话,丰涉二话不说,扬鞭策马而去,无奈马术不精,没跑出几里远,身后师兄们的马蹄声已越来越近:“哈哈哈……早看你那颗葫芦不顺眼了!圣母已经下了特赦令,抓到你,你便任我们处置!”
      “那要看你们是否捉得到了!”
      丰涉大吼着,瞄准山坡,倏地从马背上跳下去。身后传来其他弟子的吼声,剧烈的马蹄声。丰涉掉下山坡,抓住一棵小树,但树干太细,挂不住人,手还被划破。于是,整个人都顺着滚下去。最后连续翻了几十次,摔得满脸是血,晕倒在山坡下。因为天太黑,他的师兄们寻了一会儿不见踪影,也不再强求,在笑骂声中往回走。
      此时,底层密室,雪芝一手握着火把,看着空空如也的箱子,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捂住脸,气闷得想掉泪。不过既然人已来到此地,她也不能就此放弃,于是盖住空箱子,开始搜寻别箱子。第一个箱子里,装的是一只死了的昆虫。看周围那柔软的红色布料,若不是了解鸿灵观的特性,她准会以为是药材。第二个箱子是空的。第三个箱子里有一个破旧手卷。
      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一丝声响,她浑身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但慢慢转过头去,什么人都没有。她有些累了,换只手拿火把。结果这一换,便又一次不经意看了看镜子。不看还好,一看她便成了惊弦之禽,失声尖叫——镜中,她肩膀后上方,竟然多出一张脸!
      雪芝吓得扔了火把,在原地跳了两下,便敏捷地冲上去攻击那人。那人却精准地接住她的手腕,挥掌灭火,捂住她的口,低声道:“你想被人发现么?”
      听见这个声音,她如获大赦,放松下来。待那人放了手,她明知故问道:“透……不,上官公子?”
      “是我。”
      “你几时来的这里?你……不是回月上谷了么?”
      “你说不让我跟你一起,我再跟来,恐怕你会闹得更大。跟一个还不熟的人到这种地方,你想想,即便我放心,你二爹爹也不可能放心。”
      “我和你也不熟。”
      “不熟。”在黑暗中,上官透鼻息间的嗤声甚是明显,他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说说,还要怎样才叫熟?”
      雪芝原本想发怒骂人,但一想到和奉紫的对话,还有自己做出的艰难选择,便只冷淡道:“过去的事,不要再提。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上官透没有回话。一片漆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作响。雪芝又点燃火把,翻开第三个箱子,拿出里面的手卷。展开读了前面的内容,才发现那个手卷只剩了一半。但最令她意外的是,叙述人竟是以前重火宫的弟子,宇文长老英年早逝的儿子,宇文玉磬。对这个人雪芝略有了解,于是偷偷把画卷藏在怀中,关上箱子:“上官公子是如何进来的?”
      “雪宫主。”
      “……怎么?”
      “此地只有你我二人,若再继续唤那上官公子,可休在下冒犯了雪宫主。”
      “不,不叫便是。你以为你能吓唬谁啊。”
      上官透浅浅一笑,继续道:“我如何进来,自然是跟着芝儿,顺藤摸瓜而来。”
      “那你还比我们先到?”
      “两个人总是没一个人来得快。”
      “但是,你是怎么下来的?”
      “轻功。”
      “轻功?这么高你用轻功?”雪芝禁不住笑道,“厉害。这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依在下陬见,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还尚为可知。”
      “为何?”
      上官透接过雪芝手中的火把,往身旁一晃,再往下移了一些。
      满非月站在离他们约莫五米以外的地方。
      “原来是满圣母。”若单独遇上敌人,雪芝肯定会有几分惧意。但不知为何,只要上官透在,哪怕是阎罗王亲自来索命,她都感到很是安心。她笑笑,低声在上官透耳边道:“不是说么,有上官透在,满非月不足为惧。”
      上官透朝雪芝使了个眼色,用嘴型道:“既然她敢与我们正面冲突,必然有恃无恐。”又对满非月道:“满观主,我们来此,正是为了寻找重火宫的失物《沧海雪莲剑》,若在足下手中,还望能归还。”
      “这本秘籍不在我手上。我听都没听过。”满非月摸摸脸,媚笑道,“你们弄错人了吧。”
      上官透对满非月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告辞。”
      满非月翘了个兰花指,笑声轻轻回荡在深渊:“玄天鸿灵观岂是你等小辈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地方?”
      “芝儿退后!”上官透往前走一步,挡住住雪芝。
      果然,下一刻,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便直击而来。上官透抽出寒魄杖,在空中划了个弧,挡住那事物。满非月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猛地扑在地上,弹出十字镖,击向火把。雪芝手腕一转,火把随着旋转。火光时隐时现,满非月和上官透的身影也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在与上官透交手时,满非月总是会向雪芝扔十字镖。雪芝身法很快,三两下便躲开,但也因为速度以及那俩人的掌风过快,火把很快熄灭。黑暗深渊中,只剩下衣摆磨擦、拳脚相撞声。火折子在铁门外面,上官透和满非月挡在那里,雪芝出不去,只能攀着墙上的凹凸处,翻到外沿。历经千辛万苦,她终于摸到火折子,又返回去,铁门内却变得静悄悄的。一时间,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有靴底磨擦干草的簌簌声。雪芝不敢有所行动,甚至不敢开口询问。半晌,只听见满非月千姿百媚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点火。”
      雪芝不动。
      “点火吧,芝儿。”
      火把这才从无尽漆黑中燃起。光亮渐渐扩散,照明了眼前的两个人:上官透左手紧握成拳,右手持杖,杖头指着满非月的喉咙。满非月虽然被点中要害,却是一脸清闲自在。
      “解药交出来。”上官透压紧了她的咽喉。
      “没有解药。你只有死。”
      “如果我死,你也活不了。”
      满非月指着雪芝:“如果你杀了我,看看她怎么死。”
      “杀了你,我还可以带她出去。”
      “你现在被铜钱花咬一口都会中毒,还能带她走出这万毒窟?”
      上官透咬紧牙关,额上溢出薄汗。雪芝愕然看着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透啊上官透,你真以为自己百毒不侵?你的弱点在手指尖,我早已发现。平时让着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这‘十日噬魂’够得你受,等死吧。”
      雪芝呵道:“青面靖人,杀了他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的仇人是我!”
      被唤了最不乐意听的名字,满非月额上青筋凸起,险些发作。但她上下打量着雪芝,忽然笑了:“唷,情郎受伤,我们雪宫主是心疼了?要我救他也成,把你那双修长的腿锯了给我,我便考虑让他多活三天。”
      “你去死!!”雪芝先是勃然大怒,而后颤声道,“你、你、你锯便是……但一定要救他!”
      “芝儿……”上官透错愕地看了她一眼,又迅速朝她摇摇手,回头对满非月道,“满观主想要什么,大可直言不讳。”
      满非月看看他手中的杖:“你很快便会知道。但上官公子现在最好客气点,不然赔命的,可不止你一人。”
      上官透气得手发抖,但还是忍住,把杖放下。然后,满非月走过去,拽住雪芝的手,把她往外面拖。她开始还抵抗一下,但是看到上官透的眼色,只好不甘愿地跟着满非月出去。上官透在后面低声道:“对不起。”
      雪芝半侧过头,苦笑道:“别这样说,本来便不是你的错。”
      满非月锁了铁门离开。上官透摸摸指尖,有粘稠的液体。再凑到灯光下一看,流出的血已是黑色。他重重往墙上一击,坐在地上。过了两个时辰,这地方依然不见天光。毒发之时间未到,却只能在此坐以待毙,当真比死了还难受。忽然,雪芝的声音自远处传来:“让我回去!!可恶!!”
      上官透倏地抬头,却见铁门打开。微弱的火光中,一个人被人推进来,落到他怀中。那温热的触感令他微微一怔,他低头一看,怀里的人,居然是只穿了抹胸的雪芝。
      满非月被黑暗吞没,一条深影映在地上,随光摇晃:“十日噬魂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是真正的剧毒,却不会带给你任何痛觉。若无人提醒,你只会看到自己外貌的改变。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你很快便会得知。”她轻轻笑了笑,在漆黑中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让姓重的丫头陪你。她被我下了一点东西,所以或许会有一点……呵。”
      满非月的影子消失在拐角。有人端来了烛台,放在隔板上。那些人还未出去,怀中的人已经开始不安地扭动。上官透晃晃脑袋,试图推开她,手上的力道却非常没有魄力。烛光摇红,照得干草金子堆般。只要一个不小心,火星子落上去,便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透哥哥,透哥哥……”雪芝声音软脆。
      上官透只觉得浑身发热。他知道芝儿是被下了药,但她太久不曾如此温顺听话,他实在有些忍不住。
      “唔唔!嗯嗯!唔唔唔!!”铁门外有人发出凄厉的闷哼。可惜里面的人聋了般,完全听不到。
      “可以吗?”上官透咬住她的耳垂,朝她耳内吐气,粗喘道,“就在此地?”
      “嗯,嗯。”
      “好芝儿……”
      “唔唔唔唔唔!”哼到一半,铁门外的人猛地用脑袋撞上铁栏,痛得眼泪直往外面冲,“唔唔!”
      然而,不仅是里面的人无视她,身边的满非月也无视她。这已是第二次。她不想再看到上官透和任何女子亲密。若他坚持,那她会选择不看。可是此刻,里面那白痴中了这怪毒,把燕子花当成了她!
      上官透傻掉,燕子花却没有。她只是有点发疯。而满非月看得完全入神,好似从未看过这样的事,却又不懂得何为害羞。燕子花看上去极不正常,从外面往里面看,一清二楚……看到此处,雪芝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却听见燕子花嗲声道:“透哥哥,怎么了?”
      “……等我们出去以后再说吧。这里很冷,你先把这个披上。”上官透的声音低低的,方才的情动顿时烟消云散。他只脱下自己的外衣,搭在她肩上。
      满非月无比讶异。雪芝也一脸莫名。不过多时,燕子花和雪芝都被带走。到第二天,燕子花的抹胸变得薄了些;第三天,抹胸小了些;第四天,抹胸上裂开了个缝;第五天,连上官透都被下了药。第五天是最痛苦最难忍的一天,上官透靠在墙角的样子,时刻都会烧起来般。满非月气愤又失望,命人带走燕子花,进去和上官透谈了半个时辰。出来时,她原本便很蓝的脸都快绿了。接下来,她才动了真格,把真的雪芝推进去,恶狠狠道:“上官透,你自己看着办!”
      满非月观察上官透数日,早已筋疲力尽,回上面睡觉。雪芝刚一倒下来,便抓住上官透的手,展开手指看:果然,十个指尖到骨节处,都泛青色,如被千斤的巨石砸过。她握住上官透的手:“不行,我们得赶快想办法。她提出的要求,若不是很过分,不牵扯到人命,都可以答应不是么。为何如此固执?”
      烛光映在雪芝挺秀的鼻尖、浓密的睫毛上,勾勒出数圈泱漭的光晕。上官透抬眼看着她:“芝儿?”
      “我知道,你看谁都像是我。”雪芝握紧他的手,看着他无焦点的瞳,像在看一双失明的眼,莫名感到难过,于是打趣道,“昭君姐姐真是越发君子,居然没有再乱来。”
      “虽然看着是你,但我知道那不是。”上官透虚弱无力地笑道,“若是我的芝儿,我可当不了君子。”
      雪芝想表现得很生气,但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只好窘迫地别过头:“你怎么知道不是的?”
      “触感不像。”
      见他中毒,雪芝不敢下重手,只好在墙上狠狠捶了几下。上官透道:“满非月最开始的计划,应是让你看到她安排的好戏,让你气我,然后我在不得不辩解的情况下,答应她的要求。”
      “她说了什么?”
      “让我多拉拢你和林叔叔,把《三昧炎凰刀》替她偷来。”
      别的事都好说,唯独这一件,事关重大,不仅涉及父辈的利益,还涉及整个江湖的安危,雪芝实在无法作答。同时,上官透似乎也神游天外。两个人沉默了数个时辰,雪芝又道:“依你看,《沧海雪莲剑》是否还在这里?”
      “不在。”
      “为何?”
      “满非月只喜欢银子、美男子,还有能令她增高变大的任何东西。她对武功秘籍、江湖地位,从来都冷眼相待。”
      “有了江湖地位便有了银子,有了武功秘籍便有了江湖地位,不是么?”
      “她喜欢银子,是因为银子可以换来美男子。若你直接给她美男子,她还会喜欢银子么。”
      “你的意思是?”
      “我在进来时,看到有鸿灵观的人押着一批少年进来,大概有三四十个。每一个都长得非常符合她的胃口。”
      雪芝愕然:“她把《沧海雪莲剑》拿去换了这些个人?”
      “应该是的。”
      “她就这点追求?”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美男子对她来说,大概便像重火宫之于你。”
      雪芝不语。
      上官道:“尽管如此,她对待丰涉,却与别人完全不同。”
      “有何不同?”
      “对其他人,她要么非常宠溺,要么直接打入冷宫。不曾有谁可以长期在她身边,却一直被她这样欺负。听说她已经把丰涉逐出鸿灵观十余次,每次回来后,他却总能站到比以前更高的位置上。这两年情况尤其严重。”
      “是啊。我刚认识小涉时,他还经常被同门师兄欺负,却已开始和满非月单独行动。”
      “丰涉在鸿灵观长大,确实视人命如草芥,但出落成那种性格,也不容易。”
      “是说他很毒舌么?”
      “不。你没发现鸿灵观弟子普遍都是娘娘腔么,做事没担当。丰涉在鸿灵观表现与他们如出一辙,出来后却很正常。他是个心思通透的人。”
      雪芝拍了一下上官透的手:“我也这样认为。小涉嘴巴虽然坏,却很有担当,很有男子气概!”
      上官透微笑点头,又反握住雪芝的手:“你和他关系好可以,但不可背叛我,知道么。”
      雪芝不自然地甩开他的手:“背叛你什么,你我不过,不过……”想了半天,她也不知道如何描述彼此的关系,反而勾起阵阵二人亲密无间的回忆,不由垂下头,羞红了脸。
      上官透看穿了她这点小心思,拨开她身边的干草,坐近了一些,又一次握住她的手:“既然欣仰有担当之人,自己也应当有担当才是。芝儿,可愿负责,还此情债?”
      烛光交映,明明灭灭。上官透轻笑着,那深情凝望而来目光如炬,坦荡写满了一片痴心,令她更加不敢直视他,只往旁边缩了缩:“你真是死到临头还犯病,都这种时候,还说什么情债。若你与人亲……亲密一次便要人负责,那全天下的女子岂不都欠了你。”
      “既是情债,自然无关风月之事。这等闲愁,恐怕芝儿尚且年幼,也难以理解。”
      “没什么我不能理解的,你且说来我听听。”
      上官透嘴唇苍白,笑眼却极其澄澈,似有水光荡漾:“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此话令雪芝身体微微一震,一时陷入上官透的注视中,难以自拔。上官透,他可能对自己用情至深么。她垂下头,眼眶湿润,心中酸涩:“我、我……”
      见她泪水在眼中打转,上官透心里也慌了,立即改抚摸她的长发,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除却巫山不是云是真话,不过,若能与芝儿再度共赴巫山,即便死去,也是虽死无憾。”
      雪芝呆了一下,全身的血都冲上了脸,狠狠推了他一把:“下流!!”
      结果这一推,上官透便撞到墙上,虚弱地喘气。雪芝这才想起他身中剧毒,连忙爬过去捉住他的手看——他的右手竟已青了一半。雪芝连忙站起来,冲到铁门前往外看,急得直跺脚:“你还有时间和我开玩笑。毒已经在扩散了!完了,满非月不在。怎么办,怎么办啊!”
      “无妨。船到桥头自然直。”
      虽说如此,接下来一日,雪芝在铁门前转了不下一百次,满非月也未再来。上官透的话倒是越来越少,只是坐在墙下静心将息。到第七天,青色已扩展到他手肘,且颜色越来越深。雪芝着急得数日未眠,和上官透商量好对策,铁门前却依然空空如也。到第八天早上,青色已经变成黑色,扩展到了肩部,终于满非月来了。这时,铁门里的雪芝说话已带哭腔:“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若满非月想要那本秘籍,我便叫二爹爹给她,反正我们也练不成。”
      “不行。那是莲宫主留下的东西,怎能说给便给?”
      “那总得想点办法啊,你若死去,她肯定也不会放过我。我们不如早点跟她完成交易。”雪芝背着满非月,擦擦眼泪,“她不是想长高么,大不了,把宫里的‘瑞香王母丸’给她……”
      上官透往铁门外一看,慌乱地捂住雪芝的嘴。
      “哈哈,我已经听到了!”满非月的眼睛忽然睁得极大,像三日未曾进食的饿虎般,扑去抓住铁栏:“重雪芝,把那药丸给我,我立刻把你们放了!”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